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出去,也已經落後於時代,影響,實則沒有戰國元帥你所想的那麼大。」

「只要談好條件,這些人都是可以利用的!」

唐恩緩緩說道。

「你有把握能夠掌控這些人嗎?」

戰國咬牙問道,他依然很擔心這件事情。

「有!」

唐恩笑了,他知道戰國鬆口了。

而且在這個關口,這位海軍元帥,已經別無選擇!

五分鐘后,一張簡短的特赦令,印著海軍元帥的公章新鮮出爐,唐恩面帶笑容,走出辦公室,向著第六層的牢籠走去。

「羅修斯,想出去看看外面的太陽與大海。」

「呼吸外界的新鮮空氣,撫摸花草樹木,與奔跑的動物交談,看看如今的世界嗎?」

唐恩笑的像個狐狸。

「你小子,在醞釀什麼陰謀?」

「老夫,在這裡已經待習慣了,對外面沒有興趣。」

羅修斯坐在牢籠中,紋絲不動。

「你想不想出去?」

「外面的酒,肉,嘖嘖嘖,那是一個香啊!」

唐恩嘿嘿一笑。

羅修斯睜開了眼睛,眼中有光,嘴角似乎閃過一絲光亮,有水漬。

「我還能出去?」

他的眼神有些發綠,本來對外界是沒有一點興趣的,但這小子太混了,居然用食物與酒水誘惑他。

「這是特赦令,只要答應我的條件,現在就能出去。」

唐恩點頭。

「什麼條件?」

羅修斯將口水吸入嘴中。

「路上再說。」

唐恩扭頭就走,他知道這老者答應了。

這麼多年,兩人的關係升溫很快,早就成了往年之交,他也願意幫對方一把。

隨後,羅修斯的牢籠被打開,獄卒們紛紛上前。

「老人家加油啊,有可能出去的話,可千萬別進來了啊!」

羅修斯哈哈一笑,擦了擦嘴角:「為了那些美食,美酒,老夫也要待在外面。」

而這時,唐恩已經站在另一座牢籠前,看著裡面的一片黑暗,敲了敲鐵框。

「還活著嗎?」 沒有人回應,黑暗中一片寂靜。

唐恩笑了笑:「你有機會出去了,安德薩!」

話音剛落,一張蒼老,皮包骨頭肉的臉,突然出現在了他的面前,嚇得他一個激靈,連忙後退。

「不要騙我,我已經沒有幾天好活了!」

安德薩張口,渾身散發著暮年的氣息。

唐恩仔細注視著老人,面色也有些沉重了。

正如對方所說,這老傢伙大限將至,的確沒有多少時日了。

「答應我的條件,可以讓你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他沉聲說道。

「我答應,無論什麼條件,我都答應!」

「哪怕讓我死在外面,我也願意!」

安德薩連忙說道,他的雙眼間,都流出了淚水。

與羅修斯不同,這老者對外界的渴望,超出其他任何人的想象。

越是接近生命的最後,安德薩便越是懷念外界的一切,海洋,島嶼,他的家鄉。曾經熟悉的人,如今怎樣了?是否還活在世上,又或者已經入了土,稱為一截石碑,在默默向世人訴說著孤獨。

他是真的沒有多久可以活了,哪怕是死,也不想死在這裡。

「好。」

唐恩點點頭,後方跟著的獄卒快步上前,解開牢籠,安德薩走出來,他依然是那個佝僂的老頭,只是這次卻沒了之前的霸道與氣魄,敗給唐恩,讓他對自己逃出去完全沒了希望。經過這麼多些年,對方無疑更強了。

皺著眉頭觀察這老者急眼后,唐恩心中懷疑,對方還是否能戰鬥,而且,還是面對凱多,畢古麻姆等級數的存在。

似乎看出唐恩的擔心與布滿,安德薩連忙說:「是要我戰鬥嗎?我這把老骨頭,還是能一戰的。」

「就算戰死在外界,我也願意,只希望到時,你能將我埋骨在我的家鄉。」

唐恩聞言點點頭,不再吭聲。

與羅修斯相比,這老頭真的不是個好人,一顆心中壞水直冒。

最後,唐恩來到了靠前的牢籠中。

聖胡利安·巴德盤坐在那裡,垂著頭看不出在想什麼。

「噹噹噹噹!」

唐恩敲敲鐵框,語氣有些不耐煩:「給你一個出去的機會,有興趣嗎?」

巴德抬起頭,面龐帶著疑惑,看著唐恩的眼神有些恐懼。

那一戰,他被打怕了。緊接下來的這些年,他時長被叫出來練手,如今已成為驚弓之鳥,挨了唐恩不少次毒打。

「你要對我做什麼?我不想跟你切磋!」

唐恩無奈:「不是切磋,我需要你去外界,幫我對付敵人,表現好的話,允許你出獄。」

「什麼?我還能出獄?!」

聖胡利安·巴德驚訝道。

「那取決於你接下來的表現。」

唐恩道。

「我一定好好表現,我發誓,如果出去后,我一定改過自新,好好做人。」

「我打不過你,你一定要相信我!」

巴德努力的作保證。

他真的受夠這裡的生活了,這漫長的時間裡,不知道挨了多少唐恩的毒打,如今只要看到對方,滿眼都是陰影。

隨後,唐恩仔細考慮了片刻,便是向戰國走去。

「就這三人了。」

「這三個傢伙的名字,我都很少聽過,他們是什麼人?」

戰國看著名單,皺眉問道。

「我了解就行了。」

唐恩笑道。

「你必須搞清楚,帶上他們,有可能會增強你此行的風險,一旦他們心中生出其他想法,你將更加危險。」

戰國警告道。

「我自有把握。」

唐恩說道。

聽他如此說,戰國也就不再阻止了。

「時間緊急,你立刻出發,目的地,我會之後告訴你。」

戰國快速說道。

唐恩點點頭,隨後將海軍帽帶在頭頂,壓了壓帶緊,他看了一眼,身後陸續走來的三人。

「出發了。」

羅修斯走在最前方,安德薩眼中依然有些驚疑,顫顫巍巍的跟著,而巴德則是眼中時刻帶著警戒,始終關注著最前方的唐恩,時而看到戰國等人後,又是不屑的哼一聲。

很顯然,對於除唐恩之外的人,他是絲毫不在乎的,也沒瞧在眼裡,這傢伙本性自大,驕傲,直到遇到唐恩,才被教訓的服服帖帖。

四人很快消失在戰國眼前,伴隨著電梯聲嘩啦啦的響動,戰國長出一口氣。

「戰國元帥,他們,真的靠譜嗎?」

年輕軍官疑惑的問道。

「如果是以前的唐恩的話,我百分百相信。」

「但是現在。」

頓了頓,戰國拍拍額頭。

「我也不肯定了啊!」

這小子,變化太大了!

直到出了推進城的大門,眼前一片大亮之後,羅修斯等人方才長出一口氣。

「出來了,真的出來了!」

安德薩顫抖的道,雙眼中熱淚盈眶,整個人都跪在那裡,他就那樣,直勾勾的盯著天上的太陽看,也不嫌刺眼。

羅修斯表面平靜,但唐恩看到,這老者的手也在微抖,目光更是不住的四處掃視,看著大海,看著周圍的情景。

至於聖胡利安·巴德,他更是仰天大叫,用拳頭狠狠擊打自己的胸口,使勁的呼吸著外界的空氣。

「好了,路上有你們發泄的時間,現在都上船,我們的時間不多!」

唐恩沉聲到。

話語中,用了一絲霸王色霸氣,將三人的情緒震醒。

「要我們做什麼?」

巴德激動地道。

四人上了船,唐恩方才回答這個問題。

「你先去開船。」

巴德愣了下,然後不情不願的轉身。

軍艦緩緩起航,讓唐恩驚訝的是,這艘船的航速相當之快,看來應該是戰國特別挑選的。

「此行的目的,是需要你們為我阻擋幾個敵人。」

唐恩緩緩說道。

「戰鬥嗎?老頭子我還是能幫上你忙的。」

安德薩笑呵呵的說道。

他面上此時溫和,但是心中想什麼,卻沒有人知道了。

這老傢伙面厚心黑,即便一隻腳已經跨進棺材了,唐恩也絲毫不會對他放鬆。

「需要對付誰?能讓你都如此忌憚的敵人,恐怕也是十分厲害的角色。」

羅修斯說道。

巴德轉頭看了一眼,豎起耳朵聽著。

在場四人中,就他實力最弱,如果真的要面對強者的話,他無疑是最危險的一個。

「我不知道你們那個時代,有沒有什麼名聲赫赫的大海賊,但是在這個時代,我們即將面對的三個角色,是即將稱皇的存在。」

唐恩緩緩說道,語氣沉重。

「海賊的話,我聽過洛克斯,那時挺有名的。」

安德薩說道。 「我也聽過,不過那時候,還只是個新人。」

羅修斯也說道。

唐恩心中無語,這兩個傢伙到底在推進城中被關了多久?

「一晃數十年,我都已經如此蒼老了,現在是年輕人的天下了吧?」

安德薩感嘆道。

「也不算年輕,愛德華·紐蓋特的名號,你們聽過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