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宓妃,汝救吾至此,吾感激不盡,豈會認錯人。」

「我叫辛玥。不是什麼宓妃。」眼前的迷霧衛戍把她當作自己的恩人,對自己很是客氣。

「前世往生,宓妃怕是不記得前生了。」迷霧衛戍走至辛玥身邊,「宓妃此次前來,可是想要再次開啟劍壇?」

「能不能別叫我什麼宓妃。」這聽著怪不習慣的,「叫我辛玥。」

「宓妃如此要求,吾聽從便是。」

「所以你能幫我開啟劍壇嗎?」辛玥問道。

「自然可以。」

「衛戍,有件事我想問你。」

「汝說。」

「是不是所有人都能穿梭於時空呢?」

「自然不是。」迷霧衛戍看著辛玥,細細道來,「汝可來去兩世,豈是常人能及。唯有曾輪迴兩世之人,方能來去。」

「那阿燁,軒轅燁他可以到我的世界嗎?」依照衛戍的話,她和辛辰是穿越到這個世界來的,所以能夠來去這兩個世界,那麼阿燁呢?他屬於這個世界,能到她的世界去嗎?

「軒轅燁?」迷霧衛戍念著這個名字,看著辛玥緩緩道來,似是嘆息,「汝二人終究是突破時空枷鎖,再次聚合。」

「什麼意思?」

「軒轅燁與汝的結印未解,強行穿越會致使魂飛魄散。」

迷霧衛戍的話辛玥似懂非懂,她口中的宓妃是何人?難不成真有前世今身,那宓妃便是她的前身?那阿燁和她的咒印又是怎麼回事?辛玥正在消化著衛戍的話,刀光劍影在眼前閃過,劍壇出現。

「血融之時,妖魔會在一日內被靈霧束縛,汝且速速開啟血融,切勿讓妖魔入異世。」

「衛戍,若我回到自己原來的那個世界,」若阿燁無法去她的世界,等幫了師父,辛玥最為關切的問題是,「我還能回來嗎?」


「因果輪迴,全憑緣,命中已註定。辛玥,此去珍重。」迷霧衛戍說罷,消失在辛玥面前。

軒轅燁和辛辰此時昏睡在地,辛玥扶起二人,思忖著該怎麼勸說一刻后兩人才醒來。

軒轅燁醒來后看到辛玥神色糾結,關切詢問:「玥兒臉色不好,方才發生什麼事了?」

血祭喚醒迷霧衛戍后,軒轅燁和辛辰便昏睡過去,辛玥與衛戍的對話二人都不知曉。

「軒轅燁與汝的結印未解,強行穿越會致使魂飛魄散。」這句話在辛玥腦海揮之不去。辛玥愣愣看著軒轅燁,軒轅燁撫摸辛玥冰涼的臉頰,柔聲安慰:「不管發生什麼,我都陪著你,玥兒不怕。」

軒轅燁不擅長安慰人,此時他只能緊緊抱著辛玥,說著笨拙的話。

「小玥,你見過迷霧衛戍了。」辛辰走至辛玥身邊,「她同你說了什麼?」

「沒什麼。」辛玥收回自己的視線,她真的捨不得離開他。

「玥兒。」軒轅燁將辛玥抱得更緊,「我不許你離開我。不論去你的世界要付出什麼代價,我甘之如飴。」

「阿燁。」辛玥眼眶濕潤,魂飛魄散的代價,我怎麼捨得你去承受,所以對不起,對不起這次的離別,現在,我必須對你殘忍,「其實自始至終我都是利用你。」

軒轅燁看著辛玥滿眼迷惑。


「從我來這個世界的第一天起,我就想著回去。之所以留在你身邊是因為,我必須有像你這樣的靠山,才能保全我自己。」

「玥兒?」

「我知道你對我好,可是現實就是這樣,我不過把你當作孩子罷了。」

「我不信。」軒轅燁鬆開抱著辛玥的手。

「這有什麼好不信的。」辛玥說出的每句話都像利劍插在兩人心上,「軒轅燁,你憑什麼以為你對我好,我就要愛上你。自始至終,你就是我利用的棋子,僅此而已。」

「不要說了!」軒轅燁忽地從地上起來,「我知道你這麼說就是想讓我離開。玥兒,我說過不管是什麼代價,我都願意,只要……只要我能陪在你身邊。」

「你想要在我身邊,我就得答應,你知不知道去了我的世界你只是累贅!我不想多個麻煩,所以,我很謝你陪我到這。」

「你看著我的眼睛。」軒轅燁用力掰過辛玥的臉頰,讓她對上自己的雙眸,「把剛才的話再說一遍!」 「你看著我的眼睛。」軒轅燁用力掰過辛玥的臉頰,讓她對上自己的雙眸,「把剛才的話再說一遍!」

偽裝情感辛玥向來不屑但並非不會,她將手握成拳狀,看著軒轅燁的眸子,眼神冰冷,「軒轅燁你難道還聽不懂,你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

「我不信。」

「你的野心那麼大,可現在的你配去實現你的野心嗎?」辛玥冷笑,似萬年寒冰,讓軒轅燁周身冰冷,「你為了一個女人,可以什麼都不要。可是什麼都沒有的你,我為什麼要?」

「閉嘴!」軒轅燁眼眶泛紅,他將真心奉上卻被她那般糟蹋,辛玥,你怎麼會這麼殘忍。難道朝夕相處時的溫馨全都是逢場作戲的虛偽?我不信!軒轅燁忽地狠狠咬住辛玥的唇瓣,雙手扣在她的身體兩旁,他恨不得將辛玥揉進自己的身體里,只有這樣,她才不會離開他。

辛辰站在一旁無奈看著,他已經猜到衛戍和辛玥說的話,這丫頭現在表面上冰冷絕情,恐怕心裡早已潰不成軍。軒轅燁又怎麼會輕易就信她的話。

唇齒間是男子身上熟悉的味道,辛玥不知何時已經眷戀上這種氣息,滿是霸道與寵溺,此時還帶著憤怒和不甘。軒轅燁的力氣之大,辛玥幾乎推不開他,也不想推開他。

「辛玥,你撒謊……你撒謊。」軒轅燁一遍又一遍重複,他用力抱緊她,好像一鬆開,她就要消失了一般。

辛辰慢慢靠近兩人,一個手刀打中軒轅燁後腦勺。辛辰將軒轅燁扶到一邊樹下,留下紙條發射暗號。

「他什麼時候會醒?」辛玥摸著自己濕潤的嘴唇,失神地問。

「最快一個時辰。」辛辰扶起辛玥,「我發射了暗號,到時候他的人進來自會把他帶回去,你不用擔心他。」

「大辰子,到時候我想回來。」辛玥帶著哭腔說,「可是……我怕我回不來了。」

辛辰將辛玥抱入懷中,柔聲安慰:「到時候我陪你一起回來。你捨不得他,剛才說的話讓你自己也難過了是不是?」

「阿燁他很少相信別人……我不想傷害他……可是,我不知道……我……」辛玥語無倫次。

辛辰輕輕撫摸辛玥的後背讓她平靜下來:「軒轅燁會聽你的解釋,只不過是一段時間不見面而已。他幼稚了,你也幼稚了不成,不準哭。」

「誰哭了。」辛玥嘴硬,她從辛辰懷裡出來,看著軒轅燁許久哽咽著問,「接下來怎麼做。」

辛辰飛身上劍壇中央:「在此處血融。」

辛玥再一次戀戀不捨看了軒轅燁一眼,飛身上劍壇。

辛辰割破辛玥和自己的手指,讓兩人的血滴在劍壇之上,霎時間,萬劍環繞兩人周身發出萬道金光,落葉繽紛與刀劍相交在一起,瞬間化為塵埃般的渺小存在。 薄情總裁的替身妻子 ,少年眉頭緊皺的臉上。

恍惚間看到少年眼皮微動……他,醒了?怎麼可能!

軒轅燁醒來的那一刻只看到辛玥被光芒包圍,在她周身是飛舞的劍,他發瘋般向辛玥跑去,十丈外時,飛舞的劍瞬間刺向軒轅燁,軒轅燁用手中刀抵擋大多數的刀劍,卻仍舊被刺中。換做平時,他不會受傷的,可此時的軒轅燁早已亂了心智。他的周身衣衫被劃破,剎那間,鮮血淋漓。軒轅燁額上布滿細碎汗珠,卻依舊往辛玥的方向前進。

「阿燁,你不要再過來了!」辛玥心痛萬分,那些劍刺中軒轅燁的時候,她幾乎奔潰,看著軒轅燁暴露在空氣中血肉模糊的傷口,辛玥的淚再也止不住。

「不要走。」軒轅燁吃力出聲,似懇求般,「玥兒,不要走。」

軒轅燁離辛玥越近,刀劍便愈加密集,刺向軒轅燁的速度也更加的快,他每走一步,身上便添新傷。

」阿燁,我求你,別過來了。」辛玥被辛辰死死拽住,眼睜睜看著軒轅燁遍體鱗傷,那些刀劍就像刺在她心上辛玥發瘋般甩開辛辰,衝出劍壇中間的結界,那些刀劍如注,飛向辛玥,卻在辛玥身外一米處被折斷,辛玥衝到軒轅燁身旁,抱住軒轅燁血流如注的身體。

「玥兒,不要走。」軒轅燁吃力撫上辛玥的臉頰,隨著他的動作,傷口上就會有血湧出,辛玥將身體的靈力輸送給軒轅燁為其療傷。

「不要走……」軒轅燁著了魔般重複這幾個字。辛玥抱著他,淚如雨下,如果不走,師父出了事,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如果帶你走,讓你為了我,理想破碎,我這輩子也不會原諒自己。阿燁,只要我能回來,我答應你,再也不離開了。可如果我回不來了……時間久了,你或許就不會向現在這般愛我,依戀我,或許就會慢慢忘記這份執念、這份感情……

辛玥將軒轅燁送出劍壇,為其療傷之時,韓風月帶著眾人已經趕到。

「護送王爺回去。」

韓風月看著軒轅燁滿身血跡驚訝不已,辛玥滿眼的淚更是讓他訝異。

「血已經止住了,你帶王爺離開迷霧森林,快些找大夫為他醫治。」辛玥鬆開抱著軒轅燁的手,韓風月小心翼翼扶住軒轅燁。辛玥轉身欲回到劍壇中央,卻被軒轅燁死死拽住衣角。

「玥兒,帶我去。」軒轅燁眼眶濕潤,「不要離開我……」

這樣脆弱的軒轅燁辛玥第一次見,這樣的軒轅燁,讓辛玥心碎。

「韓大哥,你一定要把阿燁安全送回京城。」


「你放心。可是辛玥,你真的一定要走?他現在這個樣子,之後誰能控制得住他?」

「阿燁不會離了我就活不下去,他會很好的,一定會。」辛玥轉過身拂去眼角淚水,飛身回至劍壇。

軒轅燁甩開韓風月,用劍支撐身體向辛玥走去,步履維艱。

韓風月緩過神來從軒轅燁身後死死拽住他。

「玥兒,我求你別走。」淚水滑落,這是軒轅燁此生第一次落淚。

光芒之中,辛玥淚水如注,原來心痛的感覺就是這樣。

「姐姐!」軒轅燁撕心裂肺的呼喚響徹迷霧森林。


辛玥的身體漸漸消失在萬丈光芒之中,軒轅燁發瘋般將韓風月摔在地上,沖向劍壇。

可是光芒消散后,劍壇不在,人亦不在…… 辛辰和辛玥落在雲南麗江古城。好在是深夜,沒有人注意到他們。

辛玥看著一片漆黑的古城,想起那夜與軒轅燁騎著青鸞俯瞰華軒京都的情景,是不是燈火輝煌后就會有燈火闌珊,一切往事皆會如燈滅。

「阿燁受了這麼重的傷,我只是幫他止住了血,他會不會有事……」辛玥腦海中揮之不去的是軒轅燁遍體鱗傷的身體。

「軒轅燁是誰,再說有韓風月在一旁,不會有事。」辛辰摟過辛玥,「身體怎麼這麼冷?要不要我幫你暖暖。」

「我沒事……聯繫首長吧。」辛玥靠在辛辰肩頭,「然後訂去南美洲的飛機票,我們今晚就去。」

「不休息會兒?」辛辰溫柔地撫摸辛玥臉頰,她的皮膚冰冷冰冷的。

「休息什麼。」辛玥對上辛辰關切的眸子,「大辰子,你答應過我的,幫了師父就陪我回去的哦。」

「如果……」

「沒有如果,大辰子,快點行動!」辛玥像打了雞血般拉著辛辰去找電話。

辛辰跟著辛玥跑著,無奈嘆氣。如果回不去了,她還能像現在這樣充滿希望嗎?

方信遠看著辛玥在身邊就這麼消失,鎮定如他也是詫異不已,下了飛機后立刻聯繫辛明煥。辛明煥在敦煌與辛玥和辛辰走失后一直找尋兩個人的下落,三人於敦煌追蹤走失的國寶瓷杯,任務失敗后辛明煥接受上級處罰。方信遠知道三人事出有因才會任務失敗,根本不打算處罰辛明煥。而辛明煥之所以請命去南美洲擊毀美英黨,原因和簡單,辛辰和辛玥是在追擊竊走瓷杯的盜賊時失蹤的,而竊走瓷杯的人正是美英黨派出的。

這周辛明煥一直在調查美英黨的詳細線索,晚上接到方信遠的消息說辛玥回來了,鬆了半口氣。可轉瞬又接到辛玥在飛機上平白無故消失的消息,辛明煥放下一半的心瞬間提起。凌晨時分當機立斷決定潛入美英黨找尋線索。

辛玥和辛辰一直聯繫方信遠卻打不通電話,麗江沒有一班飛機在凌晨飛向南美洲。辛辰卻不知從哪調來了大型客機。

「大辰子,兩邊的時間好像差很大。」辛玥留意飛機上的時間,看到星月夜的異象后她再次回到華軒,在那個世界過了二十三天,可是回到這裡時間顯示竟然離上次不到一天。

辛辰在心中估算,推算出時間差:「這個世界的一天大概等於那個世界的一個月。」

一天大概於一月,必須快。

辛辰在辛玥的催促下處理好各種通行許可,駕著飛機連夜飛往南美洲。

次日才終於聯繫上方信遠,同時也得知辛煥明已經潛入美英黨。

「還是晚了。」辛玥皺眉一拳敲在操作器上,嚇得辛辰連忙握緊方向盤。

「你冷靜點。」

「我冷靜不了!」辛玥吼了回去。

「小玥!」辛辰這時怒也不是,「師父不會有事,你給我理智點。」

「……」辛玥看著辛辰的側臉許久,喃喃道,「師父究竟為什麼要潛入美英黨……」

「終於考慮起這個問題了。」

「大辰子……我這段時間的表現是不是讓你……很失望。」辛玥眼角眉梢的失落終究是掩飾不了。

「你都讓我失望十多年了,也不差這小段時間。」

「大辰子……」

「我開玩笑的,小玥。」辛辰空出一隻手摸亂辛玥的頭髮,「我的小玥聰明伶俐,人見人愛,花見花開……」

「大辰子。」辛玥聽著辛辰一通亂七八糟的讚美,拽住他空出的那隻手,「你真好。」

「那是啊!」

次日飛機在亞馬孫平原南部降落。方信遠在私人機場等著兩人。

「首長好。」辛辰自小崇拜的人唯方信遠一人,在方信遠面前難得的有禮貌。

「你們兩個,究竟都經歷了什麼?」方信遠視線落在辛玥身上,小丫頭憔悴不少,也不似以前那般容光煥發,此時苦著張小臉。

「這個那得慢慢說,小玥有點累,援助師父的事,交給我。」

「不行,我要去。」辛玥知道辛辰不放心自己現在的狀況,趴在辛辰耳邊小聲道,「阿燁的事情你不準告訴他。」

「為什麼?」

「總之你不準說。」

方信遠看著兩人你一言我一句竊竊私語,咳嗽道:「辛煥明剛回來,收了槍傷。」

「槍傷?」辛玥心跳漏跳一拍,看著方信遠,杏眼中滿是擔心不安。

「好在只是小腿處的擦傷,休息一兩個月就無大礙了,只是這段時間不能再執行任何任務了。」

「師父請命摧毀美英黨,能不能取消。」

「你說能不能?」方信遠看著辛玥,「IS的規矩你當是擺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