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三哥,外山吳家屯之山貨,此次該著汝去收購也。吾等卻不去搶奪也。」

「嗯,如此吾便去也。」

那豬娃之父親駕了車駕,領了豬娃往另一條山路上去了。

「爹爹,怎得不與叔伯們一起?」

「吳家屯有上好山貨,此次輪得吾家去收購也。該是可以好好賺上一筆也。」(未完待續。。) 那豬娃聞言便不再說話,只是仔細駕好牛車,前去了。

大約有半日光景,便到一片山村處,豬娃之父,下了車駕,敲響銅鑼,大聲道:

「收山貨哩!價格好唉!」

那長長之曲調,傳去老遠,而後迴音再來,便似吟唱,甚為悠然。

不一時,老老少少行來數十個山民,肩膀上扛了山貨前來。豬娃其父劉三便拿了大稱,收購山貨。吵吵嚷嚷得個吧時辰,那兩輛大車便高高而起。豬娃瞧視其山貨滿滿當當,便坐了車轅上,吆喝了青牛前去。不過復行得半里地,一健壯女人攔在路中。

「劉三哥,怎得來了便走?亦不到家裡去坐坐?」

超體聯盟 這不是忙么?」

「這小子是誰?」

「便是我家兒子。」

「好乖巧,俊雅之孩兒。將來大了,定然又復一個三哥,日里惹得人家女人瘋狂哩!」

「咳咳咳!……石家的,此是五貫錢,汝將去買油、鹽吧。」

那女人接了錢兒復迴轉去了。

「此先前一位同行之寡婦,人不錯的。只是死了男人,生計難以維持,總仰仗吾等一夥鄉黨接濟。」

「哦!」

那豬娃聞言回頭觀視那寡婦一眼,見其粗壯之軀體,便似自家母親一般,唯其行走間稍稍撅起之大臀部,左左右右擺個不住。其前方,一座明房子。四圍無有圍牆,一側破破爛爛之土胚牆上落滿了牛糞乾兒,便如自家一般,其女人亦是以此牛糞干為爐灶中柴火也。那破門中行出一位破衣大褂之漢子,猛可里瞧得劉三,遠遠兒招招手,便自向遠處去了。

「爹爹,那漢子不是其男人么?」

「不是,乃是,乃是一客子!予那寡婦送錢物者也。」

那劉三忽然嘆一口氣道。

豬娃似懂非懂點一點頭。復駕車去了。

山外一座鎮子。名喚山口鎮。山內行出之商人車駕此時正在一家客棧中歇息。觀得豬娃與其父劉三入內,一漢子大笑道:

「劉三哥,石寡婦沒留了汝過夜么?那女人可有好肥大之屁股哩!」

「咳咳咳……孩兒在哩!孩兒在哩!休得胡說,休得胡說。」

豬娃見叔伯們之車駕皆在側院內。便亦是趕了過去。取了草料餵食青牛與那父親之大花牛。

次日一大早。眾復駕車前去。

同行中有劉羅子,吳新子二人,年紀只是略略大過豬娃。然亦是十五、六歲年紀,瞧得豬娃駕車甚穩當,便亦是漸有好感,慢慢兒三孩兒便自做了一處前行。此亦是眾位大人大喜。彼等毫無顧忌,大聲調笑,滿口兒淫詞浪句,高聲哈哈大笑。

「豬娃,汝家爹爹可不算好人!背了汝母,其卻是玩兒女人之好手也。」

「嗯,怎敢如此?母親辛苦,爹爹怎能那樣!」

那豬娃心間暗自腹誹,卻然無有語出。

「得了,劉羅子。汝才幾歲,已不是學得那般大人一樣么!」

「胡說!吾!吾!……」

「豬娃,別理他,吾等出門乃是學經商者。不過說到經商,那等事兒卻便少不了呢。」

「哦!嗯。」



那豬娃點點頭胡亂道。

壺口大城確乎一座大城。其東西十里,南北十二里,一座大城有二十萬人家,商務往來,集散物流之重地也。豬娃等一干十數人家入住一家會館,乃是其慣常入住之地也,名鐵石山會館。乃是豬娃等縣城之名號也。

「劉三,此番得了幾多山貨耶?」

那掌柜提了煙斗,猛吸幾口,而後吐出,那煙霧升騰時,其已然咳咳道。

「陳掌柜大駕,吾家此次該有一個好價格,山貨十分整齊,盡皆上等貨色呢。」

「嗯,不錯!」

那掌柜一邊述說,一邊卻然行入前邊大堂去了。

第二日辰時,飯罷,那豬娃便與其父親向大集市而去。豬娃之父親劉三當是極熟悉此地,左右繞來繞去,不一時便之一處大院落。內中諸人觀視劉三入,皆笑呵呵打招呼。

「劉三,此次可有好貨色?」

「皆上好貨色,真正上佳貨色也。」

「哦!呵呵呵,哪次汝總是這般說法,然總有掌柜與汝吵吵者也。」

「這一次絕然好貨也!」

待豬娃隨了其父劉三,入去里院一處老閣樓上時,早已是上午時分也。那土石樓體已然灰白殘破,然木樓梯卻依然硬邦邦者。豬娃與其父劉三上了樓,穿過迴廊,入得一道木門,一座寬敞之大屋內窗明几淨。有一秀才模樣儒生,手中一卷書,正讀得有味。

那劉三躬了腰,身姿彎的幾乎平直,其臉上掛了誇張之笑容道:

「爺,小可劉三拜見。」

「嗯,劉三呀,多日不見。」

「多謝爺挂念。劉三此去得了十數車山貨,皆是爺點名了要收購者,貨物材料上佳,貨色絕好。不知爺……」

「嗯,劉三,此何人?」

「乃是小人犬子!」

「犬子?哈哈哈……劉三居然學會了這般話語,不錯么!」

「嘿嘿嘿,爺誇獎了!」

「嗯,管家,去,隨了劉三驗貨!」

「是!」

內中行出一中年人,模樣精神,十分幹練。

「劉三啊,走吧!」

「唉,管家老爺先請!」

「唔?哈哈哈……」


那管家隨了其主子大笑,而後與劉三一同行出樓門。

「管家老爺。」

那劉三彎了腰畢恭畢敬道:

「先去秋月樓吃酒,而後再去驗貨不遲。」

「嗯,劉三,愈加會生意也!」

「虧得管家老爺提攜,小人等才好有生機活路也。」

「便帶了汝犬子去么?」

「嘿嘿,哪裡能呢?」

而後那劉三迴轉身謂豬娃道:

「汝自去會館,不要等了。」

「嗯。」

那豬娃便回身去了。剛剛轉過街角,豬娃肚子便咕嚕咕嚕作響,那豬娃嘆口氣道:

「爹爹亦不容易也!卑躬屈膝,一幅奴才般模樣,才能求得一幢生意也!」

那不足摸摸肚子,便去街角一處攤點上吃了一碗面,喝得一碗湯,而後才起身往迴路而去。

「啊也,豬娃,汝去了哪裡?吾二人到處尋汝不見!」

「某隨了爹爹去了大集市呢。」

「哦,汝爹爹去了哪裡?」

「說什麼秋月樓……」

「秋月樓?嘻嘻嘻,那是妓院呢!婊子之居處。」

「妓院?」

豬娃驚訝道。

「然也,想必劉三叔此刻正玩兒得開心呢!」

那劉羅子滿臉淫慾之色,便是吳新子亦是雙目賊兮兮泛了亮光。豬娃嘆口氣不語,只是就身倒在會館通鋪之土炕上。(未完待續。。) 天近晚間時,那管家老爺過來驗貨。

「嗯,貨色不錯,當有一個好價格!」

「啊!啊!多謝管家老爺!多謝管家老爺!」

劉三忙不迭點頭哈腰道。便是一眾叔伯亦是彎腰不斷。果然第二日,豬娃等便趕了馬車去卸貨。那價格較之集市上確乎高出一成,數位叔伯盡皆笑眯眯歸來。

「三哥,算算開銷,吾等卻不能占汝家便宜!」

於是一眾叔伯圍攏了劉三,不一時將先時花費算清,那劉三便拿了均攤,高高興興過來謂豬娃道:

「豬娃,此番辛苦,老子便予汝零錢。記得不要胡亂開銷。」

「是。」

那豬娃便數數手中銀錢,半兩有餘,外加數貫銅錢,隨了劉羅子與吳新子往街面上去了。

「豬娃,待會兒隨了吾二人去十八道巷子,那裡有好大肉饅頭哩!嘿嘿嘿……」

那劉羅子淫笑道。

豬娃回視一眼吳新子,卻見其亦未多說,便道:

「新子哥,怎得饅頭有肉做得?那不是包子么?」

「嘿嘿嘿……去不就曉得也。」

「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