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娘?哈哈,畜生不如的人也配稱大娘?我呸!」軒轅辰狠罵一聲,仰天狂笑。

「辰兒,不可無禮啊……」江雨聞言,卻是急聲阻止道。

「娘,沒事,她們敢這麼對您,不配被我尊重!風蘭,軒轅鳴,我現在正式警告你們,馬上向我娘道歉賠禮,否則我要你們生不如死!」

狂!囂張!跋扈!這一刻,軒轅辰前世的傲然之氣,衝天而起,雖然樣子已經大變,但是那股氣勢,卻如雷霆震天,驚天動地!

軒轅鳴和風蘭均都一楞,接著笑了起來。

「軒轅辰,你是不是受傷時把腦子也傷著了?我乃你大娘,是你的長輩!你敢這樣和我說話,我有權利馬上將你關進帥府大牢,永不超生!」風蘭笑得花枝亂顫,輕蔑的說道。

「娘啊,二弟腦子肯定傷糊塗了,直接將他關進大牢算了,等父親回來,再判他死罪!」軒轅鳴狂笑,絲毫不知此刻一張饅頭臉笑起來是多麼的恐怖嚇人,像妖怪似的。

… 帥府等級森嚴,不可逾越!

惡魔少爺,別貪歡 ,卻是給了對方借口!

「來人啊,將這個孽子拉下去,關進大牢!」風蘭好不容易抓住機會,豈會輕易饒了軒轅辰。

隨著她的命令,院里的侍從頓時抽出腰間寶劍,指向軒轅辰。

「關我進大牢?就憑你們?我軒轅辰頂天立地,無錯!今天我就要看看,誰敢拿我?」軒轅辰怒極而笑,雙手負背,傲然站立!

前世的他,連漫天神魔也無所畏懼,豈會怕了這群凡人?

「大家聽著,軒轅辰大逆不道,目無尊長,而且抗拒不從,我現在賦予你們對他擁有生殺大權,如果他敢拒捕,殺無赦!」風蘭見軒轅辰如此狂傲,臉色氣得鐵青,怒聲大達了命令。

忠犬王爺汪汪汪 是」!

那群侍從頓時領命,逼向軒轅辰。

軒轅鳴在一旁冷笑不已,看著軒轅辰被侍從圍上,他恨不得那一把把寶劍刺進軒轅辰的身體,讓他魂飛魄散。

只要軒轅辰一死,他就是帥府獨子,以後整個軒轅帥府還不是由他繼承?

他很開心,開心被軒轅辰揍了一頓,這樣就找到了最好的借口剷除掉軒轅辰。

軒轅辰其實也清楚,自己在揍了軒轅鳴的那一刻起,就已經陷入了被動之地,現在更是兇險萬分,自己拒捕,將會受到群攻,落下更大的口實,但是他

如果順從,結果依然一樣,帥府大牢那就是地獄,一旦進去,生不如死,以軒轅鳴的個性,恐怕會讓自己無聲無息的死在裡面。


他眯眼看著眾侍從,這些人,修為都很強大,最低的達到了靈氣中期,其中幾名侍從隊長,更是和他一樣,達到了靈氣顛峰的狀態。

這些侍從修為均都強大,倒不是說他們的修鍊天賦就比軒轅辰厲害,而是這些人的年紀都在二十好幾了,修鍊的時間要多很多,軒轅辰畢竟現在才十八歲,等他再過幾年,實力必會比這些人強大數倍數十倍。

不可力敵!一旦打起來,短時間內根本無法脫身,如果外面的侍從再衝進來,麻煩就大了。

他冷眼看著一旁冷笑的軒轅鳴,嘴角露出一絲嘲諷之色。

在眾侍從衝來之際,他忽然動了,金剛神體驟然爆發,眼中七彩異光一閃,朝著軒轅鳴的方向衝去。

沿途有兩名侍從用劍刺中了他的胳膊,他毫不停留,強忍著劇痛,猛然出現在驚愕的軒轅鳴身前,然後一把抓住他的脖子,閃身回到了母親的身邊。

將母親護在身後,他將軒轅鳴像死豬一般扔在地上,然後一腳踩在其胸口上,先前的一幕又出現了。

「軒轅鳴,你不是在笑嗎?繼續笑啊!」他玩味的看著面如死灰的軒轅鳴,淡淡的說道。

那些侍從見軒轅鳴被制住,不敢向前來,紛紛住了手。

風蘭見此,大驚失色,急聲說道:「別傷害你大哥!我們有話好商量。」

兒子在人家的手中,她再也無法保持鎮定了。

「呵呵,現在知道他是大哥了?剛才怎麼就不顧念我是他二弟?你們的臉轉得可真快啊!現在怎麼辦?你們自己說!」

軒轅辰很是不屑,腳上使了一些勁,踩得軒轅鳴齜牙咧嘴的,聲聲喊疼。

「辰兒,你怎麼一下子變得這麼厲害了?到底怎麼回事?」江雨在軒轅辰身後驚奇的問道,再次看見軒轅鳴被踩在軒轅辰的腳下,她才感覺到不對。

她此時倒是沒有在乎軒轅鳴被制,而是奇怪軒轅辰如今的實力。

先前在軒轅辰的房裡,他制住軒轅鳴,江雨還以為是軒轅鳴一時大意所致,本沒有放在心上,本來那軒轅鳴的實力就比軒轅辰高不了多少。

但是如今,剛才軒轅辰可是從十幾個侍從中間衝出來的,這才讓她感覺到了軒轅辰的不對勁,比起受傷前,強大了數倍啊。

她這一問,頓時也讓風蘭和軒轅鳴重視起來。

「娘,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傷好之後就忽然功力大增了,因禍得福吧。」軒轅辰早就想好了說辭,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他都把責任推到受傷這件事上。

他的回答,讓風蘭和軒轅鳴氣得差點沒吐血,受傷也能增加修為?乾脆大家都去拿刀砍自己玩得了。

不過眾人也沒有多猜疑,軒轅辰一直在房裡養傷,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姑且也就相信是這樣的了。

「你們還告不告我狀了?剛才發生的事情到底是誰的錯?」軒轅辰看著風蘭,冷冷的問道。

眼見兒子被制,風蘭的囂張勁也沒有了,急忙說:「是鳴兒的錯,你們怎麼說也是親兄弟,不能手足相殘啊。」

說完她又看向江雨,「妹妹,快幫姐姐勸勸辰兒,我們情同姐妹,剛才只是和你開玩笑的,哪能真下手啊,老爺回來了我肯定不會對他說起此事,快放了鳴兒吧!」

江雨臉上浮現出猶豫之色,最終點了點頭,看向軒轅辰,「辰兒,放了你大哥,你們是兄弟,有誤會也得慢慢說,不能做出傻事。」

她也是沒有辦法,風蘭的性格她很清楚,絕對是兩面三刀的角色,但是她只能勸軒轅辰放過軒轅鳴,此事一旦鬧大,將會不可收拾,最終吃虧的還是軒轅辰。

軒轅辰見母親開口了,也知道自己不能繼續下去了,雖然他表面上看起來怒氣沖沖,恨不得殺了軒轅鳴,但是後果還是要考慮的。

「放了他也可以,剛才我娘做的事情,你們也照做一遍,否則絕不饒他!」他怒聲說道,自己的事可以不追究,但是母親受到的侮辱,必須討回來!

「照做……」風蘭楞住了,她明白軒轅辰說的是什麼意思,但是要她給江雨下跪,這實在讓她下不來台。

「快點,再猶豫我就踩死他!」見風蘭猶豫不決,軒轅辰重重的蹭了軒轅鳴的胸口一下,使得軒轅鳴痛叫出聲。

「娘,跪啊,我快痛死了……」軒轅鳴見母親猶豫,頓時急忙喊到。

「你們都下去,沒有我的命令不得進來!」風蘭咬了咬牙,朝那些侍從和丫鬟說道。

當院內只剩下四人之後,她臉色陰暗的看著江雨,準備跪下。

「算了,此事就這樣吧!下次最好別再發生!」軒轅辰出聲阻止了風蘭的下跪。

他也只是出口氣而已,真讓風蘭下跪,恐怕會引起更大的仇恨。

鬆開了軒轅鳴,拉著母親,離開了院子,他實在不想再看這對母子一眼。

「娘,這個事情不能這麼算了啊,那賤種太囂張了。」軒轅鳴爬起身來,怒看向院外,又恢復了惡狠狠的樣子。

風蘭冷冷笑了笑,咬牙切齒的說:「當然不能算了,敢叫我下跪,我一定要他們好看!」……

… 「辰兒,你不該這樣做啊,娘即使毀去雙目也不要緊,只要能夠保你平安,娘什麼都願意做!」江雨雙眼之中帶著濃濃的擔憂。

「娘,您太善良了,他們像是那種善罷甘休的人嗎?即使您給了他們雙目,他們仍然不會放過我,今天他們的偽善面目您也看見了,兩面三刀,牆頭草,見風使舵!」軒轅辰覺得自己的這個母親實在善良,真不明白一直以來都是怎麼熬過來的。

以前的小候爺,對自己的母親從不關心,反而責怪她是小妾,沒有帶給他應該享受的一切。

如今軒轅辰卻是知道,有這樣的母親,當是自己這一生最大的幸運!

如此,他更是不能讓母親受到絲毫的委屈!

依照他的脾氣,本想殺掉那母子倆,但是考慮到母親的難處,他最終選擇了退讓。

另一個原因,也是因為他如今實力低微,還不足以抵抗軒轅帥府,否則為了母親,早殺掉那兩人了。

回到自己的屋內,軒轅辰緊關大門,繼續吞吐天地靈氣,壯大自己的力量。

入夜之後,他出了軒轅府,直奔城外而去。

修鍊天道訣,反響巨大,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他只能選擇出城修鍊。

按照小候爺的記憶,他尋到城外十幾裡外的一處隱蔽的山谷。

山谷呈葫蘆狀,四面環峰,只有一個唯一的出口,倒是隱蔽異常,四周都是茂密的樹林,即使他濃出再大的動靜,也不會引起旁人的注意,除非有人進到谷內來,才可能發現。

不過這山谷地處偏僻,又不出產什麼東西,倒是不可能有人來此。

軒轅辰端坐在山谷中心的一塊巨石上,迎著東方,吞吐靈氣,開始全力的運轉起天道訣。

以他身體為中心,出現了一個急速旋轉的漩渦,天地靈氣像水潮一般狂湧進漩渦之中,然後被他的身體所吸收。


那漩渦逐漸的壯大,向著四面八方擴散開去。

天地靈氣形成一股股肉眼可見的靈氣風暴,隱隱散發著七彩之色,在漩渦中翻滾,奔騰,咆哮,像魚入大海一般,進入了軒轅辰的體內。

磅礴的天地靈氣在他的體內沿著三百六十道經絡流轉,最後逐漸的歸於到他的丹田之中,慢慢的沉寂下來。

從他的身上,隱隱傳出龍虎吟嘯聲,越來越高亢,激昂,攜帶著無匹天威。

龍虎吟嘯聲逐漸的消失,取而代之的又是雷霆閃電齊舞的盛況,並且出現了天象,無數的神魔彷彿臣子一般,在他頭頂幻化出幻影,對著他頂禮膜拜。


這些都是前世時他所殺死的神魔,如今在運轉天道訣之下,成為了他力量的一部分。

修鍊了天道訣,就等於是天道在塵世間的使者,凡是被他所殺的修鍊者,均都會留下輪迴烙印,成為他攻敵的手段之一。

當他哪一天,將玲瓏道心的所有功法修鍊到大成之後,他對敵時,凡是被他所殺之人,不管是已經輪迴的,還是永墜地獄的,都將受到他的掌控,受他擺布!

這就是天道的能力,哪怕是前世,今生,未來,都無法逃脫命運的枷鎖!

可惜,軒轅辰前世僅僅是修鍊到了第二層天道訣,就死於非命,逼不得已自爆身亡。

嗡!嗡!嗡!

天地震顫起來,整個山谷都充斥著狂亂奔騰的靈氣,漩渦已經瀰漫到了山谷各處,樹木橫折,雜草彎腰,飛沙走石,煙塵漫天。

在他體內,丹田中,出現了一個急速旋轉的氣旋,氣旋瘋狂的轉動,吸引著磅礴的靈氣從外界進入他的體內,然後經過這氣旋再流轉到他的身體各處。

無匹的力量,在他體內誕生。

當這氣旋穩定,強大到充斥他的整個丹田氣海,將會產生質的變化。


軒轅辰的雙眼猛然睜開,七彩豪光驟然一閃而出,將百米外的一塊千斤巨石瞬間轟成粉末。

靈氣外放!

這是進入了靈武境的徵兆!

靈武之境,有了體內氣旋,就可攝取天地靈氣隔空傷人!

壽元增加到兩百歲,雙手力舉萬斤以上,運用靈氣隔空攻擊,手段神鬼莫測。

靈武和靈氣雖只差一字之差,威力卻強大數倍,一名靈武初期強者,對付數名后靈氣顛峰,也是輕而易舉。

軒轅辰猛地立身而起,帶起一陣龍虎吟嘯之音,漩渦回縮進他的體內,他輕輕一抬手掌,空氣傳出嘶鳴聲。

呼!呼!呼!

他演練出一套鬼神莫辨的拳法,腳踩游龍,身形蜿蜒,如泰山穩健,又似靈蛇般巧動。

「哈……」

吐氣出聲,龍捲虎躍,方圓百米之外,高大粗壯的樹木被他一拳轟擊成幾段,威力強勁霸道!

「天龍斬!」

靈氣直達手心,他對著一塊巨石猛劈而下。

轟!

厚達五米的巨石被他一掌劃過,斷成兩半,切口處光滑如鏡,如刀斧切豆腐一般的輕鬆。

天龍斬,是軒轅帥府的一門戰鬥功法,軒轅辰為隱瞞自己的身份,不得不從記憶里取出小候爺所會的功法,進行演練,以免暴露自己。


這小候爺倒是懶惰,抱著破罐子破摔的念頭,僅僅會這一招半式,讓軒轅辰鬱悶不已。

天道訣中倒也有戰鬥功法,可是屬於修鍊者專用,一旦他在凡人界使用出來,恐怕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只能等接觸到修鍊門派之後,再做打算。

懸疑大神探 ,這天龍斬倒是足夠了。

將修為鞏固一翻,穩定在靈武境中期之後,軒轅辰這才離開了山谷,朝著軒轅城而去。

而此時距離他教訓軒轅鳴,已經過去了三日。

修鍊無歲月,幾日的時間,猶如流星閃逝,無足記掛。

今天是他的便宜老爹軒轅天回府之日,他自然要趕回去,免得那風蘭和軒轅鳴惡人先告狀。

可是當他興沖沖的趕回帥府,卻是見到愁雲慘淡,帥府上下人人臉帶凄苦之色,神情悲傷。

而且帥府各處,都掛起了雪白的喪布,陣陣哀傷瀰漫在帥府上空!

此情此景,令軒轅辰心生不妙之感,以為母親遭受毒手。

可是當他看見院中到處都是陌生的披甲士兵時,又是猛的一楞。

這些士兵,個個神情悲傷,傷心欲絕,嘴裡痛呼元帥。

「難道是自己的便宜老爹掛了?」對軒轅天沒有絲毫感情的軒轅辰暗想到,幾步衝進大堂,果然見到軒轅帥府上下都跪在大堂中,嚎哭不止。

母親江雨也在人群中,哭得昏天暗地,滿臉清淚。

「娘……」他走到母親身邊,心裡已經猜測到到底是誰死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