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力大哥莫急,且聽我道來。」那劉寬此刻也是繼續道:「那堂琪,乃是這老狼城之內的惡霸堂家的嫡系。也是現任家主的唯一一個兒子。可謂是那掌上明珠。平時也是任其胡作非為。當時那堂琪為了自身的安全。也是廣收實力高強之輩,而當時,你的實力也是在這老狼城之內響亮的很,那堂琪自然是很想將你收為護衛。」說到這,那劉寬也是不由的向那古力詢問道:「我說的可對?」

「沒錯,當時我記得。我出言拒絕了。」古力自然也是清楚的記得那之前的事情。但是那也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如果不被提起,也是根本就想不起來。

「你雖然是拒絕了,但是那堂琪的性格,想必你也是應該了解,凡是他看中的東西,根本就沒有得不到的。甚至可以付出任何的代價。」此刻,那古力說到這裡,雙眼也是不由的向那古力看去。彷彿是有所指。

「嗯,那堂琪的性格也是霸道無比,想要得到的,也是從來都沒有死心過,我和那堂琪接觸了這麼久,還沒有見過他想得到卻得不到的東西。」古力說著,雙眼也是不由的向那一旁的斗鬼神瞟了過去。那堂琪在之前,可是看中了那斗鬼神身邊的女子。而既然那堂琪為了目標會不擇手段。想必也會為了那女子,而再度的出手。此刻。那古力的心中也是有些陰晴不定,他也是不知道這件事情到底要不要和那斗鬼神述說。不過如果那古力說出來的話,恐怕那斗鬼神也會知曉那下毒之人,到時候也難免會有仇視之心。

「接下來呢!」此刻,那古雪也是不由的追問了下去。其實在這古雪的心中,她也似乎已經猜到了什麼。


「後來的事情。我想你們應該是已經猜到了大概!」此刻,那劉寬也是將那事情,全部的說了出來。此刻,這劉寬再說出那所有的事情之後,也是不由的感覺到渾身一陣輕鬆。此刻就算是要他身死。他也是無怨無悔,因為他已經是將那心中藏了很多年,並且一直都向告訴那古力兄妹二人的話,給說了出來。

「後來,那堂琪為了讓我成為他的護衛,而命令你,在我妹妹的體內下毒。然後在利用那高昂的醫藥費,來讓我成為他的侍衛!」此刻,那古力的話語,也是不由的有些輕顫。他也是完全的沒想到,這一切的源頭,竟然都是那堂琪。而就算是到了那妹妹即將死亡的時刻,他還是傻傻的為那堂琪做一些事情。

「沒錯,這就是那堂琪的計劃,已經完好的實行了五年之久,不過我當時雖然不答應,但是那堂琪以我全族人為要挾,不聽從他的話,就會被滅全族。這也是為為什麼久久都沒有告訴你們的原因。」此刻,那劉寬也是不由的微微一笑,臉上滿是後悔之色。他後悔當時怎麼沒有自殺,要不然也不會禍害到那古雪。

「好好好!好你個堂琪,沒想到這一切都是你在作祟。」此刻,那古力也是氣得連說三個好字,那臉上,也是充滿了瘋狂之色。那堂琪既然敢這麼的對他們,那就必須要接受他的怒火!

「好了,古力兄,如今我該說的,我也是已經說完,之前對不起你的地方,還希望你能夠兩諒解。那堂琪不是一個好東西,你們可要小心了。如今我該做的事情也是做好,古力哥哥動手吧!希望你能夠擺脫掉那堂琪的控制,並且你i和古雪,也是能夠平平安安,快快樂樂的存活下去。」此刻,那劉寬的心中也是做好了赴死的準備。那該說的事情他也是已經說完,他的心中,多少也算是有點輕鬆一些。也算是對那古力兄妹二人的補償吧!

「那好,既然你的話也已經說完,那我心在就取你的性命,也算是對那古雪的一點補償。」那古力此刻說著,身形也是不由的向那劉寬的身邊而去,一隻手掌,也是微微的伸了出來。手掌之上,也是出現了細微的顫抖,一股恐怖的能量波動,也是從那手掌之上傳出,令人心顫不已。

此時,那古雪見到那古力就要出手將那劉寬擊殺,心中也是不由的充滿了悲痛,隨即只見那古雪的身體也是猛然的向前而去,隨即便擋在了那劉寬的身前!

「雪兒!」

此刻,那古力原本就要一掌拍出的手掌,也是不由猛的收了回來,看著那眼前的古雪,古力的眼中也是充滿了疑惑之色。

「雪兒,你讓開。我要殺了這禽獸不如的傢伙。」那古力說著,就要再度動手。」

「哥哥,我求求你,放過他吧。你剛才也是聽說了吧,這一切的源頭,都是因為那堂琪!和劉寬沒有任何的關係。」古雪此刻也是不由大聲道,眼中滿是淚水,雖然她也是對那劉寬做出這等事情,而感到悲痛,但是當他真正的尖刀那劉寬要死去的時候,她的心中也是更加的傷痛。心中也是極度的不忍。畢竟那劉寬,也是她所愛的人!

「就算是那一切的源頭,是那堂琪的錯,但是他也是可以不接受,既然他接受了,那就要付出代價!」此刻,那古力的心中對那劉寬的殺意也是絲毫不減。雖然那古雪說的沒錯,但是那劉寬也可以拒絕,既然接受了,那就是他的過錯。

「哥哥!難道你還不明白嗎。這一切的過錯,其實都在於你!」


古雪的一句話,也是令那古力的身體猛地一顫,隨即那高高舉起的手掌,也是微微的放了下來。古雪見此,也是繼續道:「如果不是因為你,我怎麼會被盯上。如果不是因為你,那堂琪怎麼會讓你做他的侍衛。如果不是因為你,我又怎麼會中毒!哥哥。。。這一切的過錯,其實都在你啊!如果你實力夠強,就算是那堂琪,也是不敢招惹你。然而就算是身為強者的你,在那堂琪的面前,也要低下頭去,那只是凡人的劉寬,又怎麼能夠斗得過那堂琪,難道他要犧牲全族的生命嗎?換做是你,你會犧牲我的性命嗎。」

古雪撕心裂肺的吼著,那古力也是面無表情,神情呆然!他也是沒有想到,這一切竟然都成為了他的過錯,不過那古雪的一段話,雖然有些難聽,但是也確實是有些道理!如果他的實力夠強,根本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而之所以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完全是因為他被那堂琪盯上所造成的結果!

「是啊,一切都是怨我。我才是真正的罪人!」此刻,那古力的雙眼之中,也是不由的通紅起來。他此刻才知道,就是因為他,他妹妹這幾年才一直在忍受著病痛的折磨!

「哥哥,如今那些不愉快的,也都是已經過去了!你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此時,那古雪也是不由的來到那古力的身邊,勸導著那古力。這古雪自然也是知道,他哥哥非常的不簡單。在他們小時候,父母都離世了,只留下他們兄妹二人。而這十幾年以來,都是她的哥哥在照顧著她,她哥哥期間也是吃了無數的苦,經歷了無數的難。但是也都是挺了過來。雖然她哥哥表面看起來,沒有什麼異常,但是那不屬於這個年齡段出現的一絲蒼老,也是掛在了她哥哥的臉上。

「古力兄,依我看,你如今還是留著那劉寬的性命,如果那劉寬被你擊殺,事後在發現那古雪的身體康復之後,恐怕那堂琪絕對會率先對你們下手。以你們的實力來說,那絕對是沒有意思的生存希望。所以依我看,你們還是繼續這樣下去,只不過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你們如今所要做的,也就是要繼續的演戲,只有這樣,你們才能夠繼續的生存下去!」(未完待續。。) 此時,在那古力兄妹的房間之中,那古力在發現那古雪體內的毒,乃是那劉寬所下之後,也是想要將那劉寬當場擊殺,只不過也是被那斗鬼神直接的給攔了下來。∽↗在那斗鬼神覺得,如果那古力當場就將那劉寬擊殺的話,恐怕以後也會引來那堂琪的報復。以他們的實力來說,根本就不是那堂琪的對手!

「陳公子,你的意思是?」此刻,那古力聽到那斗鬼神的話語之後,心頭也是不由的一動。並且在這古力的心中,也是有些認同那斗鬼神的觀點的。畢竟如果那堂琪真的前來的話,恐怕他們還真的不是那堂琪的對手!

「我的意思也是很明顯,你現在就算是將那劉寬擊殺,但是你有沒有想過那後果,如果那堂琪,在得不到那應該得到的消息之後,想必就會生出疑心。到時候也會前來調查的,一旦知曉那劉寬被殺,那古雪體內的毒被解開,想必到時候,你們也是沒有絲毫的生存希望。不過如果你要是不將那劉寬擊殺,事先和那劉寬打好招呼,估計到時候,你們也是可以瞞過那堂琪的眼線,並且在找一個機會,想辦法逃離這裡地方!」此刻,那斗鬼神也是不由的說出了自己的觀點,在這斗鬼神覺得,目前最好的辦法,就是和那劉寬協商,如果不能夠協商好的話,那也只有退一步的將那劉寬擊殺,不過在斗鬼神絕對,從那劉寬的性格上來看,那成功的幾率,也是在九層之上。

重生小俏娘:攝政王,寵不停! 那好吧,如今也和自由這樣了。」此刻,那古力也是不由的長嘆一聲。也彷彿是在感嘆那命運捉弄人,又彷彿是在感嘆那世間的無奈,不過這古力也是瞬間的想到了什麼,隨即便向那斗鬼神看去。在他的心中,其實也有一句話想要告訴斗鬼神,在那斗鬼神之前的表現之中。那古力也是打算告訴那斗鬼神!

那堂琪的性格,這古力也是清楚,那堂琪可謂說是,自己看中的東西,是絕對想要通過一切手段,來獲得的。如今那堂琪看上了那斗鬼神身邊的女子,肯定在不久之後,就會對那斗鬼神下手!如今那古力自然是想要告知那斗鬼神,不然等到那堂琪出手之後。想必那斗鬼神,也是逃離不掉那堂琪的手段!

「陳公子,其實我還有一件事情,想要告訴你。」此刻,那古力也是不由的向那斗鬼神微微道。

「哦?古力兄還有什麼事情要告訴我?」此刻,那斗鬼神的眼中也是不由的閃過一道疑惑之色。不過既然那古力都那麼說了,想必也是有一件比較重要的事情,要不然也不會挑在這個時候。說起那事來。

「陳公子,再說那件事之前。我希望你能夠先原諒我。」此刻,那古力還是沒有說出那件事情來,就先請求斗鬼神的原諒起來。在這古力的心中,也是有些愧疚的,雖然那件事情,不是他做的。但是當時,他也是在場。並且還是在那些人的中間。

「原諒?你也是沒有做出對不起我的事情來,為何要請求我的原諒?」此刻,那斗鬼神的心中也是不由非常的疑惑,他也是想不通。那古力話中到底是何意。

「陳公子,你還記得今天在那酒樓之內,你的飯菜被下毒的事情嗎?」

此刻,那古力的話語一出,那斗鬼神的眼中也是不由的爆發出一道精光!隨即望著古力,眼中也是閃過一道冷漠之色:「那下毒之人,難道是你?」此刻,那斗鬼神也是不由的懷疑起那古力來,如果不是那古力的話,為何要請求他的原諒呢。

對於那下毒之人,斗鬼神自然也是早已經起了殺心。不過由於他也是不知道那下毒之人,到底是誰,所以那件事情,也就那樣的放在了那裡!

「陳公子,你不要誤會。那毒其實並不是我所下的,而是我家公子所下。」此刻,那古力感受到那斗鬼神眼中的殺意,心頭也是不由的一驚,隨即便連忙解釋起來。

「是堂琪!」

斗鬼神眼眸一顫,隨即也是想到了一個人,那正是堂家的少爺堂琪。那堂琪可謂是臭名遠揚,而禍害那古雪的,也正是那堂琪。

「沒想到竟然是那堂琪,不過我初來這裡,那堂琪為何要加害於我?」此刻,那斗鬼神的心中,也是不由的疑惑萬分。他也是第一次來這老狼城,自然也是和那堂琪不認識,自然也是沒有和他結怨,然而他剛來這裡,就遭到了那堂琪下毒,真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陳公子,其實你並沒有招惹到那堂琪,只不過你之前身邊的那一位女子,實在是太過於漂亮,所以那堂琪也是生出了佔有之心,所以才對你們的飯菜之中下毒!」此刻,那古力也是不由的將那事情的經過全部的告訴了斗鬼神,斗鬼神聽后,眼中也是爆發出一道精光,那渾身之上,也是不由的爆發出一股強大的氣勢來,那氣勢之中,也是隱藏著一股恐怖無比的毀滅之意和那霸道之意。那不遠處的三人,也是不由充滿了震驚之色。特別是那古力,心頭更是驚訝無比,他也是沒有想到,那斗鬼神的氣勢,竟然如此的強大,雖然他們的修為,是同一階位,但是這古力覺得,自己光是在那氣勢之上,就絕對不是那斗鬼神的對手!

「不管他是哪家的少爺,也是必死無疑!」

此刻,一道冰冷無比的聲音,也是從那斗鬼神的口中傳出,那周圍的空氣之中的溫度,都彷彿下降了幾分,那古力三人,也是都不由的打了一個寒戰!

「陳公子,我之所以告訴你這些,就是想讓你小心行事,提防那堂琪的手段,而不是想讓你和那堂琪作對。你的實力,雖然也是不凡, 救命,我穿進了語文課文 ,也根本就不是對手!」此刻。那古力聽到那斗鬼神竟然要和那堂家作對,心頭也是不由的大驚。在這老狼城這麼多年以來,那堂家也是得罪了很多的人,期間更是有無數人,想要將那堂家滅門,但是那堂家到現在還是存在。這就足以說明那堂家的底蘊是如何的強大了!而如今那斗鬼神竟然也想加入那隊列之中,可謂是在找死!

「哼!雖然不是你下的毒,但是是你主人的決意,你也是脫不了干係。如今我沒有指責你,你反到管起我的事來。我的事情你不用掛心,如今既然那堂琪也是和我有過節,那我們就商量一下,滅那堂家的計劃吧!」此刻,斗鬼神的心中。也是不由的生出要滅掉那堂家的計劃。雖然他知道,自己可能不是對手,但是在他的心中,也是急切的想要一試。如今憑藉著他的四象決,就算是遇到那高階人皇強者,他也是不懼,除非是遇到了人皇巔峰的存在,否則的話。他保命還是有把握的。

如今斗鬼神的攻擊也是足夠,那防禦斗鬼神不僅擁有那再生之軀。並且還有那步驚雲贈與他的金狼守護。而那逃命的本事雖然小了些,但是憑藉那元龍的實力和他逆天的再生之力,除非是遇到了致命一擊,不然的話,也很難將它殺死。並且斗鬼神的黑色城堡之中,還擁有著那聖器紫陽神劍。如果到了緊急時刻,他自然也會用出那聖器來!

「陳公子,你莫要說笑!別說是你,就是那達到人皇境界的強者,也是沒有能夠滅掉那堂家。然而你卻是想要滅掉堂家。實在是有些吹噓了。」此刻,那古力的心中也是不由的一笑,他也是沒有想到,那斗鬼神竟然會如此的吹噓。

「可能我沒有那個實力,但是我也是會一試。如果你們害怕的話,也可不必趟這趟渾水。」此刻,斗鬼神的語氣也是不由的冷漠起來。他自然也是不希望有那貪生怕死之輩,拖他的後腿。

「陳公子,我的話,也是沒有別的意思。我只是想勸告你一句,不要一時衝動,就輕視了那堂家。我在這裡這長時間,也是沒有聽說過,哪個人敢獨自挑戰那堂家的!」此刻,那古力對那斗鬼神的話語也是不加以理睬,彷彿是認同了那斗鬼神的觀點,不管那斗鬼神怎麼說,他自然也是不想去冒險,再說了,那還是一個成功的幾率,幾乎為零的事情!

「哥哥,你怎麼能這樣呢!」此刻,那古雪見到那古力的態度,心中也是不由微怒起來,隨即便來到那古力的身邊,面帶怒色。在她的心中,她的哥哥永遠是那麼的堅強,然而此刻,似乎她哥哥的形象在她的心中,產生了異樣的變化!

「雪兒,不是我不想幫助陳公子,而是那堂家實在是太過於危險了,別說只是我們了,就算是那人數再多十倍百倍,也根本就是無用!那堂家的實力,根本不是你所能夠想象出來的。」此刻,那古力聽到那古雪的聲音之後,心頭也是不由的一動,隨即便說出那堂家的可怕來。那古雪也是剛剛才從那病痛之中被拯救過來,他自然是不希望他們還要在遭受那危險。

「既然你們不願意幫助,那就算了。其實就算是你們幫助,也是幫不上什麼忙。既然如此,如今天色也是已晚,那我就告辭了。」此刻,那斗鬼神在說完之後,也是不由的大步向外而去,既然那古力不願意出手,他也是不喜歡強迫別人,在者說,就算是那古力幫助他,也根本就幫不上什麼大忙。

「哥哥!你怎麼可以這樣。難道你妹妹被那堂琪下毒,你就不管了?」此刻,那古雪見到那古力竟然無動於衷,心中也是不由感到十分的氣氛,他也是沒有想到,那以前那一個無畏的哥哥,到底是跑哪裡去了。

「雪兒啊,不是我不願意幫助那陳公子,也不是我膽怯,而是因為我不想再讓你陷入水深火熱之中。消滅那堂琪的想法,根本就是不能想的。我們根本就沒有那個實力,沒有那個實力,還要去,那簡直就是送死。我也是已經找到了我以後的道路了,那就是要好好的照顧你,不讓你在受到任何的傷害。」此刻,那古力也是不由的微微一笑。隨即便向那劉寬走去,那古雪也是想說些什麼,但是始終也是沒有說出口來,她也是知曉,她哥哥也是為了她好,所以她也是沒有任何的話語能夠阻止得了她哥哥的。

此刻。那古力也是來到了那劉寬的身邊,隨即也是和那劉寬商討了一下那以後的事情,雖然他現在很想將那劉寬斬殺,但是他也是知道,如果將那劉寬斬殺的話,恐怕他們也會受到那堂琪的攻擊,到時候很有可能,他們會直接的死去。所以他們現在要做的,就是繼續之前的演戲。將這場戲繼續的演下去。只不過現在的這場戲和之前也是完全的不同,那古雪,也是不會在經受那病痛的折磨!


就這樣,那古力兄妹的事情,也是告一段落,而此刻,天色也是漸漸的黑了下來,那斗鬼神在回到那客棧之內后。便直接的開始修鍊起來。那柳絮在那黑色城堡之中,也是十分的安全。他自然是不需要去擔心。

「如今我現在的實力,雖然也是有一些手段,但是每一次有事情的時候,也是需要我自己親自出馬。」此刻,那斗鬼神的心中也是不由的暗自盤算起來。他的底牌雖然眾多,但是每一次。也都是他自己單打獨鬥,如果遇到一些瑣事的話,還是需要他自己親自出馬。那樣的話,不僅會容易暴露他自己,同時也是在浪費他修鍊的時間。

「看來等有機會。也是需要找幾個靠得住的手下當我打理一些日常瑣事了!」斗鬼神的心中,也是不由的做出了打算。他總不能每一件事情都要親自出馬吧。如今那敖影也還在休眠期間,而那骨衛還在沉睡,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才能夠再次的出現!

時間緩緩而過,而斗鬼神也是繼續呆在這老狼城之內,等待著那拍賣會的開始,並且斗鬼神也是一邊留意那堂琪的動作,一邊在暗自調查那堂家的勢力。而那調查的結果,也是不由令斗鬼神吃驚。他也是沒有想到那堂家竟然如此的強大,雖然那從外面聽到的消息,多少也是會有些誇大其詞,但是而是從中可以看出,那堂家底蘊的雄厚!

「從那消息來看,那堂家的一位老祖,乃是那人皇強者,之前乃是三階,也不知道如今的修為到達了何種地步!」此刻,斗鬼神也是不由雙眼微眯起來。他也是從那外面的言論之中,聽到了一些關於那堂家老祖的消息。

傳聞,那唐家老祖,乃是從外面而來的一位高手。當時那堂家老祖彷彿是逃避著什麼,並且隨著那堂家老祖而來的,還有眾多的堂家之人。所以他們堂家,也是在這老狼城之內落腳,並且憑藉著那堂家的實力,也是很快的坐上了那老狼城的第一把交椅。而在這些年之間,也是有不少人想要挑戰堂家,不過最終也都是以失敗告終,而那些人之所以會失敗,也完全是因為那堂家老祖的存在!

「看來能不能滅掉這堂家,就要看能不能滅掉那堂家老祖了!」斗鬼神此刻心中也是不斷的盤算著,在這斗鬼神看來,那堂家老祖,也是那關鍵存在!

就這樣,那拍賣會,也是漸漸的到來,而斗鬼神在摸清楚那拍賣會地點之後,也是獨自的向那拍賣會而去!

老狼城的拍賣會場,坐落在那城中的偏東位置之上。由於這老狼城內,數那堂家勢力最大,其實這拍賣會的主辦方,也是由那堂家所辦。

今天,乃是拍賣會開始起拍的日子,那拍賣會場之前,也是站滿了人影,來來往往的人群也是不斷的湧入那拍賣會場之內。

在那拍賣會場的大門之前,也是站著幾名身穿鎧甲的守衛,這些人個個氣息雄厚,都是那超人高階強者。而在這些人的身邊,也是站著兩個身穿絨衣的接待人員,只見那兩位接待人員一人則是收取金幣,而另外一人則是將一個特定的小木牌給予那繳納金幣之人。

人群也是不斷的向前行進著,而那斗鬼神,也是終於的來到了這大門之前。

「這位兄弟,站位需要交納十銀幣,後排座位需要交納一枚金幣,中排座位需要五枚金幣,前排座位則需要十枚金幣,包間,則是需要一百枚金幣。不知道選擇什麼樣的座位?」


此刻,那兩位接待人員其中的那個收取金幣的男子,也是不由向斗鬼神微微道,話語之中,也是透露著一絲高傲之意,他們乃是那堂家之人,雖然只是僕人,但是也是不由的生出了一絲的傲氣。

「我要一個包間。」

斗鬼神見到那人的摸樣,臉上也是不由閃過一道冷漠,隨即便直接的扔出去一個小包裹,而在那包裹之中,也是自然放著一百枚金幣!

「這位兄台,這是你包間的令牌,請收好!」

此刻,那人見到斗鬼神竟然豪氣的就甩出一百枚金幣,心頭也是不由一驚。隨即那臉上也是不由的變得緩和起來。能夠隨便的拿出一百枚金幣的,那自然不是凡人。他們雖然是那堂家之人,但是也只是一個僕人而已,其他人只要拿出金幣,他們的性命就跟一隻螻蟻那麼的脆弱!

結果一枚玉牌,斗鬼神也是冷哼一聲,隨即便直接的走入了拍賣會場之內,放眼看去,斗鬼神心頭也是不由一動!

只見前方是一座巨大的平台,而在那平台的四周,也是布滿了一排排的座椅,而在那座椅之上,也已經是坐著密密麻麻的人群。在那牆壁的四周,也是站著很多身穿鎧甲的男子,雖然那些人的實力,沒有外面的強,但是也都是達到了超人三階的實力!只是放眼看去,就足有二十之多!

「看來這堂家的底蘊果然豐富,要不然也不會輕易的就讓幾十位超人當那看守人員。」此刻,斗鬼神的心頭也是不由對那外面的傳聞,相信了幾分。在這老狼城之內,能夠有如此實力的,也是不容小窺!

抬頭望去,只見四周的牆壁之上,也是有著一個個的小包房,而從外面看去,那一個個的包房也是完全的密封,在那窗戶之上,也是掛著一塊如同石頭一般的物體,斗鬼神見此,自然是知曉那是什麼。那是反面石,站在那反面石的一面,卻是可以看到你啊反面石之後的場景,但是如果站在另外一面的話,向那後面看去,也只是看到一面石頭而已。所以這反面石,也通常被利用在個個包房之中,因為那樣的話,那包房之內卻是可以看到外面,而那外面,卻是看不到裡面。如此一來,自然也是會讓那包間之內的一切完全的隱蔽起來。

「看來我的包間,應該就在那個位置了。」此刻,斗鬼神看了看手中的令牌,也是直接的向那包間而去,很快,斗鬼神也是不由的來到了一處門上面掛著五十六號的房間之前。

「公子,需要服務嗎?」

就在此刻,那斗鬼神準備推開房門之時,那耳邊也是不由的傳來一女子嬌柔之聲,斗鬼神也是不由扭過頭去,只見一位打扮的花枝招展,身著暴露的女子,也是來到了斗鬼神的身前,只見那女子臉上滿是魅惑之聲,站在斗鬼神的面前,不斷的微喘著。

斗鬼神見到這一幕,也是不由的微微皺眉,他也是沒有想到,這拍賣會之中,竟然還有這種交易。不過斗鬼神也是知曉,只要是能夠賺到錢的生意,那不少人都會做的。

「什麼價位?」斗鬼神此刻也是沒有拒絕,隨即便問出了那具體的價位。

那女子聽后也是不由的一喜,隨即雙眼柔情似水,來到斗鬼神的耳邊,口吐芬芳!(未完待續。。) 此刻,在那老狼城的拍賣會之中,那斗鬼神正準備進入那包間之中,但是從一邊卻是走來一位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子。

「公子,你需要服務嗎?」

一道充滿誘惑的話語,也是從那女子的口中傳出,斗鬼神聽后也是不由的眉頭微微一皺,不過他也是知曉,只要是能夠賺錢,無論是什麼生意,都會有人去做。再加上這裡乃是那堂家之人所管轄的所在,想必自然也是由那堂家所控制的。


「我自然是需要。」此刻,那斗鬼神也是不由的微微一笑,其實他真正的本意,也並不是為了那個服務,而是因為他初來這裡,自然也是對那跑買回不熟悉,所以他要做的,正是要找到一個對著拍賣會熟悉的人。不過斗鬼神,也是不知道那具體的價格,隨即便繼續問道:「不知道你說的服務,是什麼價位呢。」

那女子聽到那斗鬼神需要,臉上也是不由的一喜。這斗鬼神看起來雖然有些瘦弱,但是臉上也是布滿了剛毅之色,並且這斗鬼神看起來,也是長得非常的英俊,並且從這斗鬼神的年齡看起來,也是比較的小,也是容易的被騙!

來到斗鬼神的身邊,那女子也是不由的口吐芳香,隨即便對著那斗鬼神的耳朵微微道:「十分鐘一枚金幣,一小時五枚金幣。」此刻,那女子也是不由的說出了價格,由於那斗鬼神年齡有些小,所以她也是故意的將那價格調整的高了一些。

「那好吧,我就先付你一個小時的吧。」說著,那斗鬼神也是直接的扔給了那女子五枚金幣。

「呵呵。。。。那好吧。」此刻,那女子見到那斗鬼神竟然如此的心切,心頭也是不由冷笑一聲。隨即便直接的推開了房門,獨自向裡面走去,而在臨走進那房門之後,也是不由的對著那斗鬼神套了一個媚眼。

斗鬼神見此心中苦笑一聲,隨即也是跟著那女子走入了那房間之中,隨後斗鬼神也是將那房門再次的關緊。

「公子。既然你這麼的心切,那我們現在就開始做吧。」此刻,那女子也是不由的開始解開自己的衣裳,隨即那身體也是不由的向那斗鬼神靠了過去。

「別急,我之所以讓你來,並不是你想的的那樣。」此刻,那斗鬼神也是不由得扭過頭去,隨即便直接的向一邊的木椅之上坐了過去。

「公子?」

此刻,那女子見此。臉上也是不由的閃過一道失望之色,隨即便將那衣裳再次的穿在身上,向斗鬼神走去,那女子也是不由的直接問道:「既然公子不是為了那個,那為何要讓我進來,並且還給我金幣?」那女子說著,心中也是不由的有些失落,雖然他不知道那斗鬼神的目的是為何。但是在她的心中,也是不由的認為是她的姿色不夠好的緣故。

「我也是剛剛來到這裡。所以對這拍賣會的一些規矩也是不太清楚,如今我之所以讓你來,就是為了讓你給我講解一下這裡的規矩。」此刻,那斗鬼神也是不由的說出了自己的目的。

「哦,原來是為了這個啊。」此刻,那女子也是不由的微微道。眼中也是閃過一道皎潔之色,他也是從來都沒有聽說過,就只是為了問幾個問題,就發費了幾個金幣。

就在那斗鬼神和那女子商談的時候,那拍賣會之中的人也是越來越多。並且那距離拍賣會開始,也是不遠。很快,人群也是漸漸的入定了下來,斗鬼神的目光從那包間之中向四周一掃而去,也是不由的心驚。只見那拍賣會場之內的四周,也是不由的站滿了人,他也是沒有想到,這一個拍賣會,竟然會有那麼多的人!

「好了,既然大家也是已經來齊,那麼現在拍賣會也是開始。」

就在此刻,那高台之上,也是不由的走來一位灰袍老者,只見那老者也是不由的在高台之上高喊一聲,隨即那原本嘈雜的大廳之內,也是不由的立刻的安靜了下來。只見那眾人的目光,也是都不由的看著那老者,而他們也自然是知道,那拍賣會就要開始了。

隨著那老者的一聲令下之後,那高台之上,也是不由的走上一群男子,只見那男子的身上,也是都扛著一些包裹,而在那些包裹之中,也是放著一些物品,不用想,自然是那拍賣會之中的物品。

「肖玲,你說這拍賣會之中,一般會有多少件拍賣品等著拍賣?」此刻,那斗鬼神也是不由的向那女子問道,其實在之前的談話之中,那斗鬼神也是已經知曉了,那女子的名字,赫然叫肖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