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那個帶路的人。」木靈靈道,「他不是說,根本沒有什麼臨冬城嗎?是不是真的沒有?」

「呵,別多想,臨冬城肯定是有的,只是隱秘,我們耐心找,肯定會找到的。」

「可是,萬一這是騙我的呢?」

古塵不明所以的皺了一下額頭;「靈靈,你怎麼了?什麼是騙你的?」

「我母親。」木靈靈道,「我母親當年走的那麼絕決,甚至是只留下一封信,她說自己是臨冬城城主的女兒,但是,她萬一只是不想讓父親找她呢?如果是這樣,就算是我們找到臨冬城,能做什麼?」

古塵怔了一陣,拍了拍木靈靈的肩膀道;「靈靈,不要多想,我知道你母親當年離開了你,你心裡肯定有芥蒂,但是相信我,天下沒有不疼愛自己孩子的母親,她也不可能拿這件事情來欺騙你們。」

木靈靈怔了一陣,委屈道;「我,我只是不知道該怎麼和她說話,我都不認識她。」

古塵捋了一下木靈靈的頭髮;「別多想了,血脈親情,不用刻意的去計劃,見面之後,一切水到渠成,走吧,我先幫你將體內的寒氣逼出來。」

攬著木靈靈,古塵兩人頂風前進,終於來到了那避風處,不過,就在古塵準備動手挖掘出一個冰洞的時候,他的動作停了下來,因為,冰層中冰凍著一具屍體。

木靈靈也看到了這句屍體,四目相視,她點了點頭,隨後古塵開始小心的挖掘了起來。

慢慢的,屍體完整的呈現出來,是被一個身高將近兩米的魁梧巨漢,古塵自持,自己現在的身材已經非常魁梧,但是和男子相比,卻足足小了一圈。

那手臂,和他的小腿一樣粗, 真實活著

屍體殘缺,從胸口至下陰,中間缺了一大塊身體,像是被什麼東西一口咬去了所有內臟連帶一條手臂,只剩下部分皮肉還和兩條腿相連。

古塵掃去他身上的冰屑,按了按他的身體之後,道;「有點厲害了。」

「怎麼了?」木靈靈不明所以的看向了古塵。

古塵道;「從他的身體強度推測,這個人的修為不一般,他至少和我一樣,是初階釋魂境的修為,甚至還可能超越了釋魂境,而且從他身上這些舊傷看,此人身經百戰,戰鬥力應該很強。」

木靈靈一臉驚訝;「這麼厲害的一個人,可是,他是怎麼死的?」

古塵衡量了一下屍體上的缺口,環顧四周,道;「我也不肯定,但是看痕迹,好像是一種大型野獸,一口咬去了他大半個身體。」

木靈靈震驚的看著屍體上那大塊缺口,不敢置通道;「我的天,一口差點將人吞掉,什麼野獸會有這麼大的嘴巴?」

古塵搖了搖頭;「我也不清楚,如果是一隻大型野獸,也就罷了,但是我擔心,這不是一般的野獸做的,而是妖獸,在戰鬥中直接咬死了這個人,如果是這樣……那麼這個妖獸就未免強的太過離譜了。」

被古塵這麼一說,木靈靈的神經也不禁的崩了起來;「看來這北寒州並非沒有生機,古塵,不然我們離開這裡吧。」

「離開?」古塵笑了一下,「別多想,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好消息。」

「有這麼厲害的妖獸出沒,還是好消息?」木靈靈甚至是懷疑自己聽錯了。

古塵點頭,道;「確實是一個好消息,因為這說明,我們已經接觸到了北寒州的深處,或許,臨冬城也快出現了,行了,別多想了,你還是先好好的休息吧。」

說著話,古塵雙爪妖化,不一會的時間就挖出了一個冰洞,也不理會外面的屍體。

夜幕再次降臨,北寒州的夜空,像是被清洗過,純凈無暇,天上的每一顆星星,都像是寶石一般透亮。

洞內,木靈靈熟睡,古塵也盤膝在地,看起來,像是在閉目養神,但是卻正在魂海和二牛交流。

「二牛,你的見識那麼廣泛,難道也不能看出是什麼妖獸所為?」

二牛聲音凝重道;「實在想不出來,記憶中,沒有任何與之吻合的傷口,而且,這真的很讓人費解,我檢查過那具屍體,準確來說,他是高階釋魂境,幾乎要突破到了過渡境的修為,而和他對戰的那個妖獸,也必然是這個境界,按理說,這個境界,那妖獸已經可以進化成人形,但是,最後卻將這人如此咬死,甚至是吃掉了他的內臟,這完完全全是野獸的行為,如果是個化形的妖修,怎麼會做出這種噁心的事情?」


「如果是個變︶態呢?」

「不大可能,我接觸過太多的妖修,但是從來還沒有的一個妖修,在化形之後,還會做出這種噁心事情,除非是逼不得已,但是,看傷勢,那人是被一下咬死的,顯然不是逼不得已。」

古塵想到了自己曾經在賀州,被鯰魚精吞噬的場景,確實,如果不是逼不得已,鯰魚精不會吞下他。

古塵沉默了一陣,道;「你的意思是,殺死這個人的妖獸,還不具備化形的形態?」

「或者說,根本無法化形。」

「無法化形?」

「對,修道界,是存在這種妖獸的,他們同樣是妖修,但是卻不具備化形的能力,不管修為多高,都不可以,所以這類妖修,保留了嗜血的本性,而且很強大,但是,這類妖修很稀少,幾乎滅絕了,最明顯的一個例子,就是祖龍獸,祖龍獸後期能強大到毀滅修道界,但是卻不具備化形的能力。」

古塵點了點頭;「我明白了,我們現在,已經進到了一個非常危險的環境中。」

「確實很危險,而且深處下去,不知道還會碰到什麼,你確定還要深入嗎?」

「不然呢?我們從方州趕來這裡,已經快滿一年的時間,難道就這麼放棄?」

古塵這句話剛說完,突然,他猛的睜開了眼睛,眼中一道寒光,直接揮手熄滅了面前的火堆。

木靈靈驚醒!

「噓!」

古塵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道;「呆在這裡,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千萬不要出來,明白嗎?」

木靈靈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知道,肯定有麻煩出現,而她現在正在虛弱,也幫不上什麼忙,只能是個累贅,當下點了點頭。

古塵起身,這才大步的走向了洞府外。

「古塵,到底怎麼了?」二牛不解。

「有東西來了,很強大!」古塵雙眼蕭殺,戰意悄然升起。


而二牛,也不深問,因為他知道,肯定有東西來了,古塵野獸般的直覺,比他的靈魂力量更加敏銳!

… 稀疏的星光下,古塵像是一尊門神,紋絲不動的站在冰洞前,任由寒風呼嘯吹過自己的身體,銀髮張揚,不怒自威。

猩紅的雙眼,像是兩盞燈籠,靜靜的看著遠方的黑暗。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終於,一隻龐大的身軀,從黑暗中探出了腦袋,幽藍色的眼睛,鋒利的獠牙,赫然是一條狼,只不過,這條狼的體型太大了,目測,有五丈高,八丈長,厚實的爪子,悄無聲息,卻像是柱子一般粗壯。

銀色的皮毛在星光下反射光芒,古塵在這條巨狼面前,就像是一個嬰兒站在了大人面前。

古塵額頭微皺;「不是它。」

二牛知道古塵的意思,那個死去男人的身體上的傷口,和這條狼的嘴巴不吻合,這條狼更大,能將男人直接吞下去,所以殺死他的妖獸,另有其他。

不過,現在可不是追查真兇的時候。

四目相視,古塵向前一步,沉聲道;「滾開這裡!」

低鳴的聲音像是悶雷轟轟作響,而眼前的巨狼,卻絲毫沒有反應,只是輕蔑的看著古塵。

古塵相信,它聽得懂自己的話,但是它的意思也更加的明顯,不可能!

古塵眼露凶光,他猙獰道;「要麼滾,要麼死!」

「嗷!」

突然,巨狼猛的抬頭,一聲狼嘯,震蕩八方。

二牛忙道;「古塵,快動手,沒有和解的可能了!」


古塵化身流光,手掌翻轉,一把拿出了亮銀槍,槍出如龍,一道極光射向了巨狼的咽喉。

本以為巨狼的身體如此龐大,行動肯定笨拙,但是讓古塵沒想到的是,眼看這一槍要刺到他咽喉的時候,巨狼身體像是一陣清風,劃過一道殘影消失。

「身後!」

二牛的聲音猛的響起,古塵顧不得驚愕,元氣運轉,突然爆發出極限速度,奮力的向前衝去。

「嘭!」

身後一聲巨響,古塵回頭,發現自己剛才所在的位置,已經被巨狼巨大的爪子,拍的粉碎,如果不是他突然加速,就被擊中。

古塵一臉驚愕;「二牛,這到底是什麼妖獸,速度怎麼如此恐怖?」

甚至是靈魂力量都沒來得及發現,如果不是二牛提醒,他剛才就被巨狼一爪拍到了冰層之下。

二牛也被震驚,聲音怔怔道;「我也不知道,我從來不知道狼族一脈,還有這種,不過它的實力真的好強。」

古塵舔了一下嘴唇;「還用你說,單單是這種速度,就已經超過了釋魂境的範疇,看來這次是真的遇到了麻煩。」

古塵一臉凝重,但是巨狼卻是輕蔑眼神,它似乎對古塵沒興趣,一直在回頭張望,好像身後有什麼東西能吸引它。

突然,二牛道;「古塵,好像不對啊,你看它的動作,它好像……。」

古塵也發現了巨狼不斷回頭的動作,凝眉道;「是靈靈!」

「嘶。」二牛不禁的倒吸了一口涼氣,「麻煩了,莫非靈靈的血脈能吸引到這些妖獸?若是這樣,那麼以後還會召來更多的凶獸,古塵,不管你願意不願意,我現在只能說,太危險了,最好的辦法就是,趕緊帶著靈靈離開冰原,等到你確定臨冬城的位置之後,再帶她來,不然,我擔心你帶著靈靈,根本沒有機會找到臨冬城。」

古塵臉色一片凝重;「好像是這樣,不過,不管怎麼說,還是先對付了眼前的這個傢伙再說吧。」

古塵剛說完這番話,猛的眯起了眼睛,果然,巨狼根本沒有要理會他的意思,一道殘影之後,直接出現在了冰洞前,巨大的爪子揮舞,轟的一聲之後,冰洞直接被掏碎了一半。

古塵雙眼瞬間發出紅色亮光,它果然是奔著靈靈來的。

古塵化身成影,咆哮道;「混賬東西,你的對手在這裡。」

咆哮聲回蕩在天地間,但是巨狼根本不理會,巨大的爪子再次抬起,似乎是要將靈靈挖掘出來。

突然,巨狼的第二次攻擊還沒落下,一道流光,已經砸在了他的身體上。

古塵手持亮銀長槍,直接插進了巨狼的後背,轟的一聲炸響,血肉漫天橫飛,巨狼的背後直接被炸出一個鮮血淋淋的傷口。

「吼!」

突然,巨狼猛的咆哮,身體猛的抖動,一股雄渾的勁氣爆發,直接將古塵彈了出去。

古塵落地翻滾,猛的抬頭看向此時的巨狼,嘴角不禁的浮現一道弧線,因為他剛才的那一擊,已經成功的引起了巨狼的仇恨。

他不在乎巨狼的仇恨,只要它能放棄靈靈。

古塵面色猙獰站起,他活動了一下手腕,道;「這才像話,你的對手是我,想要攻擊冰洞裡面的女人,你要先過我這一關才可以,啊!」

說著話,古塵突然仰天咆哮,身軀開始急劇變化,頃刻間,化身成了身高十丈的妖魔身。


剛才還是被俯瞰,但是轉眼之間,就是古塵俯瞰巨狼,似乎被古塵的變化震驚,巨狼愣住了,但是,只是短短的一瞬間,一瞬間之後,巨狼的眼中突然綻放出兇殘的光芒,好像古塵這才引起它的興趣。

古塵瓮聲道;「來吧,殺了我,裡面的女人就是你的!」

「轟!」

古塵像是一座橫飛的小山,猛的砸向了巨狼,巨狼速度雖然靈敏,但是這次卻不避不閃,迎著衝來的古塵,直接撲了上去。

獠牙裸露,利爪從肉墊中探出,充滿了殺氣!

轟的一聲,古塵直接和巨狼撞在了一起,似乎是力量太強,嘭的一聲之後,一人一狼分別彈開,古塵蹬蹬爆退數步,而巨狼的爪子也在冰面上劃出了十丈遠的痕迹。

待到停下之時才發現,古塵這才發現,胸口多了兩道鮮血淋淋的爪傷,而在他的兩隻巨大爪子中,也攥滿了銀色的狼毛。

他敗了!

雙爪攥滿了狼毛,雖然看起來不相上下,但是古塵知道,自己鋒利的雙爪,只是拽下了這些狼毛,甚至是連它的狼皮都沒穿透,而自己,引以為傲的身體,在那雙狼爪之下,似乎不堪一擊。

二牛清楚戰鬥的情況,不禁道;「古塵,待會我來拖延,你趁機帶著靈靈離開。」

古塵雙眼血紅,他舔了舔自己獠牙,瓮聲道;「不,若是我敗了,你就帶著靈靈離開,這是我的戰鬥!」

「可是……。」

「沒有可是!」古塵打斷道,「如果一隻畜生我都對付不了,那麼,我怎麼保護自己的人?」

說罷這番話后,古塵再次撲向巨狼,眼中絲毫沒有死亡的畏懼。

看著撲來的古塵,巨狼蹬地迎上,毫不退縮。

轟的一聲,古塵和巨狼再次相撞在一起,但是,這次卻沒有分開,一人一狼膠著在一起,翻滾在冰面之上,所到之處,冰屑飛濺,大地轟轟顫抖。

頃刻間,就消失在了遠方的黑暗!

「二牛!就是現在,馬上帶著靈靈離開!吼!」

嘶吼的聲音在狂風中蕩漾,消散,二牛左右徘徊,突然沖向了那坍塌的冰洞。

二牛大手一揮,坍塌的冰洞冰塊飛散,直接被清理了出來。

木靈靈從來沒有見過二牛,二牛進入洞府之時,一道寒光從中射出,但是被他一把抓在了掌心。

木靈靈驚愕的看著二牛,似乎不敢相信他能憑空接住自己這突然一劍,剛要再有動作,卻忙被二牛叫停;」木姑娘住手,我們是自己人!」

木靈靈一愣,自己人?

二牛忙道;「木姑娘,以後再解釋,先跟我離開這裡,古塵現在很危險。」

一聽古塵現在很危險,木靈靈登時放下了所有的警戒;「古塵怎麼樣了?」

「我也不知道,但是如果我們再不去,估計就死了。」

「那你不要管我,快去幫他啊!」

二牛苦笑;「木姑娘,其實你才是最危險的,別廢話了,快跟我走!」

似乎不耐煩,二牛一把抓住木靈靈的手腕,直接將其拽出了洞府。

出了洞府之後,二牛茫然。

去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