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從別墅里傳出,整棟別墅都似顫了一顫。

將李桂芳五花大綁丟在地上,黑衣男人才過來關心呆愣的季夏,「季小姐,您沒事吧?」

「你、你是零七?」季夏眨眨眼,有點懵。 黑衣男人一愣,似沒想到她居然記得自己的名字,「我正是零七季小姐,您沒受傷吧?」

季夏搖搖頭,「沒有,多虧你及時出手。」

零七沒說話,眼底劃過一抹懊惱。

事實上他一直在暗處,只不過因為看著她大笑的模樣一時竟忘了出手……

季夏自然注意不到他的細微神情,先過去扶著嚇壞趙管家在沙發坐下。

「趙管家,你先緩一緩。」

安撫完趙管家,季夏這才走過去居高臨下看著被五花大綁的李桂芳。

「要砍我?你很牛逼哦?」

此時李桂芳整個身子都在顫抖,臉色慘白無比,「我的手,我的手斷了……」

季天臨這時才回神,看看那高大的黑衣男人,他不由有些膽顫。

這個黑衣男人渾身透著冷漠的男人,莫名讓人感到可怕。

莫非這是墨總派來保護夏夏的人?

不過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季天臨滿腔怒火的走過去朝李桂芳就是一腳,「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今天夏夏但凡出了任何問題,你就是死都不足以謝罪。」

李桂芳額頭全是冷汗,現在她才開始後悔,「天臨天臨救救我啊,我的手……手斷了……」

季天臨冷笑一聲,「斷了?那也是你活該,現在就給我收拾東西,滾!」

膽敢殺他的女兒,這老妖婆真是瘋了!

季天臨絕情起來,那還真是不會給人留一點餘地。

說讓李桂芳滾就讓她滾,當即就把李桂芳扛出季家別墅,丟在大門外,然後又將她所有的東西收拾,統統丟了出去。

「給我滾,別再出現在我面前!」

零零散散的東西砸在李桂芳身上,她手指骨頭被踩斷,早已經痛得虛脫,無還手之力,她趴在別墅大門外的地上,狼狽得如一條流浪狗。

看著這一幕,季夏只覺得大快人心。

季天臨要早這麼做了,他們父女關係也不至於鬧得這麼僵。

現在他是看清了李桂芳的真面目,可惜,已經晚了。

季夏跟趙管家道別,卻是沒有要跟季天臨打招呼的打算,直接帶著零七走向停在別墅外的車。

見她就要走,季天臨一愣,趕緊追上去問:「夏夏,你這就要走了?」

季夏這才施捨看他一眼,「你要說的事也說完了,我要看的人也看了,我還留下來做什麼?」

「夏夏……」季天臨想說些什麼,卻發現此時說任何話都顯得蒼白。

季夏沒有再看他,零七幫她拉開車門,她直接便上了車。

本以為她上車后零七便會直接消失,沒想到他也上了副駕駛座。

不過季夏現在沒心情問,每次一回季家,總會讓她的好心情大打折扣。

車子不知行駛了多久,車內雖然有三個人,但卻是安靜得不像話。


司機不會說話,季夏不想說話,身為一個保鏢,零七自然就更不可能說話。

但讓人意想不到的是,這個時候,最不可能出聲的人卻忽然出聲了。

「季小姐是不開心嗎?」問話的人,是副駕駛座上的零七。 聽到零七的聲音,季夏有些意外。

她往前看一眼,卻發現他並沒有轉頭,也並沒有透過後視鏡看自己,就好像是隨口問的一樣。

想到他的問話,季夏輕笑一聲,「沒有所謂開心不開心,就那樣吧。」

反而,此時她內心很平靜,沒有多餘的想法,除了對自己好的人,其他人她都不想去在意。

「那季小姐現在是要回去嗎?」零七又問。

「回……不,去墨城御的公司吧。」她要問問他有關季馨雨的事。

再次來到墨氏集團總部大樓,看著高聳入雲雄偉磅礴的建築,季夏還是有些震撼。

其實想想,墨城御能站在現在的位置,並且站得穩,這背後付出的努力一定也是成正比例的吧。

管理那麼大的集團,手底下還有著那麼多的員工,他一個才24歲的男人,真的很優秀了。

就連現在,她都還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跟那個坐在墨氏集團頂層辦公室的男人同吃同住。

深吸口氣,季夏回神,再次踏入大樓。

前台小姐見有人進來,便揚起職業性微笑問:「請問這位小姐有預約嗎?」

季夏想了想道:「我找墨城御,你打個電話問問,如果他在忙,那就不用找了。」

雖然自己很想問他有關季馨雨的事,但她不想打擾他工作。

見她是來找總裁,前台小姐有些懷疑,「這位小姐,如果是找我們總裁的話,那一般都要預約的。」

只除了總裁特意交代過的人外,其他人還真沒誰能夠直接一來就能見到總裁的。

季夏也不大好意思就這樣來找墨城御,猶豫了一下,便說:「那算了吧。」

回家等他下班也是一樣的。

前台小姐就禮貌說道:「那小姐慢走。」

季夏笑了笑,轉身往外走。

然而剛走兩步,迎面便碰到一人。

「季小姐?!」來人顯然有些意外。

季夏抬頭一看,也是意外,「徐律師?」

徐律師還是那溫和的樣子,「季小姐是來找墨總嗎?」

「是想找他,不過也不是太急,我回去等也是一樣的。」

徐律師頓時笑道:「既然是有事找墨總,那季小姐現在上去便是,難道是……」

他看向前台小姐,有些瞭然,「是前台小姐攔住了季小姐嗎?」

「人家只是工作,也正常。」

她這個人就是如此,對什麼樣的人什麼態度,如果剛剛那個前台小姐換一種態度,此時她可就不會這樣說了。

徐律師便走過去跟前台小姐說了幾句話。

下一刻,前台小姐就變得惶恐不安,忙對徐律師解釋,「我真不知道那是未來的總裁夫人,如果知道我也不會攔。」

徐律師笑道:「你做得很好,正因為不知道所以才要攔,不過現在知道了,以後季小姐再來,就不用攔了。」

「是我知道了。」

「季小姐,現在跟我一塊上去吧。」季夏正看著兩人交談,就見徐律師走過來說道。

「啊,可以上去了嗎?」

徐律師笑:「當然可以。」

直到兩人乘坐電梯上去,前台小姐還是有些不敢相信。

不過這麼勁爆的消息,她可不敢一人獨享,於是趁上洗手間的檔,她拿出手機給公司其他部門的姐妹們分享了這個事。 在季夏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幾乎是大半個公司的人都知道今天有個女人來找傳聞中從不近女色的墨總。

而且,墨總身邊的親信還告知那是未來的總裁夫人。

一時之間,很多人都激動的想要去目睹一下這位未來總裁夫人的芳容。

之前公司早就有傳言說墨總並不是不近女色,而是早有了心頭寶,就在前段時間,那女人還偷偷來了公司,在墨總的辦公室待了一個下午。

據說有人看到過那個女人,長相說是沒得挑,就是看著挺嫩的。

不過年齡大家倒覺得沒什麼,畢竟墨總也年輕嘛,年輕人才能擦出火花不是嗎。



季夏跟著徐律師上了頂層,說實話,這樣突然來找墨城御,她還是有些緊張的。

畢竟他現在是在工作時間,自己可能多少會有些打擾到他。

徐律師走在前面,見季夏走得慢,便慢下步子等她。

季夏跟上去,問道:「徐律師,是墨城御叫你過來的嗎?」

徐律師回道:「我有些資料要給墨總送來。」

「哦,這樣啊。」那墨城御應該有在等徐律師,她順便問問的話,也不至於會打擾到他。

終於,走到了總裁辦公室門口,徐律師敲響門。

「進來。」裡面傳來男人低沉的聲音。

徐律師擰開門把,推開門,季夏本以為他會直接進去,沒想到他卻站在門口,做了個請是姿勢,「季小姐請。」

聽到季小姐三個字,坐在辦公桌前批閱文件的男人驀地抬頭。

季夏躲也躲不開了,就沖他一笑,「我……也來了。」

徐律師解釋,「在樓下遇到季小姐,就順便帶著她一塊上來了。」

墨城御放下文件,站起來,「進來。」

話是對季夏說的,很溫柔。

季夏走進去,說道:「我一邊待著,你跟徐律師先聊。」

徐律師走進來,將手中的一個文件袋遞放到辦公桌上,「墨總,資料放在這。」


然後,轉身對季夏說道:「季小姐我只是來送個文件,就不打擾你跟墨總了。」

說完,徐律師便走出去,順便還將辦公室的門輕輕帶上。

季夏眨眨眼,看向墨城御,「是不是因為我……」

墨城御走過去,將她拉到沙發坐下,「他只是來送文件。」

「是嗎。」

「嗯,你怎麼過來了?」對於她能主動來找他,墨城御心裡自然高興。

這證明,她有想他。

季夏也不拐彎抹角,想快點說完快點離開,免得打擾了墨城御。

所以,便直接說道:「我就是來問問你,有關季馨雨的事,季天臨跟我說他檢測過他跟季馨雨的DNA,他們的確是父女。」

一番話,如一盆冷水瞬間澆滅墨城御炙熱的心。

「你來就是為了這事?」他淡問。

本來季夏來找他,心裡就有些不自在,怕會影響到他。

這會兒聽著他這樣的語氣,就覺得他可能是不高興了。


「抱歉,我本來也想……那要不還是等你工作完再說吧,我先走了。」她站起來。

下一刻,卻忽的被男人給拽回懷裡。 「呀!」季夏完全沒有防備,整個身子直接就倒進男人懷裡。

「這就要走了?」男人略有些不爽的聲音在頭頂響起。

季夏驚魂未定抬頭,拍著胸口,「我要被你嚇死了。」

男人手臂力道收緊,臉色並不好,「為什麼剛來就要走?」

原本以為她是想他才會來找他,現在看來,果然是個沒良心的小女人。

看著他臉色發沉,季夏有點慫慫的。

但是很奇怪,這樣的他反而讓她覺得沒有距離感了。


「我怕打擾到你么。」說完,她便想爬起來。

然而男人力道未松分毫,「以前臉皮不是挺厚的,現在倒是知道怕打擾我了?」

季夏噘嘴,「什麼嘛,不要這樣揭我老底好伐?」

看著她這可愛的模樣,墨城御忍不住捏捏她的臉頰,「臉皮厚還不讓人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