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問你,孩子在哪?」

「孩子…孩子在王二家裡。」佩蘭底氣不足的說道。

「孩子真的是你抱走的!」李沐沐的語氣里充滿失望。

「大小姐,我錯了,我就是一時糊塗,我真的錯了!」

佩蘭抱著李沐沐的腿,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李沐沐失望的眼神彷彿像刀一樣凌遲著她。

李沐沐對她們真的一視同仁,從來沒有虧待過她們!

她真的是一時糊塗才做錯了事情!一步錯步步錯,在芍藥譴責她的時候,其實她的心裡也不好受!

她原本只想要點銀子,一走了之,從來沒有想過要傷害小少爺,卻沒有想到剛剛逃出去就被抓了回來。

「王二是誰?」蕭炎問道。

李文博答:「是府上的一個小廝!他娘是李家的家生子!」

有了無憂的下落,李文博趕緊命人去找,蕭炎也派了幾個親兵同去。


「佩蘭,我自問沒有對不起你們幾個的地方,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李沐沐的話讓白芷芍藥還有玉竹也嚇得跪到了地上。

佩蘭瘋狂的搖頭,「沒有!沒有!小姐對我們幾個很好!是奴婢鬼迷了心竅!一時糊塗,竟然肖想蕭公子!」

「就算這樣,你也不應該綁走無憂啊!少女懷春,情竇初開,我不是不能原諒!可無憂是我的命啊!」

李沐沐的臉上留下兩行清淚。

蕭炎看見李沐沐這個樣子,心都揪了起來!

即使當日他跟李沐沐說了那麼決絕的話,李沐沐也沒有這麼難過,無憂對她真的很重要。

「小姐!我錯了!我真的錯了!」佩蘭除了磕頭認錯,不知道還能怎樣求得李沐沐的原諒了。

咚咚咚,佩蘭頭磕在地上的聲音一聲一聲的砸在李沐沐心上,讓她心煩意亂。

李沐沐低頭去看,佩蘭額前的地上已經血染紅了一片。

「好了,不要再磕了!你先去一邊待著,等孩子回來了再說!」

佩蘭伺候了自己這麼長時間,李沐沐到底不忍心。

幾個丫頭伺候李沐沐,自然知道李沐沐心中所想!

只要小少爺能平安回來,佩蘭這條命算是保住了!

「多謝大小姐!」白芷芍藥玉竹佩蘭四人都對李沐沐磕頭謝恩。

「沐沐!怎麼回事?我怎麼聽下人說孩子不見了?」剛剛從外面回來的苗玉飛得到消息就跑了過來。


「無事!孩子已經找到了!下人們去接了!」

李沐沐揉了揉額頭,她真的已經心力交瘁了。

「是嘛!找回來了就好!」苗玉飛走到蕭炎的身邊坐下,他總要看到孩子回來才可以安心。

「小將軍,不好了…」

眾人等了半天,卻沒有等來孩子。 蕭炎的親兵飛奔而來。

「怎麼回事?」蕭炎冷聲問道。

蕭炎全身的神經都緊繃了起來,他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果然,「小將軍!王二和他娘都在家中被人殺了,小少爺…不見蹤影!」

「咚!」還沒來得及發怒,蕭炎就聽見身後傳來一聲悶響。

「沐沐!」

「沐沐…」

「大小姐!!!」

李沐沐聽見這個消息,再也經受不住刺激暈了過去。

「唔~」李沐沐申吟一聲,從昏迷中醒來!

「嘶~」李沐沐感覺自己頭痛,伸手摸了一下,在額前摸到了一個大包。

「沐沐,你醒了!」

李沐沐聽見蕭炎的聲音向床邊看去,蕭炎,李文博和王春桃都守著自己。

「孩子…無憂…無憂找到了沒有?」李沐沐一臉希冀的看著他們。

傲嬌冷男有妖氣

李沐沐撐著雙肘想要從床上坐起來。

蕭炎扶住李沐沐的肩膀,「沐沐!你別激動!」

李沐沐一把打開蕭炎的手,情緒激動的對蕭炎說道:「別激動?!!!蕭炎,不見的也是你的兒子!你讓我別激動!你這麼可以這麼無動於衷!!!」


「我當然知道那是我的兒子!但無憂已經不見了,我怎麼能讓你再出事!」

蕭炎的聲音低沉沙啞,又透露著疲憊。

孩子等於是在他眼皮子底下丟的,他怎麼會不自責。

李沐沐抬頭去看蕭炎,只見他眼球上不滿血絲,眼神透露著無線的擔憂與悲傷。

李沐沐別過頭去,不忍再看。

「蕭炎,無憂就是我的命!求你…一定要救他。」

李沐沐沉默了很久,久到眾人以為她不會再說話的時候,李沐沐突然出聲對蕭炎說道。

蕭炎俯下身去吻了吻李沐沐的額頭,「你好好休息!我一定會把無憂找回來的!」

說完蕭炎就轉身離去,無憂是他跟李沐沐唯一的聯繫,如果無憂…那他跟李沐沐估計再也沒有可能。

對於蕭炎的舉動,李沐沐沒有抗拒,只是蕭炎走後閉上眼睛默默的流淚。

李文博夫婦在一旁勸了半天,李沐沐也只是一直在哭!

夫妻二人無奈,最後只好把空間留給李沐沐,讓她自己一個人好好的平靜一下。

李文博夫婦從李沐沐的屋裡出來,佩蘭還一直跪在院中。

她怎麼也沒有想到小少爺會在王二家失蹤,到現在生死不明!

李沐沐昏倒的那一刻她整個人都傻了,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

「你怎麼有臉跪在這裡!」王春桃看到佩蘭,怒從中來,從來沒有懲罰過下人的她衝過去狠狠的給了佩蘭一巴掌。

佩蘭被打的爬在地上,卻不為自己辯解一句。

她知道自己即使現在就是去死,也贖不了她這一身的罪孽!


想到自己不知所蹤的金孫,王春桃還想上去再打佩蘭一次。

「好了!」李文博拉住王春桃,「現在就是打死她又有什麼用呢!她是沐沐的丫頭,等沐沐起來以後,讓她發落吧!」

王春桃到底不是暴虐之人,李文博攔下之後她就作罷。

「你們幾個,先把她關到柴房去!」

李文博吩咐后就帶著王春桃離開了。

失蹤的是自己的兒子,蕭炎即可就調動了在江南的所有暗衛。

「不要放過蛛絲馬跡!一定要找到無憂的下落!」

蕭炎的眼睛在黑夜裡帶著一絲猩紅,暗衛一凜,慎重的應下,「是!」

蕭炎的手在背後暗暗攥緊,敢傷害他妻兒者,殺無赦!

在蕭舜天死後,蕭炎就發誓,絕對不會讓身邊任何一個親人再受到傷害!

暗衛走後,蕭炎就保持著同一個姿勢在房中坐到了天亮。

「炎兒,去休息一會兒吧!別孩子還沒有找到,你先倒下了!」

清醒過來的蕭夫人知道沒有找到無憂,又是一陣難過。

「娘,你放心!我有分寸!」

蕭炎現在不能倒,孩子和李沐沐都還在等著他。

「哎~」蕭夫人現在也沒有心情再去安慰蕭炎。

她坐在一旁默默的垂淚。

她是真的心疼這兩個孩子,李沐沐的命是真苦,她和蕭炎還沒有和好,無憂又下落不明!

作為一個母親,蕭夫人當然知道無憂對於李沐沐來說多麼的重要。

「小將軍!」暗衛悄無聲音的跪在蕭炎的面前。

蕭夫人被嚇了一大跳,「可是無憂有消息了?」

暗衛沒有立即回答蕭夫人的話,而是看向蕭炎。

「說!」

「是!屬下們在王二的家中仔細的查過了!現場留下的痕迹應該是有兩撥人!」

暗衛低頭飛快的說道:「第一波人應該是去殺王二和搶奪小少爺的人!第二波…雖然有人刻意遮蓋痕迹,但是按照我們的分析,只有一人!應該是趁亂的時候把小少爺救走了!」

「那人現在在哪裡?」既然是救人的,那孩子應該暫時沒有危險。

「往城外的方向跑去了,應該還有人在追他!咱們的人已經尋著痕迹追去了!」

「好!我現在就過去!」蕭炎起身,終於有了孩子的蹤跡。

「炎兒,多加小心!」蕭夫人擔憂的囑咐到。

「嗯!」蕭炎點頭,快步往李沐沐的院中走去,他總要讓李沐沐安心才是。

「我也要去!」聽有了孩子的消息,李沐沐掙扎著起身。

「你昨晚一夜沒睡!在家等我!我一定把無憂帶回來!」李沐沐眼下的黑眼圈是騙不了人的。

「不!在家我也放心不下!你還是讓我跟你一起去吧!」說著李沐沐已經下地披上了衣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