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小曼認真的想了一想,連連點頭:「他救了小曼,也救了媽媽,如果有機會的話,小曼一定要向他表示感謝。」

「好孩子!」許莫贊了一句,「接受了別人的幫助,就應該對人表示感謝,不過……」

說到這兒,停頓了一下。

「不過什麼?爸爸。」小曼急忙問。

許莫笑著道:「爸爸已經補償過他了。」

「補償過他了?爸爸怎麼做到的?」小曼驚奇的問。

「正是因為這個人受了傷,所以進了醫院。而這個人一向有投資期貨的習慣。在他受傷之前,把一部分錢放到了期貨市場上。如果沒有受傷,沒有進入醫院的話,他會在這幾天把手裡的期貨拋出去,在這個時候拋出去,是賺不到錢的。但是現在,這批期貨在他手上滯壓了幾天,等他出院的時候,正好暴漲,這個人依靠著這批期貨,掙了一大筆錢。」

元仙_元仙全文免費閱讀_第五百零三章更新完畢!百度搜索書名+八戒,看書無彈窗哦!八戒中文網,以內容為生命的網站! 第五百零四章(完)百度搜索書名+八戒,看書無彈窗哦!八戒中文網,以內容為生命的網站!元仙_元仙全文免費閱讀_第五百零四章(完)來自八戒中文網()「爸爸,你怎麼知道他掙了很多錢啊?」小曼瞪大了眼睛,好奇的問。—頂—點—小說www.23wx]

也難怪她會好奇,掙錢的事情,還沒發生呢。

許莫笑了一笑,「因為我是爸爸啊。」

小曼聽得一呆,接著笑道:「爸爸好壞。」嘴裡這麼說,還是湊到許莫臉上親了親。她正在吃桃,桃汁沾在了許莫的臉上。

許莫笑道:「桃汁都沾到爸爸臉上了,給我擦擦。」

「嘻嘻!」小曼笑了一笑,又在許莫臉上親了一下,才伸出小手,幫許莫把臉上沾著的桃汁擦乾淨,然後繼續吃桃。

她咬了一口桃子,繼續詢問:「然後呢?爸爸。」

許莫道:「開車撞人的那個人,由於撞了人,心裡不開心,給家人打了個電話,撞人的事情被家人知道了。」

「那他的家人一定也很不開心,是不是啊?爸爸,他爸爸知道了,一定很擔心。」小曼天真的問,明亮的眼睛盯著許莫。

許莫點頭,笑道:「最不開心的是他媽媽。」

「嗯!」小曼一愣,再次點頭,又問:「爸爸,他媽媽不開心,哭了么?」

「媽媽經常哭是嗎?」許莫問小曼。

小曼點了點頭,略有慚愧的道:「媽媽想給小曼找個爸爸,小曼不同意,媽媽怪小曼惹她生氣,總是不體諒她,所以才哭。爸爸,你回來了,就別再走了。」

許莫不置可否,岔開話題。「那人的媽媽不開心,打電話給那人的弟弟。」

「為什麼要打電話給那人的弟弟?」小曼又問。

許莫道:「因為他媽媽不開心,總要找個人說啊。找個人說說,心裡輕鬆了,也就好了。」

「哦!」小曼會意過來,點了點頭,道:「媽媽不開心的時候,也會對小曼說。」

許莫又道:「那人的弟弟是一名海(軍)(軍)官。現在正在海上的一艘軍(艦)上,聽到媽媽的話之後,見媽媽不開心。自己心裡也不開心。」

「小曼見媽媽哭的時候。自己也不開心。」小曼道。

許莫笑了一笑,繼續說,「那人的弟弟不開心,就走出來。結果卻犯了錯。受了懲罰。罰他在外面站著。他在外面站著,結果看到一條大鯊魚。」

「看到了一條大鯊魚?」小曼一驚,「大鯊魚要吃人的。」

許莫笑了一笑。「是啊,不過這人是在軍(艦)上,不怕大鯊魚吃人。不過,他心裡不舒服,所以對這大鯊魚開了一槍。」

「對大鯊魚開槍?」小曼又是一驚,「然後呢?爸爸,大鯊魚是不是生氣了?」

「是的,大鯊魚怒了,攻擊軍(艦)。」許莫回答。

「他們出事了?」小曼問。

「怎麼會?」許莫搖頭,「軍(艦)上的人,不會出事的,他們殺死了大鯊魚。」

「哦!」小曼略微放心,再次點頭。

許莫接著往下說,「大鯊魚的死亡,血液流在海里,結果卻引來了一隻大章魚。」

「一隻大章魚,多大?爸爸。」小曼又是吃了一驚。

「很大。」許莫隨手比劃了一下,繼續說,「大章魚攻擊了軍(艦)。」

「軍(艦)上的人危險了?」小曼問。

「沒有危險,他們打走了大章魚。」許莫道。

「哦!」小曼點了點頭,再次放心了些。

「那隻大章魚被打傷了,一隻向深海潛,在深海前行的時候,又遇到一隻深海電鰻,大電鰻和大章魚打了起來。」許莫道。

「啊!」小曼再次一驚。

許莫笑了一笑,「別擔心,寶貝。大電鰻和大章魚大了起來,這兩個怪物實在太大了,驚動了海底下很多小魚小蝦。結果整個海底混亂了起來,一不小心,大電鰻墜進了海底的一個活火山的火山口裡。」

「火山口裡。」小曼一驚,忙問:「哪會怎樣?爸爸。」

「你看那。」許莫伸手一指,讓小曼去看遠方的大海海面。

小曼探頭看過去,結果卻什麼也沒看到,搖頭道:「沒有啊,爸爸。」

「再看。」許莫道。

小曼盯著許莫所指的方向看,結果那個方向,徒然間的亮了起來,雲霞滾動,緊跟著出現了海市蜃樓,這海市蜃樓,明顯是整個海面的情景,看起來美麗至極。

重重水浪像是一面面高大的水牆一樣,從地面湧出,豎了起來,就算從海市蜃樓上看,至少也有幾百米高,水浪折射著陽光,就在海面上面,架起了一道道彩虹。

「好美麗。」小曼忍不住的歡呼驚嘆,一時之間,看的呆了。

「還有更好看的呢。」許莫再次拿起一塊石頭,作勢想要向水裡彈去。

小曼看到了,忙道:「爸爸,讓我來,讓我來。」

「給你。」許莫把石頭交給小曼。

小曼拿著石頭,卻又遲疑起來,詢問許莫:「爸爸,我來行么?」

許莫笑道:「只要時機對了,目標對了,用力大小對了,任何人來都行。」

「哦!」小曼聽得將信將疑,想了一想,便要將手裡的小石子向海里扔去。

「不是那樣做的,寶貝。」許莫連忙制止。

小曼一愣,急忙停下,問:「爸爸,那要怎麼做?」

「這樣。」許莫道,「我教你,你把石子拿起來,準備向海里投,我讓你什麼時候投,你再什麼時候投。」

小曼滿臉歡喜,認真點頭。

許莫指揮著,「手架起來一些,再架起來一些,手臂抬頭,對。就這樣。等著,我數一二三,你就開始投。」

隨後等了一下,許莫才開始數數,「一,二,三。」

小曼等他數到三字,立即就將手裡的石子向海里投去,那顆石子,立即脫手飛出去了。

小曼自己還有些擔心。「爸爸。這樣真的可以么?」

「已經可以了。」許莫笑道。

「後面發生了什麼啊?爸爸。」小曼問。

許莫耐心解釋,「這顆石子,落在海里,驚動了……」

好不容易才把這番話說完。小曼一直認真的聽著。聽完之後。才問許莫:「爸爸,什麼時候才能生效。」

「自己看。」許莫伸手向遠處一指,小曼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望去。但見另一面的天邊,突然同樣亮了一下,雲霞翻動,又是還是蜃樓生出,海市蜃樓裡面,同樣是一道道海浪形成的高大水牆,濺起無數浪花。浪花當中,又夾雜著一道道七色的彩虹。

這個時候,另一面的海市蜃樓還沒消失,這一面的海市蜃樓便已湧起,兩道海市蜃樓相互輝映,一個在南邊的天邊,一個在北邊的天邊,看起來美麗至極。

「啊!」小曼再次看的呆了,呆了片刻,才道:「爸爸,我要把它們拍下來,帶回去讓媽媽看。」

「媽媽已經看到了,寶貝,不過,你願意拍下來,就拍下來好了。」許莫想了一想,轉身回去,將起先三個昏迷的人的攝像機拿了過來,讓小曼使用。

父女兩個就站在懸崖邊上,許莫看著小曼拍攝天邊的海市蜃樓。

「好美麗。」小曼盯著攝像機里的海市蜃樓,還在驚喜讚歎。

那海市蜃樓一直持續了一個多小時,才慢慢消失。小曼一怔,「爸爸,消失了。」

許莫笑道:「它們已經完成了它們的使命,當然要消失了。」

頓了一頓,才道:「寶貝兒,退後一些。」

說著拉著小曼的小手退後。

小曼心中詫異,卻依然跟著許莫退後。兩人退出去一定距離,這才感覺到,整個大地突然晃動起來。

「啊!是地震。」小曼吃驚的道。

「是海底火山噴發形成的地震,不過不要緊,已經過去了。」許莫淡定的道。

「哦!」小曼愣了一下,好奇的向許莫詢問:「爸爸,你為什麼要製造這場火山噴發?」

許莫笑道:「一來爸爸許久沒有見過小曼了,製造一場海市蜃樓讓小曼看看啊,小曼喜不喜歡?」

「喜歡。」小曼一聽大喜。

許莫接著道:「二來這兒本來要有一場海嘯發生。」

「海嘯?」小曼聽得一驚。

「是的。」許莫道:「這場海嘯,本來應該發生在今天,海浪衝上來,淹沒這片地方。現在有了這場海底火山噴發,海嘯也就不會發生了。」

「哦!」小曼沉默下來,想了一想,問:「爸爸,你是為了小曼才這麼做的么?」

許莫並不直接回答,「爸爸許久沒有見過你了,這是送給你的禮物。」

「其他人也得救了呢。」小曼道。

「嗯!」許莫笑著道:「他們是託了我女兒的福。」

小曼再次開心起來,開心過後,卻又臉現沉鬱之色,搖頭道:「可惜不能讓他們知道。」

「不要緊的,小曼自己知道就好了。」許莫道。

「嗯!」小曼聞言再次恢復了喜悅。

「這兒的事情已經結束了,咱們也可以下去了。」許莫想了一想,對小曼道。

「嗯。」那就從這兒下去吧。小曼自然沒有異議。

許莫將內存卡從攝像機里取出來,又將攝像機給那三人放回原處,從身上取了一些錢出來,扔在其中一個人旁邊,隨後又把那枚內存卡給了小曼,道:「這些錢,算是買他們的內存卡。」

小曼點了點頭。

當下兩人便從山上下去,依舊走老路,坐著纜車返回。

下了山之後,又向另一個方向走,小曼道:「爸爸,你去看看媽媽吧?」

許莫遲疑了一下,搖頭道:「還是再過一會吧,過一會去見你媽媽。」

小曼想了一想,便答應了。問:「爸爸,咱們到哪兒去玩?」

「你說呢?」許莫轉問小曼。

小曼想了一想,卻也不知道應該去哪兒才好。她隨手向前一指,「爸爸帶我到那兒走走吧。」

見到許莫之後,她心裡實在太開心了,因此不管到哪兒,對她來說,感覺都一樣,不管到哪兒,只要有許莫在。心裡都是同樣的開心。

許莫答應了。牽著小曼的手,一直向前走,其間經過一個投注站。

小曼向裡面望了望,突然想起了什麼。向許莫詢問:「爸爸。你是不是知道明天的中獎號碼?」

許莫笑了一笑。「你想要錢么?」

小曼吃吃一笑,道:「媽媽怕小曼亂花錢,從來不多給錢。嘻嘻!小曼自己掙錢自己花,爸爸,是什麼啊?」

許莫湊到小曼耳邊,小聲說了。

小曼從身上取出一個小錢包,結果小錢包里只有幾塊錢。她想了一想,便向許莫望過來,「爸爸,你身上帶錢了嗎?」

「自己拿。」許莫直接取了一個錢包出來,遞給小曼。

小曼只取了一張大鈔,「一張就夠了,中的太多,別人就要懷疑小曼了。」

「有爸爸在,中的再多,也沒人能傷害你。」許莫伸手輕輕撫摸了一下小曼的頭髮,微笑著道。

「我知道爸爸厲害,可是小曼不喜歡出名。」小曼笑了一笑,就向投注站里走。

許莫也不進去,站在外面等待。少頃,小曼從投注站里出來,拿著一張彩票,對許莫晃了一晃,接著收了起來。

許莫順手將她抱起,兩人繼續向前走。這條街有點長,父女兩個一直走到天黑,來來回回的逛,逛了好多圈。

楊茵打電話來,催促許莫送小曼回去。

「爸爸,你見見媽媽吧?你也有好幾年沒見過媽媽了。」小曼道。

許莫其實並不願意見到楊茵,聽了小曼的話,還是點頭。

和小曼一起,向小曼的家裡走去。

楊茵帶著小曼,在幾年前搬到a市,緊跟著便在a市住了下來,兩人的家便在附近的某個小區,環境倒也不錯。

許莫抱著小曼,一路回去,到了那小區裡面,倒是碰到了不少人。

有人認識小曼,又看到許莫,頓時愣怔了一下,向小曼詢問:「小曼,這是誰啊?」

小曼開心的向人介紹,「這是我爸爸。」

小曼和楊茵母女間的事情,這些街坊鄰居顯然都知道一些,因此聽了小曼的話,不禁露出微笑。一個老太太笑著問:「小曼,你媽媽終於要再給你找個爸爸了么?怎麼?這一個爸爸,小曼同意了?」

小曼和楊茵家裡的事情,這些人都知道一些,知道楊茵一直想要再找一個男人,小曼卻從來不同意,母女兩個因為這件事情,沒少爭吵。

楊茵寵著女兒,見小曼不同意,倒也沒有非找不可,私下裡一個人的時候卻沒少哭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