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方天南砸吧著嘴角,說道,「難道王吳,在之前的時候,沒有告訴過你,我也是聖王境的修鍊者嗎?」

「說了,這麼重要的信息,怎麼會不說啊。」茉莉依然是笑著,說道,「不過,黛家的大小姐,可是有著玄級功法的,囂張一點,倒也罷了,反倒是你,老娘我就很好奇,是什麼讓你這麼有底氣,不罷我們紅鸚鵡放在眼裡呢?」

「玄級的功法?」方天南的眼睛,眨巴著幾下,似乎是有些明白過來。

。。。。。。

在整艘海星號上,對於方天南目前的實力,最為了解的。並不是唐嫣三女,也不是黛家的護衛穆道木,更不是紅鸚鵡海盜成員的王吳,反而是黛兒塔、奎木狼、小牧。以及黛岩長老四人。至少。這四人是在虛妄森林之中,和方天南有過接觸的。並且,也都感受到了方天南擊殺八階後期的火狐的凜冽殺機。

當然了,這和方天南來到海星號上之後,並沒有施展出自己的升龍式。有關。

但是,不可否認的是,作為紅鸚鵡海盜的一員,王吳對於方天南的了解,勢必是不太了解的。所以,茉莉所能夠了解到的,關於方天南的實力情況。也就是一名普通的聖王境修鍊者而已。

畢竟,對於真正的修士來說,數量實在是太少了。

就好像是紅鸚鵡海盜之中,三名首領的實力。也僅僅是大首領的達爾洛,修鍊了一部殘缺的黃級功法而已。

方天南這樣的,忽然冒出來的修鍊者,會是一名真正的修士嗎?

在茉莉等人看來,顯然是不可能的。

是以,達爾洛和黛兒塔之間的戰鬥,即便是有了凱爾德的參與,依然呈現出下風的狀態,茉莉也沒有在這個時候去幫助一下,反而是在等待著方天南的出現。

以茉莉擁有著疊加的力場的實力而言,方天南在對上茉莉的時候,絕對是有敗無勝的!

想到這裡,方天南看向茉莉的眼神中,倒是多了幾分玩味的感覺。

「你說的所有話語中,只有我是不確定的因素這一點,我個人是比較的認同的。其餘的嘛,……」方天南停頓了一下,才開口說道,「就當是說說好了。 自重啊老闆! 。……」

。。。。。。


「你小子,就讓你看看,聖王境的修鍊者,真正的實力吧。」黛坤幾乎是咬著牙,在說出這一番話語之後,不斷的提升著自己的水之意境的能量。僅僅是一次簡單的交手,黛坤就覺察出了,倒不是說方天南的實力境界,要超過自己。

方天南的火屬性能量,之所以能夠壓迫著他的水之意境的力場,方天南本身是聖王境的修鍊者,固然是一個方面,另外的,方天南的火屬性能量中,蘊含的特殊的力場,才是最為關鍵的。

黛坤只是沒有想到,這一股特殊的存在,是火之本源的氣息而已。

如此一來,只要是黛坤,在實力境界上,超過了方天南聖王境初期的修為,不說戰勝方天南吧,至少和方天南對峙起來,不會處於下風之中。

「就你?」方天南的目光,卻是一凝!

就在黛坤的水之意境的能量,如同海浪一般的,越聚越大的時候,方天南的周身,卻是忽然的,擴散出木之意境的力場來。

「咦?」黛坤和茉莉的眼神,同時劇變。

竟然是木之意境的力場?

黛坤有些愣愣的看著方天南,一時間竟是說不上話來。

「真是有意思。」茉莉看向方天南的目光,卻是多了幾分迫切,似乎是,很有興趣的發現了,方天南可能也是領悟了雙重的意境的修鍊者一般,這讓茉莉,手中握著的猩紅之索,頗有種蠢蠢欲動的感覺。

如果說,黛坤和凱爾德這樣的聖王境修鍊者,就真的只是一名,普通的聖王境修鍊者的話,那麼,像是方天南這樣的,同時擁有著對於木之意境,以及火之意境都有所領悟的修鍊者,不管是在戰鬥力上,還是在數量的稀少上,都是要遠超普通的聖王境修鍊者的。

哪怕是茉莉,憑藉著自己手中的猩紅之索,才能夠發揮出力場重疊的威力來,其實力和地位,也是在凱爾德之上的!

。。。。。。

「你的那點實力,不用發揮出來,我就已經知道了。我之前,在控制艙內,可不是閑著的。」方天南沖著黛坤,朗聲的說道,「不過,我的實力,若是不讓你知道的話,那麼,你就永遠都不可能知曉。……」

說完之後,方天南倒是沒有再有過多的語言,整個人似乎都沉浸到了自己的木之意境之中。

站在方天南身後的唐嫣三女,在方天南的守護之下,不管黛坤的水之意境的力場,如何的擴散,都沒有太多的影響。與此同時,奎木狼和小牧,在看到方天南出現的瞬間,眼神中就流露出一抹驚喜來。

悄無聲息中,奎木狼和小牧兩人,都在朝著唐嫣三女靠攏著。


張碧晨給唐嫣和彩蝶,使了一個眼色。

唐嫣和彩蝶,很是默契的,在拉過了奎木狼和小牧的同時,順帶的,還和王吳戰鬥了起來。似乎是在方天南和黛坤的默許之下,唐嫣、彩蝶和王吳之間的戰鬥,完全的獨立開來。這讓唐嫣和彩蝶兩人,彷彿是更加的興奮了一樣。

從武林高手到娛樂巨星 ,就讓兩女,彷彿是回到了在虛妄森林中面對著強大的妖獸,逃竄的日子。

哪怕是依然在船艙之外觀看著的茉莉,此時也沒有過多的關注著王吳的生死。

對於茉莉等人而言,王吳的生死,並不重要。

但是,方天南的實力,卻是需要仔細的觀察一番的。

。。。。。。

黛坤的水之意境的力場,依然在不斷的提升著自己的氣勢。

而且,似乎是在防備著,方天南真的可以疊加自己的力場一樣,黛坤在氣勢的攀升中,也是為自己留下了退路的。至少,在站位上,黛坤就在緩慢的朝著茉莉所站的位置,靠近著。

「敢情,只是嘴上說說,要給我一點顏色看看的啊。……」方天南的嘴角,流瀉著一絲玩味,「那就儘快的結束這一次的風波吧。打完,我還準備儘快的,抵擋懸空島呢。……」

說話間,方天南的右肩,不由得就是微微的一沉。

緊接著,方天南的整隻右手,似乎是突然的消失了一半,再度出現的時候,就已經到了黛坤的身前。而方天南的身子,在這一個過程中,一動不動的,沒有絲毫的反應。

「這是?……」黛坤驀然間,瞪大了眼睛,看著眼前不可思議的一幕。

哪怕是船艙之外站著的茉莉,在這個時候,也是一臉的驚恐。

可以說,和方天南不同的是,方天南才堪堪的晉階成為聖王境修鍊者,對於普通聖王境修鍊者,和真正的修士之間的戰鬥形態,還是不太清楚的。但是,茉莉和黛坤兩人,在成為聖王境之後,都有些時候了。

尤其是茉莉,作為紅鸚鵡海盜中的二首領,見過不少的修士之間的戰鬥!

當方天南的拳頭,能夠在力場的比拼中,還輕而易舉的攻擊到黛坤的身前,讓黛坤完全沒有抵抗的機會,茉莉就知道,方天南絕對不僅僅是,擁有著疊加力場的可能,而是一名真正的修士!

「砰!——」的一聲。

方天南的拳頭,完全沒有絲毫阻礙的,就轟擊到了黛坤的胸口。黛坤整個人,所維持著的水之意境的力場,在一瞬間,如同潮水般退去,整個人,也是被拋飛而去,直接的跌落在甲板上。

「撤!——」

與此同時,本身就站在甲板上的茉莉,竟然是一個閃身,到了黛坤的身邊,扶起黛坤的身子,就大喊了一聲。隨後,更是一刻不停的,飛身朝著海星號上空的防禦能量層,沖了過去。

。 熔鍊車間裏,高碳鋼被融化成鐵水,注入各式模具,冷卻之後送到加工車間打磨、開刃、裝飾。最後是進行熱處理,完了就送到檢測中心,連夜進行測試。可以確信:所有刀具的韌性、硬度都非常好,而且重量合適、不生鏽。

特種鋼製造的弓、弩也上了絃線,在車間裏測試,結果顯示:耐磨損、抗形變、操作方便,平均最大射程可達260m。另外,3mm厚的高韌性防彈插板,配合防刺服可防禦手槍射擊。

總體來說,還是非常不錯的,所有產品全部定型,明天開始大規模生產,不規定產量上限,材料用完爲止。

第二天,工廠的28名工人開始工作,流水線生產作業。配套的弓弦、刀鞘、箭筒都準備完畢,製造速度非常快…

。。。。。。

現在兩個世界的資金都有了着落,發展也都走上正軌,劉宇的人生計劃也可以正式開始了!

計劃的大部分精力放在唐朝,以大青山爲基地,發展護衛隊、商貿,積蓄實力,逐步影響、掌握整個世界。 人生如戲,他完全把唐朝當做是一場遊戲,一場非常有趣的遊戲。

而在現代,主要是銷售古玩、玉石、奇珍,積累財富,發展自己的勢力,然後……然後泡很多MM,看誰不爽就拿錢砸死他!沒錯,他只是要隨心所欲的生活,順便把戒指傳承下去、發揚光大。

當然,古武、煉丹術的修煉,必須增加!不能在三天打魚兩天曬網了,以前是事情太多太雜,從今天開始,每天晚上就用來修煉,反正他也不用睡覺。

。。。。。。

工廠一直加班好幾天,總算在五一之前完工,一共生產了:***、陌刀、橫刀各500把;***、連弩、長弓各450把;防彈鋼板1000片;弓箭、弩箭55000支。除此之外,還有生產了一些建築材料、馬掌、馬鐙、馬車…全部裝箱,送到劉宇家門口,被他收進小世界。

4月30日下午,劉宇宣佈全體放假3天,每人到財務部領5000塊,當做加班補貼、過節費。大家興奮的高呼:“老闆英明、老闆萬歲……” 下午下了班,雖然全體放假,不過還是有很多人人留在廠裏過節,老二、大溼就因爲太遠沒回去。

而劉宇去批發市場買了一百個帳篷、一千件軍大衣、幾百張摺疊牀,以及幾百人的生活物資…已經穿越到了唐朝。見蘇清荷等人正在山上寫寫畫畫,出聲詢問:“清荷,你們在幹嘛呢?”“老闆,你回來了,我們正要找你呢!”石頭高興的上前,回答:“我們已經在大青山附近,從五百多人當中,篩選出了300個土生土長、老實可靠的青壯,都是些獵戶、農民,很可靠。”

“很好,辛苦大家了,清荷你馬上就是300人的隊長了,有沒有信心當好隊長?”劉宇看着她,蘇清荷堅決的點頭,保證:“放心吧,老闆!我會訓練好他們的,要是有人不聽話,我絕對讓他乖乖聽話!”其他人也上前表示:竭盡全力輔助蘇清荷,訓練好護衛隊的新隊員。

這樣就可以放心了,劉宇就怕他們沒自信,控制不住局面。點了點頭,道:“有信心就好,我規劃了一下,村子這附近我們都要徵用了,並且加以改造……”他提出了自己的規劃:在這座山上建立基地,四周的幾座山、幾條山谷都要加以改造,讓基地變成銅牆鐵壁。

藉助易守難攻的地形,利用鐵絲網、壕溝、陷阱…把周圍完全隔離。基地以這座山爲中心,其它幾座山爲輔助,幾條山谷用來訓練,建成之後至少能容納三千人生活、訓練 。另外,還要建立大量作坊、倉庫,以及生活配套項目。村子要麼加入,要麼搬離,以後不允許外人入內。

不過,對外就聲稱咱們是來往西域的商隊,基地也要稱爲山莊,護衛隊也是用來保護山莊、商隊。

說完,劉宇拿出一張圖紙,上面是這一片地區的手繪地圖,幾條通道、十幾個分區、幾十個關卡,應有盡有。只要人手足夠,初期建設用不了多長時間。“你們看怎麼樣?”

六人仔細看了下,老闆的規劃比他們合理很多,把地理優勢發揮的淋漓盡致,只要守住關卡,可擋百萬雄師! 這個說法雖然誇張了點,但如果大規模裝備槍械,未必就做不到。

蘇清荷建議到:“老闆,這個規劃不錯,除了護衛隊,我們還要大批工匠,最好是買一些奴隸,以後作坊、工地都用得着。 另外,我建議僱傭村子裏的全部勞力,這些人大多是我們的親屬,可以信得過。他們可以負責雜務,有能力的還可以監管奴僕、工匠,多給些工錢就好了。”

這個建議很不錯,村子裏的人得以安排,還解決了勞力問題,這樣就不用護衛隊浪費時間去建設了。至於奴隸,如果可以還真是個不錯的選擇,只有奴隸才能被完全控制,甚至包括他們的生死。劉宇想了想,回答:“不錯,這個建議很好,不過村民願意嗎?”

張雲趙武、王虎王豹都相視一笑,一個月幾百文,誰會不願意?能跟着老闆,他們一直覺得幸運。記得以前打獵爲生時,都是入不敷出,每年三兩貫錢,一家子都很難養活。沒辦法,人多地少,只能去打獵補貼家用,可是那麼多獵人,附近的的獵物都快絕跡了。去深山老林,偶爾遇到野豬、熊瞎子,還特麼無比危險,要以命相博,纔有那麼點機會發筆小財。

“老闆,你放心吧!一個月幾百文,肯定個個都願意,我代表我們全家先同意了!”王虎拍着胸脯保證,其他人也跟着都表示同意了。劉宇很滿意,考慮了一下,道:“那行,以後讓村裏的婦女負責雜務、後勤,青壯都去工地、作坊,有能力的可以負責管理。這件事情,清荷你看着安排一下,不要出什麼差錯。另外,什麼地方有奴隸賣的?”

“清城就有,不過九隴縣更多,有官奴、也有私奴,分什麼部曲、客、奴婢之類的,價錢好像不貴。”蘇清荷讀過書,對此比較瞭解,石頭他們則不太懂,只知道有奴隸這回事。

這個劉宇倒是有所瞭解,前幾天看資料上說,《唐律疏義》卷二十六明確地記錄:姦淫自己家部曲妻、客女是無罪的,婢女就更沒人權了。主人可以任意毆打部曲甚至打死,主人只要報請官府,就可以殺死奴婢。《唐律疏義》卷二十又說:部曲、奴婢,是爲家僕。

關於部曲,這裏要解釋一下:東漢末年的時候,社會動盪不安,民不聊生,一些無法生存的人都進入大戶。一些青壯,被編爲豪門大戶的自衛武裝,就叫做『部曲』,又稱作——客,地位比奴隸略高。曾經是地主階級所掌的主要勞動力,這一制度在唐末、宋朝才逐步被佃戶製取代。

什麼制度劉宇管不了,他也沒那麼高尚,既然有奴隸就好辦了!以後大規模修建基地、建立作坊,都需要奴隸,按他估計先來一百個差不多。

不過,初步建設還得自己人來,畢竟什麼基礎都還沒有。“那行,過些天我們一起去看看。基地初步的建設刻不容緩,明天就通知300名新人:後天開始培訓,集體參與建設,他們的家屬也可以一併僱傭。我在給你們解釋一下施工方式,還有以後的規劃……” 黛兒塔一個人,就可以牽制住達爾洛和凱爾德兩人,並且還顯得遊刃有餘。

這會兒,突然出現的方天南,竟然是和黛兒塔一樣,是名真正的修士,這讓茉莉很容易就下了決定,立即的離開海星號!

否則的話,以她的實力,和黛坤一起,還不見得就能夠纏住方天南,更不要說,在海星號上,還有著黛岩,一直在控制艙內,維持著海星號的防禦能量!

雖然,紅鸚鵡號上,防禦能量也在不斷的激散著,標識著,紅鸚鵡號上,同樣的有著一名聖王境修鍊者的留守。

但是,紅鸚鵡號上那名聖王境修鍊者,本身就不是以戰鬥為長的。即便是想要來到此時的海星號上,也是不容易吧?

腦海中的思緒,一閃而過,權衡之後,茉莉立馬的就做出了撤退的決定!

至於,在撤離的過程中,要帶上黛坤長老, 霸道總裁的獨家新娘 ,海星號的防禦能量層了。至少,黛坤也是黛家的長老不是?對於海星號的了解,遠要比茉莉幾人,深入得多。

。。。。。。

「想走?」方天南這邊,還在關注著唐嫣幾人,黛兒塔卻是嬌喝一聲,「可沒這麼的容易。」

青檀一指!

黛兒塔這會兒,進攻的目標可不是同為修士的達爾洛,而是一直做著輔助戰鬥的凱爾德。這也是黛兒塔,在倉促之間,抓住的最好的機會。青檀一指,幾乎是凝聚著黛兒塔身上的全數的能量,一指點出,無形中。黛兒塔的金之意境的力場,都在不斷的加強著這一攻擊的能量。

在旁人看來,就是黛兒塔的手指,僅僅是沖著自己的身前。這麼輕輕的一點。而整根手指,在朝著凱爾德而去的瞬間。卻是不斷的變大,彷彿是鍍上一層金色的光澤,……

當黛兒塔的手指,真正的觸及到凱爾德的瞬間。那一根手指,就彷彿是擎天巨柱一樣,直接的輾壓著凱爾德!

哪怕是達爾洛有心想要救助,也是來不及了。

就在茉莉喊出「撤」的一瞬間,達爾洛不可避免的分心了。

修士之間的戰鬥,又如何允許,哪怕是一瞬間的分心?

所幸的是。黛兒塔這一刻,攻擊的目標是凱爾德。若是換成達爾洛的話,說不得,達爾洛也要疲於應付!

憤憤的丟下一個猙獰的眼神。達爾洛瞬間就跟上了茉莉的身影。

「錚!——」的一聲。

海星號的上空的防禦能量層,似乎是受到了一股巨大的能量的衝擊,不斷的暈散出黝黑的光澤。在無盡的夜空之中,彌散出一圈圈瑰麗的光華。

與此同時,凱爾德的魁梧的身影,終於是如同幻影一般的,逐漸的消散,……

沒有直接的倒地不起,也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響,又或者是,凱爾德在受到青檀一指攻擊的瞬間,所發出來的震動,直接的被海星號的防禦能量層上的波動所掩蓋了。

紅鸚鵡海盜的三首領,在黛兒塔的一擊之下,就無聲無息的,消失了!

。。。。。。

不管是站在黛兒塔身後的黛俊、穆道木,還是奎木狼,甚至於是達爾洛等人,都是為之色變。

就連方天南都有些愣愣的看著黛兒塔,似乎是在疑惑著,既然黛兒塔有這麼強大的攻擊力的話,為何之前的時候,還一直的和達爾洛、凱爾德兩人纏鬥著呢?

不過,方天南可是顧不上著一些。

就在達爾洛等三人,衝擊著海星號的防禦能量層的瞬間,一直留在控制艙內的黛岩長老,似乎是想要拼盡全力的,截留下三人一般,整個防禦層的黝黑光澤,似乎是在不斷的波動著,並且急劇的超著三人突破的這一點,不斷地涌動過來!

漫天的黝黑光澤,仿若是遮掩了整片的星空一般。

黑壓壓的,讓人喘不過氣來。

「給我破!——」茉莉手中的猩紅之索,以及達爾洛手中的長劍,終於是在一瞬間,攻擊到了黑色光澤中的一點。與此同時,黛坤長老,彷彿是在這一刻,也回復了自己的狀態一樣,伸出手,在黝黑的防禦層能量上,觸摸著什麼,……

「啵!」的一聲。

方天南就看到,達爾洛、茉莉和黛坤三人,忽然的就出了海星號的防禦能量層,三人,不分先後的,朝著紅鸚鵡號的甲板上而去。

「噗!——」的一下,黛兒塔站在甲板上,目送著達爾洛三人的遠去,忍不住的口中一甜,吐出一口鮮血來。那起伏的胸口,映襯著黛兒塔嘴角的那一絲鮮紅,在這一刻,顯得格外的誘惑。

。。。。。。

「你沒事吧?」方天南瞥了黛兒塔一眼。方天南可不會覺得,黛兒塔那是因為達爾洛三人的離開,而氣的。很顯然,之前黛兒塔攻擊凱爾德的時候,明顯的是「超常」發揮了。那種兇狠的,即便是自己受傷,也要對方付出一定的代價的決心,讓方天南在打量著黛兒塔的同時,心下里,也是微微的有幾分動容!


這和黛兒塔的嫵媚身材,完全就風馬牛不相及嘛。

「沒事!」黛兒塔微微的搖了搖頭,似乎是對於達爾洛三人的離去,沒有絲毫的不甘。不過,就在黛兒塔深呼吸了幾下,再次的把目光看向,被唐嫣和彩蝶兩人擒獲下的王吳的時候,那一瞬間,傳遞出來的冰冷的氣息,連站在一邊的方天南,都感覺到有些打顫!

王吳自己,也是一臉的死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