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啊,那些高人在前線捉鬼,我躲在後面心無雜念,雙管齊下,不信對付不了一個女鬼。」想到這兒,秦奮不禁歡喜的站起身來。

……

隨著鄭叔來到局長辦公室。

「局長,我把他帶來了。」鄭叔恭敬地向局長彙報道。

「嗯,你下去吧。」局長點點頭,隨口吩咐道。

鄭叔隨即退了下去,房間里只剩秦奮和局長兩人。

「小子,你給我老實說,到底是怎麼回事?」等鄭叔走後,局長啪得一拍桌子,大聲喝問道。

秦奮抬頭看著局長。

就見他臉色發白,嘴唇發青。明明是大夏天的,卻還穿著一身冬裝,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

如此模樣,正是被楚人美怨氣纏身的徵兆。

秦奮對此已經深有體會。

「局長,我都不知道你想問什麼呢?」他擺擺手道,「又怎麼知道該如何回答你的?」

「少跟我耍花樣!我看到了一些不幹凈的東西,我就想讓你老實的告訴我,那究竟是我的幻覺還是真的?」局長疾言厲色的向秦奮喝問道。

他昨天和今天兩天時間,已經見到了三次不幹凈的東西。

一次是在家裡的衛生間,他在沖涼的時候,看到馬桶里伸出了一隻手,當場差點把他給嚇出翔來;

一次是在開車來警局的時候,他忽然看到車前面站著一個小孩子,於是他連忙急轉彎。車一下衝進了綠化帶,好在沒有造成傷亡。但當他回頭找那個孩子時,卻見那孩子已經的消失無蹤;

一次是乘坐警局的電梯,他分明看到之前因公殉職的一位同事,竟然跟他上了同一部電梯。那位同事額頭、身軀還都帶著槍傷,鮮血兀自從傷口汩汩冒出,就跟他死時的狀態一模一樣。

局長見到這一幕時,嚇到腿軟,差點當場尿了褲子。幸好電梯門及時打開,他趁機逃了出來,不然就被嚇出神經病了。

一連三次見到不幹凈的東西,局長就是再蠢也知道不對勁了,他很快就想到了秦奮所說的「女鬼作祟」。

雖然身為警察,他一向都不信鬼神之說,但此刻眼見為實,他也不免開始動搖了。

「長官,既然你都親眼見到了,何必還要再問我呢?」秦奮搖搖頭道。

「你是說我真的見鬼了?」局長一聽,臉色大變。

「不錯,我之前就跟你說過了,楚人美的故事是真的。被她怨氣纏身的人,都會感到渾身發冷,而且還會見到鬼。」秦奮點點頭道。

局長聽他這麼說,不禁打了個哆嗦,臉色變得更加蒼白。

秦奮看到他這幅模樣,心中暗爽。

局長一直不把他這位「偷渡客」當人,動輒呼呼喝喝,用槍指他的頭,甚至還把他關進小黑屋,害他差點就精神崩潰。

現在被楚人美嚇成這個樣子,真是報應啊!

「如果不及時採取措施,七天之內,必死無疑。」秦奮又繼續說道。

「七天?!必死?!」局長聽完,整個人都嚇得癱軟在了座椅上。

臉色蒼白之極,就像一張白紙,完全沒有一絲血色。

「那我該怎麼辦?」局長哆嗦著問道。

秦奮見他嚇得這幅操性,差點樂出聲來。

「你必須要延請高人捉鬼。」他馬上建議道,「楚人美不是一般的厲鬼,她存在於你的體內,已經和你融為一體,所以一般的捉鬼手段根本制服不了她。

只有將手鐲戴回到她的手上,才能夠暫時鎮壓住她的怨氣,也才能夠化險為夷。」

「手鐲?!」局長一愣。

「不錯,就是那晚從水潭裡撿到的手鐲。那是楚人美送給侄子李強的,她當時答應會滿足他所有願望。

之後,楚人美被丈夫害死時,怨氣爆發,化為厲鬼,殺死六十六位黃山村村民。李強便將這手鐲戴到她的手上,求她不要再殺人了。

楚人美果然履行了諾言,不再殺人。

但港府最近修整土地,將楚人美的屍骸丟入水潭。那隻手鐲從她的手上脫落,才使她的怨氣再度爆發,並順著潭水侵入人的體內,藉此控制人們的思想,讓他們自殺或者殺人。」秦奮點點頭道,「只要你把手鐲再帶回她的手上,就會暫時鎮壓住的她的怨氣。」

「那隻手鐲應該還在警局吧?」他又問道。

「嗯。」局長點點頭。

那隻手鐲被他當成證據保管了起來,現在隨時可以拿到。

「但楚人美的屍骨到底在哪裡呢,我們那天連骨頭渣都沒找到,又怎麼把手鐲帶回她手裡?」局長又疑惑的問道。

「我之前也跟你也解釋過了,楚人美的怨氣實在很強,所以在潭底形成一處魔域。只有身具陰陽眼的人,亦或者是捉鬼大師,才可能進入那一空間。」秦奮又道,「所以必須找真正的大師去捉鬼,不然去再多沽名釣譽之輩也無濟於事。」

「你身為警局局長,應該認識一些奇人異士吧?」他又問道。

局長考慮了一會兒,隨即點了點頭。

身為警局局長,他免不了要跟三教九流的人士打交道,其中還真有一些「奇人異士」。

不過他接觸的不深,不知道他們究竟是真有道行,還是只是裝神弄鬼的騙子。

「那你就抓緊時間去請他們吧。越早找到高人捉鬼,你就會越安全。否則,分分鐘都可能會被楚人美殺死。」秦奮又提醒道。

局長聽他這麼說,臉色又是一白,連忙點了點頭,準備馬上找高人救命。

「對了,你是怎麼知道這些事的?」他隨即又好奇的問秦奮道。

「因為我跟你一樣,也是被楚人美所害。」秦奮想了一下,苦笑一聲道,「我不小心喝了那潭裡的水,從此被楚人美的怨氣纏身。所以我就開始做調查,最終得到了這些消息。」

「喝了那潭裡的水?!」局長微微一愣,小聲叨咕了幾句,隨後看向秦奮道,「原來同是天涯淪落人,可惜我知道的太晚了,還一直把你當成騙子。

這樣吧,你不必被關小黑屋了,最近幾天就跟著我吧,我需要你的消息來捉鬼。」

「好。」秦奮點了點頭,他也正需要藉助局長的手來除掉楚人美。 新書上傳,求收藏,求推薦,求點擊!

……

局長按照秦奮的指點,開始遍請高人捉鬼。

秦奮則因為建言有功,不再被關入小黑屋,獲得了一定的自由。

但是他也不能夠離開警局,因為局長還要靠他提供消息。

局長忙著請高人,秦奮也沒有閑著。

他不斷嘗試著,想要再度進入「心無雜念」的狀態,但是試了很多次都沒有成功。

為了提高成功的幾率,他甚至還從警局圖書室,借閱了一些涉及催眠的心理學書籍,但是也沒有太明顯的效果。

秦奮知道這件事難度很大,但他還是不願放棄,始終還是在不斷嘗試。

因為經過這些天的磨難,讓他深刻領會到了一個道理,那就是「求人不如求己」。

萬一局長請來的高人制服不了楚人美,到時候他所能指望的就只有自己了。

所以他必須繼續努力,嘗試掌握進入「心無雜念」狀態的法門,也算是為自己買一份保險。

……

就在秦奮努力嘗試的時候,他已得知自己在小黑屋中,總共被關了一天的時間。

也即是說,他在《山村老屍》的世界已經呆了五天,剩下還有今明兩天時間。如果他能夠平安度過的話,那他就等於完成試煉了。

到時候,他正式綁定系統,那就魚躍龍門,身價百倍了。

……

到了晚上時候,局長已經陸續請來了八位「高人」。

有身穿道服的茅山道士;有身穿僧衣的和尚;有身穿教士服的神父;有身穿西裝的法師……總之五花八門,各教各派的都有。

「多謝各位大師大駕光臨,事情我已經簡單說過了,現在再請這位小兄弟詳細跟大家講一講。」局長將秦奮拉進來,跟諸位高人介紹道。

「各位大師,事情是這個樣子的……」秦奮隨即將楚人美的來歷,以及她殺人的方式講述一遍。

聽完之後,在場諸位高人也是紛紛變色。

「局長,照這麼說,這隻厲鬼已經殺了過百人,這可不得了!」那位僧人皺著眉頭道,「殺一人為厲,殺十人為凶,殺百人為惡……她現在殺過百人,已經是惡鬼中的惡鬼,可不是那麼容易制服的。」

「不錯,像她這種厲鬼,殺人越多怨氣就越重。如今殺夠百人,怨氣只怕已經通天。除非我師爺一眉道人林阿九復生,否則這樣的厲鬼真的很難收服。」那位茅山道士也搖頭道。

「她既然能在潭底形成一處魔域,顯然怨氣極深。像這樣的魔鬼,怕是我的聖水也難以凈化。」那位神父也沒有自通道。

其他諸位高人也是或搖頭,或擺手,或無語,沒有一位有自信制服的了楚人美。

「各位大師,現在厲鬼逞凶,成千上萬無辜民眾命懸一線,等待搭救。萬望諸位大師大發慈悲,解民倒懸。」局長見他們都一副為難的樣子,沒有人敢出馬對付楚人美,連忙向他們諸位乞求道。

如果沒人能制服楚人美的話,那他的小命兒可就玩完了,由不得他不慌張。

「嗯,你說得也有道理。」那位茅山道士點頭道,「諸位,厲鬼作祟,我等身為修行中人,的確是不能袖手旁觀。

這樣吧,我們大家集思廣益,結合我們各教各派之所長,看看能不能找到治她的方法。」

聽到他的倡議之後,眾位大師都點了點頭。

「事不宜遲,咱們就連夜討論吧。不然拖得時間越久,死得人越多,那女鬼的怨氣越深,就越難以制服。」那位茅山道士又道。

眾位大師又點了點頭。

「謝謝諸位大師,謝謝諸位大師。」局長見他們肯出手了,不禁激動地連連道謝道。

……

眾位大師隨即開始討論起來,你一言,我一語,討論的非常激烈。

秦奮在一旁用心聽著,希望可以偷學個一兩招。

只可惜他的粵語本來就不算好,而這些大師嘴裡又滿是什麼「六爻」、「奼女」、「般若」、「阿賴耶」等修行界的術語,所以他聽了半天,只聽得一頭霧水。

不過他能看得出來,諸位大師雖然討論的十分熱烈,但是想找到收服女鬼的辦法,卻也並不容易。

討論了有兩個多小時,諸位大師都說得口乾舌燥,於是暫停討論,喝茶休息。

秦奮主動幫忙端茶遞水,趁機向諸位高人求教「靜心」的方法。

但是他的虛心求教,卻遭到了眾人的冷眼。

「現在是末法時代,一切修行的法門皆是不傳之秘,尤其『靜心』的法門更是秘中之密。你用一杯清茶就想得到傳授,真是痴心妄想。」那位身穿西裝的法師冷笑道。

「不錯,佛家有雲,定心即可成佛!凡修心的法門都是珍貴無比,就算你拿百萬千萬來換,我也未必肯答應的,何況你只出一杯茶呢。」一位風水師也是搖頭冷笑道。

在座諸位高人得知緣由后,也大多嘲諷的看向秦奮,彷彿在笑他不自量力。

「好了,諸位,這位小兄弟能有一顆修行的心,倒也是一件好事情。現在末法時代,天道不彰,人都急功近利,又有幾人耐得住修行的寂寞。

他還有心修行,已經超出凡人太多了。」那位茅山道士開口言道,止住了眾人的冷嘲熱諷。

秦奮見他肯幫自己說話,不禁非常感動。

說實話,他自從穿越到這世界之後,幾乎所有人對他都是黑口黑面,讓他真是傷透心了。

現在終於有人肯為他說話,讓他真的感到心中一暖。

「不過你雖然有心修行,但你已過了黃金期,就算再努力修行,怕是也難有成就。」那位茅山道士又搖頭說道。

秦奮一聽,難免有些尷尬。

「這樣吧,我傳你一段《坐忘論》,這是我們道家坐忘收心,主靜去欲的基礎法門。」那位茅山道士道,「能不能有所成就,就看你的資質了。」

秦奮一聽,頓時大喜,連忙上前求教。

那位茅山道士隨即從袖中取出幾張紙來,上面密密麻麻用蠅頭小楷寫著字跡。

秦奮恭恭敬敬的接過來,仔細一看,就見上面寫著,「夫心者,一身之主,百神之帥。靜則生慧,動則成昏。欣迷幻境之中,唯言實是;甘宴有為之內,誰悟虛非……」

滿篇都是文言文,寫得駢四儷六,朗朗上口,而且不難理解,的確說得是坐忘收心的道理。

秦奮如獲至寶,當即研讀起來。

在場諸位見狀,卻是都笑了笑。

《坐忘論》由唐代上清派茅山宗第十二代宗師司馬承禎所創,的確含道家坐忘收心,主靜去欲的法門。

不過都只是理論知識而已,沒有明確的修行之道。所以即便拿到這本書,想要悟出坐忘收心的法門,也是千難萬難。

而且這本書對他們眾人而言,都不是秘密,也有很多人曾經研究過它,但沒有一人能成功。

就像佛家的《摩訶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傳說乃是大乘佛教第一經典,一旦悟通即可成佛。但流傳上千年,幾乎盡人皆知,但以此成佛者卻是寥寥無幾。

不過秦奮並不知道這些,他用心的鑽研著《坐忘論》,感覺這本書解決了他很多困惑,讓他有種茅塞頓開的感覺。 新書上傳,求收藏,求推薦,求點擊!

……

秦奮獲得《坐忘論》之後,如獲至寶,馬上跑到隔壁房間,細心的研讀起來。

看完之後,他大有收穫。

這篇經文雖然只是理論,並沒有明確的修行法門,但卻正對了秦奮的需求。

他經過在小黑屋中的多番嘗試,對於如何「坐忘收心」,已經有了模糊的認識,甚至還曾進入「心無雜念」的狀態。

可以說,他現在已經掌握了一種靜心的法門。只是這法門實在太過粗淺,成功率也是相當的低,無法與那些高人掌握的精妙法門相提並論。

而他如果要改進自己的法門,提升它成功的幾率,一是需要更多的嘗試,實踐方出真知;二是需要理論的指導,理論聯繫實踐。

他現在得到的這篇《坐忘論》,是上清宗茅山派第十二代宗師司馬承禎所著的真經,蘊含坐忘收心,主靜去欲的真理,微言大義,高屋建瓴,正可以指導他的修行。

所以秦奮研讀之後,馬上按照《坐忘論》的指導,開始繼續修行起來。

「所有聞見,如不聞見,則是非美惡,不入於心,心不受外,名曰虛心,心不逐外,名曰安心,心安而虛,則道自來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