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了!」星言也是一聲驚呼「原來如此原來梁若行早就算好了會有這一天所以這裡的每一個人每一件事其實都在他的計劃之中我們就是他手中的棋子而我們這些棋子就是最終會要了他命的人!」

「那那我們怎麼辦?」李茜一時間竟手足無措一方面她其實很喜歡跟在梁若行身後的感覺聽他的話照著他的安排去做因為那至少說明他還在她的身邊還重視著她可是另一方面她也害怕一旦梁若行真的成魔自己怎麼辦?是站在宇塵他們這一邊和梁若行誓死搏鬥還是自私一點站在梁若行的一邊?

更或者自己乾脆逃離吧對逃離是最好的選擇自己不用去面對梁若行也不用去背負什麼大義更不會有什麼人界的責任那樣就輕鬆了對就輕鬆了。


李茜轉身邁步下一刻卻又茫然地停了下來自己能去哪裡呢?而這一離開和梁若行還有再見的可能么?

「我們的時間不多了。」星言的表情異常的嚴肅「不管是誰在接下來這段日子裡都要抓緊時間修鍊爭取盡最大可能地提升自己的力量尤其是月妖你的力量會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所以你要儘可能地克服結界的限制最大限度地揮自己的力量。」

「好!」月妖點了點頭。

「cice1y姐梁若行走的時候是不是給你留下了很多書?」星言轉頭問道。

「啊?什麼?是!」李茜心不在焉地說道星言眉頭一皺知道她此刻心緒煩亂「能把那些書給我看看么?他能留下來的一定是對我們非常重要的我想在那些書裡面應該有一些克制他的辦法!」

「哦好!」李茜點了點頭茫然地看著遠方的黑暗不知道明天的日出會是什麼樣子的呢? 庸蘭酒吧徹底停業了霓虹不再閃爍鐵門也不再打開只在貼門上貼著一張紙條簡單地寫了八個字「內部裝修暫停營業」。

這個通知來的很突然讓很多顧客無法接受也無法理解因為他們從沒見過裝修還要關著大門的也根本聽不到裡面有任何裝修的聲音。

當然不會有什麼聲音傳出來偶爾出現的隆隆聲也不過是宇塵他們胡亂練習法術弄出來的。


沒錯酒吧停業的真正原因就是宇塵他們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最快地提升自己的能力宇塵甚至出了他從山上帶下來的一些書也不管是不是禁術了努力地修行著月妖則徹底放棄了道術的修鍊那本就不是他的強項現在他要做的就是讓自己體內的妖性迅地蘇醒能夠激體內的潛力儘可能地在人界結界之內揮最大的威力。

李茜和星言則把自己關在屋子裡仔細地翻閱著梁若行留下來的書籍哪怕一個字也要反覆推敲看看其中是否隱藏了什麼秘密。

遺憾的是梁若行所留下來的書籍都是最正統的佛教典籍尤以一些經書為多上面乾乾淨淨連筆記都沒有再有就是一些基礎的法術比如靈眼的開啟之類的這些李茜早已研習過並沒有什麼秘密。

「吃什麼?」宇塵疲憊地問道這已經是每天訓練完成之後他們的第一句話因為這種高強度的訓練讓他們的體力嚴重地透支訓練結束后他們基本上只想把自己扔到床上好好地睡一覺可是飯不吃不行因為就像那句話說的:「就算要減肥也得適當吃一點才有力氣不是?」


他們雖然這樣練習但基本上還是去送死就算要死也得適當吃一點路上才有力氣。

這事原則上應該由星言或者李茜來做她們兩個是最輕鬆可星言根本不會做飯李茜現在的狀態很難保證她會不會把糖當成鹽做飯這件事情只好由宇塵來負責了。

「隨意!」文齊疲憊地說道他應該算是最累的了獨臂畫符需要更強大的力量和度這讓他不得不付出比別人更多的努力。

「隨便吧!」妖子也是一樣的反應這傢伙沒人能看得出是累還是不累他不像宇塵和文齊要練習什麼法術每天就是坐在那裡冥想試圖突破某種限制。文齊就曾懷疑這傢伙是不是坐在那裡睡大覺。

「你們就不能給點建設性意見!全都是隨便你們以為冰麒麟能填飽肚子?」宇塵笑罵了一句隨便抓了件衣服從後門走了出去。

才一出門陣陣冷風便灌進了他的衣領吹得他忍不住打了個冷戰冬天真的來了這個冬天和以往不同那冷風中總有一種奇怪的感覺打在人的身上陰冷一個勁地往身體里鑽大有一番寒徹骨的感覺這可不是這個海濱城市該有的寒冷。

裹了裹衣領宇塵的眉頭皺了皺空氣中的那股不安越來越強烈就在幾天前他將這裡的孤魂野鬼殺了個痛快可現在就算是白天空氣中還是會有一些邪惡的氣息在擴散梁若行對自身的控制力$小%說^手&機!站&.^整理已經越來越弱了。

忍不住抬頭看了一眼遠方的學校眉頭不由得皺得更緊了學校的上空濃雲密布凝而不散雖然在緩緩地飄動著但仔細觀察就能現它們只是以學校為中心緩慢地做著圓周運動。

這團濃雲自他們閉關的那天起就出現在了學校的上空只不過那時候只是輕微的一團起初他們還以為那只是正常的天氣現象但這些天他幾次出來觀察越來越覺得不太對勁不過他沒有對任何人說起此刻正是該靜心修鍊的時候不可以讓他們為外界的事情分心。

但學校那邊卻又不得不管那裡畢竟是梁若行的大本營說不定這團濃雲就是梁若行招惹來的促使他成魔的邪氣。

回頭看了一眼酒吧宇塵沉思了一下轉身走了回去。

「你怎麼又回來了?」文齊不解地問道「弄什麼好吃的了?」

「沒有我忘了帶錢外面太冷了!」宇塵含含糊糊地答道走到樓上的卧室里翻了一陣找出幾張高級的符咒揣好又翻出了一件很久沒有穿過的道袍那是他下山前師傅允許他帶走的唯一的東西。

想了想宇塵把它套在了裡邊又在外面套好外套這才重新下樓臨出門前猶豫了一下說道:「我要是太晚沒回來你們就自己想辦法弄點吃的。」

「切!」文齊不屑地說道「你還能把我們丟下自己跑去吃大餐?」

「那不好說!」宇塵微微一笑「你師兄好歹也是名人誰知道會不會被瘋狂的小女生搶走?」

月妖疑惑地看了一眼宇塵宇塵也正神色嚴峻地看著他只一瞬間月妖就明白了宇塵眼中的決絕剛要說些什麼宇塵卻已經微微一笑伸指在自己的嘴邊輕輕一噓示意他不要說出來點了點頭轉身走了出去。

月妖苦笑自己的這個老闆即便到了這個時候還是寧願自己承擔明知道是死也還是要自己去但他卻又不得不聽話宇塵這樣做的自有他的理由。

他並不是去拚命他只是去探底校園裡究竟生了什麼他們不知道梁若行究竟魔化到了什麼程度他們不知道學校是不是已經成了一個魔窟他們不知道。


宇塵只好親自去探查但這一查他是否有命回來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以梁若行的能力和他對宇塵的仇恨宇塵此行九死一生。

他知道這個結局但他並不想白白送死他要將自己所能查到的東西如數傳遞迴來這個渠道非月妖莫屬他們在一起這麼多年早已經形成了某種默契心靈感應也算是爐火純青了。

月妖唯有選擇服從否則宇塵的犧牲就只能是白白浪費了。

月妖猜的沒錯從酒吧出來宇塵就直奔學校才到校門口就已經感覺到從校園裡湧出一股股強大的魔氣瘋狂地蠶食著人們的良知。

事情比他預料的還要糟原以為梁若行再不濟也應該還能將這些魔氣壓制在校園之內沒想到已經擴散到了校門之外。

一把扯開了身上的外套露出裡面的道袍宇塵咬破食指在自己的眉心輕輕一劃一條紅色的血線隱入眉心眼中精光暴閃視線立時清晰了很多身上的道袍也散出微弱的金光堪堪擋住了那些想要侵蝕他的魔氣。

「天地自然穢氣分散。洞中玄虛晃朗太元。八方威神使我自然。靈寶符命普告九天。乾羅答那洞罡太玄。斬妖縛邪殺鬼萬千。中山神咒元始玉文。誦持一遍卻病延年。按行五嶽八海知聞。魔王束手侍衛我軒。凶穢消散道炁常存。急急如律令。」

宇塵輕念舉步走進了校園可一進入校園裡面的情景更讓他吃驚。

看起來校園似乎並沒有什麼變化一片祥和純潔的白雪覆蓋著枝頭學生們漫步在校園中有說有笑。

但在宇塵的眼中卻完全是另外一回事在這股祥和的氣息下隱藏的是一股股淡淡的黑色他們縈繞在每個人的身邊透露著貪婪的氣息默默地等待著只要一點點負面的情緒馬上就會激它們的兇殘。

兩個年輕人只是在走路的時候不小心撞了一下馬上就大打出手雙方都是頭破血流而旁觀的人卻沒有一個上前勸阻只是像看熱鬧一樣觀看著臉上甚至還有一絲絲的興奮幾個年輕人甚至在討論是不是應該上去參與一下。

宇塵嘆息他看得清楚當事情生的時候那些黑氣很快就鑽進了他們的身體里緊接著便是事情的一步步激化到它們出來的時候已經變得濃黑了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些黑氣在搗亂。

但他沒有動小不忍則亂大謀他知道這些黑氣就是梁若行努力壓制的魔氣現在他們脫離出來瘋狂地吞噬增長著自己的力量但它們不會放棄梁若行因為他體內潛藏著的仙神之力對它們是難以抗拒的誘惑它們要儘可能增長自己的魔力再回到他的身體里徹底將他魔化那個時候才是一代魔尊正式形成的時候。

宇塵要等等它們回到梁若行的體內他們不可能馬上就與梁若行的身體完全融合那個融合的階段就是他最弱的時候也是他們可以動手的時候。

他也需要明確梁若行所處的準確位置以便制定最佳的陣法策略。

或許那個時候整個校園都會被魔化但為了整個人界的安寧也是值得的吧。

宇塵輕嘆了一口氣默默地念起了往生咒。 強打起精神宇塵全力提升自己的感官努力感知著身邊細微的變化那些邪氣只是通過這些單純的學生提升自己的力量一定還有什麼影響著他們的情緒。)

看不見他已經將自己的靈眼提升到了極限甚至已經感受到了雙眼傳來的灼熱這種高強度的靈力凝聚堅持不了多久就算他的意志還能堅持他的雙眼也承受不了。

聽得見但卻聽不清耳邊傳來的只是一些嘈雜的聲音尖銳模糊刺得他耳膜生疼用不了多久恐怕聽力也會廢掉。

換句話說在這樣的環境下視覺和聽覺已經等同於報廢沒有任何實際的意義心念電轉間宇塵迅地轉移了靈力的凝聚地點將視覺與聽覺恢復到正常的水平全力集中在了嗅覺上。

一股淡淡的幽香傳來那是他從未感受過的芳香宇塵不禁感嘆此香只應天上有人間哪的幾回聞?那股幽香讓他心曠神怡靈台一陣清明多少參禪悟道之人窮極一生想要看到的祥瑞之像毫無預兆地出現在了他的腦海里讓他欲罷不能。

「太上台星應變無停。驅邪縛魅保命護身。智慧明凈心神安寧。三魂永久魄無喪傾。」宇塵艱難地念出咒語那些祥瑞之像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他也不能例外但他卻清楚那些景象沒有一個是真的稍微有點理智就能判斷出梁若行如今已經接近徹底被魔化校園中瀰漫的到處都是妖邪之氣這些祥瑞從何而來?

唯一能夠解釋的就是梁若行原本修習的是佛法此刻那些妖邪之氣只是利用了人們追求美好的心理讓他們降低防備然後趁虛而入潛藏起來只要有一點點的負面情緒產生它就會出來作亂。

而那股幽香一鑽入他的鼻子就像有靈性一樣沿著經脈迅地向靈台匯攏那是那種花的獨特特徵只是一接觸他就已經瞭然。

那是一種只生長在妖界的花與冥界的曼珠沙華有著異曲同工之處如果說曼珠沙華是花開不見葉葉生花不開生生世世永不見那麼這種妖界之花就是葉生花必開葉落花必沒生生世世永不分離。

這種花有著一個美麗的外表妖冶而不是典雅清麗而不失高貴像極了人界的一種毒品——罌粟因此它又被稱為異域罌粟。

這種花不像曼珠沙華那樣有著強烈的毒性只要沾染上一點就能馬上摧毀人的理智短時間內就能夠讓感染的人死去但這種花就像是慢性的毒品它會慢慢侵蝕人的心智消磨他們的良知只剩下憤怒、悲觀和**淪為**的奴隸。

妖界之花異域罌粟這種東西絕不是短時間內可能出現的梁若行在校園隱藏的這幾年恐怕也在慢慢經營著這些花朵經過了這麼多年異域罌粟早已根植校園無處不在早已成為了學生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宇塵深吸了一口氣這一次連嗅覺也全部關閉全部靈力再一次重新調動護住了自己的靈台瞪著一雙銳利的眼睛向校園深處走去。

異域罌粟這種花還有一個特點即便它看起來已經無處不在瀰漫了整個校園但在一個地區它只可能有一株母花所有的子花都是在母花的基礎上綻放的只要解決了母花子花自然凋敗。

而綜合當年的戰況和前幾天生的事情這種花的母花最有可能在的地方就是學術報告廳!

宇塵不再理會身邊所生的匪夷所思的事情大踏步向學術報告廳走去才一到門前就感覺到裡面傳來一股陰寒無比的靈力靈台凝聚的靈力不由自主地迅擴散至全身護住了全身經脈。

「道由心學心假香傳。香爇玉爐心存帝前。真靈下盼仙旆臨軒。令臣關告逕達九天。」宇塵默念祝香神咒這本是一個沒有太大用處的咒語他的手裡也沒有香但在這個時候他全憑一股念力頭頂竟然飄起了渺渺青煙渾身被一股聖潔的光芒所籠罩整個人立時仙風道骨正氣凜然。

隨手畫了個符咒向空中一彈宇塵義無反顧地走進了報告廳。

一進入報告廳宇塵卻不由得眉頭緊皺原本以為外面的世界已經如此混亂不堪作為中心之地的學術報告廳一定更加難堪可這裡卻像颶風的風眼一片平靜甚至連那股淡淡的幽香都沒有了以宇塵的感知能力此刻也無法探知一二。

全力催的靈眼什麼也看不到雙眼已經布滿了血絲很快便會如當年的李茜一般淌下血淚。更為嚴重的是他的聽力也受到了嚴重的挑戰在這裡他不僅聽不到向外面那種尖銳的嘯叫就連一點點風聲都沒有但耳膜卻劇烈地震顫著顯然這裡並不是什麼都沒有而是強大至已經出了他能感知的範圍。

迅地後退了一步他不是來拚命的而是為了偵查為了能夠掌握更多的信息以便在接下來的戰鬥中能夠更好地採取對策越是能夠熟悉校園的環境對他們越是有利。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宇塵只是輕輕地一抬腳就感覺像是踩到了什麼東西低頭就看見一朵妖艷的小花正以肉眼可見的度盛開在自己的腳邊都說紅花配綠葉可這朵花卻是紅花配紅葉不仔細看根本無法分辨何處是花何處是葉而花朵正努力向外散著一股股奇異的幽香正是他苦苦尋找的異域罌粟。

但這朵花顯然並不是他要找的母花也只是萬千子花中的一朵。想了想宇塵終於決定冒險一試凡是子母間必有一種奇異的聯繫如果能夠將這朵異域罌粟與自己的靈體融合或許能通過它們之間的那種聯繫找到對方。

但這樣做非常危險如果他不能很好地壓制異域罌粟的毒性自己的靈魂就極有可能被完全侵蝕也和那些人一樣淪為**的奴隸。

「雲篆太虛浩劫之初。乍遐乍邇或沉或浮。五方徘徊一丈之餘。天皇真人安筆乃書。以演洞章次書靈符。元始下降真文誕敷。昭昭其有冥冥其無。沉痾能自愈塵勞溺可扶。幽冥將有賴。由是升仙都。」

再一次給自己加了一道符咒結界宇塵低頭拾起那朵異域罌粟入手極為滑膩讓他霎時就有些愛不釋手了那束花一到宇塵的手裡便迅綻放頃刻間就已經有一個巴掌大小了。

宇塵驚疑地看著它忽然有些不知所措了他並不知道如何融合異域罌粟與自己的靈魂大概只要吃下去就可以了可是現在它竟然一瞬間就變得這麼大倒讓他有些難以下口了。

此刻的酒吧里李茜和星言焦急地看著大門宇塵出去已經很久了還沒有回來往常的這個時候他們已經吃過晚飯進行下一輪的功課了而文齊也出奇地坐在那裡一動不動望著天花板的眼睛連眨都不眨不注意的話還以為他是個死人。

只有月妖還算正常起碼他隨時都處於一種冥想的狀態只是今天他的眉頭一直緊皺著沒有往日那種豐富的表情。

「他到底去了哪?」李茜狠狠地瞪了一眼文齊。

「他去搞吃的!」文齊老老實實地回答隨後一拍腦袋「我怎麼忘了這傢伙臨走的時候神神叨叨地說什麼要是他沒按時回來就讓我們自己弄點吃的。」

「他說他可能不按時回來?」星言一凜靈力的喪失讓她有著比常人更加敏銳的直覺宇塵如此說她已經有了某種預感他一定是去做了什麼。

「對啊他說他可能會被女妖精抓去他又不是什麼唐僧喜歡就當老公哪天不喜歡了就可以吃肉抓他的妖精肯定都是母暴龍里的霸王龍!」文齊繼續著自己的幽默絲毫沒看到星言和李茜臉上的擔憂還以為自己成功地為師兄開脫了。

「不能吃!」冥想中的月妖突然一聲暴喝雙目睜開兩道目光如兩團火炬一般照向了外面的天空面色嚴峻嘴唇翕動輕念著他們聽不懂的話語。

「妖子!」李茜一急上前就要動他被眼疾手快的文齊一把攔住「別碰他師兄出事了!」

文齊的擔憂一下子流露出來比之任何人都要強烈他很清楚月妖和師兄之間的感情能讓妖子如此失態那就是自己的師兄已經陷入了極度的危險之中而這種危險不是來自於外界正是來自於他自己的內心。月妖所做的就是通過自己強橫的靈力來喚醒他。

更有可能的是能夠讓宇塵內心不穩的外界因素很有可能和月妖有關他現在正在努力消除那個外因。

但他們都忘了一件事異域罌粟本就是開放在妖界的花朵妖氣就是它最好的養料月妖自幼修習法術聰明無比但也並不是十全十美的妖對於一些生物的知識他就知之甚少。

他感覺到了那股強大的妖氣侵襲著宇塵的身體以為通過自己的王者妖氣就可以壓制卻不曾想妖氣越是霸道強橫那異域罌粟的威力就越強大。

宇塵眼睜睜地看著那朵異域罌粟長成了食人花的大小將他緊緊地包裹了起來。 在一片無法視物的黑暗中宇塵反而慢慢靜了下來他知道隨便亂動只會讓事情更糟就在自己被吞掉的一瞬間他聽到了妖子的喊聲也知道自己在這裡所查到的一切資料都已經分毫不落地傳了回去現在他需要等待妖子他們很快就會過來的。

「喂你說他不會就這麼死了吧?」不知等待了多長時間宇塵突然聽見外面傳來了一個聲音心中不由一喜是李茜沒想到他們竟然這麼快就趕過來了或許當他約定的時間內沒有趕回去的時候李茜就已經急性子地出來了吧。

但這種驚喜卻只是短短的一瞬間一個冰冷的聲音傳了進來瞬間讓他的如墜冰窟「哼!他死不了但也別想著活著離開這裡!」

那個聲音不是妖子也不是文齊更沒有一點生氣在裡邊反而充滿了一種冷酷與殘忍那個人是梁若行!

這個消息對於他來說不啻于晴天霹靂他知道在這裡一定會碰到梁若行他們之間的決鬥是不可避免的但李茜為什麼會和他在一起?妖子和文齊呢?是李茜脫離了他們單獨行動還是妖子和文齊已經不幸了?

一個又一個問題浮現在他的腦海里一個又一個假設被推翻讓他頭痛欲裂但越是這個時候他反而越是清醒知道這更可能只是梁若行一手導演的戲而已目的就是讓他心智不穩!

默念靜心神咒宇塵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可接下來外面的聲音卻讓他再一次險些失去理智。

「要不要現在就放他出來?只要解決了他我們就可以高枕無憂了吧!」這是李茜聲音中充滿了柔媚不同於他們在一起的時候那種堅毅和冷淡。

「不急我們已經等了這麼多年還在乎多等一會么?」這個是梁若行只是這個聲音中充滿了一種淫邪的味道甚至在宇塵的腦海里浮現出了一幅糜爛的畫面梁若行和李茜兩個人衣衫不整面色潮紅空氣中瀰漫著一股靡靡之氣。


不!

一個聲音在宇塵的心頭怒吼著「靈寶天尊安慰身形。弟子魂魄五臟玄冥。青龍白虎對仗紛紜。朱雀玄武侍衛我真。急急如律令。」黑暗中他再顧不上什麼危險猛烈地畫出一枚符咒向自己的身前一彈同時屈膝下蹲以免符咒反彈的力量傷到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