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長戟白衣男子大發神威,長戟瞬時間轟出如炮彈般的攻勢,雙胞胎兄弟其中一個躲閃不及,血花四濺。發出凄厲慘叫聲,卻是左臂硬生生被折斷。

長戟白衣男子,氣勢如虹!

這,還遠遠不是他的真正實力!

他可是冥王座下三個隊長之一,戟鬼,五星級殺手!

在白衣會中,星級不止是能力的代表,更是實力象徵。三星級。意味著踏上星域級巔峰,但精通刺殺技巧。故而比普通星域級巔峰強者要厲害許多;而四星級,已經是真正精銳的星域級巔峰強者,譬如舞音,代號『鸚鵡』,便是戟鬼這一小隊中副隊長。

唯一一個四星級殺手!

至於戟鬼,能獲封五星級殺手。證明他不止實力遠勝四星級,更具備突破成為聖者的巨大潛力!

是白衣會精銳殺手中的精銳!


「哼!」冷哼一聲,戟鬼手中長戟順勢斜向一敲,左臂斷裂的雙胞胎男子如遭雷殛,猛吐一口鮮血。瞬間重傷倒地。真正發揮力量的戟鬼,又豈是這些普通星域級巔峰武者所能抵擋得了?

對付眼前的敵人,自是不需要留情,那對雙刀男女固然隸屬白衣會,但這對雙胞胎兄弟卻不是。

殺無赦!

以三對二,瞬間變成以三對一!

而且,這對雙胞胎兄弟以配合見長,如今只剩一個,實力豈止大打折扣,就好似堡壘完全崩潰。

「這裡交給你們。」戟鬼雙眸閃過一道精光,佯裝露出擔心之色,腳步一踏動,瞬時半轉圈:「我去幫助那位小兄弟!」言罷,不待舞音和林戰有任何反應,戟鬼霎時間便已竄出,手中長戟散發出粼粼戰意,卻蘊含著……

一分驚人殺意!

他,要親自出手。

堪比四星實力的黑狐和青狐兩人聯手,都未拿下林風,更被他佔據上風,那麼就算鸚鵡加入,局面也不會有太大改變。想要逆轉,與其再浪費隊伍實力,倒不如他親自出手。

一了百了!

「小子,能死在我戟鬼手裡,你也算死的夠值了。」戟鬼的眼中精光一閃即逝。

那一側,林戰沒有半點懷疑,再者以他的實力連懷疑的資格都沒有。行動間,舞音美眸流盼,很是『聰明』的用自己的身體和勁氣遮住林戰視線,似乎別有用意。

但……

林戰未懷疑,林風卻不然。

「終於…來了么?」林風不用回頭,都能感覺到一道氣息的逼近。

很強!

真的很強!

雖然來人已竭力的壓抑自己的力量,但林風如今的感應能力卻已達到聖級範疇。

「吁,吁~」胸口起伏,林風眼眸爍亮。

這種感覺,許久未曾有過!

進入朱雀境時,靳棘曾給過自己這種深深的威脅感,但自從遠古禁地歸來,自己實力提升之後,對靳棘的實力已然不甚在乎。他雖強,但遠不如現在的自己。

而眼下,這個未知的敵人卻不然。

絕對是自己進入朱雀境來,所遇到過的——

最強對手!

…(未完待續。。) 「好!」

「就怕你不來。」

……

雖然來者實力深不可測,然林風卻沒半點懼怕。

隱隱間,更透射出一絲興奮感覺。

那是棋逢對手的快感!

這等危險的敵人,倘若任由他躲在暗處,對自己來說威脅極大,倒不如像眼下這般完全暴露出來,反而更佳。起碼,不用擔心暗地裡搞什麼陰謀,自己只需要明刀明槍的——

戰!

「我來助你,小兄弟!」戟鬼飛馳而來,幻影重重。

驚人的速度完全爆發,手中長戟閃動著濃烈星光,直轟向那雙刀男女,一片正氣凜然。

倘若不知情的,定會被他騙過。

但林風,卻是目光閃爍。


這,並非他真正實力!

倘若眼前這白衣男子真正施展實力,雙刀男女三招內,必定死無葬身之地。然眼下,雙刀和長戟的接觸,你來我往,彷彿打花槍般。顯然,這白衣男子並非真心幫自己,而是……

尋找機會!

「多謝。」林風微然一笑,不進反退。

既然他們要做戲,那便讓他們做個夠,狗咬狗,倒也有趣。

戟鬼一怔,卻沒想到林風如此『無恥』,他前來相助,林風不但不幫忙,更是逃的連鬼影都不見。戟鬼和黑狐、青狐面面相覷,卻是一時間有點茫然不知所措。

接著,他們該怎麼做?

「可惡!」戟鬼咬牙切齒,原本想借著混亂給林風致命一擊,眼下顯然再一次失敗。

這個年紀不大的青年,卻好似一隻老狐狸般,心機頗深。

照尋常人來說。眼下怎會躲得遠遠?

很顯然……

「十之**,他發現了!」戟鬼心中暗凜,眉頭深鎖。

瞬時間與黑狐、青狐的雙刀交接,你來我往,戟鬼佯裝不支,節節敗退。

一點。一點,移向林風所在。

微微一笑,林風又是遠遠躲開。

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氣的戟鬼七竅生煙,雙目血紅。此時他再笨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林風做的太明顯。他和黑狐、青狐的交戰,就好似遛猴般被人耍透!

「喣!」響亮的口哨聲吹起,戟鬼雙眸血光畢露。發出指令。

「噢?」林風眼眸微亮,若有所悟。

顯然,對方沉不住氣了。

正如自己所願。

而此時——

「蓬!」舞音實力爆發。

在林戰和舞音夾擊下,本就苟延殘喘的雙胞胎兄弟剩餘一個頓時不敵。舞音的美眸散發璨亮光芒,氣息劇烈增幅,手中佩劍好似一道青雲穿透雙胞胎男子的胸口,那充滿著不甘的眼神恨盯著兩人,張開著嘴想要說什麼。然瞬間……


哧!哧!哧!

劍舞探花,舞音眼中殺意盡露。氣勁的爆發將雙胞胎男子撕成碎片。

霎那間,右手中凝起一道青色勁氣,眼眸一寒,瞬間如流星般劃過,沒入那之前被戟鬼擊敗,斷了左臂的另一個雙胞胎男子!

斬草除根!

舞音。動作相當簡練,沒有半分猶豫。

那好似受過專業的訓練般,讓的林戰完全怔然,倍感震駭。剛想開口問舞音,林戰才扭轉頭。倏地——

「叱!」前方,一道青色劍氣貫穿他的小腹。

血花四濺,林戰瞪大眼睛,完全懵然。望著眼前舞音的容顏,抬起右手彷彿想要說什麼,充滿不敢置信。「對不起。」聲音很輕,舞音的美眸閃過一絲黯色,面色微微慘白。

輕咬嘴唇,舞音左手猛的爆發一道勁氣,將林戰擊飛遠處。

蓬!重重落地,林戰昏死過去。


「轟!」林風腦袋宛如炸裂般,瞪大眼睛,血光蔓布。

事情發生的太突然,迅雷不及掩耳之速,自己還完全沒反應過來,僅僅只是戟鬼吹響口哨的霎那間,卻是發生了太多!一連串的變化,讓的自己心跳快要停止,胸口呼吸急促無比。

萬萬沒想到!

「不,大哥沒死。」林風心之一動。

氣息的感應很清晰,儘管林戰受了重傷,昏死過去,但……

舞音,並未下殺手。

還好!

「啪!」林風雙眸璘亮,懸浮半空。

此刻,自己已是完全被包圍,以白衣男子為首,剛才的雙刀男女分列左右,舞音位於身後,宛如瓮中捉鱉般將自己包圍。果然如自己所預料的那般,這一次對方是有備而來,布下天羅地網。

這個局,正對自己!

卻是連累了大哥。

「終於露出狐狸尾巴了么,白衣會?」林風眼眸精光一閃即逝,瞬息間調整情緒,凝望著前方的白衣男子。

啪!戟鬼面色大變。

幾乎瞬間,戟鬼兇狠的雙眸望向舞音,宛如惡狼。

「不,不是我。」舞音面色一片慘白,慌亂道。

戟鬼眉頭微擰,森寒的目光從舞音中徐徐移開,仍是帶著一分不信任。但眼下並非追究之時,望著林風,戟鬼冷聲道,「你怎會知道我們?」

林風淡然一笑,「重要麼?」

「哼!」戟鬼冷哼一聲,「裝神弄鬼,別妄圖離間。」

林風微然而笑,「沒這個必要。我既然敢來這裡,自然有十足把握。」望著戟鬼想要說話的樣子,林風淡淡道:「是不是想說我進的來,就別想出去?」沉然而笑,林風的雙眸綻放出璀璨光芒。

自我狀態!

嘩!光芒耀眼,驚人氣息完全爆發,戟鬼面色連變。

不止是他,舞音,黑狐和青狐無不心之一震,置身於一片極致威壓之中。

「你!」戟鬼完全震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