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大事者,何必爭這一時之快!」

黎倧知道莫東深的性格,再三提醒。

莫東深的臉色,也是徹底陰沉了下去,但卻並沒有再去加價。

他現在,幾乎可以肯定,一旦他再加價,陳進,必定不會再跟了。

莫東深,只能是打碎了牙,往肚子咽。

「我要你死!」

「我一定要你死,要你痛不欲生的死!」

莫東升,內心在怒吼!

雙拳緊捏!

青筋暴露!

對陳進的殺意,濃烈到了極點!

見狀,黎倧倒是微微點了點頭。

少主雖然囂張跋扈、心胸狹隘,但關鍵時刻,至少還是知道分寸的。

再多給一些時日成長,將來,倒是也能執掌申康商會!

其他人,見陳進挑釁之後,莫東深竟然無聲無息,不再出聲。

頓時便是知道,莫東深認慫了。

一個個都是面露驚奇之色。

破天荒,頭一回啊。

甚至,有些人看向莫東深所在的包廂,面露鄙夷之色。

你不是很囂張嗎?不是威脅人家嗎?現在,還不是認慫了?

包廂之內的莫東深,看到外面一些的鄙夷神色,簡直都要氣炸了。

一些人鄙夷莫東深。

一些人,看向莫東深所在的包廂,倒是更多了幾分忌憚之色。

對於這一小部分各大勢力宗門之人來說,若是莫東深,不管不顧的就跟陳進硬剛,在他們看來,那才是白痴之舉。

而現在的認慫,才是讓他們更加高看了莫東深一眼。

同時也是暗道,看來,這莫東深,也不全跟傳聞中一樣,只知道囂張跋扈了。

同樣,包廂之內的陳進,也是點了點頭。

莫東深這樣的人,才更像是那些大勢力培養出來的繼承人。

雖然囂張跋扈,有著各種各樣的缺點,但並非真的一無是處。

到了關鍵時刻,還是知道怎麼做的。

否則,真要完全無腦的話,將來如何擔當大業!

但,即便是陳進略微高看了莫東深一眼,但陳進眼中的冷冽之意,卻也是絲毫不減!

「最好是識趣一些,過後別來找我麻煩,否則……」

陳進眼中,殺意畢現!

而這個時候,一樓的藍冰,也是最終敲下了小錘。

「恭喜二樓六號包廂的這位朋友,成功拍下這塊神秘的原礦石!」

「接下來,會由我們的工作人員,和諸位成功競拍的朋友們,進行對接,謝謝大家對天耀拍賣會的大力支持……」

在藍冰宣布拍賣會圓滿結束的時候,之前那名和陳進接觸的管事,便是帶著土精之火以及那塊原礦石,來到了陳進的包廂。

「請問,您是直接帶走,還是選擇由我們天耀拍賣會,最終運送給您呢?」

管事恭敬問道。

天耀拍賣會運送,是指,拍下競拍品的修士,擔心被認出來,前腳帶著寶物離開,後腳便是被人盯上了,從而選擇,定下一個時間,一個地點,然後,出一部分靈石交給天耀拍賣會,最後,由天耀拍賣會的強者,到了約定的時間,帶過去約定的地點,交給對方!

有些類似於地球之上的快遞!

「現在交易,直接帶走!」

陳進淡淡說道。

然後,將兩百四十萬一千的下品靈石,交給了這位管事。

拿到了土精之火和原礦石!

陳進看了看原礦石,嘴角笑意更濃。

但卻並沒有在包廂之內,將原礦石切開!

而是收進了他的儲物戒指!

在龍華城的時候,他已經是將儲物袋,換成了儲物戒指。

一般只有比較窮的修士,才會使用儲物袋,這其中,散修和各大宗門勢力中的低階弟子,佔據了很大一部分。

而比較富裕,以及勢力強大一些的修士,基本上都是使用了儲物戒指。

只不過,分大小而已。

陳進手中的這枚儲物戒指,裡面,便是有三個立方米大小,中規中矩,和混沌珠內的那片彷彿沒有邊界的荒蕪世界完全沒得比,但放一些日常用品等,完全足夠了。

在拿到土精之火和原礦石之後,陳進,便是沒有任何停留,直接離開了天耀拍賣會!

不過,陳進卻是並沒有回去客棧,而是徑直,朝著東聖城外而去。

……

……

「諸位長老,關於陳進的消息,已經是拿到手了!」

天耀拍賣會頂樓,一名管事,將陳進在龍華城,和城衛軍統領嚴鐸之子發生衝突,和龍潛結交,到登上妙欲船,和之後在龍華城發生的大概事情,包括近期在東聖城各大賭石坊,留下的傳說,都是一一彙報了上來。

彙報完之後,大長老忽然問道:「據傳陳進是某位煉丹師的傳人,還有位神海境的師兄?」

「是有這樣傳言,但是,不知真假!」

無論是煉丹師傳人,還是神海境的師兄,都是傳聞,幾乎無人見過。

畢竟,當日龍華城城主府之變,參與的人,大都死了。

「繼續查!」

大長老吩咐道。

「陳進離開了東聖城,往城外去了!」

這時,又是有一名管事,前來說道。

「明知得罪了申康商會,還敢往城外跑,嘿,有意思!」

大長老的臉上,露出一抹饒有興緻的神色。

「華榮,你親自去盯著看看,大衍劍訣,非同小可,不可錯失機會!」

大長老又是看向華榮,說道。

「是!」

華榮應道。

然後,很快便是離開了天耀拍賣會。

……

……

陳進一路向北,經由東聖城外城,北門,離開了東聖城。

極速而去。

直到十公里開外的一處無人之地,陳進這才是停了下來。

「出來吧!」

陳進淡淡道。

「你明知道我們要殺你,還敢出城,跑到這無人之地,不得不說,你很有魄力!」

這時,一道沙啞的聲音傳入陳進的耳中。

隨之,兩道人影,出現。

一道素袍老者,帶著一位身穿奢華袍服的青年。

出現之後,老者很平靜,看向陳進的眼神,跟看一個死人一般無異,而青年的眼神,則是充滿了怨恨與憤怒,咬牙切齒,有些猙獰!

「就知道是你們!」

陳進淡淡道。

這兩人,正是莫東深和一直跟他形影不離的黎倧。

「知道是我們,還敢跑來此處?」

「你那位神海境的師兄,就是你的依仗嗎?」

黎倧淡淡道。

彷彿絲毫不把陳進那位神海境的師兄放在眼裡。

「哦?知道的還不少!」

陳進略顯意外。

「敢在東聖城攔我的路,若不是前幾日,我一直抽不開身,你,還有你那兩個同夥,早就是死人了!」直到這時,莫東深才是開口,咬牙切齒,「正好,今日,新賬舊賬一起算,老子要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上!」

越說,莫東深身上的殺氣,便是越重。

莫東深雖然紈絝,囂張,但卻跟嚴松完全不一樣,莫東深,本身天賦就不弱,身為申康商會的少主,各種資源,完全不缺,在同階之中,實力也是強大無比。

然而,面對莫東深那鋪天蓋地而來的殺氣,陳進,卻是絲毫不為所動。

「看來,你們早就調查過我了啊!」

陳進意外道。

他還真沒想到,當時就因為他沒有讓路,就直接是得罪了莫東深,讓莫東深動了殺機,去調查了他。

「呵,煉丹師,你騙鬼去吧!」

他們申康商會,乃是東域三大商會之一,在整個仙界,那都是排的上號的。

和眾多勢力合作。

其中,就包括不少煉丹師。

在調查陳進的時候,黎倧便是詢問過其中一位和申康商會關係較為親密的三品煉丹師,對方給出的答案便是,就他所知,東域,乃至其他幾域,都沒有哪位三品及以上的煉丹師,同時有陳進和他那位神海境師兄,這樣兩位弟子。

而陳進若只是和一些一二品煉丹師有關係的話,申康商會,完全不懼之!

若不是如此,黎倧也不會輕易就讓莫東深得罪陳進。

「井底之蛙!」

陳進卻是搖了搖頭。

南宮仙兒沒有調查過他嗎?

毫無疑問,肯定是調查過的。

然而,南宮仙兒懷疑陳進的煉丹師身份了嗎?

懷疑了!

但最終,南宮仙兒卻是相信了。

這能說明什麼?

只能說明,南宮仙兒獲得的情報,絕對比申康商會的要高級。

雖然正是因為南宮仙兒知道的更多一些,所以她才被誤導了。

但這也足以說明,申康商會,比之妙欲樓,差了不是一點半點的。

「希望你等會兒,還能這麼嘴硬!」

莫東深咬牙笑道。

獰笑!

「黎伯,我要親自動手,將他抽筋剝皮!」

莫東深說道。

黎倧點了點頭。

站在原地,平靜無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