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牧家主小心了!」徐凱神色微變,不過還是恭敬的說道。

隨後,他輕喝一聲,手中一柄青銅闊劍橫空閃現,爆射出陣陣流光。

這一柄闊劍,極為沉重,乃是用精銅澆灌而成,重達兩千斤。

徐凱能夠將其舉起並靈活的運用,顯然肉身力量極為強大,否則也不敢選擇這種沉重的兵器。

當青銅闊劍舉起,在場之人紛紛震驚。

只見一道冷冽的寒芒閃爍而出,青銅闊劍大開大合,一劍站出,立即爆發出驚天的氣浪,空氣之中爆響不斷,四處轟鳴。

徐凱雙手握劍,大開大合,走的是陽剛之路。

闊劍橫劈,穩紮穩打,毫無花哨,更沒有絲毫破綻,每一劍斬落,都帶著霸道絕倫的力量,令不少觀戰之人為之訝然。

牧雲看了一眼,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說道:「此劍法至陽至剛,大開大合,有點意思。」

話一落下,長劍出鞘,帶起一道雪亮的寒光,頃刻之間便破空而出。

長劍宛若靈蛇,翻滾而出,劍尖點在闊劍之上,頓時便有轟鳴之音震響。

那看似輕飄飄的一劍,卻捲動著無比強大的力量,令那霸道劈斬而來的闊劍都不由得位置微微偏移,劍氣呼嘯,斬落在擂台一側,當即炸碎了石板。

「蹬蹬蹬……」

徐凱連續退出十幾步,方才穩住身形,不由得面露駭然,這牧雲的力量竟然如此狂暴。

那一柄普普通通的長劍,更是輕飄飄的一點,便帶給了他極大的衝擊。

「再來!」徐凱眼中戰意無窮,手中闊劍揮動,爆發出震天之音。

一劍破空,氣勢翻天。

徐凱連續出劍,一劍比一劍還要霸道,一劍比一劍還要勢大力沉。

如此出擊,對於他的血氣消耗的自然很是迅猛。

因此,徐凱想要速戰速決。

「劍法陽剛,血氣不繼,這是修劍之人的大忌。想要爆發出強大力量,並非一定需要選擇沉重的闊劍,只要領悟劍意,一力降十會,便同樣可以爆發出最強威力。」牧雲平靜的說道。

而後長劍飄動,點落在青銅闊劍的劍尖之上,頓時將那狂暴的劍氣瓦解,一股強有力的勁氣更是沿著青銅闊劍席捲入徐凱的手腕。

徐凱猛然一痛,手中闊劍險些墜地,當即面色大變。

「對敵之時,最恐分神若是生死爭,此刻你已經死了!」牧雲淡淡的說道。

一柄長劍,已經輕飄飄的落在徐凱的脖頸之前,劍尖泛著寒光,釋放出森寒的殺意,划割著他的皮膚生疼。

隨後,牧雲緩緩的收回長劍,頭也不回的走下了擂台。

原地,只剩下了徐凱滿面震驚,兀自在發愣。

猛然他渾身一顫,不由得跪倒在地,朝著牧雲大聲的喊道:「還請牧家主能夠指點我劍法修行!」

如此一幕,當即震驚全場。

這可是在擂台武鬥。

下面可是珈藍古城的所有人,都看著這一幕。

此時下跪,當即是引發轟動無數。

遠處,牧雲緩緩的轉過身來,看了一眼態度無比誠懇的徐凱,淡淡的說道:「下來吧,武鬥結束,你來我牧家一趟。」

「多謝牧家主大恩大德!」徐凱當即面露狂喜之色,連續叩首。

「砰砰砰……」

用力之大,額頭都出現了血痕,如此可見,他心中的是何等的歡喜。

徐家家主,看著徐凱如此一幕,臉上不由得露出了一絲欣慰之情,他自然知道,這個兒子,在劍法之上是何等的著迷。

此刻能夠得到牧雲的點撥,必將能夠更上一層樓。

更何況,還能藉此和牧家聯繫上,獲得一個強大的盟友,他何樂而不為呢?

戰鬥結束,很快就迎來了第二場四強之戰。

出場的正是李輕若和金光明。

一上場,李輕若便指著金光明的鼻子大聲罵道:「金光明,你個混蛋,真是有辱修士品性。牧蠻分明打不過你,為何還要如此羞辱?」

然而,面對李輕若的指責,金光明表現的很是淡定。

他背負雙手,一副高人模樣,上下打量了一眼李輕若,說道:「多年不見,輕若姑娘出落的如此水靈了,當真是個美人呢。」

「呸呸呸!你叫誰輕若,那是你能叫的么?金光明,你給我聽我,我跟你不熟!還有,你不配這樣叫我!」李輕若憤憤的喊道。

一句話,金光明頓時色變。

而擂台之上的金家和李家人也紛紛色變。

如此說話,顯然是有些過了。

金雲龍面色無比的陰沉,朝著李順峰說道:「李家主,你女兒如此羞辱我兒子只怕不合適吧!」

李順峰冷冷的一笑,說道:「年輕人嘛,有些火氣,正常。」

聽到如此回答,金雲龍頓時心中很是不滿,不由得心中暗道:光明,擊敗她,好好的羞辱一番。 「怎麼,這就惱羞成怒了,金光明,你就是一個王八蛋,你根本就不配成為一個修士!」李輕若更是指著金光明罵道。

一句句嘲諷,落入金光明耳中,令他的臉色越發的陰沉起來。

「你是女人,我不與你鬥嘴。李輕若,你不是我的對手!」金光明沉聲說道。

「你還真是口氣大,雖然你的境界強,但是想要贏我,並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李輕若不甘示弱的說道。

「想必你應該感知出來了,我撕裂了五道枷鎖,而且已經達到了巔峰,隨時可以撕裂第六道枷鎖。在同境界,沒有人是我的對手。以你的修為,想要在我的手下支撐十招都很難。」金光明冷笑道。

枷鎖五重巔峰!

這種實力,在珈藍古城之中,都堪比一些家族勢力的長老了。而金光明,不過是二十歲出頭,未來的武道之路還漫長,其成就,難以估量。

當即,便有一些家族的長老開口說道:「後生可畏啊,真是長江前浪推後浪,一代更比一代強,金家有金光明,便已經註定了不倒。」

「枷鎖五重巔峰,還是這麼年輕,這些年金光明到底是經歷了什麼。不愧是曾經的珈藍古城的第一天才。」也有不少人感慨道。

對於金光明,眾人都是讚賞有加,雖然他的品性不好,但是他的天賦足夠的強大,更是武道的天才。

這樣的存在,註定了日後會大放異彩。

而金家,也會在他的帶領下,在珈藍古城之中根深蒂固,甚至有可能取代城主府。

聽到四周不少稱讚聲,金雲龍心中無比的開心,朗聲大笑道:「我兒光明乃是不世奇才,必定會奪取武會第一名!」

枷鎖五重巔峰,這種實力,在年輕一輩之中,的確是有資格如此囂張。

「是么?孰強孰弱,一戰方知!」李輕若冷笑一聲,玉手輕顫,一柄寒冰長劍便鏗鏘出鞘,寒氣瀰漫而出,無比的冷冽。

血氣涌動,寒冰長劍瞬間便爆發出一團寒冰劍氣,衝起數米高。

李輕若主動出擊,施展出玄冰劍法,毫不猶豫的便施展出了第七式,驚濤駭浪。

長劍舞空,海浪翻天,捲起無盡波浪,朝著金光明淹沒而去。

李輕若自然知道這金光明實力強大,因此一出手便是威力強大的一招,這一套玄冰劍法,總共有九式。

第七式,便已經是威力驚人。

「玄冰劍法,不過如此!」金光明冷笑一聲。

抬手,一柄赤紅色的大戟便橫空顯化,瞬間便釋放出強大的血氣,大戟橫空,帶著勁風呼嘯,殺入海浪之中。

「砰砰砰……」

長劍大戟碰撞在一起,立即便爆發出火光無數,飛濺長空,煞是壯觀。

波浪席捲,劍意無窮,在李輕若的演化之下,一朵朵浪花呼嘯而出,帶著驚人的寒氣,殺伐而落。

金光明神色無比平靜,揮動大戟,顯得遊刃有餘,自如的穿梭在浪花之中,大戟掄動,雪亮的戟刃透出殺伐之意,將來襲劍意崩裂。

「玄冰劍法第八式,冰劍化獸!」

李輕若嬌喝一聲,身軀彈射而出,足有三米多高,玉手緊握長劍,一劍劈斬而下。

寒冰長劍,晶瑩透亮,灑落一片劍雨,降落下來,幻化出蠻獸萬千。

一隻冰虎,長嘯破空,張牙舞爪,殺意凜然,破空降落。

一條冰蛇,嘶吼顫鳴,巨尾橫掃,氣焰囂張,當空抽擊。

一頭冰牛,哞音震天,蹄腳發光,寒意冷冽,踏空爆發。

……

蠻獸萬千,演繹寒冰之力,朝著金光明轟殺而去。

一時間,獸吼嘶鳴,利爪獨角,紛紛涌動。

金光明冷喝一聲,手持大戟,爆開氣浪無盡,騰起一道神華,沖射而出,一擊便撕裂了冰虎,將其身軀炸開。

再次一擊,冰蛇碎裂,化作冰霧消散。

大戟掄動,冰牛尚未近身,便已經四分五裂。

剎那之間,金光明被困鎖在寒冰之中,一隻只蠻獸嘶吼,瘋狂的衝擊而來,帶著無窮的劍光呼嘯而出。

然而,金光明更是強大無比,冷喝一聲,大戟揮動,每一次爆發,便有數只蠻獸當空炸開,氣焰之強,令人吃驚。

「玄冰劍法第九式,冰劍歸宗!」

李輕若嬌喝一聲,眼看著蠻獸將被全部撕裂,瞬間便爆發出了玄冰劍法最強一擊。

頃刻之間,便有無盡劍意轟鳴,一柄柄寒冰神劍當空顯化,瞬間降落,發出鏗鏘金屬碰撞之中。

劈斬在大戟之上,更是震顫轟鳴。

「該結束了!」金光明爆喝一聲,眼中陡然激射出一道血光,整個人氣息瞬間暴漲,枷鎖五重的實力毫不保留的釋放出來。

大戟破空,崩毀萬劍。

強勁的能量沖射而出,摧毀了萬千寒冰神劍,更是將李輕若震飛出去,戟尾擺動,點落在其後背之上,當即便將其轟飛開來。

「砰!」的一聲,李輕若嬌軀劇顫,砸落在擂台之上,張口便是一股鮮血噴出,俏臉瞬間慘白不已。

「李輕若,可不要怪我不憐香惜玉,是你惹怒我的!」金光明冷喝一聲,便大步走來,手中大戟更是寒芒閃爍,直指在其雪白的脖頸之上。

「金光明,你想幹什麼?」遠處,牧雲不由得爆喝一聲。

李輕若已經戰敗,這金光明竟然還想要去羞辱?

如此,他怎能忍受?

「幹什麼?」金光明冷笑一聲,說道:「哦,對了,這李輕若好像和你是有婚約,不知道你的女人被我打敗是什麼滋味呢?」

說著,金光明大戟震顫,一絲寒芒閃爍,撕裂了李輕若身上的戰甲,露出露出了脖頸的一片雪白。

「李輕若,現在投降還來得及!否則,我會讓你好好的感受一下,瞧不起我帶來的羞辱!」

言罷,金光明便哈哈大笑起來。

「你,你無恥!」李輕若俏臉之上滿是寒霜,一雙杏目,噴出怒火陣陣。

忽然,她的玉手輕顫,那已經破損的焚天紅綾突兀的激射而出,纏繞在大戟之上猛然釋放出一團烈焰,順著大戟席捲而出。

旋即,李輕若玉手化拳,翻身而起,直轟金光明。

突兀的變故,令金光明剎那間失神。

烈焰點燃了他的衣袖,瞬間便是一片焦黑,金光明當即惱怒不已,大戟掄動,猛然砸落在衝擊而來的李輕若嬌軀之上。

「砰!」的一聲,李輕若當空橫飛而出,半空之中,散落斑斑點點的鮮血。

「輕若!」

李順峰和牧雲同時爆喝一聲,飛身而動,但是牧雲的速度還是快了一步。

他一把抱住重傷的李輕若,大手抬起,一股股滂湃的血氣便瘋狂的湧入道她的嬌軀之中,修復著她那混亂的筋脈氣息。

「牧雲,真好,在你的懷裡……」

一句話尚未說完,李輕若便直接昏死過去。

「牧雲,輕若她怎麼樣了?」身後,李順峰趕來,焦急的問道。

牧雲搖搖頭,眼中透出一絲恐怖的殺伐之意,壓抑住胸中的憤怒,說道:「需要調理幾天就沒事了!」

「交給我吧。」李順峰伸手接過了女兒,將血氣源源不斷的湧入她的體內。

隨後對著牧雲說道:「接下來,就看你了。」

牧雲點點頭,目光落在擂台之上的金光明的身上,冷冷的說道:「你,找死!」

金光明只是冷笑,甚至是朝著牧雲勾勾手,眼中滿是不屑之意。

突兀的變故,頓時令全場震驚。

「這金光明雖然行為不恥,但是所施展出的修為卻是是很強大,如此戟法,恐怕年輕一輩,誰也不是他的對手。」

「不是還有牧雲么,從他從容的擊敗了對手看來,未必沒有資格和金光明一戰!」

「牧雲雖然驚艷,但是實力不夠,想要擊敗金光明,註定了會很難。再說,這金光明之前如此羞辱了牧蠻,這一次肯定還是要徹底的羞辱牧雲。」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