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喧鬧的比試平台邊緣同時響起一對年輕男女驚訝無比歡呼聲。

「月影公子,我終於見到你了,」穿著粉紅紗裙的女孩正是千筱君,見到月影楓擠過人群過來,俏臉浮現出滿滿的驚喜之意,再也不顧不得平台上的情況,抬步向月影楓撲了過去,嬌弱無比地撲進月影楓懷裡,輕聲抽泣道,「我還以為我永遠都見不到你了。」

面對千筱君這些異樣的行為,月影楓感到有些吃驚,他可以想旬得到,千筱君最近一遇到極大的刺激,否則一直矜持的女孩兒怎麼會輕易撲入男生懷中。

在場同樣驚訝的還有甄家雙胞胎姐妹,她們正一臉不可思議地望著這對緊緊擁抱在一起的俊男美女,不過,她們怔愣了片刻,雙雙俏臉一寒,美眸冒著濃濃地敵意,緩緩地向月影楓逼過去。

「兩位姐姐,你們這是怎麼啦?」月影楓對她們的敵意感到莫名奇妙。

「怎麼啦?你還敢問我們怎麼啦?你和千筱君是什麼關係?你這樣做對得起夢靈妹妹?」甄姬氣憤地喊道,惹來周圍群眾不少異樣的目光。

千筱君卻是最先反應過來,俏臉浮起兩朵淡淡的紅雲,掙脫月影楓的懷抱,退開一小步,輕輕擦拭著婆娑的淚眼。

「這……我……我和筱君真的沒什麼,真的!」月影楓有些啞言,不知道該怎麼向甄家姐妹解釋。

「我們什麼都看到了,你竟然敢欺負夢靈妹妹,你等著,我們不會放過你的。」甄姬如同一頭暴怒的雌獅,對月影楓怒吼道,但最後還是沒有動手,而是放了一句狠話,拉上甄嫣的小手,怒氣沖沖地往人群中擠了進去。

那些看到這一幕的平民百姓看到一模一樣,仙氣飄飄的甄家姐妹擠過來,紛紛退到了一邊,讓開一條供她們通過的小道。

「我……這……你們別走呀!」月影楓頓時焦急不已,對著甄家姐妹的背影呼喚不止,可是這裡人山人海,甄家姐妹進入重重人群之後,很快就失去了蹤跡。

「對不起,月影公子,是我害了你。」千筱君弱弱地低下了頭,原本有些俏皮地她像性格大變樣,變得楚楚動人,惹人憐愛。她見到月影楓后,就像是溺水者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樣,離開月影楓的懷抱后還是緊緊地抱住對方的右臂不肯放開,彷彿只有站在月影楓身邊,她才會感到心安。

月影楓對她這樣的表現也很是無奈,特別是自己的臂膀被她抱在懷裡,那胸前兩團柔軟彈力十足,令人身體迅速升溫,旖旎無比。

正在月影楓有些不知所措的時候,他突然聽到比試平台上響起三聲「咚咚咚」銅鑼聲,那是第一次比試結束的宣告聲,與此同時,韓嵐崖從平台中收工向這邊走了過來,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一畫勝券在握的模樣。

然而,韓嵐崖看到一身粉紅紗裙,出塵純美的千筱君抱住月影楓的胳膊站在一旁,微笑的面龐變得錯愕無比,微微張了張嘴,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千筱君看見一身銀白鎧甲的韓嵐崖后,驕傲的玉兔劇烈地起伏著,臉色瞬間變得無比蒼白。

兩人腦海中同時浮現出那天晚上旖旎無限的春色。 第一卷奇幻之旅第七十九章久別重逢的旖旎,一腳踏兩船

「你們認識?」月影楓有些驚訝地問道。

「我在焰梅山莊被人用**彈弄暈捉住,是這位公子救了我。」千筱君訥訥地道,表現得小心翼翼,好像有些懼怕韓嵐崖的樣子。

月影楓對她這個舉動感到有些奇怪,但沒有多想,認為千筱君是回憶起了當天不愉快的事情,對韓嵐崖感激地笑了笑:「真是天意,沒想到筱君遇到了危險,居然會被我的好兄弟所救,崖,謝字我就不跟你說了,一世人,兩兄弟。」

「你們是?兩兄弟?你是韓……」千筱君吃驚地問道,後面兩個字卻識趣地沒有說出來。

「楓,沒想到我們這麼擔心你,你卻不聲不響地出現在我們面前,真是令我們驚喜不已。」韓嵐崖微笑道,不過笑容有點勉強,不過月影楓這時完全沉浸在兄弟見面的喜悅之中,並沒有注意到千筱君和韓嵐崖的表情有異。

「怎麼樣?第一局比試成績如何?」月影楓笑著問道,那表情根本已經肯定了韓嵐崖的成績。

韓嵐崖重重地拍了拍月影楓的肩膀,有意無意地看了千筱君一眼,說道:「這麼簡單的比試,有我狂魔戰神出手,還不手到擒來?」

千筱君被韓嵐崖看得小心肝「砰砰」直跳,俏臉微微漲紅,不動聲色地鬆開了月影楓的胳膊,輕輕地退了月影楓的身後,低著頭,不敢看任何人。

韓嵐崖忽然轉移話題道:「這位姑娘,說句實話,自從救了你到現在,我都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呢。」

「咦,你們……她叫千筱君,北部大陸第一勢力千雪山莊的大小姐,地位與夢兒一樣,懂吧?」月影楓奇怪地咦了一聲,然後解釋道。

韓嵐崖微微張了張嘴,沒有再說話,與月影楓兩人一起去到傲世山莊所在的營帳去休息。

千筱君本來想往比試平台北邊的營帳而去,但韓嵐崖告訴她,千雪山莊一個代表都沒有過來參加第一場比試,這讓千筱君心中非常傷感,猶豫了片刻,她還想回到焰梅山莊去,卻被月影楓制止了。

今天下午這裡還有一場比試,個人擂台賽,焰梅山莊此時只有紫幽月一個人在休息,千筱君回去也沒有用,倒不如留在比試現場,完成這輪比賽再回到焰梅山莊去。

月影楓與韓嵐崖許久不見,本來有很多話想說的,只是這時候幾人坐在營帳的木椅上卻顯得有些沉默,安靜地看著手中獸皮捲軸。

靜默了幾刻鐘,韓嵐崖實在忍受不住這麼沉悶的氣氛,對一邊坐著的傲世山莊少年雪俊吩咐道:「小俊,你到外面去看看,看看我們家小姐來了沒有。」

「好的,崖哥,我這就去。」雪俊彷彿獲得大赦一般,聽到韓嵐崖樣話后立即歡快地往外跑去。

韓嵐崖頓了頓,突然生出一股後悔的感覺,心中暗道:早知道我自己出去算了。

不過韓嵐崖的悶氣並沒有持續多長時間,雪俊出去幾分鐘就跑了回來,小臉掛滿興奮的笑容。

接著,雪夢靈嬌俏身影出現在營帳內眾人面前,俏臉浮現兩朵誘人的紅雲,望著月影楓就撲了上去,直接掛著他身上。

月影楓此時也是激動不已,雙手環住傾城佳人的小蠻腰,原地轉了幾圈。

「楓,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雪夢靈動情地說道。

「我也好想你,當我知道自己身在北凌洲的時候,真恨不得插上一雙翅膀直接飛回去見你。」月影楓將懷中的美人放了下來,抬手溫柔地撫著她的發梢。

千筱君坐在比較靠裡面的小角落,此時見傾國傾城,仙韻飄飄的雪夢靈,心中感到無比失落。原來這就是月影公子心中念念不忘的女孩兒,真的好美,好令人羨慕!千筱君默默地念道。

月影楓激動地拉著雪夢靈的柔荑坐到一邊的木椅上,直接把傾城佳人按到自己的大腿上,摟著她的小蠻腰不願意放開,當周圍之人都是透明的空氣一般,惹來佳人俏臉嫣紅,欲拒還迎,不斷地扭動著嬌軀,令月影楓心頭熾火升騰。

韓嵐崖目瞪口呆地看著月影楓和雪夢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腹誹道:「這兩個傢伙也太目中無人了吧?」

隨即他無奈地搖了搖頭,走到千筱君面前,善意地邀請道:「千姑娘,我們到外面走走好嗎?我想跟你聊聊。」

一紙成婚之錯惹霸道老公 ,最後還是點了點頭,跟著韓嵐崖走出了營帳。


臨行時,韓嵐崖還返回營帳內,向一旁坐著的雪俊踢了一腳,輕聲道:「該幹嘛幹嘛去,別在這裡當電燈泡。」

「啊?電燈泡?那是什麼東西?」雪俊放下手的獸皮捲軸,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韓嵐崖突然想起來,這個世界是沒有日常用電,也沒有電燈泡的,難怪雪俊無法理解這三個字的意思,只好對雪俊努了努嘴,示意給月影楓留下二人世界,雪俊才回過神來,老老實實地走了營帳。

「他們這幾個傢伙,挺好!」月影楓讚賞地笑道。

「好什麼好,是不是又想起什麼齷齪念頭?」雪夢靈看到營帳內眾人走個精光,最後出去的雪俊還拉上了門口的帘布,頓時狠狠地甩了月影楓一個漂亮的白眼。

「這麼長時間沒能見到你,你說呢?」月影楓挑逗地挑了挑眉,緊緊盯著她的誘人的櫻唇。

雪夢靈也不抗拒,輕輕地閉上了美眸,微仰著頭,擺出一副任君採擷的模樣。

月影楓也不客氣,但動作非常溫柔, 歲月靜好與君老 ,嬌喘連連。

看到懷中佳人這麼配合,這麼動情,月影楓心中熾火大盛,右手不老實地覆上佳人驕傲的玉兔,那彈性十足的柔嫩令他心動不已,下身的堅硬也勢如破竹地頂了起來,正好頂在佳人的腹溝之處。

雪夢靈感受到月影楓下身的異樣,緊閉的美眸陡然睜了開來,俏臉漲得通紅,嬌軀僵硬無比,連一雙驕傲的玉兔也是變得有些僵硬,彈性更盛。

漸漸地,月影楓開始不滿足對傾城佳人隔著衣物的愛撫,不斷地捉弄著那對玉兔的右手老實地從她的衣襟伸了進去,輕輕地將裹胸綾布拉了下去,那白嫩的玉兔立時跳脫在空氣中,帶著淡淡的嫣紅,令人熾火焚身。

「不要,我們這是在營帳之內,不要這樣好嗎?」雪夢靈被他撫弄得嬌喘連連,無法自控,胸前的一陣清涼令她意識稍微清醒了一些,突然意識到這是大白天,還是在公眾場合的營帳之內做這種無比羞人的事情,不禁紅著俏臉對月影楓哀求道。

月影楓只當她欲拒還迎,做怪的大手揉弄得那是起勁,不斷地親吻著佳人的耳墜,櫻唇,甚至還低下頭吻下那雙驕傲的玉兔上粉紅葡萄,令她不由自主地發出一聲酥麻的低吟聲,十分誘人。

……

傲世山莊代表隊所在的營帳之外,韓嵐崖和千筱君肩並肩緩緩地在平台邊緣走著,默然無語,雪俊則是獨自跑到一個小角落,取出一本獸皮古書專心致志地看著,不副不理窗外事的模樣。

千筱君心不在焉地四處亂看,突然看到兩個熟悉雪白的身影出現在她的視線之內,那正是甄家姐妹,不由得心下慌亂不已。

果然,那兩個雪白的身影拉開營帳的布簾,看清楚裡面的事情后,立即勃然大怒,破口大罵:「好啊!好你個月影楓,居然敢欺負夢靈妹妹!」

甄姬率先往裡面奔去,牽住雪夢靈的小手猛然將她拉開月影楓的懷抱,然後抱在自己懷裡,怒氣沖沖地望著月影楓,一邊幫雪夢靈整理著衣襟。

甄嫣則蓮步微移,看似緩慢的步伐卻是瞬間來到月影楓面前,雪白的袖袍輕舞,一股恐怖的氣浪向月影楓推了過去。

月影楓和雪夢靈都有些呆若木雞,不明白甄家姐妹發什麼瘋,危機感應使然,月影楓游龍步一動,身形立即向後退了數米,「轟」的一聲巨響,那恐怖的氣浪毫無意外地將月影楓胯下的那張椅子震成了碎片。

「姬姐姐,嫣姐姐,你們這是幹什麼,先冷靜一點兒好不好?」雪夢靈心中驚慌不已,挺身而出,攔在甄家姐妹和月影楓之間。

「這個可惡的臭小子,居然腳踏兩船,現在還這樣欺負我家夢靈妹妹,簡直罪不可恕。」甄姬俏臉寒意十足,暴怒地解釋道。

「腳踏兩船?這是怎麼回事?」雪夢靈還是如同身墜無盡迷霧之中,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哪裡腳踏兩船了……」月影楓駁斥道,可是說著說著,他突然想到給個紫幽月一個終生的承諾,漸漸變得沒有聲音,在別人看來,他這完全是心虛的表現。 第一卷奇幻之旅第八十章為了承諾,痛苦的第二場比試

「咚咚咚……」一陣嘹亮的銅鑼聲響了起來,火炎城中心廣場的比試平台周圍瞬間沸騰起來。

坐在平座最上面主座上的火炎城少主滿面容光,向周圍的群眾揮手致意,一副謙廉君子的模樣,然後運起凝重的靈力,用類似於佛門獅子吼的幻術高聲歡呼:「今天下午第二場比賽即將開始,這是一場個人擂台賽,大家抽籤決定自己的對手,公平,公正,公開,請各大城市過來的代表們盡自己最大能力,以獲得勝利……」

比試平台周圍的營帳紛紛打開,一個個年輕俊傑昂首挺胸,信心十足地走了出來,迎向平台中央的指揮官,到他那裡去抽籤。

甄家姐妹與月影楓在營帳內對峙著,大眼瞪小眼,聽到營帳外沸騰的歡呼這緊張的氣氛才漸漸緩和下來。

雪夢靈的一雙美眸卻浮現一股朦朧的水霧,晶瑩剔透,一眨不眨地望著月影楓。

千筱君和韓嵐崖這時也回到營帳來,雙雙被營帳內壓抑的氣氛抑鬱得有些窒息,不過千筱君還是打破眾人之間的平衡,輕聲對月影楓道:「月影公子,第二場比試就要開始了,我先回自己那方的營帳去了,我這次過來火炎城,本來就為了百城交流大會而來,如今我的隊友都不在,我只能自己去抽籤了。」

甄家姐妹冷冷地逼視著千筱君,完成沒先前在傲世山莊時的那種熱情呵護,她們知道千筱君身體還是很虛弱,此時卻完全沒有出口阻止的念頭。

雪夢靈看到甄家姐妹對千筱君仇視的目光,疑惑地望著千筱君,不知道該說什麼,心中暗想:月影楓難道一腳踏兩船的就是這個弱不禁風的女孩?

「筱君,你……還是我代你出戰吧。」月影楓猶豫了一下,憶起自己對人家承諾過,為她爭取這一次百城交流大會的好成績,自己說出口的話怎麼能反悔呢?

月影楓就是這樣的人,言出必行,即使再難,話既出口,無論再難都要去實行。

「你敢,你若敢走出這個營帳,你就永遠別回東神洲,否則別怪我拿掃帚把你轟出去。」甄姬如同一頭暴怒的雌獅,對月影楓喝道。

月影楓用乞求的目光望著雪夢靈,很是無奈,雙腿好像生根發芽了一樣,動彈不得。

「你自己把事情說清楚吧!」雪夢靈對月影楓的熱情也開始變得有些冷漠,這讓月影楓感到心中像是被一把刺刀狠狠地插了出去一樣,令他痛得無法呼吸,隱藏體內的靈力漸漸有暴動的跡象。

月影楓見到眾人都是有些冰冷的目光,心中彷彿被千年寒冰鎮壓了一樣,很冷很冷,他閉了雙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鎮靜地對雪夢靈說道:「我承認,是我不好,是我對不起你,但我欠筱君一個承諾,是她把我從遙遠的北凌洲帶過來這邊見,我答應過她為凌雪城爭取一個好成績,這次事了,我會給你個交待,這次,我必須出去。」

營帳之內的眾人有什麼反應,月影楓已經不知道了,他說完這句話的時候,站在營帳內的身影已經開始漸漸消散,這是他施展高級幻術瞬影后留下來的殘影,此時他已是連連閃爍了幾下,追著千筱君的步伐沖了出來。

雪夢靈目不轉睛地望著月影楓漸漸消散的身影,俏臉瞬間變得蒼白如紙,傲人的玉峰不斷起伏,情緒波動極大,片刻,這柔弱傾城的夢靈仙子雙眸一閉,竟是軟軟地倒了下去。

甄家姐妹吃驚不已,紛紛身形掠動,將柔若無骨的雪夢靈抱在懷中,韓嵐崖也是滿臉吃驚之意,向雪夢靈快步走過去。

「你也不是什麼好人,一丘之貉!」甄姬突然抬起頭來,冰冷刺骨的眼神直刺韓嵐崖心底,令後者不自覺打了個冷顫。

「我……呵呵,比試開始了,我出去抽籤,呵呵。」韓嵐崖乾笑幾聲,拉上旁邊同樣目瞪口呆的雪俊一起往比試平台中間走去。

「對不起,月影公子,都是我的錯,害了你們。」千筱君弱弱地道,低著頭,一副完全不知所措的樣子。

「不關你的事,這種事情始終都會出現的,先別管這個了,到我們凌雪城去抽籤了。」月影楓安慰她道,自己的心卻一直在淌著血。

她有我去安慰,誰人能安慰我?月影楓心中暗暗嘲笑。

指揮官看到月影楓走了過來,認真地打量了他幾眼,然後將一個小木箱平舉到他面前,道:「這裡面號碼都是從01~50,每個數字都有兩個,抽到相同兩個數字的代表人進行戰鬥,篩選出一輪選手后再次抽籤,每局比賽限時三刻鐘,如果沒有分出勝負,則兩人視為平手,但均是不能晉級下一場比試,規則只有一條,就是不能殺人,祝你好運。」

月影楓此時心緒真的很亂,他根本沒有聽清楚指揮官司在說些什麼,直接伸手將木箱內一個拳頭大小的水晶球抓了出來,里浮動著紫華流轉的數字17。

抽到刻有數字的水晶球后,月影楓就和千筱君走到比試平台的邊緣休息座位去,等待指揮官叫到號碼到平台中間進行戰鬥。

不一會兒,各位城市過來的代表都抽取到了水晶球,指揮官高聲呼叫道:「請抽到一號水晶球的東神洲星辰殿代表和西漠洲漠陀城代表上台。」

聽到星辰殿兩個字,月影楓壓抑的心情突然活躍了一些,抬眼向平台中間望去,進入場內戰鬥的赫然是閃靈初期境界的辰星恆,漠陀城的代表他就不認識了,那是一個非常俏麗的女孩,英姿勃發,一頭清爽的短髮,穿著赤紅的緊身軟甲超短裙,自有一股巾幗不讓鬚眉的氣質,令人讚歎的是,這個年紀大約十八的女孩幻術修為竟然比辰星恆還要高上一個級別,這場戰鬥應該毫是懸念。

漠陀城的軟甲女孩叫葉蕊,至於來歷,指揮卻沒有說。

戰鬥開始后,葉蕊以凝厚的靈力穩穩壓制住辰星恆,一柄華光流轉的長劍震得對方毫還手之後,令人嘖嘖稱讚。

眼看辰星恆就要落敗,戰局卻瞬間發生了改變,只見辰星恆不斷避讓舉著長劍艱苦的換擋著,覷准葉蕊換氣的瞬間,手心突然彈出一支牛毛細針,快若閃電,令葉蕊完全沒有任何機會躲避,直接被細針刺在了粉嫩的脖頸上,動作頓了一頓。

辰星恆抓住千分之秒的時機,欺近身來,長劍劃了數個圓弧,連連撞在葉蕊長劍的劍尖相同的地方,震得對方虎口發麻,長劍竟是脫手而去。

辰星恆眼眸閃過一絲狠厲之意,手中長劍意是直接划向了葉蕊的脖頸,意欲取其性命。


葉蕊心中頓時大驚,俏臉蒼白無比,努力地往後疾退。

其實辰星恆再怎麼兇狠,他也只是想贏得這場戰鬥,而不是想要斬殺這個颯爽英姿的女孩,不過葉蕊是被對方控制住了節奏,無法進行反擊,迅疾後退的時候,沒有考慮到比試平台邊界的問題,被辰星恆如願地將她逼出了界外,此戰,辰星恆勝。

指揮官宣布出這場戰鬥結果的時候,平台周圍的群眾瞬間沸騰起來,對辰星恆怒罵不止:「卑鄙小人,無恥之徒,滾下去……」

良久,炎神宮少主才動身站起來,示意眾人安靜,高聲說道:「戰場上,人的性命簡直與草芥無意,不管怎麼戰爭的過程怎麼樣,勝者為王敗者寇,響譽古今內外的史書都是由勝利譜寫的,辰星恆這在這次戰鬥中贏得自然不是很光彩,但在面對自己實強悍的敵人面前,保住自己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獲得勝利才是最重要的,好了,比賽繼續。」

周圍的群眾聽完這番話,紛紛沉默不語,這番話明顯有些強詞奪理,但仔細想想,卻又好像是那麼一回事,令他們不敢妄判斷。

接下的戰鬥都顯得非常平庸,出場戰鬥的各城代表都顯得小心了許多,提防對手放冷箭,這次代表人員的幻術修為均在閃靈初期和閃靈中期境界,甚至還出現幾個聚靈後期境界的代表人員,完全是來當炮灰的,完全沒能令月影楓提起任何興趣觀看,靜靜地盤腿坐在石凳上,努力平息煩躁無比的心情。

「接下有請北凌洲凌雪城代表和東神洲清皇城代表上場,一分鐘之內沒有人上台則視為棄權。」指揮官朗朗地念道。

「清皇城的代表?」緊閉雙眸打坐調息的月影楓聽到指揮官說的話,頓時大吃一驚,驀地睜開眼來。

傲世山莊代表團的營帳之內,甄姬吩咐小妹顧暈睡在臨時搭建的木板床上的雪夢靈,將韓嵐崖叫住,冷冷地道:「這場比試讓我下場。」

韓嵐崖聽到指揮官說的話也是吃驚不已,如今聽到甄姬要親自下場去面對月影楓,不由得感到一陣頭疼,暗恨自己手賤,選什麼不好選,偏偏選了跟月影楓相同的號碼。

「韓嵐崖,你給我好好地在營帳里待著,哪裡也不準去,小俊,看好他,若他離開營帳半步,我為你是問。」甄姬此時的表情冷艷無比,彷彿九天玄女,令人不敢靠近,雪俊和韓嵐崖均是不敢拂逆她的意思,忙不迭地點著頭。 第一卷奇幻之旅第八十一章月影楓vs甄姬,震撼一戰

「姬姐姐,為什麼是你?」月影楓堅毅的面龐現出無比痛苦的神色,怔怔地問道。

「負心漢,偽君子,無恥小人,我要為夢靈妹妹好好教訓你一頓。」甄姬此時沒有了那種暴怒至極的表情,但絕美的俏臉冰寒無比,令人渾身發冷,不敢直視。

月影楓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知道這場戰鬥於公於私都無法避免,全身的靈力漸漸散發出來,像是沐浴在青輝之中。

「區區聚靈後期境界,哼哼,這次我就打殘廢你,看你以後還怎麼欺負夢靈妹妹。」甄姬算是了解月影楓比較多信息的一個人,她知道月影楓在來到這個世界之前是沒有修鍊過幻術的,因為一些奇遇,才短短半個月就修鍊到了聚靈後期境界,如今過去近兩三個月了,月影楓的修為卻依然停留在聚靈後期,這讓她有些輕視對方,認為月影楓的成績也就止於此了,根本配不上雪夢靈。

甄姬並沒有任何運用靈力的念頭,只是右手雪白的袖袍輕舞,一柄銀亮的軟劍出現在她手中,非常靈動,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

對於月影楓的幻術修為,一些認識他的人都表示很輕視,特別是獲得勝利之後的辰星恆,獨自在比試平台的角落中,目不轉睛地盯著月影楓冷笑連連,口中喃喃自語:「作憑你這無用的廢物,也配成為傲世山莊的女婿?也配成為夢靈仙子的男人?哼哼!」

一聲尖銳的利嘯劃破長空,月影楓手中已是陡然亮出了一把銀光流轉的流雲劍,遙遙指著甄姬。

「來吧,讓你一招又如何,免得別人說我以大欺小。」甄姬不動聲色地道,完全沒有將月影楓看在眼裡。

「呵呵,你是我姐姐,你先出手吧!」月影楓無所謂地笑了笑,心下卻警惕非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