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和母親在這裡住了好多年。」女子點頭,「從來沒有出去過。」

「這裡沒有妖獸?」李辰問道。

「沒有。」

李辰暗暗點頭,怪不得能在這裡住著,想必她的母親和她一樣美麗,為了躲避外界的危險,所以才住在這裡吧。

「你到底想不想出去?」女子突然問道,「我沒時間和你浪費。」

「呃……」李辰愣了一下,「出去簡單,可你母親怎麼辦?再說了,我有辦法可以安然無恙的走過妖獸群,你能嗎?」

「我在這裡生活很多年,有妖獸的區域我都能避開。」女子說道,「至於我的母親,她出去了,要很長一段時間才能回來,你不用擔心。」

李辰想了一會兒,雖然他有嗜血妖獸的屬性可以隱藏自己,但這裡畢竟是亂妖山,高階妖獸數不勝數,萬一被識破肯定危險,而有這少女帶路就能降低風險了,是以他點點頭,問道,「好,什麼時候出發?」

「現在。」少女乾脆的回答。

「那好,我要去風雲宗的方向,你知道嗎?」李辰拍拍身上的塵土問道。

「知道,這裡的一切我都知道,但對外面,我什麼都不知道。」少女回答的很是直接,似乎沒有半點的心機。

「那走吧……」

太陽剛剛升起,風雲宗的山門便已經有行人往來,而且,大部分的人都是朝著風雲宗內部前進,很少有出來的。

這時,一行青年男女來到了風雲宗的山門之前,抬頭看著那曾經雄奇,現卻倒塌的建築,臉上帶著一絲笑意,沒有半點的惋惜。

「師妹,這裡就是曾經盛極一時的風雲宗了,平亂王真是厲害啊,區區一天就把風雲宗破滅,威名傳遍武玄天雪兩國,從今以後,再也沒人敢小瞧他了,而且,我聽說守護風雪城的袁天成得知此事後口噴鮮血,竟當場昏迷了過去,真是可笑。」

這些人中,一個身穿華麗長袍的青年對著身旁的美麗女子笑道。

「而且,現在沒有了風雲宗,我們武神門也可以趁勢而起了,至少方圓五百里之內,沒人敢找咱們的麻煩。」

「嗯,只要另外那幾大門派不來接手風雲宗,這整個山脈,就是我武神門的天下。」

少女笑著說道,「其實風雲宗早該滅了,門內弟子一代不如一代,就算不被平亂王破滅,也遲早會分崩離析,以師兄的境界,成為他們的精英弟子都不是問題,內門更不用說,而且師兄今年才十八,前途光明啊。」

「哈哈,我武神門弟子當然個個都是俊傑,風雲宗的酒囊飯袋豈能和我們相比?說白了,他們就是靠著門內的功法武技而已,這次我們若是得到他們的一些武技帶回門內,超越他們如同兒戲。」

青年聽到師妹的話語頓時大笑起來,顯得很是得意。

「嘿嘿。」

突然間,一道怪異的笑聲傳來,這些人全都一轉頭,隨即就看到了兩道人影。

不過人影兩道,他們卻只看那身穿白裙之人。

太漂亮了。

只是隨意的站在那,四周的景色就黯然失色,一襲白色的長裙,潔白,乾淨,恍若從天而降,更讓人震撼的是,那副容顏,簡直就是傾國傾城。

這個青年和其他幾個男性弟子的臉色都是一紅,目光一動不動,獃獃的看著那道美麗身影。

世間,怎麼有這麼漂亮的人?

一旁的李辰看到他們的樣子,不由的笑笑搖頭。

就像那女子說的一樣,她對亂妖山十分熟悉,一番七拐八繞之後竟真的走了出來,更讓李辰驚訝的是,他們走出來的過程中沒有遇到一頭妖獸。

這讓李辰覺得,亂妖山也並不是太可怕,還是有很多小道的,只是極少有人知道罷了。

「那小子,你笑什麼!」

青年旁邊的師妹看到同門一個個痴迷的看著那個女子,臉色有些不好看,尤其是那女子比她漂亮太多了。

她,一直都是被周圍的師兄弟圍繞的,可現在,這種圍繞一下就沒了。

「我笑你們狂妄自大,不說多久,就說十天前,風雲宗還在的時候,你武神門弟子敢如此說話么?見到記名弟子都得讓路吧。」

李辰冷笑說道,武神門不過是個不入流的小派,看到風雲宗滅亡,就敢這麼狂妄,完全忘了以前的他們是怎麼一副奴才樣。

「那不過是風雲宗弟子受到的培養好罷了,而且,我武神門何時對著風雲宗弟子讓路了?他們給我們讓路才對。」

這時那為首的青年已經從震撼中清醒,冷冷的看著李辰,目中有殺意閃過。

李辰的穿著這麼普通,卻能和這麼一個美女站在一起,如何能不讓他嫉妒,如此美人,只有他這個武神門少主才配擁有。

想到這青年的手掌就已經握住了腰間的劍柄,其他幾個青年也都飛快的包圍了李辰兩人。

「哦?」

李辰笑容更大,心中卻十分寒冷,他與這青年不過第一次見面,對方就要殺他了。

強者為王的世界,果然是沒有任何的道理可講,想殺人,就能殺人。 「聽你的意思,風雲宗弟子要比武神門弟子差了很多,對么?」李辰淡淡的說道。

「何止是差了很多,簡直就是天地之別。」

那青年狂妄的說道,想要在美人面前展示一下自己的實力。

「呵呵,好,我以前曾經敗給過一個風雲宗弟子,不過你既然這麼厲害,不如我們切磋一下,如何?」

李辰笑問道,看起來很溫和。

「哈哈,你連風雲宗弟子都打不過,怎麼與我相比?不過你既然想見識一下我的實力,那我也不會拒絕,正好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天才。」

青年沒想到李辰竟然會主動提出切磋,不由暗喜,這正給了他機會。

「一個廢物有什麼資格和這麼美的人在一起,殺了你,她就是我的了。」

青年心中想著,腰間的長劍就已經拔了出來,手腕一抖,劍氣迸發,對著李辰就殺了過去。

「不過武師境二重的小崽子,也想殺我?」

李辰的笑容一獰,手掌橫空,輕輕一斬,頓時白色的刀氣迸發而出,其內強大的壓力一下就將這青年震的吐血,而他的臉色也一下蒼白起來。

「你也配稱天才?」

李辰的聲音十分不屑,此刻青年的身體已經完全僵住,喉嚨上出現了一道血跡,帶著無比驚駭的神色,倒在了地面上。

青年的死亡讓其他幾個同門心中大驚,一揮手,僅僅是一揮手,就殺了他們中的最強者!

太強了,強的讓他們呼吸都開始困難。

看到李辰冷冷的目光轉向了他們,他們的臉上全都露出了惶恐之色。

「一群廢物。」

李辰的神情中滿是冷漠,剛才的溫和徹底消失,只剩下了殘忍。

「說,你們來風雲宗有什麼目的?」

「風雲宗消亡,肯定有遺留下的寶貝,我們過來,是想看看能不能找到,而且,不僅僅是我們如此,其他人也是如此。」

武神門一男弟子趕緊回答。

「那些大宗門滅掉風雲宗之後,沒有拿走風雲宗的東西?」李辰問道。

「破滅風雲宗后,他們在這裡待了三天,的確把所有的好東西都拿走了,不過,他們或許有一些看不上的東西沒拿,這對我們來說也很有用,而且……」這人臉色通紅,想起他們剛才的自大,只恨不得鑽進地縫裡不見人。

「而且什麼?」

「而且在風雲宗的凌風山上,有無數的屍體,在這些屍體的身上,或許有什麼寶貝也說不定。」

「嗡!」

總裁的貓咪妻 李辰腦袋一炸,屍體,這群小人,竟然連屍體都不放過!

一股澎湃的刀氣突然間爆發,四周的空氣都嗤嗤作響。

武神門一群人連連退後,臉色蒼白,好厲害的刀氣,這青年,是高手。

「留下一條手臂,然後給我滾!」

李辰神色冷冷,他本來不想和他們計較,但聽到他們連屍體都不放過,那還客氣什麼。

這些人身體一顫,面容驚恐。

「我數三下,不照做,死!」

死字吐出,空氣炸裂,宛若憑空打了一個驚雷!

「要我等手臂,和殺了我等有何區別?」

「沒區別?好,那我就殺了你!」

刀光一閃,說話那人當場頭顱飛起,鮮血亂噴,讓其他幾人一陣駭然。

「我留!」其餘幾人臉色一狠,手臂一扯,就只聽喀拉聲接連響起,身體的左臂,都被卸下來了。

「哼,飛仙,我們走。」

李辰對著女子說了一聲,飛仙,是他幫她取的名字,因為她說自己沒有名字。

至於這名字的原因,自然是因為這女子太美了,只有飛在天上的仙人才能形容。

飛仙自然不明白這兩個字的含義,就好像她自己說的一樣,她對亂妖山以外的一切,都不知道。

「你為什麼不殺了他們?」

飛仙突的對著李辰問道,讓李辰神情一呆,怪異的看著飛仙。

「他們挑戰你,你勝了,他們就該死。」

飛仙自顧自的說道,隨即伸手一揮,竟然在她的臉上出現了一層白紗,遮住了自己的容顏。

「這一次應該是我的臉導致了這件事情,以後除了你,我不會再讓別人看到我的臉。」

聽到這些好像自言自語的話,李辰不知道怎麼回應,只能沉默的點頭。

或許飛仙並不知道,自己剛才的那一句話,會讓多少人為之瘋狂,就連李辰,心中也忍不住微微一盪。

不過這種感覺很輕微,李辰看飛仙,是純粹欣賞她的美,那種宛若仙人般的氣質,是無法讓他升起邪念的,而也正因為如此,飛仙才不介意讓李辰看她。

風雲宗,凌風山,九霄台之地。

紅色的血液已經風乾,變為了褐色,哪怕過去了十天,這裡的空氣依舊充滿血腥味。

數之不盡的屍體躺在地面上,或許是這幾日天氣寒冷的緣故,屍體已經被凍的僵硬,還好好的保存著。

天降萌寶:總裁爹地放肆寵 不過就在這種天氣寒冷,屍體遍布的環境中,有許多的活人正在四周穿梭,他們就好像骯髒的老鼠,眼中閃爍著貪婪的光芒。

「風雲宗不愧是傳承了三千年的大派,就算是這些門派弟子的屍體,都有不少的金銀財寶。」

一個身穿黑色衣衫的男子將地面上的一具屍體翻開,找出了一些散碎銀兩,還找到了一本武技,隨後連忙放進了懷裡,左右看了一眼,似乎怕別人搶奪。

不僅僅是他,其他來這裡找東西的人也都有不小的收穫,他們都是一些小門小派的弟子或者沒有門派的武者,聽到風雲宗被人破滅,立刻來到這裡,試圖找到一些好東西。

此刻,凌風山的下方,兩道人影漸漸走了上來,目光觀察著周邊。

這兩道人影,其中一人帶著白紗,身材高挑靚麗。

另一人,則帶著黑色的鬼頭面具,讓他整個人都有著絲絲邪氣。

這兩人,自然是飛仙和李辰。

前段時間門派比武,李辰表現的太過驚人,現在那幾個門派都恨不得把山掀了要找到他,那他當然要小心謹慎,將大殿中的面具戴在了臉上。

看到四周滿地的屍體以及空氣中的血腥味,飛仙的秀眉微皺,面紗下的臉上露出了一絲不悅。

「為什麼要來這裡。」飛仙有些厭惡的問向了李辰,但她卻察覺,這時的李辰目光死死的盯著那些屍體,身上,有著一股可怕的殺意震蕩而出。

「這群蛆蟲!竟如此辱我同門!」

李辰看到一人為了找東西,竟然不惜用劍砍掉屍體的胳膊,不由得怒氣沖頂。

察覺到了李辰的情緒變化,飛仙沒有在說話,保持了沉默。

李辰雙腿發力,猛然跳上高空,隨後狠狠落在九霄台上,掃視著四周找東西的人。

「又來了一個找寶貝的,可惡。」

四周的人看到李辰降臨在九霄台上,心中暗罵一聲,連忙加快速度翻找屍體。

「這位兄台,麻煩你讓讓,你後邊的那具屍體我看中了。」

剛剛用劍砍掉屍體胳膊的人見到李辰站在台上,立刻對著李辰說了一句。

可是回答他的,只是一股陰寒無比的殺氣,這讓他的目光不由一凝,冷冷說道,「你想幹什麼?大家來這裡只是為了生財,別找不痛快!」

這人聲音很大,其他的人也都把目光投了過來,似乎想看看兩人挑中了什麼。

不過,他們看到的只有一蓬鮮血。

說話那人的胸腔,被一隻手穿透了!

看到這一幕,眾人的心中都是一寒,看向李辰的目光中都帶上了一絲惱怒。

仗著力量強橫,就敢殺人強搶嗎?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現在他殺了一個,那很快就會輪到他們了。

「大家都是為了發財,誰找到的東西算誰的,可這位閣下為何要出手強搶?莫非閣下想把我們找到的東西也搶走嗎?」

李辰不遠處,一個年輕人冷冷喝問。

李辰眼睛一轉,漆黑色的面具下,泯滅感情的雙瞳閃過了一絲暴虐。

身體一動,李辰的身影剎那出現在了說話之人的面前,依舊是一手掏出,快速無比。

搶你們的東西?

我不只是搶你們東西,我還搶你們的命!

血光一閃,青年連慘叫都沒有發出,只是獃獃的看著黑色的面具,沒了聲息。

「今天,你們都得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