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果然詭異,竟然無法探查到他的所在了。」葉澤濤眉頭一挑,一股好戰的情緒被調動了起來。

忽的,那黑色的霧氣開始顫抖了起來,大量的霧氣瀰漫,竟然在短短的一瞬間將葉澤濤給包裹了起來。

「好傢夥,給我散開!」葉澤濤低吼一聲。周身氣息爆發開來。強橫的波動直接將黑色濃霧退去了幾丈遠,可緊接著這些黑色濃霧又自動地回來了!

「葉澤濤,小心了。」

突兀的,休陵的聲音響起。葉澤濤的臉色一沉,他壓根就沒有發現休陵的所在。

至於剛才發出的聲音。也根本就無法確定方位,似乎每一個地方都有休陵的氣息,可每一個地方又都不清晰。

「放馬過來吧!」葉澤濤斷喝一聲,手中一晃,通靈霸刀出現。

嗡嗡嗡……

呼呼呼……

黑色濃霧瞬間狂暴了起來,如同是有人在其中故意攪動一般,強烈的震動讓葉澤濤更加無法探查到休陵的所在了。

「既然無法探查到對方的氣息,那我就只能以靜制動了。」葉澤濤眼神明亮,心中出奇的平靜。

下一刻,變異突生。

嗖嗖嗖!

幾道黑色濃霧的柱子向著中間的葉澤濤攻擊而來,看似尋常的柱子中,卻包含著讓人膽戰心驚的氣息。

葉澤濤臉色一沉,雙手握刀,暴力劈砍而去。

砰砰砰!

嗤嗤嗤!

一刀,驚天動地,氣勢逼人。

可卻無功而返,那些黑色濃霧像是有靈性一般,直接給這霸氣的刀光讓開了一條通道。竟然連一絲一毫的傷害都沒有受到。

嘭!

下一刻,葉澤濤只覺得後背的防禦陣法被巨力擊中,推著他的身子硬生生前行了一步。


雖然是小小的一步,可葉澤濤太明白這代表著什麼了。

休陵的實力,極為恐怖!

不過,還好葉澤濤的防禦手段頗多,一時半會還不會有什麼危險,再加上這休陵本意也不想將他斬殺,必然會有所留手。

「葉澤濤,速速退去吧!否則,時間長了,你就會被他們發現了蹤跡。到時候,你就算是想逃跑,也來不及了。」休陵再次開口道,竟然還是要勸說葉澤濤。

「全力一戰吧!我不可能離開的,除非帶著這處靈脈!」葉澤濤心中一暖,自然知曉休陵的意圖,可他也沒有辦法,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好吧,既然你執迷不悟,那我就將你快速打敗!」休陵的胸中也是升起來了一股子怒火,老子好話都說盡了,你還這麼固執,那就只能用強硬的手段了。

嗡嗡……

黑色濃霧瞬間收斂起來,匯聚成為一團人影。


葉澤濤定睛一瞧,能夠明顯地感覺到這人影中並沒有休陵的氣息,或者說,這僅僅是休陵的一股意識控制著的。

「敗吧!」人影張開嘴巴,輕聲吐道。

只見那人影雙手在胸前一錯,一股強橫的力道直接迸發出來,化作一柄通天長刀,對著葉澤濤就劈砍下來。

刀身黑黝黝的,像是被隱藏在黑暗中無數年了,散發著陰冷可怖的氣息。

葉澤濤冷哼一聲,低聲吼道:「祖龍技能之土技能,黃天厚土!」


刷刷刷……

一道道土黃色的牆壁猛然出現,快速地旋轉之中,將葉澤濤給包裹的密不透風。

「很強,不過不夠!」休陵的聲音再次響起,這還沒等接觸呢,就已經給下達了結果。

嘭!

通天長刀與黃天厚土瞬間碰撞,爆發出極為強橫的能量波動,直接將兩人推了開來。

「這樣,還不夠嗎?」葉澤濤淡淡一笑,對於這祖龍技能的自信,可是極為濃厚。

「不夠!」休陵的聲音無情冰冷,伸手憑空對著葉澤濤一指。

轟隆!

只見附著在黃天厚土上邊還沒有散去的暗黑能量,竟然直接爆裂開來,對其進行了第二次攻擊!

葉澤濤臉色一變,這第二次爆炸的威力比第一次要強大許多,直接將黃天厚土給炸開了不說,還將自己布置下來的防禦陣法給破碎掉。

嗤啦!

緊接著,葉澤濤發現自己的衣袖脫落了!

這麼強!?

「暗黑一族,果然強橫!」(未完待續~^~) 「葉澤濤,放棄吧!只要你放棄了,你還有一條活路,現在走的話,還不算太晚,相信憑藉你的手段,活命還沒有問題!」休陵沉聲喝道,他的語氣之中已經帶上了焦急的神色。

「休陵,不要多說了,我們還是痛痛快快地打一架吧!分出來個勝負,不就什麼都解決了嗎?」葉澤濤微微一笑,他有著自己的手段,自然不會害怕太多。

「好!那就讓我陪你痛痛快快地打一場吧!」休陵終於是下定決心了,他要用凌厲霸道的手段來讓葉澤濤信服。

他要為抗衡宰相一脈的力量留下一絲火種。

「暗黑,無盡!」

休陵的身影變得越發凝實了,雙手在胸前不斷地變換著法決,最後竟然雙手一攤開,沒有了下文。

轟隆!

一聲炸響浮現,大量的暗黑能量如同憑空出現一般爆發開來。

葉澤濤倉促之間躲避,也僅僅是躲避開來大部分的攻擊,剩下一些能量依然擊打在葉澤濤的身體上邊。

他只覺得有一頭野牛狠狠地撞擊在身體之上,狂躁的能量甚至還穿透了體表的防禦,直接深入到了葉澤濤的體內!

彷彿是一條毒蛇闖入了血脈之中,那種感覺極為難受,葉澤濤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了起來。

「葉澤濤,你輸了,你不是我的對手!」休陵冷冷地聲音傳了過來,如果在這種必輸無疑的情況下,葉澤濤還不退卻的話。那他只能將葉澤濤歸結於傻貨的行列了。

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有時候就是白痴行為。

誰承想,葉澤濤微微一笑。開口說道:「這才剛剛開始!」

體內的狂躁能量直接被能量壓制住,暗黑能量太過強橫霸道,葉澤濤一時間無法吸收,便只能先堆積到一旁。以後再做處理。

休陵頗為詫異地看了一眼葉澤濤,不清晰的嘴角勾勒出來一道冰冷的笑容。

他的戰意,也被點燃了。

二話不說,休陵直接動手了。

轟轟轟!

恐怖的能量如同經歷了時空穿越一般地出現在了葉澤濤的身邊,瘋狂的爆發著能量,彷彿是化作了一頭猛虎,要將葉澤濤給吞噬掉。

「雕蟲小技,何足掛齒!」葉澤濤淡淡一笑。一股強大的自信氣息澎湃開來。

「祖龍傳承之火技能,烈焰焚天!」

紅彤彤的烈焰狂躁的燃燒著,與暗黑能量不斷撞擊著,消耗湮滅不息。

漸漸地,葉澤濤眉頭擰了起來,他體內的能量與這暗黑能量在碰撞中竟然漸漸地步入了劣勢!

這可是強大的善能啊,竟然還有能量能夠與善能抗衡?

葉澤濤深吸了一口氣。思索了半晌,道:「暗黑能量,看來應該是屬於另類的能量了。難怪你們這般強悍了。」

能夠與善能抗衡的能量絕對不是尋常的,這也是奠定了暗黑一族強大的根本了。

轟!

爆炸響起,狂躁波動直接推開,還這天地一個清凈。

葉澤濤滿臉詫異地看著休陵,許久不能言語。

「我說過,你不是我的對手,你現在相信了吧?」休陵的語氣變得更加冷酷了,似乎對葉澤濤的那一點點期待和好感都消失不見了。

葉澤濤搖搖頭。這一次竟然是沒有言語。直接動手了。

「祖龍傳承之木技能,藤蔓纏繞!」

葉澤濤冷笑一聲,技能施展,刺目的光華閃爍不止。瞬間便將周圍的空間禁錮了起來。

這種用法葉澤濤還是頭一次,不過看起來效果還不錯。

「葉澤濤。不要掙扎了,你不行!」休陵的聲音有些急躁,顯然那些追兵已經很近了。

與此同時,他對葉澤濤的看法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這丫的純粹就是一白痴!

「不行?我的字典里就沒有不行二字!」葉澤濤冷聲道,周身的氣息再次爆發開來。

「給我開!」休陵的聲音再次傳來,漫天的暗黑能量澎湃洶湧,直接將葉澤濤布置下來的木技能藤蔓纏繞給破掉了。

葉澤濤眉頭一擰,心中卻是不服。休陵的修為看起來比他也強不到哪裡去,就算是真的強大太多,也不應該被虐的這麼慘。

畢竟,到現在為止,他還沒有碰到過對方。

「看來祖龍傳承的技能對他無效了,拿就換一種玩法吧。」葉澤濤的眼神變得犀利,如同一把鋼刀,能夠輕易地穿透大地。

「葉澤濤,你到底是什麼人?」

「藍星族人,至於我身上的龍族血脈,那是機緣巧合。」葉澤濤淡淡一笑,知道這傢伙在想著什麼。

「你與龍族很好?」休陵的臉色沉了下來,種族之間的仇恨,與星空的生存關係,他還管不了那麼多。

葉澤濤點點頭,道:「不錯,很好!龍族如今我說了算。」

你說了算?

這話一出,休陵瞬間就暴怒了。

「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吧。我暗黑一族,與真龍一族仇恨無法調節,只有鮮血才能夠安慰逝去的英雄們!」休陵的聲音頭一次變得冷酷,模糊的眸子之中爆發出來強烈的殺意。如果眼神能夠殺人的話,葉澤濤恐怕已經變成了篩子。

葉澤濤的胸中燃燒起一股烈火,這樣的事情正是他期盼的!

「來吧!來吧!讓我們痛快的戰鬥吧!」葉澤濤大笑一聲,周身氣息澎湃,濃密的黑髮飛舞不息,如同一尊神祗。

「死!」

看到葉澤濤的模樣,休陵的怒吼再也無法忍受,直接吼了一聲,周身嘭然炸裂,化作一道黑氣消失無蹤。

緊接著,葉澤濤感覺到了周身有一股危險氣息正在快速地移動著。

「還想要用這等招數?哼,那就看看誰的速度快,誰的隱藏效果好吧!」

蒼茫萬里再次施展開來,葉澤濤的身影頓時消失無蹤,與那黑色濃霧融合成為一體。

葉澤濤一邊尋找著休陵的存在位置,一邊將自己的身形變得越發模糊,甚至就連氣息都變得與拿暗黑能量相似了。

漸漸地,葉澤濤發現了一些蛛絲馬跡,休陵的速度雖然極快,可終究沒有達到無敵的程度。

「原來如此,這暗黑一族的移動速度極快,根本就不是憑藉本身肉體的移動,而是利用暗黑能量節點的存在,直接進行短途的空間跳躍!」

葉澤濤雙眸明亮如火炬,嘴角的笑容更是無法掩飾。

或者,他根本就不想要掩飾什麼。(未完待續~^~) 「去死吧,有著龍族傳承的傢伙,暗黑吞噬!」休陵剎那間把他的暗黑能量全部集中調運起來,猛地全部釋放出去,牢牢罩向了葉澤濤騰挪瞬間的一個短暫的停留空間。

頓時,葉澤濤就感覺自己的身體全部被洶湧磅礴的暗黑能量覆蓋,跟以往的戰鬥不同的是,對手的能量攻擊都是從外部擠壓,彷彿是想把你擊成碎片,而休陵的暗黑吞噬則是無窮洶湧的暗黑能量湧入你的身體,好像你的身體就像是一個篩子一樣,暗黑能量無孔不入。

「大剝奪術!」

伴隨著葉澤濤的怒吼,他調運起渾身的善能,毫不顧忌暗黑吞噬對自己產生的攻擊,施展出了大剝奪術。

頓時,一層搖曳著混沌朦朧的白色光芒,覆蓋住了休陵,葉澤濤的大剝奪術開始對休陵的全部進行剝奪。

然而,就在休陵體內的能量和意識被葉澤濤進行剝奪的時候,葉澤濤赫然發現,從休陵體內剝奪過來的能量,竟然和自己體內的能量發生了湮沒的作用!

從休陵體內剝奪過來多少能量,就會湮沒葉澤濤體內多少能量,如此一來,葉澤濤對休陵剝奪的越多,自己反而是失去的就越多!

「哈哈哈,愚蠢的傢伙,你居然會用這樣的手段來對付我!不得不承認,你這樣會把我剝奪得一乾二淨,可你忘了,我們暗黑一系的能量跟你們的能量是截然不同的!哈哈哈,能量湮沒的滋味不錯吧?我承認我技不如你,但是。咱們倆可是要一起化為烏有啊,哈哈哈……」

葉澤濤知道,這個時候想要把自己剩下的能力投入到擺脫這種困境,已經是不可能的了。那樣只會讓自己越陷越深。現在唯一的機會就是發出數倍於休陵的能量。讓能量湮沒彼此相當變成自己是強勢的一方,才能夠抽身。

想到這裡,葉澤濤馬上用神識聯絡隱沒在血脈深處的碧血丹魂。

「碧血丹魂,給我爆!」

碧血丹魂可是歷代最有奉獻犧牲精神和最有實力的藍星族前輩的熱血煉化而成。碧血丹魂在葉澤濤的血液中隨著葉澤濤的神識導引猛然爆炸一般引爆,頓時,葉澤濤感覺自己的渾身熱血彷彿熊熊燃燒。


一時間,就好像是無數的神勇,忠誠,不畏生死的忠魂在葉澤濤的體內不斷激發著葉澤濤無窮的戰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