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琪,你過得還好嗎?你可還記得我陳辰……」一句哀傷的話語由心而發,陳辰顫抖的將手中茶杯放下,眼眶泛紅。回憶往昔時光,心潮澎湃,卻有著無盡的悲涼。

「父親,我……回來了……」

就在陳辰獨自傷感的時候,陳風瘦弱的身形,閃了進來。

抬起頭,愕然望著自己兒子那般萎靡的神情,陳辰心頭一沉,但卻還是溫和的笑道:「看來,今天的成績不是很理想啊。」

陳風稚嫩的小臉,涌動出無盡的憤怒,雙拳緊握,指甲刺進肉中,但他卻全然不顧。

「今天倒霉,第一輪就碰上了李昊。那個傢伙,竟然還敢出言侮辱我,我與他交戰,最終卻是不敵。」

聖水城,小霸王李昊。

陳辰聽到這個名字,不禁苦笑了下,這傢伙乃是聖水城城主的兒子,生性蠻橫,在聖水城便是出了名。不過,雖然其年齡不大,但修武的天賦卻也不小,年僅十七,便是踏入了八星武徒的境界。反觀陳風,卻因沒有前者那般雄厚的家底支撐,少了許多靈丹妙藥的滋養,故而僅才達到六星武徒。

「他侮辱你什麼?」陳辰忍不住問道。

「他說我……有爹沒娘……」

提到此處,陳風面色冰寒,孰是本性善良的他,卻也有著自己的底線。顯然,這一次李昊觸碰了他的底線。今天,後者可以張狂的大笑,但是明天,陳風一定會讓他知道,哭的滋味。

陳辰坐在椅子上的身軀顫抖了一下,旋即站起身,思緒了片刻,然後從懷裡掏出了塊乳白色的玉佩,將其戴在了陳風的脖子上。

粗糙的大手,拍了拍那幼小的肩膀,聲音低沉且渾厚的說道:「誰說你有爹沒娘,咱們只是暫時分開而已,你娘可是個很厲害的人物。相信,只要你肯努力,終有一天,咱們一家三口,會再度重逢。」

「……」

陳風目光閃動晶瑩,感受著那玉佩貼身的冰涼,心頭卻是一暖。這些年來,他倒是經常詢問父親,有關娘親的事宜,但父親一直沒有提及。

「這玉佩,名叫紫靈,是分別時你娘親留給我的,現在我把它送給你。那試煉之地,雖然有著不小的裨益,但還不足以改變你未來的人生。這紫靈玉佩,也能增益武元力,以後你帶著它,好好修鍊。」

「你說娘親很強,她究竟有多強?」陳風忽然問道。

天資聰慧的他,從父親的言語中,能夠察覺得到,他們和娘親之間,似乎有一道很深很深的溝渠。而那溝渠,便是實力,只有當他們觸及到那種實力的時候,團聚,方才有望。

陳辰眼中色彩變幻,嘆息道:「早在十幾年前,你娘親便摸索到了天地鏡的玄妙,這些年過去了,似乎也應該突破了。哎……天地鏡強者啊,放眼整個紫晶王朝,又有幾人能敵。」

天地鏡。

簡單的三個字,卻足以讓所有修武之人膛目結舌。

陳風感覺渾身的血脈都在顫動,要達到這般等級,確實非常困難。不過,他卻不懼,即使再苦再難,他也會拼盡全力去嘗試。

「試煉之地,我一定會去,即使……搏上性命……」

翌日。

清晨的薄霧剛剛散去,暖和的陽光拋灑大地,清風吹拂,柳葉搖曳。那搖擺之間,透露著無限的生機。幾隻小麻雀在樹梢上吱喳,歡快怡然,好不熱鬧。

陳家後院,陳辰身著輕便練功服,輾轉騰挪,宛如鴻雁。簡單的一套靈動拳,卻是在他手中施展的淋漓盡致。

身為聖炎城三大將領之一,陳辰的實力也是達到了轉靈鏡小成的地步。

習武一途,武道有九,分別是:武徒鏡、轉靈鏡、靈武鏡、宗師鏡、天地鏡、生死境、化神境、至尊鏡、帝王鏡。

晨練完畢,陳辰那古銅色的肌膚,全然被汗水浸濕。隨手抹了一把臉,旋即目光橫移,望向了一處廂房。那廂房,房門緊閉,卻是無有一絲動靜。

「這臭小子,莫非頹廢了不成。」

說話間,陳辰已是走至近前,隨手一推,房門竟然沒鎖。進得屋中,發覺被褥已是疊得齊整,上面還留有一封信。

陳辰打開信,看了兩眼,當即面色一凝,呢喃道:「竟然還是要去試煉之地,叫我不要擔心……明明已經失去了進入的資格……究竟打著什麼鬼主意呢……」

… 浮雲山脈。

距聖炎城四十里,山川巍峨,綠林無數,是東域頗有名氣的地方。

整個山脈渾然一體,仿若伏龍。山澗中霧氣昭昭,溪水潺潺,如詩如畫。

浮雲山脈東側有一主峰,名為涅雲頂,這涅雲頂並不高,也不險峻,但卻彷如一根巨大的象腿般,穩穩矗立。遠遠望去,涅雲頂之上,有幾間閣樓,伴著雲彩。

那是五大院所建,作為住腳之地,同時,也是試煉之地的傳送門所在。

空間撕裂,一道橫寬百丈的幽藍色光門,在半空中閃動。一年一度的盛景,每次只開啟七天,每個五大院的學員都知道,進入其中,雖然只有短短的七天,但卻能讓他們有著巨大的變化。

在學員心中,這就是聖地。

山巒之下,密林中。

透過刺目的陽光,一藍袍少年舉目眺望。那裡,本應該有他一席之地,但命運卻跟他開了個玩笑。以至於,他必須鋌而走險。

藍袍少年正是陳風,此刻,他身著聖林學院的訓練服,緊衣束帶,腰間佩一把長劍。雙目中神采奕奕,已然沒有了當日那般頹廢,反而增添了幾分決然。



俊俏的小臉上,骯髒不堪,他來到這裡已經兩天了,卻還是沒找到他想找的東西。

「已經兩天了啊,那群傢伙早就開始修鍊了,我也不能落後啊。」

手中吞納戒銀光一閃,一個水壺憑空出現,陳風猛灌了兩口,強忍睏倦,繼續向前走去。

吞納戒乃是儲存器具的靈寶,價格相對不菲,尋常百姓自然買不起。而作為五大院的學員,卻能免費得到一個,不過,也都是最低級的,儲存空間並不大。

又走了一個時辰,猛然間,陳風發現在一處枯樹旁,閃爍著一個空間裂縫。

這個裂縫有兩丈寬,懸浮在半空中,幽藍色光芒忽隱忽現,和那涅雲頂上的入口有些相似。細眼瞧看,不難發現,在藍光裡面,有著青色的風刃席捲,彷彿無數小刀子般鋒銳。

「終於找到了,這應該就是唐師口中所說的靈界裂縫,進入其中,便是試煉之地。」

陳風明白,所謂試煉之地,並非五大院創造,而是天地間的一個靈界。這種靈界,貫穿天地,雖說入口只有一個,但隨著歲月的侵蝕,靈界內能量不穩,便是會產生裂縫。

這消息也是無意間聽唐師說的,本來陳風沒往心裡去,但爭奪名額失利,卻讓他將此事想了起來。

裂縫就在眼前,陳風一步步靠近,雖然晚了兩天,但進入其中的好處不言而喻。他知道,這般機會,他不能輕易放棄。也許別人修鍊,只為了將來高人一等。但他不同,他要一家人團聚。並且,永遠的守護他們。

「娘,我知道你離我們而去,肯定有你的難言之隱。但請相信我,我一定會把你帶回來……任何的阻攔,都不會阻止我的腳步……」

陳風暗自言罷,身形猛然一竄,沖著那裂縫攢射而去。眨眼間,便是消失不見。

密林中再度恢復寂靜,不過並沒有持續太久,一道倩影,從不遠處的樹榦上滑落下來。

白衣賽雪,長發齊腰,那潔白的肌膚,好似萬年不化的冰霜般透徹。櫻桃口,柳葉眉,杏目中透著深邃的光彩。舉手投足間,有著令人垂涎的美感。此女當真九天仙葩落凡塵,百獸皆形穢。

白衣少女晶瑩的目光,凝視著陳風闖入的靈界裂縫,口中喃喃自語,聲音委婉動人:「這傢伙,憑他六星武徒的實力,竟然敢闖靈界裂縫,簡直就是找死。」

「算了,管他死活,既然是靈界,裡面可能有寶貝,進去瞧瞧。」

白衣少女手腕輕抖,自其掌中,一股股乳白色的氣體瀰漫而出。幾個眨眼間,便是如同鎧甲般,將其全身包裹。隨後,沒有半分猶豫,腳尖發力,也是鑽進了裂縫。


嘶嘶~

狂風嘶鳴,彷彿無數蚊子的聲音在耳邊回蕩。

陳風此時的狀態非常不好,那無盡的青色風刃,不斷撕扯著他的身體,衣衫皆是破裂,皮膚被劃出一道道傷痕,身形如同落葉般隨風搖擺。

用手護住雙眼,透過指間的縫隙向外瞧看,入眼一片湛青,根本沒有半點試煉之地的影子。

巨疼的感覺刺骨般傳進大腦,鮮血不知流淌了多少,死亡的恐懼,漸漸凝上心頭。

「啊……」

低沉如猛獸般的嘶吼,在陳風嘴裡發出。那聲音,充斥了強烈的不甘,就如同幾天前輸給李昊一樣,他不甘心。

嗡~

千鈞一髮之際,陳風卻是沒有發現,佩戴在脖頸上的紫靈玉佩,閃現出一道及其微弱的紫色光芒。

紫光一閃而逝,緊接著,陳風體表那一道道傷痕,便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快癒合。而那不斷侵蝕他的青色狂風,也似乎遇到了什麼阻礙,對他產生的傷害降低了很多。

就這樣,不知持續了多久,已然有些昏昏欲睡的陳風,忽然覺得身體一輕,然後迅速的向下墜了下去。

噗通~

冰涼的河水,令他精神一震,急忙掙扎著站起身,這才發現,自己來到了一處陌生的地方。

濃密的森林,川流的小河,耳邊還能依稀的聽到獸吼聲。乍眼看去,似乎和浮雲山脈沒什麼兩樣。不過,那天,卻是幽藍色的,一望無際的藍,沒有一絲雲彩,也沒有太陽。

閉上眼睛,細細感知,那存在天地中的武元力,比外界不知濃郁了多少。

「試煉之地,這裡真的是試煉之地!」

陳風興奮異常,剛剛所經歷的磨難,瞬間全都拋在腦後。七日機緣,現在還剩五天,不管怎麼樣,他現在已經來到了這裡。接下來要做的,就是苦修,這五天時間,他要發揮一切潛力,讓自己儘可能的突破。因為試煉之地結束后不久,便是新學員分階的時刻,甲、乙、丙,截然不同的待遇,決定了他們在五大院的發展。

收斂心神,從小河裡走出來,陳風這才發現,自己的衣衫幾乎全然被青風所撕毀,就連那最重要的部位,都是裸露在外。

驚慌的目光四下觀望,幸好這裡無人踏足,趕忙從吞納戒中再度取出一件聖林學院的衣服,飛也似地套在身上。

「先進樹林吧,這裡太過顯眼,最好別被同學院的人瞧見。」

陳風也是有所忌憚,他畢竟是私闖進來的,聖林學院的那群傢伙,幾乎都知道他失去了名額。一旦被發現,肯定會有人稟報導師,那樣他就慘了。

嗷~

就在陳風剛剛踏入森林的時候,一道低沉的嘶鳴聲響起,緊接著,從那濃密的灌木叢里,衝出了一隻野豬。

這野豬一身灰色鬃毛,體型丈許長短,雙目赤紅,四隻壯碩的蹄子飛速狂奔,似是遇到了什麼令其恐懼的東西。

野豬這種生物,攻擊能力並不高,僅能算是最低級的猛獸,與那些強大的妖獸比,它甚至連作食物的資格都沒有。

「呦,正好腹中飢餓,這傢伙還自己跑出來了,今天真是走運。」

陳風嘴角掛起一絲弧度,旋即拔出腰間佩劍,躲在一顆樹後面。瞧準時機,在前者沖至近前的時候,身形猛地一竄,鋒銳的劍刃劃出一道流光,生生斬斷了野豬的兩隻前蹄。

砰~

沒了前蹄,野豬痛苦的嘶鳴一聲,翻滾在地。卻是沒等它掙扎,長劍緊隨而至,貫入脖頸,了結了它的性命。

「先吃飯,再修鍊。」

陳風滿意的點點頭,熟練的用長劍劃開野豬的肚子,將其內臟一股腦的都弄了出來。

「咦……這是……」

突兀的,在野豬的胃裡,陳風發現了三枚閃爍光芒的圓球,拿出來一瞧,竟然是三枚五彩斑斕的蛋。這蛋隱隱的發著光芒,並沒有破損,顯然是被野豬生吞下去的,而且看樣子時間還不長。

「莫非,這就是天羅蛇的蛇蛋!據說這東西可是大補,堪比靈藥,對武元力的精進大有好處,試煉之地果然神奇。」

銀光一閃,陳風將三枚天羅蛇蛋收進吞納戒,然後就地生火,烤起了野豬來。

焦嫩的肉香在森林裡瀰漫,周圍寂靜異常,耳畔只聽得湖水嘩啦啦作響,陳風卻並沒有發覺,一場災厄正悄然來到。

… 烤肉,足足花了半個時辰的時間。


當那肉外焦里嫩,色澤暗紅的時候,陳風終於忍不住飢餓,用長劍挑下一塊,放進了嘴裡。

「好香……」陳風一邊吃一邊自誇。在這烤肉上,他倒的確有幾分本事,小時候沒事就跑到聖炎城外的小樹林里抓山雞兔子烤,久而久之,熟能生巧,倒也掌握了幾分訣竅。

「請問,我能一起吃點嗎?」

突然,一道柔和的聲音從身後傳來,但傳進陳風耳中,如同雷霆灌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