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因為第一次的感覺。」韓善慶輕輕地說道。

「能說的具體一點嗎?」錢東照溫和的看著她問道。

「在他要轉杯離我而去的那幾個月的最後的幾天里。他每天晚上就是上網,別的什麼都不做。我問他:『為什麼不在家裡?』

他說:『在家裡幹什麼?連電視機都沒有。』

『那可以聊天,可以看書啊。』我看了一眼放著很多書的那個書架說道。

他說:『我從來都不喜歡看書。』

我問道:『那你以前不是很喜歡看書嗎?』

他說:『剛開始的時候,只是為了陪著你。』

聽了他的話,我很茫然,疑惑不解地問道。」

「後來呢?」老書記錢東照繼續問道。

「後來,一有事情,他就大光其火,沒理的罵,一次比一次兇悍。」韓善慶抽泣著說道。

「具體優勢怎樣的呢?」錢東照看著韓善慶問道。

「每次看到他發火了,我就立即笑著說道:『好了,被在生氣了好不好?』

他依舊板著個臉,頗架勢的長嘆一聲,然後說道:『讓我冷靜冷靜。』

我十分困惑地說道:『這也要冷靜,我只是想和你聊天。這也有錯了?你說你每天很累,那你就不要一有空就去玩遊戲了啊,空閑的時間是可以做很多的事情的。』

才知道,話音未落,就是砰砰的一陣亂響,他就把桌子上的茶壺給打翻在地上了。一邊還大聲地吼道:『你他媽的煩不煩啊?』」韓善慶哭泣著說道。

「哦,這樣啊,看來,這個人是一點也不值得你去愛他了。姑娘,前程何處無知音。那你振作起來,大伯幫你物質一個,保你滿意。」錢東照看著韓善慶勸解者說道。

「謝謝大伯。」韓善慶雖然不再哭泣了,但還是一臉的憂傷。

一邊的錢興祥看著她,十分地替她不平,只是這種事情,自己不好貿然插手。

「大伯,謝謝您。那我去了。」韓善慶非常感激地看了一眼錢東照,轉身就走了出去。

「好,你慢走。又是儘管來。」錢東照看著韓善慶微笑著說道。

看著那女孩子出去了,錢興祥就抱著兒子錢希望坐到了父親錢東照的身邊來看電視了。

「爺爺。」錢希望看著錢東照脆生生的說道。

「哎,寶寶乖。」錢東照微笑著伸出大手,慈愛地撫摸著他的頭髮笑著說道。


這時,錢希望從父親錢興祥的懷裡下來,來到錢東照的面前,看著他說道:「爺爺抱。」

「哈哈,好好,乖寶寶,爺爺抱你。」錢東照說著,就彎下腰去,抱起了孫子錢希望,把他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面。

「希望乖,快下來,別讓爺爺累著。」錢興祥看著兒子錢希望說道。

「唔。」錢希望看著自己的而父親,扭動著身子,直往錢東照的懷裡藏。

「好好。爺爺抱著。」錢東照笑著說道。

錢興祥也微微一笑,在兒子錢希望你胖胖的屁股上面輕輕地拍了一下。

「阿祥,身披報告已經下來了,你準備怎麼辦?」錢東照一邊抱著孫兒,看著錢興祥說問。

「爸,我覺得咱們正在興建的新農村的排屋,應該趕緊停下。」錢興祥看著父親說道。

「哦?」錢東照看著兒子錢興祥饒有興緻的哦了一聲。

「咱們現在就開始興建一家一戶式的別墅,同時注意不止好綠化。把你認為呢?」錢興祥想了一想,看著自己的父親說道。

「對,這樣才更有氣魄。」這時,陳玉蓮已經洗涮好了碗筷,走了過來,聽到后,就笑著說道。

「嗯,不錯。不過還是召開支委會和村民大會,及時討論研究一下。」錢東照看著錢興祥很兒媳婦陳玉蓮,笑著說道:「不過,還有一件事情。要是給全部村民建造別墅,村裡現在還沒有這樣的實力,你說該怎麼辦?」

錢東照看著自己的兒子錢興祥和兒媳婦陳玉蓮說出了自己心裡的想法。

「爸,我覺得咱們是不是也可以來一個集資了?」陳玉蓮看著自己的公公和丈夫問道。

「對,這時一個不錯的辦法,趕明兒,就把這些問題,讓村民們去討論討論,然後再做定奪。」錢東照微笑著說道。

次日上午八點多的時候,在村委的會議室里,村委一班人正在召開著一個專門會議,研究討論並村的步驟和計劃,以及新農村的建設方案。

「同志們,今天,我們這次會議的重點,就是要解決兩個問題。一個是並村如何實行,再一個是新農村的建設問題。下面,我先把並村的打算跟大家說說。

近年來,隨著我們村的惡不斷發展,空間越來越小,這就限制了我們的繼續發展。現在上面的批文已經下來了,接下來,就是我們具體實行的時候了。

我打算先把緊鄰我們的兩個村併入我們村。這個問題不大。主要的就是併入后,他們的收入住房怎麼處理?」錢東照看著大家說道。

「住房可以一致,但在收入上應該有所區別。」錢明亮看著大家說道。

在坐的聽了都頻頻地點著頭,一個個的臉上,都洋溢著興奮的笑容。

「對,我也是這樣想的,我們走共同富裕的道路,並不等於絕對平均,凡事總的有個前後大小的區別。」錢東照點上一支煙,吸了一口,說道。

「是啊,這樣才好。

「要是都一樣,咱們就委屈了。」

「在他們的中間,也應該看貢獻的大小。」

…………

人們紛紛地議論了起來。

「我看,是不是這樣?咱們分批進行,把咱們剛住過的著房子,就分配給剛併入的村民去住。我們就興建別墅,分批興建,分批住入。不過這裡的事先說明,這房產權是集體的,不是誰個人的。大家有什麼意見沒有?」錢東照看著大家問道。

「行,老書記,只要你說了就好。」村委主任錢明亮帶頭說道。

「大家還有什麼意見嗎?要是沒有意見了,那就這樣定了。」錢東照看著大家說道。

「就這樣吧。」

「行,聽老書記的。」

「好,現在我說第二個事情。這第二個事情,就是咱們要發展工業,興建村民住房,兩件事情同步進行,本想不去動員群眾了,但現在村裡的集體經濟還不是十分雄厚,著兩步一起走還十分困難。

這一筆資金就只能向社員們籌集了。這筆籌集起來的資金,就作為社員們投入村裡的股份,沒到年底的時候,進行分紅。大家覺得這麼辦行嗎?」錢東照看著大家說道。

看書惘小說首發本書

… 「好,算我一股。」錢東照的話音剛落。錢明亮就第一個大聲的說道。

「我人一股。」

「我入兩股。」

「也算上我的一份。」

在場的人紛紛搶著說道。

不多一會兒,所有在場的人都說出了自己的意願。

「好。大家的積極性很高。我看了非常高興。我是一個書記,我家就出最大的一股。」等到大家都說完的時候,錢東照看著大家也說出了自己的意願。

錢東照的話音剛落,會議室里就立即爆發出了一陣熱烈的掌聲。

這天上午,村裡的高音喇叭里播放著一首讓人激情澎湃的歌曲:

女領:

**走遍祖國大地,

錦繡河山更加壯麗,更加壯麗。

男領:

任憑征途風韻變幻,

鮮紅的太陽永放光輝。

合:

**率領我們奮勇前進,

高舉起馬列主義偉大紅旗。

**率領我們奮勇前進,

團結起來爭取更大的勝利。

男領;


**走遍祖國大地,

和革命人民永遠在一起,永遠在一起。

女領:

親切關懷鼓舞我們,

敦敦的叫道銘刻在心裡。

合:

**率領我們奮勇前進,

高舉起馬列主義偉大紅旗。

**率領我們奮勇前進,

團結起來爭取更大的勝利。

女領:

**走遍祖國大地,

東風勤吹晴空萬里,晴空萬里。

男領:

革命航船乘風破浪,

英雄的人民所向無敵。

…………

這時,在村裡的林蔭大道上,錢東照,錢興祥,錢明亮,魏作炳和王曉宏,他們幾個人正在慢慢地向著村部的方向走著。

「老書記,著歌舞聽起來好讓人激情澎湃的。」王曉宏一邊聽著歌舞,一邊看著錢東照說道。

「是啊,早幾年,**他老人家在世的時候,全國上下唱的就是這樣的歌曲為主的。」老書記錢東照聽了,就不覺滿懷深情地說道。

「是啊,我也只是在讀小學的時候,聽到過這樣的歌曲,現在。聽多了紅樓夢,碧玉簪裡面的唱詞,再回過頭來聽聽這樣的歌曲,到也真是讓人不覺就感到豪情滿懷的。」魏作炳也附和著說道。

「是,這樣的歌曲,聽起來還真是催人奮進的。對了。老書記,怎麼忽然想起來,要讓村裡廣播這樣的歌曲了?」王曉宏深感疑惑地看著錢東照問道。

「這個,最近,我在網上看到有很多的人都在往**他老人家的臉上潑髒水。污衊**他老人家。既然這些人怎麼能幹,為什麼不再**他老人家在世的時候說話呢?

就喜歡在北郵的陰暗角落裡說些連豬狗都不如的話。我想,這種人,或者是沒有經歷過那種艱難困苦的歲月,以為一開始就是這樣的。

或者是他們在**他老人家在世的時候,是作為被鬥爭的對象的,或者是一些文痞。根本就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情,就只憑片言隻語,在那裡信口雌黃,其實他們這樣做,只是為了提高自己的身價。」


這時,錢東照的臉上,已經是一片陰沉沉的樣子了,很明顯的,他為在網上看著的那些個不負責任的言論生氣了。

他掏出一根煙來,點燃后,吸了一口,繼續說道:「但是。我敢保證,烏雲終究是遮不住太陽的。不是在說,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嗎?真金總是不怕烈火煉的。就讓實踐去檢驗吧。看到最後,人民記著的是那些人,忘記的是那些人。」

在他說話的時候,他身邊的錢興祥等人都只是靜靜地聽著,走著。彷彿也都沉浸在回憶之中了。

「嗯。老書記,你這話說的在理。任何人都不會沒有缺點。金無足赤,人無完人。」王曉宏聯想到自己在網上也經常看到的那些言論,現在聽著跟**一起走過來的老書記的一番話,不覺也在心裡對網上那些人發的言論產生了一種厭惡的感覺。

聽著他們的話,錢興祥在一邊默默地走著。他想到自己曾經經歷過的那些事情。心中也不覺產生了幾多的感慨。

但他只是把這些感慨深深地埋藏在自己的心裡,不想把它過多的表露出來。

幾個人說著話,慢慢地走著,不知不覺的已經來到了村部的大門口。

「爸,那兩個就要併入咱們村的村裡的情況怎麼樣?」錢興祥一邊走著,轉過頭來看著自己的父親問道。

「我下午就想過去了解一下那裡的情況。你們去不去?」錢東照看著他們幾個人問道。

「嗯,都去吧。」錢興祥看著魏作炳他們問道。

「好。」魏作炳和王曉宏幾乎異口同聲的說道。

「老書記。」這時,一個正在從裡面往外面走出來的女人,看著錢東照微笑著叫道。

錢東照對著那人微微一笑,輕輕地點了點頭。

午後,大約是一點多的時候,在二村的會議室里,村委的一班人已經齊齊的聚集在那裡了。

「書記,我說,他們吧我們村並進去,該不會吧我們當外地人對待吧?」村主任李秀全看著一個中等個子的男人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