「是隊長你人品太衰了吧.噗哈哈哈哈哈~~」江夏王取笑起狄竟.三兩下忘了剛剛的發生的事.

「看.那裡還有個海報.」狄竟大叫一聲.果然才走了不遠.另一個建築上就貼著一模一樣的巨型通緝令.

江夏王一下竄過去.一把給海報撕了下來.嘴裡還嘀咕著.「這下沒人跟我搶了吧…」

才剛剛收起海報.江夏王的手環突然發出震動.一段系統音傳來.

「叮.恭喜玩家接受特殊懸賞任務.現在給出任務提示:

1.通緝犯為男性.

2.通緝犯在這個城市.

3.通緝犯不是一般人.

請各位玩家好好珍惜這次提示機會.早日找到通緝犯.緝拿歸案.領取豐盛獎勵.」

「….這叫什麼提示..沒有一條有用的….」江夏王氣急敗壞.對這個惡趣味的系統忍無可忍.

「對了.剛剛漏說了一條提示.」系統在江夏王大吼一聲之後.不緊不慢的補了一句.大家馬上屏氣凝神注意傾聽.

「提示4.通緝犯的線索可以找這個城市的明星詢問.」說完.系統再也不吭聲.

「……氣死我了.你這不給力的系統..」江夏王抓起地上一顆石子.猛地向前一扔撒氣.石子搜的一下飛出.可見他出力之大.

「好吧.也沒有別的辦法.明星應該指的就是大街小巷都張貼著的那位明星了吧.我們先去找那明星吧…」狄竟滿頭黑線尷尬的說.對這個系統.他也覺得很無力.

「哎呦..」前面突然傳來一個小姑娘的驚呼.「誰亂扔石頭啊..」

大家齊刷刷地看向江夏王.心裡默念.這個2貨….

「這位小姐.十分對不起…」狄竟看到氣呼呼跑過來的女孩.趕緊賠起不是.隊員的失誤就是自己的失誤啊…

「是你扔的石頭..」 花樣年華 .小臉氣的紅撲撲的.一手捂著頭.一手指著狄竟質問.

「不是我…是我的隊員……我們是外地的旅行團.剛剛到這裡來…」

「不是你你說什麼說呀.」女孩氣的一跺腳.一副盛氣凌人的樣子.

「我….」

「撲哧…」莫青不著痕迹的笑了笑.把眼睛撇去了別處.

「是我扔的啦.對不起啊小妹妹.」江夏王站了出來.對女孩道歉.

「那你還不跪下..」女孩雙手叉腰.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竟然敢對女性使用暴力.你這是一級大罪.你下跪求饒我就不計較了.」

「…姐姐啊.你不知道男兒膝下有黃金嘛.」江夏王有些尷尬的賠笑.


抵死纏綿·馴服小妻子 .你不下跪我就跟你沒完.」女孩又一跺腳.瞪圓了眼睛.跟這一身淑女裝極不相配.

「江兄啊.女孩子不好惹.你敢惹你就得有擔當啊.不就是一跪嘛.」烏鴉強忍著笑.拍拍江夏王肩膀.臉憋得紅了一層.像個西紅柿.

「這…我說小姑奶奶.你別得理不饒人啊.我們還是想想別的辦法…….」江夏王這一會.對女孩的稱呼換了幾次.苦著一張臉十分尷尬.扔個石子都等砸出個事兒.自己也真是夠衰了.

「叫仙女都不管事.要麼馬上跪下認錯.要麼跟我走.去找米卡索爾大人評理.」女孩氣鼓鼓的又揉揉被砸的腦袋.

冰淇淋小隊幾個人一聽米卡索爾的名字.立馬來了精神. 「看來不是這女孩公主病…而是這個城市就這習俗….」狄竟推了推眼鏡.詫異的看到街上男女相處的樣子.發出了感慨.

一個男生蹲下為女孩系鞋帶.一副恭敬的樣子.系好了之後女孩不滿意.他就又蹲了下去重新換了個花樣系好.來來回回好幾次.女孩才滿意的點點頭.倆人繼續往前走.而男孩一點不滿的情緒都沒有.反而一臉幸福.

另一邊.一個男生不小心撞了女孩一下.他馬上下跪誠意的道歉.女孩還一副不樂意的樣子.讓他跪了很久才起來.

「真慶幸我不是生在這裡…」狄竟小聲嘀咕.

「怎麼會.我覺得這裡挺好啊.」烏鴉有點戲謔的對狄竟說.

「原來烏兄你好這口….」江夏王撇了撇嘴.小眼神上下打量了一番烏鴉.

「這的女性都過的跟女王一樣.有什麼不好.」烏鴉爽朗的哈哈一笑.

「不好的是男人…」江夏王和狄竟異口同聲.

「呵呵.真不錯.你倆已經這麼默契了.」莫青在旁笑道.「不是一直都想做英雄么.怎麼男卑一點都接受不了了.」

狄竟和江夏王扯扯嘴角.沒再說話.因為前面帶路的小女孩猛地轉過頭.狠狠的用眼神剜了他們一下.

「入鄉隨俗嘛…哈哈哈哈.」烏鴉大聲的笑起來.「咦.隊里唯一的女生怎麼不說話.咦…小七呢.」

「…不用管她.指定是看到好多草木.又著迷了….不過沒關係.小七識路能力很強.一定會找到我們的.」狄竟有些黑線.果然隊里不見戚落櫻的身影.一行4個大老爺們跟在一個充滿怨氣的女孩後面.看起來別提多怪了.

沒走多久.前面映入一座三層小洋樓.坐落在一叢小樹林中.隱隱約約.猶如世外桃源一般.別樣風情.

「你們這幫臭男人.到了..竟然敢對女士無理.看米卡索爾大人怎麼懲治你們..」女孩得意的一笑.敲響了屋門.

「米卡索爾大人~~~」女孩歡愉的輕呼.沒多久門就打開了.開門的是一個樣子胖胖的.看起來有些虎的男孩.

「有失遠迎..」男孩頂著肥碩的肚子.猛地一鞠躬.臉上的肉馬上顫巍巍的亂抖.看的江夏王直撇嘴.

「盧卡.還不快讓開.這幫臭男人竟敢對我無禮.我要找米卡索爾大人評理..」

「好的好的.各位這邊請.」說著.胖男人馬上閃身.給趾高氣揚的女孩讓路.冰淇淋小隊的成員也一臉尷尬的跟了進去.

「女尊好可怕…」江夏王對烏鴉耳語.

「我覺得挺好.我喜歡女王.」烏鴉咧著香腸嘴.嘿嘿一笑.小眼睛期待的快眯成一條縫了.

「啊…..等等我..哇啊.」剛進屋沒走兩步.就聽身後傳來一聲幼齒的女童聲.伴隨著尾音的驚呼.大家毫不意外的回頭.發現戚落櫻剛剛起身.拍拍身上的土.手裡拿著一個絆倒她的小盆栽不知所措.盆子的四周有了幾條裂痕.


「對不起對不起..門口的小盆栽絆著您了..我罪該萬死.我這就去清理..」胖男孩盧卡猛地跑過去對戚落櫻深深鞠躬.嘴裡不停念叨.

「哪裡.該說對不起的是我.真是對不起.我把你家門口的盆栽弄壞了..」戚落櫻馬上也跟著鞠躬道歉.一臉驚恐.

「不不不.對不起的是我.」

「不..是我對不起..」

「…………」一旁看著的冰淇淋小隊成員滿臉黑線.

「我怎麼覺得…這個盧卡和小七是絕配呢.」烏鴉挑挑眉.看著不停互相鞠躬道歉的兩人.八卦的說道.

「一大早.怎麼外面就這麼吵呢.」裡屋傳來一個懶洋洋的女聲.隨著聲音而來的.是海報上漂亮的女人.

女人一臉慵懶.彷彿沒睡醒一樣的打著哈欠.她優雅地伸了個懶腰.滑落的睡衣露出她嬌嫩的香肩.大波浪卷的頭髮自然垂在胸前和腦後.淡黃色的優質長裙更是展現出她優美的身體曲線.而她腿上那雙極其透明的黑色絲襪.更是將其襯托的性感誘人.

狄竟一時看愣了神兒.江夏王偷笑著揶揄.「隊長.別忘了你是有女兒的人了..」

狄竟聽了.老臉一紅.「瞎說什麼呢..」

「米卡索爾大人.這幫臭男人竟然對我無禮.用石子丟我..」那個女孩彷彿見到最大的救星.一下跑到美女身邊.用手指著江夏王.一副有你們好看的表情.

「….女人不好惹…」江夏王對烏鴉耳語.烏鴉撇著嘴點點頭附和.

「哦.原來有客人啊…你讓他們跪下道個歉就好了.還用得著跑我這裡來么.」美女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輕聲問著身邊的女孩.

「我說了.可是他們不跪.」

「那…….」美女剛想再說什麼.可是看到江夏王手裡拿著捲成卷的海報.馬上雙眼一亮.一掃剛剛迷糊的狀態.「這位兄弟.你手裡拿的難道是懸賞的通緝令..」

「哈.是呀.怎麼了.」江夏王一臉疑惑.揮了揮手裡的懸賞海報.

「原來是遠道而來的勇士.有失遠迎.」美女笑的花枝招展的.熱情的迎了過來.身邊那個還在告狀的女孩有些手足無措.

「我尋找願意幫忙的勇士很久了.終於有人來幫忙了.太好了.真的太好了.」不由分說.美女同冰淇淋小隊的成員一一握手.然後領著大家進入客廳.坐好.給了盧卡一個眼神.胖子立馬恭恭敬敬的後退.然後端著茶水來了.

「來.各位勇士不要介懷.我們這裡的女孩子都有些被慣壞了.不過這裡的男人都是好男人.他們以寵愛女士為自己的天職.你們遠道而來.可能還不太習慣.」說著.美女優雅地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大家剛要效仿.卻見她手猛地一甩.茶杯連茶應聲落地.碎成碎片.

「我最討厭這種奶茶了.沒有紅豆的奶茶根本不能叫奶茶….不是叫你用牛奶和紅豆一起煮的嗎.」美女說的雲淡風輕.


「可是您說剛剛睡醒的時候要喝清淡的…」盧卡尷尬的賠笑.

「叫你去換你就去換.快給我拿來.你這隻豬!!!」

「….我這隻豬馬上就給您端來…..」盧卡滿頭大汗.一溜煙跑走了.

「對不起…讓各位受驚了.」美女轉過頭.又是那副可愛的表情.笑眯眯的對眾人說道.

「…………………」大家默默的品了一口奶茶.連平時最喜歡接茬的江夏王.都沉默了.

「啊..咳咳…那麼這位女士…」狄竟清了清嗓子.打破尷尬.

「請叫我米卡~」美女微微笑著.對狄竟柔聲道.

「啊….米卡…」狄竟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他撓了撓頭後腦勺.「這麼說.這個懸賞是你發出的了.」

「隊長臉紅了…」江夏王對莫青小聲說道.莫青早在一旁竊笑了.

「沒錯的各位勇士.」米卡索爾收起剛剛那副姿態.她扭了扭身子坐得更端正些.臉上布滿了愁容.

「正如你們所見.我們這裡是一個女尊的地方.本來是一片祥和.已是幾百年流傳下來的習俗習慣了.這裡的男人沒什麼抱怨的.在我們這裡.欺負女人是頭等大罪.更別說侮辱女人或者對女士無禮了.但是突然有一天.闖來了一個男人.他把這裡一切都打亂了….為非作歹.燒傷掠奪.幾個女孩慘死在他的手下.很多橫屍荒野.有的甚至連一具完整的屍體都沒有….」說著.一抹愁容爬上米卡索爾的臉.柳葉眉也蹙到了一起.看起來十分惹人憐愛.

「沒有人看到他行兇.甚至沒有人知道他是用什麼兇器殺的人.他只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出沒…我們已經很小心的不在夜間出行.可他還是有辦法陸續殺人…….這裡的人都十分害怕.

因為這裡女尊的關係.男人們普遍軟弱無力.甚至膽小如鼠.根本無法站出來為我們女人報仇.我只好廣發英雄帖.希望能招攬到附近的英雄人士前來幫忙.可惜來的人都在清晨被發現死於叢林里.沒有辦法的我.只好拿出祖傳秘寶.希望能招到真正有能力的人…一看你們就知道器宇不凡.定是有識之士.不知…你們願意不願意幫助我們緝拿這個殺人兇手呢….」

「必須願意啊.」江夏王哈哈大笑起來.牙齒白的一閃.「不說別的.就讓英勇的江夏王來收了那個殺人魔王吧..」

「哇…看起來很厲害的樣子..」米卡雙手抱拳在胸前.眼睛里閃著星星.一副膜拜的樣子.這態度對江夏王十分受用.他得意的擺起各種英雄姿勢.莫青默默的手撫上額頭.嘆了口氣. 「真的么.而且他真的十分可惡..把我最喜歡用的鑽石話筒都弄壞了.那可是我從遙遠的南海託人特別定做的.沒有了它.我都不愛唱歌了.真是氣死我了.」米卡說著.氣憤的跺了下腳.

「…我怎麼覺得她最在意的是這個呢…」烏鴉扯了扯嘴角.「不過放心吧小姐.我一定會幫你消滅這個通緝犯的…不過除了你發布的那兩個寶貝.在下有另一件十分想要的東西.不知小姐是否願意滿足在下…」說著.烏鴉上下打量起米卡.眼睛裡帶著精光.

「啊.不要啊.烏兄..你怎麼能這麼下流.」江夏王倒抽冷氣的大叫一聲.

「滾~想什麼呢..」烏鴉白了江夏王一眼.「我是說她身上穿的那種絲襪.她一定還有……」

狄竟和江夏王瞬間滿臉黑線.對.這是個有收集絲襪癖好的….男人…….

「好呀.沒有問題.我還有5種顏色的.都沒有穿過.這位小兄弟要是喜歡.可以全部拿走.」米卡大方的撥弄了一下頭髮.對烏鴉承諾道.

「好的.就這麼辦.」烏鴉信心滿滿的起身想要去打怪.剛走兩步又折回來.「不對…怪物在哪.」

「噗哈哈哈哈….看你2的…噗哈哈哈哈哈….」江夏王笑的前仰後合.

「這裡最沒資格笑的.就是你吧.2王….」莫青戲謔的看著江夏王停止笑聲.乖乖坐好.

「好.既然已經知道前因後果.我們現在分頭去找線索.米卡小姐說.這裡是個祥和的城鎮.那白天應該沒有危險.至於那個危險的殺人狂.也都是夜間活動.而且我們都記得這個男人的長相吧.一旦發現任何蛛絲馬跡.一定不要暴露行蹤.留下記號或者讓搭檔回來找其他成員.不要單獨行動.安全是第一位.如果沒有異常.天黑之前.我們回到這裡集合.」狄竟推了下眼鏡.一臉嚴肅.「都聽懂了么.」

「好的隊長..我要和烏鴉一組.」江夏王舉起了右手.第一個發表講話.

仙事營 咦.你不和莫青一組么.」戚落櫻眨眨眼.指了指莫青.

「不用.我和隊長一組.」莫青淡淡笑了一下.一臉開心.終於擺脫江夏王這個2貨了.

「啊..那我怎麼辦…」戚落櫻發現自己落單了.看看這邊看看那邊.

「你和江夏王一組吧.」

「你和隊長一組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