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您救了我兄弟的命啊,那和救了我的命有什麼兩樣,以後您有什麼事情只管支會。」

「哦,這樣吧,那就麻煩你了,我的兄弟們也餓了。」

「好嘞,兄弟們咱們走,我一定讓你們吃好,先吃飯在去辦事兒。」


「這裡雖然有些不好的事情,但是大多數人還是好的,小吃也挺好吃的,本來還是一個少數民族的節日,不然你們來了還可以過過節日,硬生生的被這樣的事情給打攪了,咱們今天就去吃他們的特色美食。」

「你決定就好,我們對這裡並不太熟。」

「對了,嫂子這是我剛才查的,你們應該用得上。」說著就給了景瑟一個U盤。

景瑟看了看,並沒有接,她可沒有莫名其妙接受別人東西的習慣。

「哎呀,嫂子,這還真不是別的,您是老大的老婆,我就是有幾個膽兒也不敢給您是陰招啊,再說了,您還是我兄弟的救命恩人呢,我會恩將仇報嗎。這是您這裡那個分公司的總經理胡什麼的和李斯的交易視頻,我想著您肯定會處理一下的,這個留在我們這裡也並沒有什麼用處,就隨手拿來了。」

「拿著吧,免得自己辛辛苦苦的還要去查一查,有熟人還能不用?」

「好,謝謝你。」

「不用謝。」

「慕容天澤,沒想到你還是會徇私枉法的人,我還以為你會很反感這種行為呢?」景瑟驚奇的問道。

「這個世界並不公平,這又不是什麼犯法的事情,我們的起點高,但是我們付出的也多啊。」

「好吧,您贏了,說什麼都對。」 Y市的美食還是很讓人期待的,但最讓人驚訝的還是那些保鏢對待景瑟的態度,恭敬卻又有著很不一樣的親密感,慕容天澤剛開始還以為他們用那樣的語氣看的是畢忘川,但是顯然自己錯了。

「嫂子,這地兒今天我包了,你們想吃什麼隨便點,咱們吃好才是硬道理。」

「好,那我們就不客氣了。」

「不用在意,大家都敞開了肚皮隨便吃。」

一頓飯大家吃的都很滿意,不知不覺對y市又有了新的認識,出了人情冷漠,飯還是挺好吃的。

「老大,嫂子,那我就不留你們了,下次記得再來啊,不是,是想來玩的時候再來啊。」

「謝謝你,我們先走了。」

「你有時間也來京城。」

「謝謝嫂子,看老大就不會說這樣的話。」

「沒收到請柬嗎,不知道猴子再有幾天就結婚了,還在這兒裝什麼裝?」

「嘻嘻嘻,我一定會提前去的,老大果然是英明神武,在你的領導下大家都會遠離單身狗的行列。」

「難道你不是單身狗嗎?有對象嗎?」

「這不是有目標了嗎,我會努力的,還希望老大到時候多多美言兩句啊,您這樣就功德圓滿了,我會給您繪個彌勒佛的像多多拜一拜。」

慕容天澤看見趙謙就知道這小子栽了,但自己在這件事情上顯然並不會有多少言語權,而且看樣子安糖的身份並沒有確定下來。

「事情很複雜,你還是自己多多努力吧。」並給了趙謙一個自求多福的表情。

顯然趙謙這時候並沒有get到慕容天澤的意思,但並不妨礙趙謙看安糖發著光的樣子。

「老大,您坐哪輛飛機啊?」後面跟著的一個保鏢在畢忘川的示意下,上前一步問了一下,他也不想問啊,坐哪輛飛機老大自有定奪,但是顯然畢總不這麼想,他就硬著頭皮問了一句。

結果啊,老大老公那眼神就像刀子似的搜搜的往自己這邊射,要多拔涼就有多拔涼,他瞬間就感覺到有點兒冷。

「都去京城吧,忘川,糖糖和我一起坐慕容天澤的飛機,直接去醫院,你們就先去京城逛一逛,順便看看王姨。」

「好的,謝謝老大。」

「對了,給,叫王姨一定收下,別人的友情贊助。」看見這個卡,慕容天澤這才明白景瑟為什麼要收那個丁夫人的卡了。

「是你的錢王媽媽一定不會收的,你每年給的夠多了。」

「不是我的,不是我的,王姨要是不信可以去查一查,這次真的是別人的友情贊助,別人既然要做好事情,我總不能攔著不是?」

「好,那我就先替王媽媽收下了。」

「嗯,去吧。」

「謝謝趙廳長了。」畢忘川對著趙謙說道,他又不瞎,怎麼看不出來趙謙虎視眈眈的眼神,不是什麼好東西,還惦記著他妹妹。

「謝謝趙廳長。」安糖很乖巧的跟著畢忘川喊了一聲。

MD,他終於明白老大剛才那個自求多福的表情是什麼意思了,要向追求安糖,就必須畢忘川這條攔路虎打好基礎,關鍵是這傢伙一副他是大豬蹄子的表情是怎麼回事兒,他沒有做什麼讓他這麼看他的事情吧。

「咱們都這麼熟了,叫什麼趙廳長,那得多見外啊。」

「那糖糖就叫趙叔叔吧。」畢忘川一開口,趙謙卒。

他難道上輩子挖了畢忘川他們家的祖墳不成,用得著這麼對待他嗎,他和老大一樣大啊,就是比老大打了那麼三四個月而已,老大就是姐夫,他就是叔叔,為什麼啊,他長得並不那麼磕磣吧。

為什麼,有人看你不順眼唄。

景瑟雖然不知道畢忘川會這麼說,但是自己的人還是要護著的,但是人家叫自己嫂子,當然也不能護的那麼明顯,於是就裝作自己沒有聽見,慕容天澤表示他間接性耳聾。

「不用,這兒的醫療條件沒有京城好,還是先去醫院治療的好,不要耽誤她們的病情才好。」

趙謙表示面對畢忘川自己不得不讓他趕緊走,不然他害怕過一會兒他就變成了趙爺爺,那他就會忍不住想要弄死畢忘川了,為了以後更加的和睦共處,趙謙表示還是先讓他們走來的實在,不然他會忍不住揍一頓畢忘川的。

「那行,我們先走了,記得猴子的婚禮到啊。」

「一定,一定,你們路上小心啊。」

「你剛才在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景瑟問坐在另一邊閉目養神的某人,而坐在景瑟旁邊的慕容天澤也豎起了耳朵。

「對一個有賊心的大豬蹄子我要給他什麼好臉色看?」畢忘川懊惱的反問了一句。

「他有什麼賊心,拿你什麼東西了?很重要的東西嗎,咱們去找他要回來吧。」

畢忘川聽到這些是很高興,但同時也很桑心啊,景瑟的智商和她的情商簡直成反比啊。

「到底什麼東西啊,重要不?」景瑟還在那兒不依不饒的追問,心想虧自己還以為趙謙是個好人。

「不是什麼東西,我只是打個比方,比方而已。」

「你嚇死我了,我還再想那傢伙真不是個好東西,連你的東西都拿。」

「確實不是個好東西,你和糖糖以後離那傢伙遠一點,糖糖不是要出國了嗎?等傷好了就趕緊去讀書吧,否則TilhelmTundt教授那兒也說不過去啊。」

「也是,在S國一定要保證糖糖的安全,今天這樣的事情不能在發生了,最好是派人保護,我來親自安排吧。」

「嗯,安全是一定要保護好的,在發生今天這樣的事情我的心跳就停止了。」畢忘川說著還頗為受驚的拍了拍胸口。

慕容天澤聽著他們的對話,在心裡默默地為趙謙的追女朋友之路點了根蠟燭,兄嘚,不是我不幫你,而是我連自己的門前雪也沒有掃乾淨啊,實在是對不住了,相信是你的終究是你的,要挺住啊。

「小瑟姐,忘川哥,這次的事情你們不覺得很奇怪嗎,我真的很像他們說的那個女孩子嗎,我為什麼會對那個地方有種莫名的熟悉感,但是內心卻一點兒也歡喜不起來?」

安糖說完機艙內陷入了長時間的沉默。 慕容天澤依舊豎著耳朵聽他們講話,聽安糖說完他也陷入了沉思,總覺得安糖和他見過的那一個人長得很相像,但是是誰,他真的一點兒都記不清楚了,腦海中有什麼一閃而過,但是他沒有捕捉到。

「糖糖,你如果想知道的話就交給我們來查,你有什麼想法?」

「查吧,老娘還因為長得和某個人很相像挨了一頓打,真是聞所未聞,話說,那兒的民風真的是太彪悍了,那個趙廳長還說什麼人其實還挺好的,我覺得他是眼瞎了吧。」

安糖這會兒吐槽道,她真的沒有發現那兒的人哪裡好了。

「其實那人不僅眼瞎,還心黑,糖糖一定要遠離知道嗎?」


「一定沒有問題,惹不起的人咱還躲不起嗎,再說我們也沒有什麼機會再見面了吧,我對那個地方的人現在是沒有一點兒好感。」


「這就對了,你想啊,欺負了你的人你難道還要好好對待嗎,再說了,他是那個地方的廳長,一個廳長竟然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你想一想,他一定不是一個好官,不說十惡不赦,但肯定也好不到哪裡去。」

「忘川哥說的有道理,我記住了。」從此趙謙在安糖那兒就不是一個好人,不是一個好官的印象更市深刻。

「我怎麼覺得你有誘惑的嫌疑在裡面。」景瑟面無表情的說了一句。

「我說的可是事實,他連那麼點地方的事情都處理不好,糖糖竟然還受傷了,至少他不是什麼好官。」

「不排除這種可能,但是你也不能給糖糖灌輸這種思想。」

「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三關已經形成了,還說什麼別給我灌輸思想了。」

「不是小孩子的人會把自己弄得傷成這樣。」這下倆人的槍口一起對著安糖說道。

「我那不是不小心嗎?」安糖沒有底氣的嘟囔道。

「這會不小心命還在,下回就不一定,糖糖,不管在哪裡自己才是最重要的。」景瑟說著就紅了眼眶,應該是想起了她進去時看到的場景。

「小瑟姐,對不起,我以後一定一定會小心的。」看見景瑟的眼眶都紅了,安糖也紅著眼保證到。

慕容天澤握住了景瑟的手,像是要給她力量,用自己的力量安慰著她。

「好了,好了,下次一定要小心,先休息會兒,一會兒到醫院還要檢查呢。」畢忘川看著她們的樣子,打起了圓場,其實他的心裡也不好受,他一定會讓那些人付出該有的代價。

其實大家都有點兒累了,也就順著畢忘川的話開始休息了,慕容天澤隨手拿過毯子給景瑟蓋好,看見景瑟還紅著的眼眶,心裏面很不是滋味,那些人真的是太膽大包天了呢。

飛機停在了京城軍區醫院的天台上,慕容天澤抱著景瑟下來了,後面跟著的畢忘川抱著安糖,侯院長早就接到消息了,這小姑娘實在是不知道怎麼好好的護著自己,還真當醫院是個好地方呢,隔一段時間不進醫院好像心裡不舒服似的。

慕容天澤和畢忘川實在是太惹眼了,不管是家屬還是病人都看著他們,兩個人都長得太惹眼了,但是又是不同的類型,在醫院還能看見帥哥,還是那種沒有動過刀子的,對於美好的事情每個人都是喜歡的,更何況在醫院這樣的令人不太喜歡的地方,會讓人的心情更加的明快。

「放在這上面吧,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和我老頭子有什麼親戚關係呢,你自己說說這段時間你都來過機會了,醫院又不是什麼好地方,你們這些年輕人啊。」

「侯老,您找個人給安糖好好治一下,別留下什麼疤之類的。」

「嘖嘖,這誰的心也太狠了吧,去美容科看看,李醫生在呢,她可是美容科的招牌。」

「你媳婦是怎麼了?」

「舊傷複發。」

「我老頭子看看吧,肩膀處的傷啊,傷筋動骨還要一百天呢,你當時是怎麼糟蹋自己的身體呢。」

「已經是舊傷了,只能慢慢來,我也沒有什麼辦法一勞永逸,要好好養著了。」

「我知道了,侯院長,謝謝您,每次來都麻煩你。」

「麻煩我不要緊,但是自己的身體還是要好好照顧的,人啊,身體是革命的本錢。」


「老大,你怎麼不叫我一下,嫂子怎麼了,伯母看到你們早上出門就沒有再打招呼,著急的不得了,嫂子這是怎麼了?」

「沒事兒,不小心傷著了,是我忘記了告訴母親了。」

「不用急,她已經在來的路上了,你就想好借口,小心我媽看見你這樣子提著刀找人拚命去。」

「嫂子,是誰這麼不長眼睛,我弄死他。」一轉眼就看見自家老大拉下來的臉,想補救都不到該說什麼了。

「謝謝你,真的沒什麼事情。」

「哼,你是這條小命沒了才會說有事吧。」慕容天澤忍不住懟了一句,他真的沒有見過這麼重的傷還說沒事兒的女人。

「這是藥單,天澤去給你媳婦弄葯去。」侯老的話把景瑟要說的話給擋了回去。

看見慕容天澤走了,景瑟悄悄地問:「猴子,你們老大是不是更年期到了,動不動就發脾氣,誰也沒惹著他呀,不對啊,他這更年期來的也太早了吧。還是說他就那脾氣,只要看誰不順眼就懟人。」

「老大的脾氣可好了,他看不順眼的人他都不屑和人說話的,老大這段位一般沒有人敢惹他不高興,誰真要惹他不高興了他只會陰他,哪裡還會費口舌說呢。」

「你說的這些都是真的嗎?難不成你們老大有雙重人格還是咱倆說的不是同一個人。」

「嫂子,千真萬確,其實對待家人、朋友和戰友,老大可有耐心了。」

「呵呵,耐心這東西是什麼,我估計你們老大不知道吧,不是你見到的是假的,就是我見到的是假的,真搞不懂那陰晴不定的性格。」

「你們在說什麼?」慕容天澤實在是聽不下去了,黑著臉出聲道。

「沒什麼。」兩人沒有異口同聲的說道。

說的那麼投入,自己要是沒有聽見就算了,偏偏什麼都聽見了,竟然懷疑自己有雙重人格,還說自己更年期到了。 看著老大越來越黑的臉,就是打死他他也不敢說嫂子懷疑老大是不是更年期到了或者說是不是有雙重人格。

一時間,三十六計,跑為上策。

「老大,伯母應該快來了吧,可能不知道病房時哪一間我下去接她上來。」說完,腳底抹油似的一溜煙跑了。

看著跑的比兔子還快的猴子,景瑟心想,真是豬隊友,怎麼能落下自己一個人跑了呢,看著臉黑的慕容天澤,她也會吃不消的好不好,兩個人一起面對啊。

「別看了,猴子估計這會兒是不會上來了,你呢就死了那條心,說說你覺得我是雙重人格和更年期提前到了,還是什麼樣子的人,好讓我心裡有數啊。」

「沒,你買的葯呢?」

「說實話你轉移話題的本事很蹩腳,景瑟,你的智商和情商是不是成反比?」他只能這麼想了,不然就真的解釋不通了。

「啊,你怎麼知道,忘川也是這麼說的。」


「沒什麼,葯護士一會兒會送上來的,你先好好休息一會兒。」

「哦,好的,對了,糖糖是和她同學一起去的,那麼她同學呢,咱們把人家忘記了。」剛才說到兩個人的時候突然想到了。

慕容天澤這時候才想起來確實有這麼一個同學,但是那個女孩子的表現實在是···不說了,每一個人在危險的時候表現的都不一樣,誰又能說她是錯的呢。

「好,我給趙謙打電話,讓他找到那個女生並送回來吧。」

「那就這樣吧,那就謝謝趙廳長了。」

「你查一下當時周圍有一個女同學是安糖的同學,我們忘記了,你把她送到機場讓她自己回來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