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

金獅大笑,對南宮小傑道:「想跟獅爺動手,你還不行,不過還算不錯,陳二旦都未必比你厲害,快快從了獅爺,也好與你的偶像為伍,」

「去你瑪的,吃我這一擊,」

南宮小傑大罵金獅,再次綰訣捏印,施展他的最強殺招,

南宮小傑綰訣之際,天地有感,天地之間,一陰一陽兩道氣息升起,而後交匯,凝聚到南宮小傑雙手,在南宮小傑的雙手上,陰陽二氣不斷糾纏,而後化作一方太極,陰陽流轉,黑白分明,太極遮天蔽日,彷彿一張天幕,

「嗷吼,」

金獅大吼,再次張口,這一下,不得了,天空烏雲密布,電閃雷鳴,成百上千的閃電夾雜著漫天的滾滾雷之力,如瀑布一般的劈落,

雷電之力蜂擁,陰陽二氣糾纏,碰在一起,絞碎一切,

「轟,,,」

天空爆炸開來,波動蔓延幾千丈,不知什麼結果,

烏雲散去,金獅和南宮小傑遙遙相望,只見南宮小傑身子晃了晃,跌落地面,咳出血來,

這一擊,二人旗鼓相當,只是金獅身穿小馬甲和大褲衩,那可都是戰甲,是防禦法寶,所以沒什麼事,

金獅降落地面,居高臨下的看著南宮小傑,問道:「你從還是不從,」

「哼,」

南宮小傑冷哼不語,

金獅挑眉,又道:「說你就是不信,還是那句話,跟著我,保證你能見到陳二旦,」

「少他瑪忽悠,」

南宮小傑大罵,

「切,獅爺忽悠,你等著,我已經派陳二旦去做事,等他完成任務,便會來找獅爺,應該很快就會回來,」

金獅繼續忽悠,

南宮小傑道:「等他來了再說,」

「好,」

金獅道:「若是陳二旦回來,你不從我,便將你擊殺,」

金獅說著,朝人群某個地方看去,大戰之際,它早就注意那個方位了,因為那裡,立著一名亭亭玉立的大姑娘, 金獅的目光落處,那是一名貌美如花的女修士,一雙大眼睛水靈靈的,整個人看上去像一隻精靈一般,看上去很有靈氣,是不一樣的美,大姑娘被金獅一看,頓時變色,金獅的傳聞她也是聽說一二,當下迅速倒退,準備退走,

大姑娘剛剛經歷九死一生,憑著運氣才進入第三關,目前才洞天八重的修為,而且金獅淫威盛名,境界比她強大得太多,生怕自己被金獅染指,那樣比殺了她還難受,

「小姑娘,哪裡走,且留下來,獅爺與你暢談人生理想,解惑你一生之業障,日後定能突飛猛進,」

金獅大吼著,吼聲如天雷滾滾,沖了過去,嚇得那精靈一般的姑娘神魂皆散,

此時此刻,所有人都怒了,看不慣金獅,大部分人不忍心看著這樣一個如此美麗的大姑娘慘遭金獅毒手,在鼓起勇氣之下,終於有人跳了出來,呵斥金獅:「你這惡魔,敢在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之下欺負黃花閨女,真是不想活了,」

「呦嗬,你這小白臉,獅爺不欺負了,你想出頭,」

金獅突然停下腳步,質問這出口之人,十分不屑,活脫脫一個土霸德行,

金獅說著逼了過來,說話那人後退,吞了吞口水,說不出話來,然而此時,許多修士終於良心爆發,一起道:「大家一起出手,不信打不過它,」

「不錯,」

「好,大家一起出手,除暴安良,」

一時之間,金獅陷入被數十人一起圍攻的處境,

「哼,拿你開刀,」

被數十人圍住,金獅依然不懼,嘴裡說著,朝那說得最凶之人衝去,迅速出擊,一隻大爪子拍落,

「哎呦喲,,,」

金獅一爪子拍落之際,自己卻是大叫,爪子發痛,連連倒退,

怎麼回事,

就在眾人驚疑之時,陳二旦出現,對金獅說道:「不錯嘛,沒想到這麼短的時間不見,就已經雄霸一方了,」


「我艹,陳二旦,你個天殺,敢壞獅爺好事,」

金獅感到意外,

被金獅叫出名字,眾人紛紛看向陳二旦,眼睛睜得大大的,陳二旦只在傳說之中,記名碑上的名字高高在上,力壓荒天路上的修士,多少人無不崇拜,景仰已久,沒想到此時此刻,本尊就在他們面前,全部人頓時騷動起來,

金獅兩眼打轉,發現陳二旦只有洞天巔峰的修為,頓時態度轉變,呵斥道:「陳二旦,你怎麼才回來,還敢阻攔獅爺,信不信獅爺抽你,趕緊站到獅爺後面來,」

陳二旦微微一笑,說道:「慫貨,你確定,」

「呦嗬,反天了你,」

金獅一副居高臨下的樣子,說話的同時逼近陳二旦,準備和陳二旦過招,

眾人搞不清楚狀況,雖然不相信陳二旦是金獅的戰仆,但是貌似金獅和陳二旦認識,關係似乎還有點尋常,

金獅感應了一番,確定陳二旦沒有突破蛻凡境,終於出擊,撲向陳二旦,

陳二旦爆發,一閃而沒,眨眼間,高大威猛的金獅被一道巨大的力量壓縮,本體化小,便被陳二旦制服,陳二旦抓住金獅大褲衩,將其提了起來,金獅連連掙扎,卻是沒有任何效果,

眾人倒吸一口涼氣,盛名之下無虛士,陳二旦只有洞天境巔峰的修為,一開始還有人看不起陳二旦,然而此時陳二旦出手,瞬間制服金獅,此等手段,怕是蛻凡境一重的人也不一定做得到啊,

「陳二旦,」

南宮小傑走了過來,看著陳二旦,看著自己的偶像,雖然當初陳二旦殺了他幾個堂兄,但是他覺得那是他們咎由自取,依然改變不了他對陳二旦的熱愛,當初南宮世家的大人物要南宮小傑出頭之日殺了陳二旦,南宮小傑那是一個死活不幹,

金獅沖陳二旦手裡掙脫出來,整理自己的大褲衩之後,拍了陳二旦後腦勺一爪子,陳二旦本來想收拾金獅,不過忍了下來,多少給金獅一點面子,

「切,」

陳二旦沒還手,金獅蹬鼻子上臉,對陳二旦嗤之以鼻,然後對南宮小傑道:「現在陳二旦出現了,你就是我的戰仆,」

「你~」


南宮小傑說不出話來,最後道:「跟著陳二旦還行,跟著你,沒門,」

金獅在第三關已經無敵,現在陳二旦又出現,關係親密,眾人看了看陳二旦之後,一飽眼福,開始離開,看到陳二旦,激發了他們修鍊的動力,各自抓緊時間修鍊,提升修為,好過關,

最後南宮小傑也離去,本來他要跟著陳二旦,但是陳二旦讓他好好修鍊,日後在一起的機會很多,

金獅挽著陳二旦的肩膀,像一對好基友一般離開,亮瞎所有人的眼睛,全都是嫉妒羨慕恨,對金獅依然鄙視,

「你知不知道魔身還有天尤他們在何處,」

陳二旦言歸正傳,問金獅,

陳二旦一問,金獅想起什麼,立即心虛,放開陳二旦,說道:「別問我,我不知道,」

「說不說,」

陳二旦來了一個威脅的眼神,

金獅立即開逃,

陳二旦的出現,引起了一騷動,很快,天尤他們聽到消息全部自動趕來,恰好遇到陳二旦追金獅,

「阿豹,」

陳二旦大喜,阿豹已經全部進化,此時已經是真正的滅天魔豹,八階五級,魔氣妖嬈,氣息逼人,看上去比金獅還威武霸氣,

「魔身呢,」

幾個傢伙交談一番,陳二旦問道,

當下大家都不說話,全部看著金獅,金獅知道瞞不過去,最後道:「我把他弄丟了,」

「放屁,」

阿豹頓時反駁,

「小包子,你再亂說,獅爺收拾你,」

金獅指著阿豹出言威脅,

最後阿豹還是全盤說出,當初魔身與陳二旦分開,沒多久就遇到金獅,兩個傢伙一路躲躲藏藏,慢慢地,后來也遇到天尤和阿豹他們,

魔身靈智不高,被金獅蠱惑,四處打劫,為非作歹,最後金獅騙魔身去擊殺一隻七彩豹,

那一戰,十分慘烈,一戰之後,魔身杳無音訊,

陳二旦聽了之後預感不妙,那隻七彩豹想必就是自己當初想擊殺那一隻,十分強大,魔身一戰之後沒有下落,凶多吉少,陳二旦當下沒有找拿金獅算賬,也沒有遲疑,開始尋找魔身,

陳二旦一行找遍大荒,找遍那些沒有九階魔獸的星球,都沒有找到魔身,最後嘗試進入有九階魔獸出沒的星球尋找,

一番苦苦尋找之下,陳二旦終於得見魔身,陳二旦無比意外,金獅天尤他們全部震驚,魔身居然是蛻凡一重的修為,不得了,

正當陳二旦想和魔身合體之時,魔身卻朝阿豹走去,然後拿出一顆元丹,不過元丹並未成形,還差一點點,正是那隻七彩豹的元丹,

魔身微微一笑,對阿豹道:「送給你,」

阿豹十分激動,接過元丹,有了這顆元丹,阿豹便可以很快突破九階,金獅十分眼紅,卻沒說什麼,

陳二旦皺眉,看著魔身,陳二旦凝重起來,當初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近距離之下,陳二男能感應到魔身,也能控制魔身,陳二旦知道,此時魔身靈智提升了很多,自主意識基本完整,成為一個獨立的個體,彷彿是另外一個人,

魔身靈智問題,也是金獅一手操辦,看到陳二旦發獃的模樣,金獅知道攤上大事了,沉默著不敢出大氣,


陳二旦是想與魔身重合,畢竟他是主身,是主導者,但是他沒有那樣做,因為魔身有了自己的意識,因為此時的魔身有一種不願意與陳二旦重合的情緒,他想自由,做自己,而不是做陳二旦的備胎和附屬品,

現在重合還來得及,若是魔身再強大之後,就難了,

只是就算是天尤,展小雨,南宮小傑他們,算是陳二旦的追隨者,陳二旦都不喜歡限制他們,更何況是魔身,最後陳二旦沒有與魔身重合,

「謝謝,」

出乎意料,魔身對陳二旦道謝,因為他也能感覺到陳二旦的一切,只是他沒有主導權而已,

這一句謝謝,讓陳二旦感到無比的迷茫,好像和他最親近的人從來都不需要說謝謝,一句謝謝,陳二旦感覺到魔身真的變成了另外一個人,無限惆悵,

歲月可以改變一切,當然也改變了魔身,

直到土豆天蠶從魔身衣兜里冒出來之後,才讓陳二旦從無邊的思緒中醒來,小土豆,又變得更胖了,難怪魔身已經蛻凡一重,想來這其中有小土豆的功勞,

該在的一個都不少,接下來就是準備過關了,

第三關過關條件,必須憑九階魔獸的晶核過關,也就是元丹,為了過關,陳二旦他們開始擊殺九階魔獸,

有陳二旦和魔身聯手,擊殺九階魔獸容易很多,廢了一番手腳之後,終於擊殺兩隻九階一級魔獸,大吃一頓,帶上元丹,陳二旦一夥回到城中,

陳二旦和金獅在上荒天路時都進行登記,所以需要兩顆元丹,阿豹和魔身因為沒有登記的緣故,可以隨陳二旦過關,然而天尤小土豆就不行了,在荒天路出生,擁有荒天路印記,會被荒天路感應攔截,

雖然三足鼎可以隔絕荒天路的感應,但是必須催動,催動之後對身處三足鼎內的人或物有不小的傷害,上次天尤就被整得不行,這次陳二旦信心滿滿,除金獅之外,其他全部裝進自己的第十洞天,踏上祭壇,

果然,第十洞天,十分特別,荒天路一點也感應不到,陳二旦他們一起消失在第三關的祭壇上, 荒天路第四關,某處地方,天空劇烈波動,幾個眨眼的功夫,陳二旦和金獅的身影出現,而後迅速墜落到地面,陳二旦和金獅四下張望,這裡是一處比武場,比武場很大,卻是空空如也,不見一個人影,只有比武場中央有一座祭壇孤零零的立在那裡,在苦苦的等待著勝利的人站上去,

再次打量,比武場全封閉,出口處是一座雄偉的大殿,

陳二旦率先將天尤他們從第十洞天內放出來,只有小土豆在菩提子旁邊睡覺,感覺十分美妙,暫時不願意出來,陳二旦也不管他,隨它意願,

陳二旦,魔身,天尤,阿豹,金獅,一起朝大殿走去,倒是頗有一氣勢,進入大殿之中,大殿也是空空如也,在大殿出口處,眾人看到有兩扇門,一扇門紅色,一扇門藍色,

陳二旦一行人正疑惑之時,從大殿的一個不起眼的偏殿內走出一名第四關的的管理員,這人顯中年,看上去普通平凡,沒什麼出眾的地方,

中年人出現,面帶笑意,拍手對陳二旦一夥說到:「歡迎大家來到荒天路第四關,」

陳二旦一夥面帶微笑,紛紛與中年人一起拍手,

「好,簡單說一下,如何過這第四關,」

中年人指著那一紅一藍兩扇門接著說道:「不管你們之前是如何到達這裡,只要進入第四關的修士,都會被分為兩個陣營,這兩道門,通往不同的陣營,是加入紅方還是藍方,你們自己選擇,當然,為了平衡,不管是坐騎還是朋友,你們必須二比三分成開,如何分你們自己決定,」

掃視陳二旦一夥,中年人再次說道:「兩個陣營,兩個不同的陣地,兩個陣地之間一個月定期舉行一次會戰,在會戰之中,兩個陣營各自選出最出色的三人,這六人就擁有過關的資格,然後六人在這裡的比武場分三組進行決戰,每組必須死一個,只有活著那三人才能踏上祭壇,進入第五關,」

中年人說完,陳二旦一陣沉默,這第四關簡直是修士的墳墓,兩個陣營對戰,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兩方最出色的修士再來決戰,還要必須死一個,這樣下來,能過關的最多只有三分之一的人能過關,

是的,荒天路越來越殘酷,當然,只有真正最強大的修士才能過關,大浪淘沙,只有這樣才能養出最厲害的人物,

陳二旦還在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在眾人吃驚的眼神中,魔身已經往前走去,毫不猶豫的進入紅門,而金獅小小思考一番之後也跟著魔身進入紅門,陳二旦沒動,天尤還有阿豹也沒動,阿豹一心追隨陳二旦,天尤也選擇跟隨陳二旦,

金獅對天尤道:「你是我的戰仆,趕快過來,」

金獅不說話倒好,一說話阿豹就看不過去了,頓時大罵道:「你個狗逼,趕快滾,」

金獅不爽,叫囂道:「切,小包子,有本事來打我呀,再說,反正都得分開的,你有什麼好過意不去的,一看就沒經歷過人情事故,」

阿豹還想說話,陳二旦將其制止,而後對金獅道:「你這慫貨,既然你如此選擇,那就隨你,但是有一點,最好不要把,把他帶壞了,」


陳二旦說的他,自然是指魔身,

「嘎嘎,不會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