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為什麼要趕你們?」秦崢疑惑。

「你看那些列隊的士兵。」林希羽指了指士兵們的方向然後道,「他們說海獸潮就要來了,戰鬥就要開始了,帶著尚方寶劍的你又不在,說不準一會兒就把我們從這裡趕走了。」

秦崢一聽,背後冒出了一層細密的冷汗,這還好他們回來的早,否則豈不是要和那群魔化的海獸在海里碰上了?

不過此時海獸潮一來,不是正好可以帶陳浪他們進行試煉?於是秦崢指了指列兵部隊之後的空地說道,「我們不影響他們,先去那裡等等吧,一會兒戰鬥開始了,再看我們能不能幫上什麼忙。」

「好。」眾人聽聞秦崢這般說,都明白了他的意思,眼裡都冒出了躍躍欲試的光芒,絲毫都看不出一夜沒睡的疲憊。

「你們為何不去試煉專用的海岸試煉,非要來這裡。」這時候,一個低沉渾厚的聲音在眾人的背後響起,他們齊齊轉頭,只見一個身材高大的大鬍子,用手臂夾著頂銀色的頭盔,站在他們的身後。

大鬍子後面,還跟著一小隊士兵。

「李伯伯!」風鈴兒一眼便認出了這個男人,有些驚喜地喊了聲,然後說道,「昨天他們說李將軍的時候我就想會不會是你,原來真的是你。」

「哈哈哈,風侄女,你怎麼也在這!怎麼,大將軍他現在還好么?」李將軍看到風鈴兒也顯得很高興,哈哈大笑著拍了拍風鈴兒的腦袋,他長得很高大,秦崢隊伍里,也就只有麴秀才能和他比拼下身高了。

看來這李將軍,應該也走的是力修的路子。

「我父親他早就不是將軍了,不過他現在很好,也沒什麼事,悠閑的很。」風鈴兒淺笑著回應。

「糟糟糟,太糟了,風侄女你這話說的就不對,你父親一日為我的將軍,那終身就是我的將軍,更何況男人悠閑那還得了,簡直是太糟了!我覺得大將軍的手,估計都快癢出蛆了吧,啊?哈哈哈哈哈!」

李將軍甚是豪爽,那笑聲,也是震耳欲聾。

秦崢他們不難從李將軍和風鈴兒的對話中聽出,這李將軍應該就是風平浪曾經的舊部,聽天有涯中,風平浪即使退做城主,但是在舊部心中的呼聲依舊很高,看來還真是如此。

「對了風侄女,你們跑這兒來幹啥?這裡的海獸比那個海域的要危險上些,可不太適合你們這些學生試煉哦。」這時,李將軍想起了之前的問題,又再次提了起來。

「因為……」風鈴兒看了秦崢一眼,眼珠一轉,笑道,「因為知道李伯父在這兒,所以順道看看你不是?」

「少來,你個人小鬼大的,哈哈哈哈。」李將軍雖然知道風鈴兒是在亂說,但依舊被樂的哈哈大笑。

就在這時,一聲響徹雲霄的號響自他們的耳邊響起,李將軍的臉色驟然一變,將夾在臂彎中的頭盔往腦袋上一戴,然後道,「接下來的戰鬥很危險,風侄女,你和你的朋友們都小心些,可別讓我和大將軍不好交代。」

隨後,他便帶著身後的人快速跑向了海邊,士兵們跑過他們身邊的時候,皆是金屬摩擦的鏘鏘之音。

戰號吹響,那便是戰鬥快要開始了,秦崢他們望向海面,發現遠處的海面上,有什麼巨大的東西,正在朝著他們的方向緩緩行來。

眾人凝目仔細一看,那是海魔獸,很多很多的海魔獸。

「對了。」這時候麴秀才突然出聲問道,「剛才那李將軍說,這裡的魔獸要比試煉那裡的魔獸厲害,這是為什麼呢?」

「對哦。」一聽麴秀才這般問,陳浪也疑惑地問道,「試煉那裡人這麼多,除了學員試煉以外,還有這麼多厲害的修鍊者,相反,士兵當中大多數普通人,就算是修鍊過的,一般實力也並不強勁,唯一值得稱道的可能就是配備的魂修隊,但是為什麼不把厲害的魔獸交給更強大的修鍊者來處理呢?」

秦崢搖了搖頭表示不知,因為他也覺得陳浪的邏輯是對的,讓那些修鍊者去處理強大的海魔獸,這不就可以讓天魂的士兵損失減少不少么?

「這就是你們有所不知了。」風鈴兒對這件事略知一二,所以解釋道,「士兵們的力量雖然弱小,但是很容易凝聚,反而可以凝聚出更強大的力量,但是修鍊者不一樣,修鍊者多喜好單打獨鬥,力量十分分散,而且不少修鍊者都是沖著晶石來的,看到厲害的魔獸和晶石自然都想要,所以不要說會不會互相幫助,能不互相扯後腿就已經不錯了,再強的沙沒有凝聚起來,依舊會是沙,所以還不如已經凝聚出的小石頭。」


原來如此,眾人恍然大悟地點了點頭。

「你們看,魂修隊來了!」這時候,燕子興奮地指著遠處,只見到遠處的兵營里走出來一隊穿著長袍的人,有男有女,但是人數不多,大約也就五十來個人左右。

不過五十人的魂修配置,已經算是軍隊中比較高級的配置了,畢竟大多數魂修都比較清高,並不願意為國家賣命,而魂修的修鍊難度,更是決定了魂修數量的基數過少。

魂修到的時候,海面上的那些海獸也已經接近到了百米之處。

而李將軍身邊的傳令官,猛地舉起了一個彩色的旗子,然後,魂修隊就出手了。


只見這些魂修訓練有素動作統一的舉起了自己的雙手,然後五顏六色的元素力量就開始在他們的上空聚集,然後越變越大越變越大,五十多個魂修的力量竟然就這麼幾乎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擰成了一股繩。

秦崢他們什麼時候見過這般壯觀的場面?皆是有些震驚地看著那力量變得越來越可怕,然後,便化作了一條五彩斑斕的巨龍,巨龍的身體,將近有百米長。

這時候,李將軍邊上的傳令官,又舉起了一麵灰色的旗子,於是,在場的近萬名士兵齊齊大吼了一聲,「哈!」

隨著這聲響徹天際的「哈」聲一出,那些魂修也齊齊低喝一聲,高舉的雙手猛地一收,然後,巨龍就從他們的上空,沖了出去。

「吼!」巨龍的吼聲,甚至還要蓋過剛才的那一聲齊喊,瞬間將所有士兵的氣勢,提升到了一個極為可怕的程度。

看到這樣的場景,風鈴兒笑道,「李伯伯真是一點沒變,我父親曾說過,李伯伯向來就喜歡用這般一鼓作氣的作戰方式,首先將地方震懾到,然後一舉擊退敵人。」

不得不說,李將軍的這手還是很有用的,何止是那些士兵的士氣大振,士兵的那一聲齊喊,還有彩龍的那一聲龍嘯,讓秦崢他們也開始變得熱血沸騰起來。

腦海里就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戰!一定要戰!

巨龍在空中盤旋了一圈,然後猛地一頭栽近了海獸潮中,然後又猛地飛起,就像是一根彩色的「攪屎棍」,在海獸群中不停地翻滾、衝刺,但是每一次進出之後,巨龍身上的光芒都會弱上不少。

顯然,巨龍的攻擊是十分有效的,成功讓海獸前進的速度減緩了一倍有餘,但是巨龍並撐不了多少的時間,而那些魂修顯然也大傷元氣,放出巨龍后,便第一時間盤腿坐地,開始緊急恢復了起來。

看到這樣的場景,秦崢突然覺得自己應該做些什麼,於是轉頭對陳浪和麴秀才說,「你們倆個,快給我做俯卧撐,越多越好!」 一瞬間,喬安心被沈菲的粉絲罵成了狗。

喬安心是典型的欺軟怕硬。

沈菲的粉絲,她哪裡敢惹。

所以哪怕沈菲的粉絲說出來的話再難聽,她也不敢去評論區反駁一句。

幫她反駁的粉絲,戰鬥力也沒有沈菲的粉絲強,很快評論區就被沈菲的粉絲佔據了大半。

就在沈菲發出微博沒多久,電影的編劇也發了一條微博。

編劇微博名叫魚魚今天也要努力:選喬綿綿飾演女二號,是我的提議。當時導演給她安排的是另一個角色,可是我覺得她的外形和表演更適合女二號,所以極力提倡將女二的角色給她。劇本是我寫的,沒有人比我更了解裡面的每一個角色。如果非要說喬綿綿走了後台,那就是走了我的後台吧,誰讓我一眼就相中了她呢。

電影編劇這條微博一發出來,更是打了那些說喬綿綿靠後台拿到角色的人的臉。

這是人家編劇自己選的角色,誰還有什麼話可說呢。


很快,對喬綿綿不好的輿論慢慢轉變成了對她有利的。

一個沈菲再加一個編劇,比喬綿綿那邊出動公關還要管用。

喬綿綿就看著短短十多分鐘里,她的事情就這麼被解決了。

她收回了給琳達發的那條微信。

對於沈菲和編劇都站出來幫她說話這件事,她挺驚訝,也挺意外的。

雖然沈菲和秦涵認識,但是喬綿綿並不認為沈菲會因為秦涵就幫她。

她又不是秦涵的什麼人。

她也就是在那次面試的時候,第一次見沈菲和那個編劇。

所以她們會出面幫她,真的很讓喬綿綿意外。

但不管怎麼樣,有人幫她解決了這次的麻煩,喬綿綿心裡還是很感激的。

她馬上登陸了自己的微博,轉發了沈菲和那個編劇的微博。

喬綿綿V:謝謝兩位前輩,也謝謝編劇老師的賞識,我一定會好好表現的。

沈菲在她的評論區回復了她。

沈菲:你那天的表演我很欣賞。加油,到時候用實力證明自己。

編劇也回了她。

魚魚今天也要努力:歌姬就是為你量身定做的,我相信自己的眼光,你肯定不會讓我失望的。

等到兩位前輩的認可和欣賞,喬綿綿心裡開心的不行。

因為之前那條熱搜被影響的心情,也很快就恢復了。

粉絲也在微博上為她加油打氣,給她私信。

「哇,綿綿好棒,憑自己的實力拿到了那麼好的角色。綿綿冰為你驕傲,為你高興。」

「綿綿加油,期待你的新作品。」

「我們綿綿長得好,性格好,演技還超棒!」

「綿綿加油,綿綿冰會一直支持你的。黑子越多,越說明你馬上就快要大火了,這麼一想是不是覺得開心多了?」

喬綿綿一條一條的翻看著粉絲給她的私信,看到那麼多可愛的粉絲給她加油打氣,心裡暖暖的。

哪怕百分之八十的人不喜歡她。

剩下百分之二十是喜歡她的,她也覺得這個世界還是很美好的。

*

另一邊。

喬安心看到微博上的輿論逐漸變得對喬綿綿有利時,氣得將手機砸到了桌上。 怎麼會是這樣。

為什麼小賤人的運氣會這麼好。

沈菲竟然會站出來幫她說話,還有那個電影編劇,竟然說什麼喬綿綿是她一眼挑中的女二號。

本來輿論都對那個小賤人很不利了。

可是沈菲和那個編劇一站出來,局勢瞬間就被扭轉了。

關於那個小賤人不好的輿論,也一下子就沒了。

看著這樣的轉變,喬安心哪裡能甘心。

她不明白,為什麼那個小賤人運氣就那麼好。

沈菲是個什麼樣的人,喬安心也是了解的,本來這件事情跟沈菲一點關係都沒有,她可以站出來,也可以不站出來。

根本不存在什麼被權勢所逼之類的。

更不存在什麼想要討好喬綿綿之類的。

以沈菲的性格,和她如今在娛樂圈的地位,她根本不需要去討好誰。

而那個電影編劇,更是出了名的高冷和孤僻,因為寫出來的劇本不管是電影還是電視劇,每本數據都爆了,所以哪怕脾氣不好,也不缺捧著大筆錢求著她寫劇本的人。

她不缺錢,也不缺名。

她和沈菲一樣,都不需要去靠討好別人獲取資源。

所以她們出面幫喬綿綿,那就只能是他們真的願意去幫。

可是為什麼。

沈菲為什麼會願意去幫一個新人。

她和喬綿綿也沒什麼交情的。

想來想去,就只能是喬綿綿那個小賤人運氣好了。

喬安心並不知道喬綿綿試鏡成功了。

她也是今天看到官博貼出來的演員名單,才知道的。

她連試鏡都沒試鏡上,喬綿綿那個小賤人卻可以拿到女二號的角色。

那部電影的女二號意味著什麼,喬安心心裡自然是清楚的。

拍了那部電影,喬綿綿的身價就會完全不一樣了。

而她呢。

喬綿綿的資源是越來越好,她的資源卻是越來越差。

現在就連接個二線的廣告,都不容易了。

送到她手裡的那些劇本,也大多都是一些傻白甜女主的網路劇,就連一部可以上星的電視劇都沒有。

再這麼下去……

她這個本來就一直在勉強維持的一線,很快就會跌到二線,三線……

再然後,就是被觀眾遺忘。

想到這裡,喬安心就覺得很可怕。

她不想被遺忘。

她不想變成那樣的可憐蟲。

只要可以讓她紅,她為此可以付出一切代價。

她在其他事情上已經輸給那個小賤人了。

她不能再在事業上,也輸給那個小賤人。

喬安心咬緊了唇,眼裡帶著熊熊的野心。

「咔嚓」一聲,浴室的門被人打開了。

從裡面走出來一個身材消瘦,身高大概一米八左右的男人。

男人身上圍著一條浴巾,長相稱不上很英俊,但看起來也很有男人味。

尤其是一條從額頭橫到眼角的疤痕,更是添了幾分狠色,讓人一看就知道這個男人不是好惹的角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