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為何躺在這裡睡著了?」江帆驚訝道。

「因為她受了重傷之後,回到九色迷幻神宮,她的元神受損十分嚴重,她無法使出生命法則修復受損元神,所以她使出生命休眠術來修復受損元神。」艾斯妮神色黯然道。

「哦,她進入睡眠狀態可以修復受損元神?那需要多少時間呢?」江帆好奇道。

艾斯妮搖頭道:「小的不知道要多少年,只有受損元修復了,她才會醒過來。」

現在江帆明白了,這裡為何這麼寒冷了,因為艾妮格使出生命休眠術修復受損元神,所以要低溫保護自己的身體。

江帆望著神女艾妮格,照她是的修復速度,不知道要多少年呢!也許還要幾萬年,甚至幾百萬年!還是把她搬到符咒世界爭中去吧,然後幫她修復受損元神。

想到這裡,「哦,我的把她轉移到符咒世界中去!」江帆立即戴上神器殘魂。

「哦,大主人,您恐怕無法轉移她吧!」艾斯妮搖頭道。

透明的罩子實際上就是空間屏障,這個空間屏障是艾妮格設置的,以江帆目前的境界,還無法破解,只有藉助神器殘魂的穿透能力。

「艾斯妮,你說我現在是不是可以轉移神女艾妮格了?」江帆笑道。

「哦,神器殘魂,您拿到這件神器了!」艾斯妮驚呼道。

江帆不再理會艾斯妮,他雙手對著透明罩子伸了過去,嘶的一聲,神器殘魂輕易地穿透了透明的罩子。江帆的手抱住了艾妮格的身體,她的身體十分柔軟,身上散發著一股芬芳。

江帆小心翼翼地把艾妮格抱了出來,緊接著一道光一閃,江帆抱著艾斯妮進入符咒世界之中。一揮手,符咒世界出現了一座宮殿,這是江帆用空間法則製造的宮殿。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這座宮殿按照神宮的大體模式建造的,江帆抱著艾妮格進入宮殿之中,他把艾妮格輕輕地放在平台上。隨後江帆的意念進入艾妮格的元神空間裡面,查看她元神受損程度。

艾妮格的元神受損果然十分嚴重,元神已經出現裂痕了,如果換成普通股的神人早就死掉了,可是她是掌控生命的神祖,用生命法則在緩慢地修復著破碎的元神。

這種情況就像一個有裂紋花瓶,如果不管它,任憑發展下去,那花瓶最終碎裂。如果用膠水把花瓶粘起來,那花瓶暫時不會碎裂,如果用瓷土修補,然後重新燒制的話,那花瓶就不會再碎裂。


艾妮格用的就是最後的方法,她在修復出現裂痕的元神,這過程十分緩慢,目前也還是剛剛修復好很少的一部分,要完全修復好元神,恐怕還要很長一段時間。

「呃,元神出現裂痕,這個事情有點棘手啊!」江帆皺眉道。

他不是無法修復好艾妮格受損的元神而是修復元神必然耗損自己的元神,因為修復元神必須耗損元神去修復,江帆的元神剛剛恢復,如果再次耗損元神去修復艾妮格的元神,那勢必要休息很一段時間才行。

「怎麼辦呢?」江帆背著手在宮殿里徘徊著,他不時地望著艾妮格的美麗的臉龐,她真是太美了!這麼美麗的女人,如果能陪伴在自己身邊,那是一件多麼美好的事情!

「目前是無法修復她的元神了,因為離開九色迷幻神宮肯定會遇到令狐青松等人,如果我的元神耗損了,那就無法逃出他們的追殺了。」江帆自言自語道。

再說離開九色迷幻神宮之後還有很多事情要去做,不可能躲在符咒世界修復元神,此時只能從長計議。江帆也想到了一個便捷的方法,那就是奪取他人的元神和修復艾妮格的元神,只是奪取是的元神境界不能太低了,最少都是神聖境界的才行。

想到這裡,江帆一揮手,艾妮格身體四周泛起一道光,她被透明的罩子包圍了。隨後江帆離開了符咒世界回到九色迷幻神宮,「艾斯妮,我們已經進入兩座門,其他的門是什麼情況呢?」江帆對著艾斯妮道。

「大主人,其他的門裡面貯藏了很多物資,有很多的神玉石和晶石,您可以帶走。」艾斯妮恭敬道。


江帆眼睛頓時放亮了,「平,有很多神玉石和神晶石啊!在哪座門?」江帆喜悅道,這些可是神界的通用貨幣,有錢當然好辦事。

「大主人,紅色門裡面貯藏著大量的神玉石,橙色門裡面儲藏著大量的神玉石,其他的門裡面都是煉丹的藥材或者物資。」艾斯妮道。

「哈哈,真是想不發財也很難啊!這些東西我們全部要了!」江帆喜悅道。

緊接著江帆進入了紅色門中,在神宮之中看到了堆積如山的神玉石,江帆頓時震驚道:「我靠,發財了!這麼多神玉石,至少有幾十億塊吧!」

「哇,這麼多神玉石啊!我們發了!」柳晶甜驚呼道。

「哦,這麼多神玉石啊!我們可能是神界富的神人了!」范冰心驚嘆道。

「哇塞,有了這麼多神玉石,以後去泡妞有資本了!嘎嘎!」納甲土屍得意笑道,他首先想到去神女閣泡妞,他太懷念泡愛味女郎的日子了。

江帆一揮手,把這些神玉石全部收入符咒世界之中,有那這些錢財,以後在神界可以隨意發展了。

接下來,江帆等人進入其他門中,收穫了大量的神晶石,還有許多藥材,那些藥材都是稀缺色藥材,這對於江帆製造神丹都是不可缺乏的材料。

同時江帆也暗自感嘆這個謝之雲竟然儲藏了如此豐厚的物資和錢財,現在全部被自己得到了,一個神尊的全部家產,真是夠豐富富的!

在離開九色迷幻神宮之前,江帆想好出去之後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尋找神龍殿是的守護人,然後去尋找神龍殿。只有找到神龍殿獲得神龍血,學會神龍禁制術,那就不怕那些神尊了。

第二件事情就是尋找一切機會開始打擊神翼族和神晶族了,開始實施報仇計劃了。現在江帆已經接近神王的實力,再配上神器殘魂,完全可以對付神王了。

手裡還有爆裂珠,就算是神尊在也不可怕,兩個神尊還不是被自己嚇跑了!可是到什麼地去尋找神龍殿的的守護人呢?江帆在謝之雲留下的殘留信息里搜索終於找到了一些蛛絲馬跡。

神龍族的守護人都是秘密單傳的,一代一代地保守著神龍殿的機密,等待神龍族後裔尋找上門,然後告訴神龍族後裔有關神龍殿所有機密,他們的使命也就完成了。

神龍族的守護人都有一個神秘的標誌,那就是他們的胸口有一塊青色的鱗片形狀的標誌,只要有這種標誌的就是神龍族的守護人。

雖然知道了神龍殿守護人的標誌,可是神界這麼大地盤,如何尋找呢?江帆也犯愁了!

「哎,管不這麼多,還是離開死亡山脈再說吧!」江帆嘆息道。

隨即江帆對著艾斯妮道:「艾斯妮,九色迷幻神宮的出口在什麼地方?」

「主人,出口就是進口,只要從進口出去就到了山腳下。」艾斯妮道。

「哦,我們立即出九色迷幻神宮,離開死亡山脈。」江帆揮手道。

一道光一閃,江帆第一個出現在山腳下,接著就是柳晶甜、范冰心、艾斯妮、納甲土屍等人出現在山腳下,柳晶甜剛想說話,江帆立即噓聲道:「噓,不要說話,附近有埋伏!」

「是什麼人啊?」柳晶甜悄聲道。

「哼,還會有誰,肯定有你父親和爺爺在裡面!」范冰心冷冷道。

「要不我去把他們引開吧?」柳晶甜滿臉不悅道。

江帆擺手道:「我有辦法對付他們!」江帆對著身邊的納甲土屍招了招手,納甲土屍立即把耳朵湊到江帆嘴巴。

江帆對著納甲土屍嘀咕幾句,納甲土屍不停地點頭,接著江帆遞給納甲土屍三顆爆裂珠,「主人,您放心吧,小的會把他們引開的。」納甲土屍道。

江帆點頭道:「嗯,你去吧!隨後我們在九色石柱匯合!」

來幾張月票刺激一下吧!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納甲土屍立即悄悄地朝著前方去了,江帆等人就在山腳下等后,片刻之後就聽到納甲土屍的聲音:「哈哈,老子在這裡呢,令狐老烏龜,你來抓我吧,我把你炸飛了!」

緊接著遠處傳開爆裂珠的爆炸聲,還有人的慘叫聲,那些樹林里埋伏的神晶族人、神馬族人還有神翼族人立即朝著納甲土屍的方向追趕。

「走,我們去九色石柱!」江帆悄聲道。

片刻之後江帆等人到來了九色石柱附近,「我靠,令狐老狐狸真夠狡猾的,這裡也安排人守護!」江帆罵道,因為九色石柱附近也埋伏了幾百名神人,這些神人不是普通的護衛,而是神兵衛。

江帆望了女僕艾斯妮一眼,「艾斯妮,你去九色石柱,把他們吸引出來,我們襲擊他們。」江帆吩咐道。

「是的,大主人!」艾斯妮點頭道。

她立即朝著九色石柱走去,當她出現在九色石柱前的時候,兩旁埋伏的人立即衝出幾十名神兵衛,「站住,你是幹什麼的?」為首的神兵衛喊道。

「呵呵,我是到死亡山脈來探險的、」艾斯妮微笑道。

「探險的?你看到兩個男人和兩個女人嗎?」為首神兵衛問道。

艾斯妮搖頭道:「沒有啊!」

「你到九色石柱來做什麼?」為首的神兵衛道。

「呵呵,我只是好奇,所以過來看看!你這都是來探險的嗎?」艾斯妮裝出十分好奇的樣子道。

「我們在這裡抓捕人,你趕緊離開這裡!」為首神兵衛對著艾斯妮揮手道。

「哦,為馬上走開!」艾斯妮點頭道,她假裝離開,當她走過為首的神兵衛頭目身邊的時候,突然那神兵衛頭目四周空間被禁錮了,一道光芒一閃,咔嚓一聲,空間之刃砍下那人腦袋。

四周的神兵衛立即驚呼起來:「不好了,這女人殺死了頭了!」兩旁的神兵衛立即沖了出來,他們蜂擁而上。

此時江帆、柳晶甜、范冰心出現了,江帆一抖手,十幾支符飛刀飛射而出,那些神兵衛立即慘叫著倒下。於此同時柳晶甜和范冰心同時使出時間雨箭,透明的時間之箭如同雨點般落向那些神兵衛。

頃刻之間,那些神兵衛被突然的襲擊打暈了,他們嚇得四處逃竄。江帆等人立即進入九色石柱之中,九色光閃耀,嗖的一聲,江帆等人被傳送到另外一個九色石柱。

江帆等人剛出九色石柱,立即聽到有人哈哈大笑道:「江帆,你小子逃不掉了!你們已經被我們包圍了!」

聽聲音,江帆就知道是柳晶甜的父親柳傳雲,我靠!這老頭真是不知好歹,要不是看到你說柳晶甜的父親,我早就炸死你了!

「父親,你不要為難江大哥,放我們走吧!」柳晶甜急忙道。

「晶甜,你沒事吧,那小子沒有欺負你吧?」柳傳雲神色焦急道。


「父親,我很好,江大哥對我很好,您不用擔心,您讓我們走吧!」柳晶甜道。

「不行,你不能跟著這個沒有出息的小子,你已經是令狐家的人了,你必須回到令狐家去!」柳傳雲冷冷道。

「父親,您忍心讓我回到令狐家去受苦嗎?令狐公子已經死了,我去他家做什麼!」柳晶甜流著淚道。

「哼,我們柳家要將信譽,你已經嫁給了令狐家,就是令狐家的人了!你必須回去,不要跟著這個小子鬼混了!」柳傳雲冷酷道。

一旁的江帆十分生氣,「我靠,柳傳雲,我懷疑柳晶甜不是你親生吧!」江帆冷笑道。

「胡說,柳晶甜是我親生女兒!」柳傳雲憤怒道。

「竟然柳晶甜是你親生的女兒,你為何要把她送到令狐雲霄家去,令狐非兀已經被我殺死了!他們的婚約已經解除了!哪有你這麼殘忍的父親,竟然讓女兒去跟著一個死人!你他媽還是人不!」江帆怒罵道。

江帆這句話說得很重,柳傳雲頓時氣得臉色鐵青,護身顫抖道:「小子,就算我女兒不嫁給令狐公子也輪不到你小子!只要老子有一口氣在,你別想得到我女兒!」

「呵呵,我實話告訴你吧,柳晶甜已經是我的女人了,你很快就要抱外孫了!」江帆故意氣柳傳雲,其實他和柳晶甜還沒發生那事呢。

這就話果然有效,柳傳雲被氣得渾身哆嗦,「小子,今天老子不殺死你,老子就是你兒子!」柳傳雲都氣瘋了。

「呵呵,我可不想收這麼大的兒子,如果你今天殺不死我,你就做我老丈人就行了!」江帆笑道。

一旁的柳晶甜十分焦急,一邊是自己喜歡的江大哥,一邊是直接父親,「父親!江大哥!你們不要吵了!」柳晶甜著急道。

柳傳雲雙手結印,一陣空間顫動,江帆四周的空間立即開始收縮,他使出了空間收縮術。江帆立即使出空間幻影術,他拉著柳晶甜和范冰心,進入六個位面之中,空間收縮術失效了。

柳傳雲是乎早就知道江帆會使出空間幻影術的,其實空間收縮術只是虛招,他是誘使江帆使出空間幻影術的。

緊接著柳傳雲對著旁邊喊了一聲:「父親,您動手吧!」

一陣空間顫動,柳仁松出現了,他剛才使出空間隱藏術,躲藏在空間之中,「哈哈,江帆,這次看你如何逃出老夫的掌心!」柳仁松雙手揮動。

「六面凍結術!」柳仁松暴喝一聲,江帆四周的空間急速地凍結起來,他的六個位面開始凍結。他這是專門用來對付江帆的空間幻影術的,你小子不是有六面幻影,老夫有六面凍結。

「我靠,六面凍結!」江帆驚呼道,眼看著四周空間快速凍結,他馬上就要被凍結了。

「主人,小的來了!」突然納甲土屍從地下冒了出來,他手提著裂空奪魄槍對著凍結空間狠狠刺去。


砰的一聲,空間震蕩起來,只是少數空間破碎,空間凍結仍然繼續朝著江帆凍結。

「哈哈,就憑你手中的裂空奪魄槍也想破老夫的六面空間凍結術!簡直是痴心妄想!」柳仁松笑道。

突然間,江帆想到了神器殘魂,一雙黑色的手套出現在江帆手上。頃刻間江帆感覺到渾身力量倍增,血脈噴張,江帆大喝一聲:「破!」雙拳猛地向前擊出。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砰的一聲巨響,凍結的空間立即破碎,在強大力量面前,加上神器殘魂的破空效果,柳仁松的六面凍結被破解了。

江帆帶著柳晶甜和范冰心逃出六面凍結,他對著正在發獃的女僕艾斯妮和正在準備再次攻擊的納甲土屍道:「傻蛋,艾斯妮,快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