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將這謝家家主與薛五爺請來。

就說我南宮經略有大生意需要找他們合作,請他們到海上一敘。」

話音一落。

數道人影便消失了在原地。

而在戰船的水倉內。

數輛摩托快艇,朝著華國飛速駛去。

短短的接觸,最讓瓜田櫻震驚的便是這東海之王的手下。

不僅高手雲集。

且對於他的吩咐完全是臨幸禁止。

沒有一絲的廢話。

如此馭人,不由的令人毛骨悚然。

南境,薛家大院。

正在為薛五爺煮茶的黑衣侍女,突然耳朵一動。

察覺到異響之後。

他一把抄起了身旁的短刃衝出房間。

此時院子中已經有五道身單膝跪地。

為首之人見到來人,便喊道。

「東海之王,宮首大人,送來請帖。

勞薛五爺登船一敘。」

說完他便雙手托著請帖,一直舉過了頭頂。

微風一過。

人影已經浮現在了他的身前。

接過請帖之後,粗略一撇之後。

薛五爺便開口問道。

「你家主子,口有什麼口信?」

「我家宮首大人說。

此番聚會,即為商談海外合作之事。

亦知五爺與謝家存在這一點點摩擦。

屆時宮首大人表示能厚顏為兩位大人勸解一二。

希望和氣生財。」

聽完薛五爺面無動色,只是淡淡表示了解。

「那在下便告退了。」

話音一落,五道黑影瞬間向後躍去。

幾個縱身之間便消失不見。

雷厲風行,毫不拖泥帶水。

等到眾人離開。

身後黑衣侍女便小心翼翼的問道。

「爺,咱與這南宮經略並沒有多少交集。

此番突然送來請帖,會不會有什麼陰謀?」

此時薛五爺只是淡淡一笑。

「這頭野狼,歲數越長,野心倒是越大。

說是合作,勸解。

無非就是想拉我入局而已。」

「也罷。

若是他能給出足夠的誠意。

我薛某人陪他在這個大棋盤上,落個一二子又何妨。」

等他說完,身旁黑衣侍女剛要開口。

便被他揮手打斷了。

「行了,好奇心不要這麼重。

有些事情,不該問的別問。」

「另外,我的茶呢。」

這個時候,侍女暗呼一聲糟糕。

隨後便趕忙衝進了房間。 「童小姐上次偷拍我……」

「明總,對不起,我偷拍你是我不對,你也把我拍到的相片都刪光了,曬出來的也被你拿回去,我也賠過禮,道過賺了。」

意思是,這件事可以翻章。

明楓不要再咬着她不放。

他軟禁她一天一夜的事,她都沒有聲張,更沒有告他,他最好有自知之明,真把她惹毛了,她可以告他的。

「我覺得童小姐做得還不夠。」

童熙的嘴角抽了抽,覺得明楓好無恥。

怪不得能成為明家的家主,無恥嘛。

這是童熙和明楓之間的矛盾,若晴不好插嘴,她默默地反握住童熙的手,暗示她不必害怕,大庭廣眾之下,明楓不敢對她怎麼樣的。

「明總還需要我怎麼做?」

明楓嘴角彎了彎,桃花眼定定地看着童熙。

童熙道行淺,被他這樣看着,一顆心亂跳,她覺得再被明楓這樣盯着看,她會心率失常,掛掉!

「童小姐總要請我吃一頓飯吧?」

童熙的嘴張得老大。

明楓讓她請他吃飯?

尼瑪,讓她和明楓同桌吃飯,她能吃得下才怪呢。

「怎麼,童小姐不願意?」

「那個……改天能行嗎?」

童熙不敢拒絕。

明楓笑了笑,「為什麼要改天?擇日不如撞日,今天我們有緣在這裏相遇,就今天請吧,這家酒店是童小姐常來的吧,我是第一次來,不熟,你請我吃飯,我就知道這裏的飯菜好不好吃了。」

童熙無法接話。

她看向了若晴。

「熙熙,我想起來了,我還有急事要去辦,就不陪你吃飯了。」

若晴識趣得很。

明楓這個小心眼的,明顯是不想放過童熙,不讓童熙請他吃飯,他會糾纏不休。

明楓的纏功一流,若晴正在領教。

若晴說完就對初一說道「初一,我們走。」

她轉身就走。

明楓現在是不會對童熙怎麼樣的。

她可以放心。

「若晴……路上小心點。」童熙覺得很不好意思,也鬆一口氣。

明楓針對着若晴,若晴走了,童熙就不用擔心。

兩個女孩子都沒想到明楓會來這一出,主要是想和若晴一起吃頓飯,結果,弄巧成拙,居然把若晴弄走了!

明楓想張嘴叫住若晴,話到嘴邊又咽回去。

只能眼睜睜地看着若晴上了初一的保鏢車,迅速地離開。

回程的路上,若晴不知道在想什麼,好一會兒后,問初一「初一,你可知道有人跟蹤我?」

「除了太太請來的私家偵探跟蹤過大少奶奶,就沒有其他人了。」

若晴愣了一下,問道「你們太太請私家偵探跟蹤我做什麼?」

「大少奶奶,這個我不是很清楚。」

他只知道太太請了私家偵探跟蹤大少奶奶,不過那件事被處理了,沒有驚動到大少奶奶,想必大少爺也沒有說吧。

「大少奶奶是不是懷疑明總安排人盯着你?」

若晴嗯了一聲,「偶遇的次數太多,怎麼可能次次都那樣巧?我想,他應該是安排了人盯着我的行蹤。」

「但,明總並沒有派人監視着大少奶奶的行蹤。」

初一他們這些保鏢都有消息的來源通道,否則怎麼幫大少爺打探各種消息?

據他所知,明楓真的沒有安排人盯着大少奶奶。

若晴想了想,說道「難道他是讓人盯着熙熙的行蹤?」

她和童熙是好友,經常見面,盯着童熙也能製造與她的偶遇。

「這個,我們就不知道了。我們的職責是保護大少爺,現在多了個保護大少奶奶的任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