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姐,你為什麼不吭一聲,那女人都跑到家裡來了,還當著你的面說這樣的話,你難道一點都不生氣?」

劉心荷嘆了一口氣,「只怪我生不齣兒子,所以啊什麼氣都得忍著,不然我在這個家一點地位都沒有。我一個人撐著這個家,里裡外外的活都是我干,我要是走了沒人幫他!他也不會真的把我掃地出門。」

「大姐,姐夫這種做法是不對的,他這明顯是不尊重你,你要是不敢說,我去幫你!」

劉心荷是個怕多事的人,什麼委屈都可以忍的女人!

「採薇不要去了,這種事情我見多了,這五年來我都是這樣過來的。」「老太婆,你和誰說話呢,唧唧歪歪的,家裡這麼多活你不做,你想偷懶不成。」劉春紅插著小蠻腰,指著太陽,「這都晌午了,稻穀還沒有翻,堆在家裡的玉米棒還沒有撥,毛豆也沒有全部曬好……信不信大海明天就把你掃地出門!」

劉心荷接過草藥籃子,「採薇,要不你在這裡吃個飯吧,我這就去做飯。」

李採薇抿嘴笑道,「行,我去廚房幫你。」

李採薇忍著一口氣,這女人太囂張了!

身子從賤女人身邊滑過,腳下一個不穩,差點摔了一跤,好在她手腳快。一看,一隻腳橫她的前面。

「你幹嘛?」李採薇憋著氣問道。

「你沒瞧見我麽?我才是這個家的女主人!你和這個老太婆打什麼招呼!」

「對不起,我只知道我大姐是這個家的女主人!」李採薇氣得握著拳頭,手指上青筋暴露。

「呸!誰生得齣兒子才有資格做這個家的女主人!哼,你瞧瞧她那個肚子,我看這輩子都沒戲了吧。」

「你一個外人有什麼資格說別人家的事情,我大姐和姐夫的事情用不著你一個外人指三道四!」

「臭丫頭,你毛都沒長齊全,敢對我指鼻子瞪眼的!」說罷,聽見空氣中啪的一下。

「你欺負我就算了,為什麼要對一個晚輩動手,如果你再在這裡撒野,我現在就讓你滾出去。」

一向忍氣吞聲的劉心荷突然發怒,真把囂張的小三給鎮住,「你,你個老不死的,你敢對我發怒,我告訴大海去!」劉春紅扭著身體哭著走到曾大海那裡去,「大海,你看那個老婆子幫著外人欺負我!」

曾大海睜開眼睛看劉春紅梨花帶雨,心肝兒似的立馬將她摟在懷裡,「大海今晚帶你去快活,可好?」劉春紅朝這邊投來一個獲勝的微笑。

李採薇本想還一巴掌回去,可想到蠶絲的事情,只得先忍著,眼下還是得幫助大姐才是。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李採薇蹲在地上撥青毛豆,大姐劉心荷在煮飯。(平南文學網)

「大姐,我要是你我絕對不會忍,任由這種女人欺負!」

劉心荷坐在土灶前,往裡面塞裡面塞了一把干稻草,火光映出她那張除了歲月的原因造成的滄桑的臉,眼睛里除了多年來承受的煎熬和委屈,更多的是忍受和妥協!

「採薇,你不懂,這女人要是生不齣兒子來,就等於給女人判了死刑,你姐夫那樣做我默許了,指望著那個女人可以給曾家生個兒子,這樣曾家就不會絕後了!」

「大姐,你怎麼能這麼想,即使你生不齣兒子,也不能縱容姐夫在外面找女人,我們可以想辦法。」

「採薇,你的好意我心領了,我都這把歲數了,還能指望什麼呢?」

李採薇一顆顆地將青色的毛豆剝好,見大姐這樣淡然地面對這種事情,她一個外人,又如何能插手呢?

飯菜做好后,李採薇負責將做好的菜端到飯桌上,沖著門口喊了一句,姐夫,吃飯了!劉春紅扶著曾大海到了飯桌前,眼神落在了採薇身上,「哎喲,你就是家成媳婦啊,我剛才還不知道呢,既是自家的親戚,以後就多擔待點!」

李採薇皮笑肉不笑,「大姐,我們什麼時候又多了個親戚!」

劉心荷端了一碗湯過來,「採薇,你也上桌吃飯吧。」

「大姐,你忙了一天,你也上桌吃飯吧,廚房的活等吃完收拾不遲!」


「家成媳婦,你別管她了,她還要幹活呢,我們先吃吧。」

李採薇暗暗盤算著,怎麼給她一點教訓。

「姐夫,大姐勞累了一個上午,大姐也是這個家的女主人,怎麼不能一起吃飯,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飯才有氛圍!」

曾大海對著劉心荷招了招手,「我沒讓你不吃飯,不知道的還以為我虐待你,這還好是家成媳婦!」

劉心荷很不自然地點了點頭,可想而知,她是多久沒和自己的丈夫坐在一起吃飯。


「大姐,我去廚房拿幾個勺子過來。」

……「我呸!」劉春紅將一口湯噴在地上,「老太婆,你想辣死我啊,你在湯裡面加什麼東西?」

劉心荷小心翼翼地正在夾蛋,結果筷子被一雙抽走,摔在地上。

「你讓大海嘗嘗看看湯是不是辣的,我看你是火氣太旺盛了,上火造成的。」

李採薇暗爽,辣不死你!

「大海,你看看,老太婆又惹我生氣,我不開心怎麼給你生兒子!」

曾大海將自己的湯端過去,「你喝我的,我的不辣!」

劉春紅咬牙切齒地盯著李採薇,「大海,我喝你的也不開心。」

「那你要怎麼做?」曾大海哄著道。


「我要這老太婆喝我這碗湯,她喝了我就開心。」

「你別胡鬧,這辣的湯怎麼能喝!」曾大海瞟了一眼劉心荷。

「大海,郎中說不能吃太辣,要吃清淡點才能懷兒子。」

聽到兒子兩個字,曾大海眼睛里放了光,將湯端到劉心荷前面,雖有歉意可以依然道:「你就喝了吧。」

劉心荷看著眼前的湯碗,猶豫了一下,還是拿起湯碗往嘴裡灌。

「大姐,你為什麼要喝?」李採薇一把將湯碗截住。

「採薇,我吃辣。」劉心荷看了她一眼,拿著碗繼續喝下去。

李採薇氣得半死,看著劉春紅得意的表情,牙根都是疼的。

「大海,這農忙時節的,家裡的農婦都被辭退了,有人吃個飯都這麼拖拉,這家裡的活難不成要我來干?」

曾大海見劉心荷已經喝完了湯,不耐煩道:「趕緊去幹活吧,我看著心煩。」

劉心荷下了飯桌,走到屋檐下面將剩下的毛豆扛出去。

李採薇狠狠地咬著筷子,這次沒算計成功,反而讓大姐喝了那咸死人辣死人的湯,跟著也放下了碗筷。

劉春紅得意

「家成媳婦,你今天怎麽不帶著家成一塊來呢?」

李採薇敷衍,「家裡忙,就沒過來了。」

「哎喲,你該讓家成出來多走走,他性格本來就悶,見到生人都害羞,一個大男人這樣害羞怎麼成!記得替我向家成問個好,你家家成長得可是村子里最帥的,多少女孩子覬覦,可哪知道家成性格太過於內向,把人家姑娘都嚇跑了!」

「家成是個老實人,自然不會招惹亂七八糟的人!」

「你可有福氣了,不過白白浪費了這大好時光,你這太小啦!」劉春紅也覬覦過劉家成,要不是那死呆瓜誓死不從,自己也不會這老東西糟蹋!

「這家裡沒了傭人,你大姐一個人忙不過來,反正沒土地,你得讓家成過來幫幫忙!」

李採薇明顯感覺到這賤人的弦外之音!

「大姐一個人忙裡忙外,家成會過來幫忙。」李採薇氣呼呼地回到了家裡。

不說話,不打招呼,走到水缸里舀了一瓢水,咕嚕嚕地下了肚子。

然後也不說話,氣呼呼地倒在了床上。

正在編草繩的劉家成見此,貼心地上前給她一條毛巾。

李採薇睜開眼睛,扯過毛巾,擦了擦額頭上的汗。

「怎麼了?」

李採薇倒頭,背著他!

見他沒動靜,李採薇起身,見他還站著,氣不自覺地消了一半。

「家成,你可知道大姐夫又找了一個女人。」

劉家成點了點頭。

「氣死我了,那個女人怎麼可以這麼橫行霸道,對著大姐指手畫腳,還把家裡的傭人辭退了,大姐家十幾畝田,她一個人忙得過來嗎?」

「嗯,明天我過去幫忙!」

「家成,我也要去!」李採薇賭氣道,那女人魅得像個妓女,指不定就會勾引家成,居然還當著自己的面叫家成,還誇是村子里最帥的!

「嗯,明天一起去。不過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什麼?」

「明天你不準備理會劉春紅那個女人,我看她對你有點居心叵測!」

見劉家成沒有反應,李採薇第一次著急道:「家成,你能不能親口答應我?」

「我答應。」

李採薇終於解了氣,可想到明天要去幫大姐收稻子,她就擔心,那個女人還不定使出什麼招數來,今天差點被她坑死!等著瞧吧!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大暑(六月中旬)前後開始搶收早稻,只有半個月左右時間,七月初早稻需全部收割完並且重新兜種秧苗。家家戶戶的早稻收穫已經接近尾聲,按照正常速度,大姐家的稻穀應該也收得差不多,誰知道半路被劉春紅唆使辭退了工人,還剩下兩三畝田。田野上,黃橙橙的稻穀換成了綠油油的小禾苗,只剩下大姐的家的幾畝田。

李採薇拿著割禾刀賣力的割稻穀,家成拿著特製的裝稻穀的架子將稻穀挑到岸邊的谷堆上。兩人五點半就起床,趁著太陽大的時候趕緊將眼前這畝田收完,下午去拔秧苗,三人加把勁,應該可以將這畝田完成。

日頭當空,已經接近晌午,毒日頭曬得人眩暈。

李採薇用袖子擦了擦汗水,見大姐在旁邊將已經割好的稻穗放進木架子里,「大姐,家裡沒人做飯吧,要不我去家裡拿些吃的過來,這樣節省些時間。」一般田間勞作的人,都是將吃的帶到田間,中午的時候找個陰涼的地方吃飯。

劉心荷將木架子裝滿,「採薇,等下有人送過來。」

「心荷啊,你還指望誰給你送飯菜過來,我剛才在你家門前經過,你家裡的門的關著!」

遠處,年嬸拿著菜籃子去自家菜地里摘菜。

「年嬸,我大姐夫去哪裡了?」

「我看見你姐夫帶著劉春紅那丫頭去鄉里的酒樓吃飯去了。」

「他們什麼時候的?」

「差不多半刻鐘吧,我從家裡出來的時候正好看見你大姐夫出門。」

李採薇氣得將鐮刀扔進了田裡,自己沒吃的也罷了,反正是過來幫大姐的,可大姐夫不幹活就算了,還帶著那小賤人去逍遙!

「你們是不是還沒吃飯?」年嬸熱心問道。

李採薇尷尬道:「早飯也沒吃呢。」

「哎喲,那正好呢,我這還裝著飯菜,我本來要給我家老頭子送吃的,老頭子臨時被人請去村裡半點事情,我還在發愁這飯菜怎麼辦呢!」

劉心荷將稻穀整齊地放在木架子里,「採薇,這點飯菜也不夠,我看這太陽太大,先回去休息一會兒。」劉心荷對著旁邊菜地里的年嬸道:「多謝了,你這也不夠,我這就回去做飯,家成乾重活,得吃點長力氣的。」

「那行,你們趕緊回去吧。」三人收拾了一下,往家裡趕去。

「採薇,你幫我攪動一下鍋里的米,我去拿點臘肉過來。」

臘肉是農家裡面很難得的菜,一般逢年過節才會拿出來吃。

「大姐,隨便炒點菜就可以了!」

「家成難得過來一趟,這臘肉放著也是放著,家裡還釀了一些黃酒,拿出來喝點。」

李採薇拿著大勺子攪動鍋里的米,心情如同鍋里沸騰的水一般。見家成很平靜地坐在凳子上往土灶裡面加柴火,李採薇故意將動靜搞大點。

劉家成抬頭,見她氣得臉通紅,「怎麼了?」

「明知故問!你難道不知道我為什麼生氣?」

「哦。」

「傻瓜!我是看不慣大姐夫這麼對待大姐。」

……

簡單的三道菜,一道蒜苔抄臘肉,清炒毛豆,還有一個南瓜湯。


「家成,你這是第037章,又辭退雇傭的農夫,家裡的人都落在大姐一個人身上,春紅姐不出去幹活也行,但做做飯菜是應該的,哪個村裡的婦女不做飯的?」

想不到一個十歲的小女孩居然懂這些道理,曾大海往劉心荷看去,見她累得瘦成了皮包骨,這十幾年來,她就是曾家的一頭驢,白天黑夜幹活,從來也沒見過她休息。

「春紅,家裡的農活這麼多,我看你幫幫家裡,做做飯總是可以的。」

劉春紅嘟著小嘴,憤怒地瞪了一眼採薇,「大海,我最怕做飯了,我要是做飯了,就會變成黃臉婆,我不要變成黃臉婆。」

「採薇說得對,你天天不幹活在家白吃白喝,你肚子又不給我爭氣,你要是能趕緊生個兒子,這活就不用你干。」曾大海有點不耐煩道,這一下劉春紅不敢多說什麼,只得憋著一口氣,恨恨地看著李採薇。

「大姐一個人在外面要割禾、打穀、拔秧苗、插秧,家裡曬稻穀的事情我看就讓春紅姐做吧,她不會的話正好讓她學學。」

「大海,你別聽家成媳婦亂說,你知道我是幹不了重活的,我可不想我手上有皺紋起繭!」

「怎麼幹不了,你有手有腳的,明天開始,你在家好好做飯,別跟著我跑來跑去。」

「大海!」劉春紅提高了嗓門,嬌嗔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