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不哭。」江淮笑了笑,對這個小弟弟是很疼愛的,「那你答應姐姐,你也不許哭了哈。」

「男子漢大丈夫,我才不哭呢!」球球咯咯的笑道,也不管自己的臉上還布滿著淚痕,脆生生的說道。

他這一說,把病房裡的所有人都逗笑了。

「媽媽,你到底是怎麼了?」江淮笑完之後就很嚴重的說道。

「也沒什麼。」江媽媽遮遮掩掩,就是不願意說出來。

江淮輕輕的嘆了一口氣,也沒有追問她,改問鄭叔叔,「鄭叔叔,你告訴我媽媽怎麼了。」 「就……」鄭叔叔才說出一個音節就被江媽媽重重地咳嗽聲給打斷了,江媽媽警告的看著他。

他立馬收住聲,一言不發。

江淮很是無奈,把目光放在很是童真的球球身上。

「球球,你告訴姐姐發生了什麼事好不好?」江淮親昵的說道。

「好的。」球球重重地點頭,特別天真無邪,「姐姐你知不知道你上電視了呀?」

「上電視?」江淮很意外,挑眉的看著他。

他在說什麼?

江淮知道自己再拍電視劇,但是還沒有殺青,自己也沒有去媒體什麼的去宣傳這些東西。

「對呀。」球球說的很確鑿。

江媽媽立馬打斷他的話,語氣很是嚴厲,「球球,你說什麼呢!不可以撒謊!」

「我沒有啊……」球球委屈的說道,小嘴撅著,看起來像是要哭了。

「嗯,姐姐相信你沒有。」江淮小聲的哄著,接著說道,「你繼續說。」

「可是媽媽不讓我說……」

「姐姐會保護你,別怕說吧。」

「哦。」球球畢竟是一個三歲的孩子,沒有什麼怕的,「就是那天我本來在看熊熊的,突然姐姐就出現了大屏幕上,姐姐好漂亮啊,旁邊站的大哥哥也好漂亮。」

江淮聽到這話,心猛地沉到了谷底,這是說,大家都知道了那天發生的事情。

「然後呢?」江淮的聲音顫抖的不行,都覺得不是她的聲音了。

「然後江夢姐姐就來了,她好凶啊。」球球說道,「她問姐姐在哪,媽媽說不知道,她就把媽媽推下了樓梯。」

「什麼?」江淮眸子理都是震驚,萬萬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

「球球,不是讓你不要說話的嗎?怎麼這麼不聽話?」江媽媽厲聲說道。

「媽,你和我說一下這是怎麼回事。」江淮臉上全部都是震驚,她直直的看著江媽媽,臉上都是不可置信

「哎呀,都是小孩子,他能記住什麼東西啊,都是他胡說的。」江媽媽的目光忍不住躲閃。

「我要知道事情的全部經過。」江淮很嚴肅的說道。

她知道球球不會騙她,能騙她的只有她媽媽,球球怎麼小,三歲的小孩怎麼會學會騙人。

「都說了沒有什麼的。」江媽媽不自在的笑笑,含糊其辭的說道,「在門口推搡了兩下,不可避免的自然會發生一些意外的嘛!」

「在門口推搡?」江淮更震驚了,「媽,這是小事情嗎?你怎麼可以說的這麼雲淡風輕。」

「……也沒有什麼大事的。」

「你都住進醫院來了,還不是什麼大事嗎?」江淮皺著眉頭,把她的被子掀開了一點點,看到打著石膏的腿,「你都這樣了還是小事,那到底要怎麼樣才是大事。」

符鎮穹蒼 江媽媽不說話了。

沉默了一會,她就問其他的事情了,「淮兒,這個時候你怎麼過來了呀,吃飯了嗎?」

「心情不好,吃不下。」江淮忍著噁心說道。

她現在胃裡也是難受的很,一天都沒有吃飯了。

「你沒吃飯怎麼行呢!」江媽媽緊張的說道。

「媽,你先別管我吃沒吃飯了,先說說你是怎麼回事吧。」

「還是吃飯要緊啊。」江媽媽責怪的說道,「你這個孩子,真的是一點都不愛惜自己身體,一個人在外面連飯都顧不上了是吧。」 江媽媽還給鄭叔叔使了一個眼神,鄭叔叔心領神會,很快就說道:「江淮,還是先去吃飯吧,不吃會餓的。」

「還是媽媽你吃吧。」江淮臉色很不好的說道。

「你這孩子!」江媽媽氣的咳嗽,但是又不忍心說狠話。

「媽,快點告訴我,不然我就親自去找江夢了。」江淮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江媽媽。

「你去找她幹嗎?」江媽媽皺著眉頭說道。

「你不告訴我我就只能去找她啊。」

「你!」江媽媽氣呼呼的,又沒有話說。

鄭叔叔很憨厚的笑笑,找個借口出去,留下空間給她們母子倆。

「江淮,你先陪著你媽媽,我去給你帶點飯來吃啊。」

江淮感激的笑了笑,鄭叔叔雖然不是她的親爸爸,但是也不會說是苛刻她,對她也是很好。

「謝謝鄭叔叔。」

鄭叔叔露出一個老實人的笑容,從江淮手裡想要接過球球,「不用,好好陪著你媽媽就可以了,她可想你了。來,球球,爸爸抱。」

「不要。」球球反身抱著江淮,怎麼都不願意撒手,「我要和姐姐在一起。」

球球一直很黏江淮,可能是每一次江淮來的時候會給他準備零食小禮物什麼的。

小孩子嘛,都喜歡這種,誰對他們好就是喜歡誰。

鄭叔叔不悅的說道:「嘖,你怎麼不聽話呢!快點來爸爸這裡。」

「不要。」球球還是不願意,小嘴一扁抱的更緊了。

「不要就讓他在這裡吧。」江淮看球球不情願了,也不願意為難他。

「不行。」鄭叔叔拒絕了,球球太鬧了,她們母女倆好不容易見一次面,球球在就吵的要死,什麼都被他破壞了。

鄭叔叔拒絕了,江淮也不好說什麼,只能好好的哄著,「球球,和爸爸一起出去給姐姐買東西吃好不好呀。」

「好。」球球一聽到是給姐姐買東西就特別開心,「姐姐你想吃什麼?」

「只要是球球買的我都喜歡。」江淮笑著說道。

「那姐姐你等著我,我馬上回來。」球球一骨碌就從江淮膝蓋上滑下來。

既而牽著鄭叔叔的手,仰起頭用軟糯的聲音催促道:「爸爸,快點走呀,姐姐要餓了。」

「好。」鄭叔叔寬厚的笑了,摸摸了他的頭,就把他牽了出去。

「他總是這麼黏你,也不知道為什麼。」江媽媽溫柔的笑了,看的江淮的臉很是覺得恍惚。

江淮是很像媽媽的,遺傳了媽媽的美麗。

江媽媽長的很是溫柔,典型的江南水鄉那種,一顰一笑皆是風情。

狂少誘寵小嬌妻 「他想我還會說出來,你想我卻總是埋在心裡。」江淮沉默了半響,說道。

江媽媽失笑,「孩子大了總是要有自己的人生的,那有想著自己孩子就說的啊。」

「你不說我就不會知道。」江淮上前,輕輕的抱住了江媽媽,格外的疼惜,「媽媽呀,以後有什麼事一定要和我說呀。」

「你這孩子?」江媽媽笑著說道,眼底都是寵溺,她拍了拍江淮的背,「今天也不知道怎麼了,凈說些莫名其妙的話。」

「心疼你了。」江淮把臉埋在媽媽的頸彎處,悶悶的說道。

「哎呀,我都說了沒什麼大事的,都是你鄭叔叔,大驚小怪的,還要聯繫你。」

江淮放開江媽媽,坐在床邊,端起之前擺在桌前的白粥,一勺一勺的喂著江媽媽。 「我覺得鄭叔叔都沒有做錯,你們應該告訴我的。」江淮悶聲說道。

「好好好!」江媽媽笑著妥協了,「你這麼大了怎麼還和小孩子一樣。」

「再大也是你女兒啊。」江淮撇撇嘴,和江媽媽聊著天,感覺整個人都開心了。

但是,還沒有弄清楚她是怎麼弄的,江淮怎麼也放不下心來。

「媽媽,你痛不痛呀?」江淮皺著眉頭,看著病床上江媽媽消瘦的臉,還是覺得好心疼。

她都不敢去碰碰她受傷的腳,膽怯的不行。

「沒事,都過去一天了,現在都感覺不到痛了。」江媽媽倒是不覺得怎麼樣。

「江夢為什麼找你?」江淮攪弄著碗里的粥,有些魂不守舍。

江淮不會無緣無故去找江媽媽的,只能說是關於她。

她不知道她是不是又連累江媽媽了。

「嗯……」江媽媽笑的說道,眼神就是不敢看江淮,「也沒有什麼大事,就是突然就來了。」

「來了說什麼?」 奉寵成婚:甜妻,要不要 江淮緊緊的逼問著。

「誒呀,都過去了這麼久,我都忘的差不多了,你看我這個記性。」江媽媽不打算告訴她。

「媽!」江淮有些埋怨的看了她一眼,「你和誰說實話吧,別騙我了,你這個蹩腳的演技我都看出來了。」

「是真的沒什麼啊……」江媽媽囁嚅著,她不想江淮和江夢鬧什麼矛盾。

都是姐妹,江淮又是寄人籬下,和江夢鬧的不好看江淮自己過的也不好。

「你不說我就去找她直接說清楚。」江淮打算換一種方式了。

她知道江媽媽怕什麼。

「別。」江媽媽妥協了,「你和媽媽說你是不是動了她的東西啊。」

「什麼東西?」江淮蹙眉,不明所以的說道。

「就是什麼公仔。」江媽媽回想著,「她說是公仔,好像是這個。」

江淮的眼猛地睜大了,很不可置信,就因為這小小的事情,江夢就把她媽媽弄到了醫院。

這還是人嗎?

「就因為公仔?」江淮都被氣笑了,「我知道是什麼東西了。」

「江淮啊,媽媽知道你在那裡受委屈,但是還是要管住自己,不要去碰她的東西,而且她從小也和你不對盤,你能躲一下她就躲一下。」

「可是是她先把她的東西塞滿我的房間的……」

「塞滿?」江媽媽張大了嘴,很是震驚的說道,「真的假的?她這麼厲害的嗎?」

「嗯。」江淮點了點頭,「我是沒有地方睡才把她那些東西給賣了。」

「誒呀,也真的是辛苦你了。」江媽媽疼惜的摸著江淮的臉,她想了想還是說道,「不過,就算是這樣,你也不要去主動招惹她,知道嗎?」

「知道。」江淮很乖的說道,「不過,媽,你怎麼就被她推下了樓呢?就不會躲一下的嗎?」

江媽媽收回手,訕訕的說道:「我能有什麼辦法,她女孩子嘛,又還年輕,說的話又難聽,忍不住就和她推搡了幾下。」

江淮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江夢嘴巴不把門,說的難聽了,江媽媽才忍不住會和她起爭執。

「她就這樣和你動手?」江淮氣的都不想說什麼了。

「嗯,你也就別擔心了,不是沒有大事嗎?」

「那什麼才算是大事?」江淮窩火,沒好氣的說道。

她實在是氣不過,江夢真的是太無法無天了。 「嗯……」江媽媽認真想了一下,然後很憧憬的說道,「只要你和球球兩個人一輩子平安無事就是最大的事。」

「那你和鄭叔叔呢?」江淮失笑。

「都這個年紀了,看著你們好好長大就是最好的事情,那裡會去想這麼多。」

「好吧。」江淮狡黠的笑了笑,從水果籃里挑出一個賣相很好的蘋果,在手裡翻轉著,「媽,你要吃蘋果嗎?」

「可以吃一點。」江媽媽看見江淮,心裡都是止不住的歡喜,連胃口都是忍不住的好了點。

江淮聽了這話,就拿起水果刀認認真真的給她削蘋果。

江媽媽看著江淮精緻的臉蛋,輕輕的嘆了一口氣,最後還是把心裡的那個疙瘩說了出來。

不說出來就一直堵在她心口,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香,總是在心裡一直挂念著她。

「江淮,媽媽問你一件事。」江媽媽斟酌著語氣說道,「你不要嫌媽媽管的多啊。」

「媽,你問就是了。」江淮莫名其妙,疑惑的抬頭看了她一眼,「沒有什麼嫌不嫌的。」

「就是……」江媽媽支支吾吾,一直問不出口。

人就是這麼奇怪,在心裡想的時候想的這麼多,在真正要說出口的時候卻反倒凝噎在喉間,說不出來了。

江淮也不著急,慢慢悠悠的削蘋果,等著她媽媽把心理防線給搭建好。

「你前兩天上了電視你知道嗎?」江媽媽小心的看著江淮的臉色,試探一般說道。

「現在知道了。」江淮不以為然,淡淡的說道。

她知道這事是瞞不住的,她媽媽遲早要知道她和宋承的關係。

「你這孩子……」江媽媽輕輕的嘆了一口氣,什麼話也問不出來。

「媽,你嘆什麼氣啊。」江淮語不驚人死不休,笑著說道,「我不僅之前上了電視,以後也會上了電視。」

江媽媽很驚訝,「怎麼回事?你和媽媽說清楚來,不要嚇媽媽啊。」

「其實也沒什麼,就是我現在在拍一部電視劇,導演很出名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