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你好煩呀。不喜歡就是不喜歡了。哪有這麼多為什麼。」

直接不理人,出去吃飯了,讓她去看殺豬,還不如拿刀殺她呢,雖然她不怕,但是她嫌血腥呀。所以別說喊她了,就算八抬大轎來抬,她也不去。

吃完了飯,幾個哥哥放假,正好沒事,老爺子就讓幾個孫子去挖藕,周家有一塊不大的地方,就是種了藕,以前家裡不富有。蓮藕的價格可不低,雖然挖的時候冷,還不好挖,但是能賣個好價錢,那也值了。 紅樓之尷尬夫妻 所以過年前,就挖了賣掉。

今年家裡條件好了,以前不捨得吃,現在可捨得了,所以老爺子讓幾個孫子去挖些回來吃,如果挖得多,順便讓三兒去送五香乾的時候拿去賣掉。

「哥哥們,挖藕,我也要去。」

周子雅生怕把自己給遺忘掉了,趕緊舉著小手,那叫一個各級呀。

「子雅,我們今天還要去師傅那裡學刺繡的呢。怎麼能跟哥哥們去玩呢。」周子玉趕緊拉住心都快要飛了的妹妹,沒有好氣的說道,如果妹妹不去,自己想去,也不能去。因為師傅看見肯定會不高興。她有了一次那樣的經驗了。

「哎呀,子玉姐,你看看你,天天左一句刺繡,右一句刺繡,你都快要入魔了。我真是懷疑你會不會睡覺都還念著刺繡兩個字。這刺繡要學,可也總要干點別的吧,哪能天天,時時刻刻都學刺繡呀。今天先休息一天,明天再學了啦。」

周子雅把自己想要偷懶一天的想法說得那叫一個冠冕堂皇的,她現在不厭惡刺繡,但是也絕對不會像周子玉一樣,那麼痴迷。更何況現在有別的事情吸引她呢。 如果要比口才,火爆脾氣的周子玉那絕對不是周子雅的對手,這不,周子雅一說,她氣得臉通紅,卻沒有辦法反駁。

因為啥呀,因為她自己真的在晚上睡覺的時候還喊著刺繡,刺繡的,被自己大姐聽見了。

這樣的事實,讓她如何反駁呀,所以只能瞪眼。

周子雅是屬於打了一棒又給個甜棗笑眯眯的說道「子玉姐,你看師傅天天看我們,要教我們東西也挺累的。我們就讓師傅也休息休息一天嘛。這樣才是孝順師傅呀。就比如,你看我哥他們,上了學堂,一段時間之後,夫子還要放假呢。」

越說越是覺得自己說的是真理,話更多了「人又不是鐵打的,哪能一直不休息,你說是吧。更何況,師傅年紀大了,身體更是沒有我們小孩子好了。我們要是不懂得體貼師傅,那更加不對了。」

如果最開始周子玉還氣,那現在周子玉已經有些羞愧了,她不好意思的動了動唇,卻沒有說出一個字。

周子雅看她的模樣就知道她已經鬆動了,所以直接大手一揮「子玉姐,就這麼說定了,休息一天。」

周子虎已經在喊了「妹妹,快點,該走了。」手裡還提著一個大大的木桶。

周子雅直接拋掉了周子玉跟了上去,結果,看見連朵和周子月也跟著一起去的時候,她眼睛里閃過不喜。原因就是最近她發現,連朵和周子月湊成了一對好基友,如果只是好基友她也不算不喜歡,偏偏這對好基友,直接是臭味跟臭味湊成一起,成了絕對的臭味。

「小雅妹妹,你今天沒有去看殺豬呀。聽說今天殺的是一頭好大好大的豬呢。」連朵臉上笑著嘲笑的問道,心裡卻是非常不屑,這個臭丫頭,可真是怪喜好,居然喜歡看殺豬,這是一個正常姑娘該喜歡的事情嗎。

周子雅氣得想罵人,你這不懷好意的語氣和眼神,可不可以稍微收斂一點。

難道當真以為本小姐是瞎子和聾子,聽不見,也看不見。最討厭聽見什麼殺豬了,你偏偏要提,你既然要得罪我,別怪本姑娘不客氣。

所以周子雅也笑了,只是笑得比連朵那笑容好看百倍,本來就是非常漂亮的臉蛋,笑起來更是讓人覺得眼前像是花朵綻放一樣「小姨,現在小雅不喜歡那些事情了。現在小雅喜歡刺繡了,哎………小姨,也怪小雅不好,小姨都不會刺繡。哪裡懂得刺繡的美妙和樂趣呀。」

剛剛被笑容弄得恍惚的連朵,心裡更是嫉妒不已,嘴裡直罵狐狸精呢。更是氣恨,怎麼自己老娘沒有給自己生一副那樣的花容月貌。

結果,現在又被周子雅嘲笑她不懂刺繡,她氣得恨不得直接在那漂亮的臉蛋上面打一巴掌。

周子雅反而覺得這樣還不夠似的,又繼續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子月姐,你去你姥姥家作客的時候,也要呆幾個月也不回來嗎?如果這樣,子月姐,你可千萬別去那麼久不回來,小雅會想你的。你呆幾天就夠了。要早些回來才好。」 連朵的臉忽青忽白,眼睛有些紅,羞愧的感覺讓她恨不得現在立刻離開周家,回到連家去。

雖然平常這姑娘看似膽子大,不要臉似的,但是不管怎麼說,她才十幾歲,在古代都還是沒有成年的年紀。再加上,她在連家是最小的孩子。哪怕她是女孩,也是比較受寵的。連家的人雖然讓她做些活計,平常倒是捨不得打罵她。

現在被周子雅幾乎是擺明了說她,厚臉皮,明明來周家是屬於走親戚的類型,哪有走個親戚,來了就不走的,一呆就是幾個月。這不是屬於厚臉皮,不要臉那是屬於啥,還被人如此明晃晃的說了出來,她一小姑娘還是要臉面的。

可是讓她如此離開,她又不願意,周家的生活比連家好太多了,連家要做農活,周家幾乎完全不用做,連家幾個月吃不到肉,周家幾天吃一次肉,還可以吃雞之類的。最最讓她捨不得的是那貴公子。她還要留在周家,讓貴公子來了可以看見她,從而嫁給貴公子,過上美好的有人侍候,穿金戴銀的好日子。

如此腦海里反覆的想了無數遍,才把怒火壓了下去,她不敢再得罪周子雅,甚至臉上露出討好的笑容「小雅,不是要去看挖蓮藕嘛。我們快點吧,不然都掉隊了。」

周子月一直沒有出聲,原因就是,在周家,她是惹不起周子雅的,除非不想過好日子了。

更何況,雖然她跟連朵現在看起來交好,那也只是表面的,她也是自私的,也看不起連朵這種來了就不走,天天白吃白喝的類型。

周子雅自然不是那種得理還要像潑婦那樣鬧幾翻的人,剛剛自己出了口惡氣,看見這個小姨給自己認低做小的了,她也不再糾著辮子不放手。

所以也搖了搖自己腦袋上周子虎給她扎的頭髮「小雅,還好你提醒我,看我都差點忘了。」

連朵看見走在前面的小人,心裡恨得發狂,狠狠的咒罵著,早晚有一天,她要報這仇。

周家五兄弟,除了最小的周子熊還沒有下田,其它四個已經鞋一脫,褲子一挽,就非常自然的往田裡去了,田裡還有些水,一個個踩下去,就陷了大半條腿,一個個挽袖子準備大幹一場的模樣。

「小妹,你站旁邊一點,不然小心一會掉到田裡了。在旁邊也看得清楚的。一會讓大哥和二哥給你挖最大的蓮藕。」周子熊年紀最小所以沒有下田,心裡還有些不服,但是大哥的拳頭他是打不過。所以只能站著看。

更何況二哥還交給了他一個更加重要的任務,就是時刻看著小妹,別讓她出事,他感覺,自己責任還是非常重大的。而且看妹妹這個活,他還是非常願意的。

「三哥,我可不是笨蛋,哪那麼容易掉進去呀。不過你放心,我不會走到邊上去的。」周子雅眼睛盯著幾個哥哥的動作,隨意的敷衍自己的三哥。眼神都沒有看周子熊一眼,心裡還有些小小的不高興,覺得自己被小看了。 畢竟,周子熊這個三哥年紀最小,比她大一點,她靈魂可是住著老妖精呢,哪能真跟這樣的小屁孩子計較呀。

周家這一群孩子人數可不少,如此大動作,自然被村裡的人看見了,這不一個瘦得像麻桿的女人就走了過來,周子雅的視線一直盯著幾個哥哥,倒是沒有注意到,直到耳邊響起,女人的聲音,她才看見來人。

「喲,周家幾個臭小子這是挖蓮藕呢。聽說你們周家都賺大銀子了,天天應該吃肉才對呀,還用得著吃蓮藕嘛。」 幽暗主宰 婦人嘴角癟了癟,語氣酸得厲害,自家飯都吃不飽,同樣是一個村的,憑什麼周家就能發財吃肉呀。真是老天不公平。

「三哥,這是誰呀?」周子雅拽著三哥的衣袖問道,她覺得這婦人也太丑了,臉也太瘦了吧,又黑又瘦的,像是現代非洲人似的,而且這個女人身上還散發著一股臭味,熏得她恨不得現在一腳把這女人踢得遠遠的。

她甚至都懷疑,那黑黑的臉,不是因為皮膚的原因,而是因為不愛乾淨,全是髒的原因。

周子熊不屑的聲音小聲回答道「小妹,這個是二癩子家的媳婦,不是好東西,小妹不要怕,她不敢欺負你的。一切有三哥保護你呢。」

因為剛剛周子雅聞到那臭味,顫抖了一下,周子熊還以為是妹妹害怕呢。

要說窮山惡水出刁民,這山水村自然不富足,雖然大部分的老百姓還是比較老實安份的。但是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自然這山水村肯定有那麼幾顆老鼠屎。

非常榮幸的,眼前這個婦人一家就是屬於山水村的幾顆老鼠屎中的一顆。

二癩子是因為他在家裡排老二,頭髮不知道怎麼的掉了一塊,就沒有長出來,就取了這個名字,是個非常懶的漢子。這婦人是二癩子的媳婦,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他這媳婦也是懶得很。兩個人生了兩個女兒一個兒子。這夫妻倆是屬於嚴重的重男輕女的類型,兩個女兒在家那就是奴隸的存在,啥活都干,還不高興就又打又罵,對兒子寵得要命。 總裁大人欺人太甚 自然這樣夫妻教出來的兒子也不是好東西,沒有人願意跟他兒子玩。

周子虎脾氣暴躁,聽這話一股火就來了,直接手裡的泥隨意一扔,卻像是有眼睛一樣,直接扔到了婦人身前,她的身上也沾了一些。

婦人尖叫一聲罵道「周子虎,你這個臭小子,你幹什麼,扔老娘一身的泥。」

周子雅不屑的翻了個白眼,覺得自家大哥這事辦得漂亮,反正這婦人也是一股臭味,再給她一點臭泥,那就是屬於「錦上添花呀。」自家大哥多好心呀。

周子虎卻是一臉囂張的站直了腰,他就站在田裡,臉上還一副似笑非似的模樣,說出的話卻是差點將婦人直接氣得倒在田裡「哎呀,嬸子,原來是你在那裡呀。不好意思呀,剛剛子虎挖蓮藕蹲得有點久了,所以腦袋有點暈,眼睛有些不好使。只感覺那裡黑乎乎的,哪裡知道是個人呀,所以就往那一丟了。早知道是嬸子你站在那,哎,我就不該丟的。」 剛剛婦人的尖叫已經引來了兩三個看熱鬧的人,現在聽見周子虎的話,一個個根本忍不住就哈哈大笑起來。

因為村裡人誰不知道二癩子家的媳婦是村裡最黑的人。

「好,好,好你個臭小子,看老娘不打死你。」婦人氣得恨不得衝過去,她聽見那些人的笑聲,簡直恨不得殺人了。她黑是她一直的心病,不然也不會那時候嫁不好,偏偏嫁給了個又懶又難看的二癩子。

周子虎他得意的昂了昂腦袋,心裡想著,想打老子,就憑你,老子隨便就打得你爬不起來。

拿把刀出來在你脖子上面比劃比劃,你恐怕要跪在老子跟前認錯。

不過現在他上了學,稍微聰明了一點,反而一副認錯的樣子「嬸,是我的不對,你要打,那就打吧。我也沒啥好說的。」

但是他就是站在田裡根本沒動,意思是你要打你就下田來,他自然料定了婦人不敢下來,就算下來了,到時候他隨便動動,他自己不會挨打,那婦人,肯定摔得一身的泥。

「子虎,你個死小子,有本事,你上來,看老娘不要了你的皮。」她倒是想去打人,可是那泥那麼臟,她才不願意下去呢。

周子雅討厭這個婦人,看見居然罵自己哥哥,也不客氣了。

捂著小鼻子皺著小眉頭,一副受不了的可愛嬌模樣,聲音軟軟的,帶著糯糯的響起「三哥,什麼味道好臭喲,小雅不要呆在這個地方了,臭臭的地方不好。我們要到聞不到臭臭的地方去。」

那看熱鬧的人一聽,立刻更是大笑起來,一個個鼻子一動,就是非常嫌棄的退後了好幾步。

甚至有幾個人更是不客氣的喊道「二癩子子媳婦,你這是多久沒有洗澡了,這麼大一股臭味。」

「哎呀,懶成這樣,真是沒得救了喲。」

「我要是這麼臭,我就不會出門,直接臭在屋子裡算了。」

「這樣的人我們還是離遠點,不知道她身上會不會有啥毛病,到時候傳染了,可是沒有銀子請大夫喲。可別受這冤枉罪喲。」

「哎,我們山水村怎麼會出這樣的人呀。太丟人了,太丟人了。」

婦人被這些聲音氣得跳腳,狠狠罵著讓她們閉嘴,那些村民更是不客氣了,你一句,我一句,氣得二癩子媳婦一張嘴哪裡說得過幾張嘴呀。氣憤的吼了半天,吼不贏,只能好漢不吃眼前虧,趕緊溜了。不過溜之前沒有忘記罵幾句。

「小福星,你們家怎麼這時候就開始挖蓮藕了呀。」村民看著周子雅喜愛得緊,剛剛把二癩子媳婦罵跑了,心情正是好的時候。不過,平常挖蓮藕的時候,還要還隔半個月左右呀。

「嬸嬸,爺爺說,我們家的可以挖了。哥哥們學堂放假就來幫忙挖了。」看在剛剛眼前這婦人罵走二癩子媳婦出力的份上,她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沒有熱鬧看,其它人就走了,不過也有兩個人留了下來,就有剛剛問話的婦人,她家也是蓮藕,以前都沒有這麼早挖的。現在她想看看周家這時候挖出來的蓮藕如何,如果可以了,那她也可以回去叫男人去挖。這時候的蓮藕上市得早,賣的價格好,也好賣一些。 婦人覺得不然等到後面,全部擠在一起,價格上不去,還賣不動。

現在頓時覺得周家的人可真是非常聰明呀,看來村子里傳言周家發財了是真的。

「喲,周子書挖到蓮藕了,快拿過來嬸看看,這來蓮藕如何了。」婦人眼睛尖,第一時間就看見周子書從泥里挖出來的蓮藕,趕緊喊道。

挖蓮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為它是長在泥裡面,也不能完全確定它長的位置,所以要先刨泥,而且蓮藕有些很長,有些短,如果遇到長的,要盡量不要弄斷。就要順那蓮藕把泥全部刨了才可以挖出來。

「行,嬸,我給你拿過來。」

周子書雖然嫌走過去有些麻煩,但是離田邊倒是不太遠,而且這嬸剛剛還幫了他兄弟呢,所以也願意浪費一點時間體力。

周子書拿著蓮藕還在田裡好好的洗了一遍,基本上沒啥泥了,才遞給婦人。

「喲,這蓮藕不錯呀,成熟了,可以挖了呀。看看,還長得這麼大。」婦人家裡年年都要中的,自然有經驗,一看就是眼睛一亮,明亮是成熟的蓮藕。看看這肥的,一入手就知道是非常有重量的。

「那是,嬸,我們家的蓮藕,每年可是要用不少肥的。」周子書趕緊得意的回答道。光是看這田裡的泥黑黑的就知道,肥可是十足的。

「嗯,嗯。子書小子,嬸知道你們家的東西好。」

周家的老爺子中田還是非常不錯的,這在村裡都是有名聲的,每年賣蓮藕的時候,一個村的,這點事情哪裡瞞得了呀,每年周家的蓮藕都是上好的。當然,她家的也非常不錯,甚至比周家的還要好。她家的蓮藕田那也可是廢不少精力種的。而且她家種的起碼是周家的三倍,每年她家賣蓮藕的銀子可不少。一年到頭,就盼著這點收成呢。

接下來,幾兄弟個個都有收穫,周子雅在旁邊看得非常有興趣,本來她是想要幫幫手的,不過被自己的三哥周子熊給拒絕了。理由是,她的小白手會弄髒的。而跟著一起前來的周子月和連朵,則被周家人的安排洗蓮藕還有裝在桶里。

雖然周子月和連朵都覺得非常不公平,不過二人可不敢說。

「大哥,蓮藕挖得差不多了吧。我們帶來的桶都快要裝不下了。」周子雅跺跺腳,感覺站了一會有些累人呢,就開始喊了起來。

今年的蓮藕可真是不錯,每一條都是好長好大的,帶了幾個大桶,人一多,這不,才沒有多少時間已經裝滿了。而且她看著幾個哥哥在那冷水裡這麼久,自己站久了都感覺冷,更不要說他們在田裡了。

大房的周子書看了一眼,確實已經裝滿了,於是決定就不再挖了。先回去,如果要挖,下午再來就是了。畢竟老爺子讓他們來挖的時候,也是說挖些回去吃,如果多了,就順便拿去賣掉。

最後一群半大的孩子收穫豐厚的抬著幾桶的蓮藕回家了,村民們看見了,一個個羨慕得厲害,嘴裡酸了幾句,或者讚美幾句。倒是有幾家也種了蓮藕的,也決定回家挖出來。 當抬著蓮藕回家的時候,去鎮上送五香乾的周言良也回來了,他看見周子雅,一臉奇怪的問道「小雅,村子里不是有人殺豬嗎?你怎麼沒有去看呀?是不是沒有人喊你,爹現在就帶你去。」心裡卻在想,這時候去肯定晚了,豬都殺過了,肉都分開了,寶貝女兒今天沒有看見,一會可別把屋子給拆了。

周子雅的臉僵硬得像石頭了,她磨磨自己白白晃眼的小牙,非常氣憤的瞪了自己爹一眼。

然後語氣沖沖的回了一句「爹,以後別在女兒面前提什麼殺豬,女兒從今以後都不會再看殺豬了。」

說完也不理人,直接一肚子氣回了屋,砰的一聲關上門,躲在自己的房間里。

她一肚子火,破殺豬,今天就聽見無數次了,她都快要煩死了。

「啊,對了,今天那泉的水我還沒有喝過呢。也不知道味道好不好,有沒有什麼特別的效果。」周子雅想到早上被大哥叫起來,她還沒有嘗過,趕緊腦海里一想,然後整個人就出現在了空間里。

周子虎看著自己爹還一副沒回過神來的模樣,趕緊光著腳走進解釋道「小妹說她從今以後都不會再喜歡看殺豬了。而且看樣子,她現在還特別討厭。爹,你以後也別在小妹面前提這事了,看小妹的樣子都不高興了。」說完還埋怨的看了他一眼,覺得他這個爹惹妹妹生氣,可幹了一件大壞事。

周言良被自己兒子用眼神埋怨,他也相當的鬱悶,他也是無辜的好不好,他哪裡知道呀。

不過想想,女兒以後沒這特殊愛好了,也是一件好事,所以也不生氣了。

當然周子雅這個女兒他不生氣,周子虎,你這個臭小子他可不會客氣,直接一巴掌打在周子虎的腦袋上,嘴裡罵道「臭小子,你那是什麼眼神,老子可是你爹,是你老子,想造反不成你?」

周子豹同情的看了自己大哥一眼,自己大哥可真是笨的,要是換了自己,早就溜了,哪裡輪得到爹動手打人呀。周子虎自然不敢回嘴,腦袋被打得疼,他雖然在外面打架厲害得要命,但是在周家,他還是不敢的。他跟別人那種窩裡橫是完全相反的類型。

「嗯,雖然這古代的空氣不錯,但是明顯這空間的空氣更加好。」周子雅深深的幾個呼吸,明顯的感覺到,吸入了空間的空氣,整個人都會特別舒服。

她看著還不大的空間,心中不停的告訴自己,升級,升級,再升級。

看完了空間的那顆最大的樹,每次升級的代表,這次沒有果子,代表沒有升級。整理了一下空間翻種的菜之類的。然後才跑到泉眼那裡。

「嗯,看起來這泉水乾淨清澈,應該不會難喝。」

看了一眼,只能看出這水非常乾淨,其它的倒也看不出有啥不同的,伸出小手,捧了一口放進嘴裡一喝,泉水立刻進入嘴裡,透過舌尖,然後滑過喉嚨進入肚子。 「好,好,空間出品果然不是凡品,這水可真是好喝,甘甜可口,真是好喝呀。」眼睛一亮,這水比那什麼山泉水好喝多了,這水明顯的帶著一絲甘甜味道。她舔了舔嘴唇,剛剛那點根本不夠喝的。她立刻又捧了好幾次,喝了不少,終於肚子都飽了。她才滿足的打了一個飽嗝,舒服得恨不得哼哼兩聲。

在空間里玩了一會,周子雅才出了空間。中午的午餐自然就是蓮藕,農家吃蓮藕都是比較平常的,就是拿來炒炒或者燉肉湯。今天家裡沒有肉,所以就由沈氏直接炒來吃,不過沈氏的刀工不錯,切成了絲,每一根都大小差不多,端上桌的時候,香噴噴的。

「吃飯。」

老爺子一聲喊,開始動筷子,大家也沒有客氣,直接趕緊夾了起來,農家的飯菜都比較普通,今天就是玉米饅頭加炒的蓮藕,還有兩個青菜,份量多,味道一般,沒啥得放油之類的。吃起來沒啥味道。不過蓮藕還不錯。

蓮藕在農村也是屬於比較貴重的,以前吃都是非常少的,要拿來賣銀子,今年倒是不那麼缺銀子,所以今天吃得大家非常開心。更何況小孩子小,那蓮藕咬起來脆脆的,味道非常不錯。好大的一盤也吃得乾乾淨淨的。

因為放假,所以下午,周家的幾個男孩就準備去山上砍柴,家裡每天需要很多的柴,人多了,用起這些東西來自然就多了。婦人則是端著大桶的衣服去河邊洗衣服。周子雅聽見上山,心裡又開始癢了起來,非常想去。畢竟沒有哪個穿越女不上山的呀。而且大多貧窮的,都是從山上開始發家致富的。特別是穿越女運氣都非同一般,經常會找到值錢的,比如人蔘呀,靈芝之類的。

再怎麼說,她也是穿越女呀,在現代沒地方找啥人蔘,來這古代了,不會也沒機會吧。

只是想到蛇,她心裡又有些不敢了,上次去了,嚇得她魂都差點沒了,還大病了一場,被關了好久呢。可是讓她放棄,她又不甘心。

「大哥,二哥,你們等等,我也要跟你們一起上山。」周子雅咬著唇,心裡不停的給自己打氣,自己是穿越女,天道是自己的親媽,自己是她的親女兒,運氣絕對是超好的。福氣絕對是多多的,像是遇見蛇這樣的事情,肯定不會再發生了。而且還會讓自己遇見蘿蔔大的人蔘,像盤子那麼大的靈芝。

「不行,奶的心肝,這山你哪能去呀。你忘了,這才多久的事情,就被蛇給嚇壞了。山上蛇多,奶的心肝,這山我們不去。另外幹啥,奶都不管你。」周氏第一個扯著大嗓門反對,自己的孫女上次的事情,差點沒有嚇死她。這又去,出事可怎麼辦。

「就是呀,小雅,爺也不同意。你不是怕蛇嘛,那山上蛇多,我們不去,那山上一點也不好玩的。」周老爺子也不同意。

可惜,下定主意的周子雅,怎麼可能被兩位老人說服,於是嘴上答應了,結果轉眼,就自己偷偷的跟在幾個哥哥的後面。家裡其它人根本不知道,等幾個哥哥發現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周子雅得意的笑,本姑娘想乾的事情,哪能會辦不成的呀。 「妹妹,一會你跟在我們幾個人的後面,小心一些,別摔了。」說話的是最聰明的周子豹,他看著幾個哥哥勸了也沒用,他對這個妹妹執著又有了新的認識。

「知道了,二哥放心。」

周子雅手裡拿著一根有她大半個人高的棍子,緊緊盯著地面回答道,摔了她倒不怕,摔了爬起來就好了,她小孩子哪裡會怕摔呀。

「小妹,你怎麼能偷偷跟來呢,要是讓爺和奶知道我們帶你上山,到時候非餓我們三天不可。」周子書一臉委屈痛苦的模樣,想到被自己的妹妹威脅,他覺得真是往前是死路,往後也是死路。

「子書哥,趕緊走啦,誰說是你們帶我上山的,是我自己偷偷跟著你們上山的。而且我不說,你們不說,爺奶不會知道的。」周子雅一點也沒有剛剛才威脅人的自覺,反而說得非常大氣「就算你們真的被奶罰餓三天,小妹保證,到時候一定偷偷的給你們送吃的。」一副,你看妹妹我多好的表情,還不誇我,看我不聰明。

周子書只剩下一臉的苦笑了,只怕奶真的要罰之前,他們也會先被揍一頓。

不管現在說啥也晚了,都跟上來了,他們也沒有辦法。

只是希望,這事可千萬不要讓家裡的人知道,可以保住這個秘密。

眼看幾個哥哥準備在這裡停下來砍柴,周子雅著急了,這可是最外圍,她可是冒著遇見蛇的風險進山可是為了尋找寶貝的。這樣的地方,哪裡有可能找得到人蔘呀。所以絕對不能在這裡砍柴。

眼珠子一轉,立刻跑到周子虎的旁邊,獻媚的喊道「大哥,大哥,我們不在這裡砍柴,這裡都被砍完了,砍不到好柴了,而且也慢。我們進裡面一點嘛,裡面的柴多,好砍呀。」

周子書卻是立刻拒絕「小雅,這可不行,裡面會有危險的,這裡有柴,是可以砍的。」

周子雅翻了個白眼,危險,俺不怕呀,俺有空間,只要不是遇見蛇,就算遇見老虎,獅子這些東西自己也可以躲進空間里。

「子書哥哥,你這話可不對了,小雅又沒有說要進深山裡,只是往裡進一些,哪裡會有危險了。我看子書哥你肯定不疼我。反而是看我剛剛非要跟上來,生我的氣呢。特意怪我呢。小雅知道,子書哥哥嫌棄小雅是累贅。」那眼淚在眼睛里轉呀轉的,硬是不落下來,那委屈的聲音加上表情,再厚的心腸都給軟下來。那種被傷了小心肝的模樣,立刻讓疼愛妹妹的周子虎變成了兇狠的老虎似的。

他瞪著一雙滾圓的眼睛,身上的怒氣像是火一樣的翻滾起來,盯著周子書有一種說不出的寒意「周子書,你居然敢嫌棄我妹妹。你憑什麼。你要是不願意帶我妹妹,你就給我滾。我妹妹我願意帶她,不稀罕你。哼,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嫌棄我妹妹,我管你是什麼哥,還是什麼弟,老子的拳頭可是不認人。」 周子雅小嘴巴直接張開,看著自己的大哥變成一副潑男的模樣,她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呀。

周子書也覺得自己非常冤枉,趕緊解釋道「子虎,我沒有嫌棄小雅的意思。我只是想說,到時候恐怕會有危險,怕小雅年紀小,到時候有危險跑不了。」

周子虎卻是硬梆梆的回答道「你就是嫌棄我小妹,嫌棄我小妹人小。哼。」

周子竹看自己哥哥急得汗都快出來了,他腦子轉得快,趕緊說道「子虎哥,我大哥絕對沒有嫌棄小雅的意思,小雅妹妹,我們聽你的,我們進山一些砍柴,你說好不好?」

「好啊,好啊,子竹哥哥說得好,大哥,我們趕緊抓緊時間吧。」周子雅趕緊拉著自己哥哥往前走,周子虎還是不滿意周子書,背著背簍之前還瞪了一眼周子書,周子豹也是陰陰的看了一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