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現在沒有得到石牌,根本進不去。」君清夜說道。

「進去何須石牌?」江流兒淡雅一笑,看向劉殤和青曉,三人同時點了點頭,然後各自大聲說道。

「江流兒(劉殤、青曉)前來鶴岩宗拜會!」聲音不大,傳得卻是很遠。

華逸此時正坐在鶴岩宗的正殿與一眾長老商量青風門之事,王伯剛、武暮雪等自然不會缺席。

原來,在明王殿交際了一番后,各大宗門都挨著天明極速趕回,實在是青風門之事太重,耽擱不得,只留得單丹一人在明王府上待命。

按照王伯剛和武暮雪等人的說法,青風門是一個大肉瘤,必須和其他門派、世家聯手除之!

「如此說來,清夜已經被青風門看中,但可惜你沒有及時給他你的傳信玉簡不能及時傳回消息來。」華逸看著王伯剛說道。

「那時情況緊急,倘若我將傳信玉簡交給夜兒再讓夜兒叛變必然無用。」

「也是,沒有遇到這種情況也不會將傳信玉簡交給他,畢竟他多會在宗門內。」

「宗主,那我們現在要不要去邀請其他宗門一同商量這青風門的事宜?」

「不必,這種事情自然該由新一代的百派之首欲閣來組織,我們只需要靜待即可,而且依照那賀鼎的說法今日我們應該便能得到一條關於青風門的至關重要的消息,所以不必焦躁一時。」華逸這時笑看向梅若瓊,他這個鶴岩宗年輕一代的大師兄是年輕弟子中唯一一個可以與鶴岩宗宗主、長老等人一同站在鶴岩宗正殿之上的人,「若瓊,這是給你的獎勵。」

華逸很滿意梅若瓊的做法,第三是最好的百派排名,落得輕鬆又有名氣。

梅若瓊感謝一聲接過。

「這都是你的功勞,謝我作甚?」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傳入眾人耳內,鶴岩宗上上下下神情一肅,臉上洋溢著驕傲的神色,因為北幽洲大名鼎鼎的棋仙、琴仙、木王青竟然一同來拜訪鶴岩宗,這是何等的榮耀?

梅若瓊心道,應該是為了君師弟的事來,當日在琅目石台琴仙說過會和君師弟結拜,想來不會食言。

「大開山門有請。」華逸說完,便直接和一眾長老立在了鶴岩宗山門之上,梅若瓊慢了不止一拍。

一個長老取出一塊銘牌,對了一下鶴岩宗山門的方向,頓時鶴岩宗被一道藍光籠罩,隨後消除。

江流兒知會三人一聲,讓青曉收起了青色飛鳥后,手一抬,四人同時出現在了華逸等鶴岩宗之人面前。

又是同樣一句話重複。

「棋仙、琴仙、木王青三人能同時來我鶴岩宗做客,實乃鶴岩宗莫大的榮幸!」華逸哈哈一笑。

說完,華逸的目光落在了君清夜的身上,心裡驚訝,他竟然回來了?而且修為已經達到了氣眼後期的巔峰?這麼快?

王伯剛也很是訝異君清夜的修為進度,他「叛變」出鶴岩宗的時候氣眼後期的修為可還沒有這麼圓滿。

君清夜知趣一拱手,畢竟自己是鶴岩宗弟子,見了鶴岩宗宗主不能不行禮。

「宗主、師尊,清夜讓你們失望了。」

華逸一揮手,君清夜的手被自然托起,他沒有問君清夜青風門的事情,因為棋仙等人尚還在此,不能失了禮數。

「三位請入大堂一敘。」

「好。」

一行人悠悠行著,鶴岩宗男女弟子的目光大都緊鎖棋仙。實在是棋仙本身俊美,加之周身縈繞著那種運籌帷幄的大智氣勢,太吸引人了,其次就是「普普通通、平平凡凡」的劉殤了,竟然會有修士看上去向凡人一樣,傳聞果然不假,這裡大多數是沒有見過琴仙的,但是都聽過關於他的描述。

接著就是君清夜了,他們可都是聽聞君清夜百派之戰的實力驚人但卻叛逃出鶴岩宗,故而眼光各異,不過多是好奇,因為一個叛徒如今再在鶴岩宗看到他豈能不感到奇怪?

「清夜哥!」南宮溪柔擠在人群中眼睛一亮,隨即對旁邊的南宮絕和鄭琰說道,「我早就說過清夜哥不會是叛徒吧?」

兩人點點頭。

衛凌空和戚紅燕各有心思,戚紅燕倒是和南宮溪柔的看法差不多,而衛凌空則不然,他想得更深遠複雜一些,他莫不是青風門派來的姦細?

然後才是木王青,不過一個老頭吸引不了太多他們的目光,畢竟鶴岩宗的實眼境修士不在少數。

「不知三位此來我鶴岩宗所為何事?」華逸坐在鶴岩宗正殿的最高位置,代表著他在鶴岩宗的無上地位,長老們和棋仙、琴仙、木王青也都各有座位,唯獨梅若瓊和君清夜站在那裡。

梅若瓊雖然是鶴岩宗年輕一代的大師兄,但是即便如此也沒有能夠和鶴岩宗長老平起平坐的資格。

江流兒三人聞言,看向君清夜,他們也知道以君清夜在鶴岩宗的身份沒有資格在這坐著說話,也不多言:「還是讓我三弟來說吧!」

華逸等一眾長老除了王伯剛外均是一愣,傳言竟是真的?

不過棋仙、琴仙二人為何會和這小子結拜?

他那時不過是一個未出名的小卒罷了……

華逸輕咳一聲,為了掩飾自己和那些個長老在客人面前失態的尷尬:「那清夜你來說吧。」

這一次華逸的語氣中帶著一點尊敬,畢竟君清夜的地位已經不同,若他不是鶴岩宗的弟子,那肯定是要以重禮相待的。

君清夜點點頭,想了一會兒,決定還是先從自己從養心門消失的那一刻說起:「是的,宗主,當時,我受師尊之命,成功叛出鶴岩宗,受得賀鼎賞識,進入青風門,可是我並不知道前往青風門的具體入線和進入青風門山門的方法,因為在賀鼎帶著我們消失的那一刻,我和百餘名便立即進入了一個黑漆漆的平行空間,等到再出來時已經在青風門門內了。」

「平行空間?」


「是的,而且這空間極為穩定,因此我懷疑賀鼎懂得運用空間之力。」

<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灼眼狂訣》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灼眼狂訣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華逸並不怪君清夜沒有探知到青風門的山門在哪以及進入青風門山門的方法,畢竟他的實力太低,而且就算實力比他高的也未必能探知得到這些,除非他也懂得空間之力的作用,並且不低。

「青風門處在一個十分陰森地界,而且是以陵墓為宗門,內藏有許多棺屍體。」

「屍體?」

「這青風門究竟什麼來頭?」

「我一去青風門就被安排了一個任務,就是投名狀,今日卯時,青風門的三位長老就帶著我準備去滅華眼門,雖然我們竭力阻止,但華眼門還是被滅了許多弟子。」

「青風門有這麼強嗎?連二仙出手都擋不住?」華逸一驚。

「這倒不是,只因我三人在趕到華眼門之前,遇見了另一隊青風門之人,為了將其剿滅所以耽誤了些時間,故而……」劉殤沒有說下去,不過大家都明白。

「這麼說來,那青風門的普通長老也並不怎麼厲害?」華逸說道,江流兒他們能在青風門滅華眼門之前再解決一隊青風門之人,說明青風門之人也不過如此嘛。

「不然,」江流兒說道,「現在才是關鍵。」

「哦?」

君清夜皺著眉:「宗主,據其中一個青風門長老透露,他們那些長老都是在一年間從一個凡人變成的實眼境高手,而且實力不弱。」

「這怎麼可能?」華逸無法相信君清夜說的事實,實在是他說的太震撼人心了。

哪有一年就能從無法脫離大地的凡人變成自由來去天空,移山填海的修士的?

這也太誇張了吧?

江流兒思忖了下,決定不將高明伍的那部修鍊殭屍的殘卷給華逸看,因為他擔心華逸看了可能會偷偷學習,不管他傳授不傳授弟子,只要他偷偷學習了,就有可能再多出一個青風門來。

不是江流兒不相信華逸的為人,而是這殘卷實在是太厲害了,絕不能流出去。

江流兒雖然在研究各大修鍊體系,完善自己,但是從沒有想過同時修鍊兩種體系,劉殤亦是如此,所以他不可能會去修鍊那部殘卷,但是說不定他下一世就會修鍊了,所以並沒有將其毀掉,得好好研究一番,也許這一部殘卷中可能蘊含著其他的秘密,不能光憑其表面文字修鍊?

「不管華掌門信不信,但是天地間卻有如此奇妙的法訣,因為,青風門之人多是半僵。」

「什麼?!」華逸霍然站起,眉頭緊鎖,殭屍這種東西什麼時候也能修鍊了?

作為天地的寵兒,殭屍還真有可能做到這一步……

「華宗主,這一次怕真的是無殤帝國不遇的危機了。」

「棋仙這是何意?」一名長老出言問道。

劉殤說道:「華宗主可知這青風門的掌門是何人?」

華逸當然不知,只能搖頭。

「是王鱈魎。」青曉嘆了口氣。

「他不是死了么?」鶴岩宗眾人悚然,「難不成……」

「沒錯,他已經成為真正的殭屍,而且據青風門長老所說,青風門很可能有一兩千名實眼境強者,但是以青風門那些個普通長老的遭遇來看,青風門可能背著那些個長老偷偷抓人去修鍊成半僵,此次抓我三弟去估計也是這種目的,而且我有一種感覺,青風門裡面可能還有其他真正殭屍。」

殿上一眾高手都是眉頭緊鎖,按照棋仙的說法,無殤帝國真可能大難臨頭了。

「不知棋仙可否窺測一番天機?」華逸問道。

江流兒搖頭:「華掌門又不是不知道,如今天象封鎖,即便窺測,也是模糊的,不能得知大概,更何況如今天機多變,不是我等所能揣度的。」


江流兒說著這話的時候,眼角餘光看著的卻是君清夜,心道,金鱗豈是池中物,一遇風雲便化龍。

華逸嘆了口氣,旋即說道:「二仙和木王難得來我鶴岩宗,還請在我鶴岩宗多遊玩幾日,華某有事不能奉陪,請恕怠慢之罪,伯剛,你帶三位去逛逛吧!」

江流兒等人知道,這華逸是要去找無殤帝國的明王了,於是點點頭:「勞煩雷王了。」

王伯剛笑道:「請!」

君清夜自然相隨。

華逸看了眼君清夜,搖身一晃,這探得青風門底細的功勞是我鶴岩宗的!

……

總裁的壞新娘 「青風門」三個血字的消息不脛而走,傳達到了百派人的耳中,雖然青風門此次滅的都是不入流的門派,但是一天之內,滅掉這麼多門派已經引起了百派的重視,除欲閣和鶴岩宗外,其餘八大門派都是你追我趕,想要爭當將這個消息第一個透露給明王的門派。

其實當時君清夜在青色飛鳥上醒來的時候還想要去救其他門派,但是被江流兒阻止了,因為根本沒必要,以青風門的實力加之他們趕過去所消耗的時間,即便去了那些個門派也為時已晚,不如先去鶴岩宗早做打算……

當八大門派趕到明王殿的時候,都傻眼了,因為明王已經知道了,而這一切都是華逸上稟的……

他怎麼這麼快?

他們哪裡知道,君清夜此次參與絞殺的華眼門並沒有被滅,所以也就並沒有被留下「青風門」三個字。

這都是被蒙在鼓裡的……

「坐吧。」上官逸神情嚴肅,「此事非常嚴重,我們必須立即做出應對之策。」

九大門派的掌門均是點頭。

「欲閣呢?」上官逸見欲閣又沒來,冷聲說道。

大家面面相覷,我們哪裡知道?

「莫非他想臨時叛變?」這話卻是尾雀宗主麥主對著一旁的華逸悄悄說的,但是大家都是高手,誰聽不到?麥主又怎麼可能不知自己等人聽不到?

這分明就是故意而為之!

他為何這樣做大家當然都明白,欲閣搶了他們尾雀的位置,尾雀自然要在上官逸面前抓住機會抨擊他們。

果然,上官逸聽了這句話臉色鐵青,對著旁邊戰立著的護衛冷聲道:「去請龍傲天來!」<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灼眼狂訣》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灼眼狂訣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是!」護衛領命,立即從原地消失!

九大門派掌門都在心中發笑,他們之間都是明面上的朋友,暗中的敵人,相互之間可都沒安什麼好心。

原來熱血直接的青年,也都變得圓滑,學會了明爭暗鬥。

叫你們這麼囂張,不就是拿了個百派之首嘛,有什麼驕傲的,竟然連明王都不放在眼裡了!

這都是吃不到葡萄喊葡萄酸的人……

他們哪裡知道,龍傲天本就不把上官逸放在眼裡……

明王坐在自己高位上,一言不發,閉目沉思,九大門派掌門都是有眼力勁的人,自然不會去打擾。

這時,單丹扣了扣門,因為冥眼門的宗主已經傳音給了他青風門滅了其他門派的這條消息。

上官逸使眼睛不睜,環識一掃也知道門外是誰:「進來吧。」

單丹推門而入。

「明王殿下,單某以為,那件事可以行動了。」

單丹是修行中人,是冥眼門的弟子,即使歸順了上官逸,也不會低頭稱屬下,因為這是修士的驕傲,每一個修士都是與天爭名的驕傲的人。


上官逸也不會強求,因為他也是個修士。

「時機已到么……」上官逸眼睛睜開一條縫,「你們在這等著。」

這是對九大掌門說的。


說完,上官逸就和單丹直接出去了。

上官逸一出門便交給了單丹一塊和自己昨日交給他的差不多的銘牌和一張假面人皮。

「這是德王的銘牌和他府上的墨無言的假麵皮,接下來的事我一概不知。」留下一句話后,上官逸就直奔王宮了。

單丹朝著上官逸離去的方向恭敬地鞠了個躬,然後快速離開,直到遠離了明王殿後,他才露出一絲冷笑,想撇開關係?

上官逸你打的算盤還真是好啊!

……

德王府。

單丹從納戒中取出那張假面人皮帶在了臉上,只見那假面人皮幽光一閃,便立即無縫貼合在了單丹臉上,即便用環識去掃,也掃不出個所以然來,這假面人皮還真是個好寶貝,單丹嘖嘖兩聲,然後大搖大擺地走進德王府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