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別暈啊!」

一個胳膊上已經布滿鱗片的傢伙突然腦袋一耷拉暈了過去,他可不像鴻老那樣,一暈過去鱗片就停止的增長,而是加快了速度,很快蔓延到胸膛和脖子。 人們狂.抽他嘴巴就是醒不了,接著臉上也布滿鱗片,額頭長出犄角,腦袋上的頭髮開始大面積脫落長出堅硬的膠質物。

整顆腦袋更是開始變形,越變越恐怖,嘴裡的牙齒也開始脫落,快速長出一嘴獠牙。再一看手掌也變成了滿是鱗片的爪子,鞋也撐開了,同樣變成了怪獸腳掌。

「昂……」

有人還要繼續抽醒他,可連眼皮都有細鱗的眼睛突然睜開,接著就是咆哮一聲,伸出利爪就要將對面的人開膛破肚,幸好這人躲得快,只有衣服被利爪劃開了些。

「幫他解脫了……」

這人雖然變成了沒人性的龍獸,可若是扔到敵後仍是破壞力極強的怪物,但陳青並不打算這樣干,隨著他的命令,有人取出武器,含淚結束了他的生命,看到靈魂飛向鬼魂殿,這才好受點。

已經出現有人承受不了龍晶的改造能量,可在場的都是心智堅硬之輩,他們見過了太多死亡場面,各個都是從屍山血海里殺出來的,為了能夠提升實力,,沒有一個人退縮。

當完成改造的同伴被從刑架上弄下來,他們一個個排隊走了上去。陳青一直站在那靜靜的看著,心中默默計算著成功率。運氣好,百人之內會有一個失敗的,運氣不好則是好幾個。

當看到自己的二叔沖自己咧著大嘴笑了下也走上刑架,他的心一顫,只能是默默的送上了祝福。

最終三千四百多人,沒能扛過去的竟然有二百多,讓陳青很是心疼。不但損失了人,還有的人意志力不是很強,雖然保持了理智,可卻變成了喪失人形的怪物。

由於凌動一開始就把事情說得很嚴重,這些人也有心理準備,一個個倒也樂觀,全都去抓緊時間修鍊,想要體會一把提升境界的快感,他們已經很久沒有品嘗過滋味了。

看到人心穩定,陳青也放了心,逗留了不長的時間就急匆匆返回了野狼星。


仍是在書房之內,鬼厲已經返回,鄭重的將兩個匣子放到了桌上,兩個匣子一個製造精美,一個普普通通。

陳青伸手放到了製造精美的木匣上,許久后都沒有打開。

看到陳青久久無語,鬼厲忍不住提醒,「主子,我已經確認過了,裡面確實是曹純的人頭。」

「呼……」

陳青長出口氣還是沒吭聲,手掌移開,又放到普通木盒上,這裡立刻打開,裡面放著顆保存很好,清洗的很乾凈的人頭。

「我已經對照過畫像,確認是杜洛的人頭無疑。」

鬼厲提醒的話語傳來,陳青點點頭將蓋子蓋好,接著將兩個人頭全都收了起來,沉默的向外走去。

見到陳青心情不好,鬼厲也沒再打擾,獨自走出去消失不見。

陳青來到後宮,曹嬌和玲兒正在笑鬧,看到他神情嚴肅,立刻停止笑鬧全都看了過來。

「嬌嬌,收拾一下,咱們去曹家星系。」

陳青略帶傷感的話語傳出,曹嬌一呆,接著點點頭趕緊去收拾,玲兒一臉憂傷的來到陳青近前,用胳膊環住了他的腰。

「拿回來了?」

「拿回來了,你若無事,也收拾下跟著去吧,順便告訴下瓊芳她們,咱們要出門。」


半日後野狼號起飛,情報部也把消息提前告知了曹家人,一時間曹家星系內的可居住星上,到處可見白幡。

數周后,野狼號慢慢降落到主星上,曹家人齊聚主城靜靜等待,雖然曹純已經身死了很久,可不少人仍是在默默流淚。

艙門打開,陳青手捧一個精美木匣走出,身後跟的是曹嬌和玲兒,再往後是幾個鳳衛,其中四個鳳衛手上也捧著木匣。

「拜見神魂大帝……」

曹家老祖帶頭跪倒在地高呼出聲,接著數千曹家人全部跪倒同聲高呼,意味著曹家人正式承認了陳青的地位,今後將歸順神魂帝國。

「曹家只剩這點人了?」

當陳青將曹家老祖攙扶起身,曹嬌忍不住流淚詢問,曹家老祖神情黯然的點點頭,一個傳承了數千年的龐大家族,族人何止上萬,可經過了動亂和戰爭,一個龐大家族也淪落成了這個地步,更別提那些實力更低的中小家族,很多已經泯滅在歷史的長河中。

「裡面請吧……」

隨著曹家老祖的領路,陳青眾人被領到一處靈堂之內,靈堂里又副水晶棺,曹純這些年竟然還沒下葬!一些曹純的生前好友,也特意趕來祭拜,見到陳青后敢忙行禮。

有人一臉鄭重的接過陳青手中木匣,還有人將水晶棺打開,當曹純的人頭歸位,靈堂中哭聲一片,曹嬌更是都哭暈了過去,被人攙扶著離開。

「上祭品……」

隨著曹家老祖用憂傷的語調長長的鳴唱,又有人接過了鳳衛手中的木匣,曹純靈前沒有其他東西,只有用仇敵的頭顱,才能告慰他的亡魂。

王社,吳候,白朗,貂女,四顆人頭取出,被放在盤子上,人們不放心的又查看了一番。一位曹純生前好友,也是如今陳青麾下的一位星系之主,他看著吳候的人頭一愣,接著眼中露出凶光,悄悄的走到陳青近前。

「陛下,吳候的人頭是假的,我跟他從小相識,那傢伙左耳後應該有顆紅痣。」

陳青臉色立刻大變,大步走到吳候的人頭近前,翻看了它的左耳耳後,那裡什麼都沒有,曹純的另外一個好友見到后也是臉色一變。

「怎麼會這樣!美崙帝國欺人太甚,簡直豈有此理!」

身為高層,他們知道陳青和美崙帝國的交易,對方竟然敢拿這種事欺騙陳青,簡直是瘋了!

陳青猙獰的一咬牙,從嘴裡吐出兩個字。

「很好!」

說完之後他看向曹家老祖一鞠躬,「抱歉了,此事是我陳青沒有考慮周全。」

曹家老祖趕緊回禮,「陛下哪裡話,能讓純兒有個全屍下葬,曹家已經感激不盡。」

「這還不夠,假人頭我先帶走了,葬禮繼續舉行,我必會給曹家一個交代。」

陳青帶著人頭和怒氣走了,把玲兒留下來陪著曹嬌,當野狼號進入星空,他忍不住大聲的咆哮出聲。

「美倫皇帝,老子跟你沒完……」

這事已經不是欺騙那麼簡單,簡直是在羞辱,拿無數人的生命在開玩笑,要知道陳青一怒,何止伏屍百萬!

陳青一回到野狼星,就召開了緊急會議,還將此事通報了不能到場的所有高層,一時間群情激奮,請戰的呼聲越來越高。

戰爭的號角再次吹響,神魂帝國安逸了幾年的將士們早就渴望建功立業,他們擦亮了武器盔甲整裝待戈。

陳兵邊界后,神魂使者再次找到美倫皇帝,可美倫皇帝拒不承認人頭是假的。

陳青的怒火已經徹底被點燃,他下了一道讓美崙帝國更恐懼的命令。趙長征的銀線惡屍部隊開始調動,同時魏淮然也接到了撤出利昂帝國境內,回兵攻打美崙帝國。

這時的魏淮然早就讓碧若塵的魔鬼軍團弄得焦頭爛額,得到陳青的命令后,急不可耐的就開始了撤兵,現如今美崙帝國比利昂帝國更加美味。

除了出兵,神魂帝國出了一招更絕的,將和美崙帝國的私下交易公之於眾,特意還派人告知了蒼穹帝國,美崙皇帝之前的陰謀,弄得蒼穹帝國用最嚴厲的詞語向美倫帝國提出了抗議,他們差一點就上了當,改變進攻方向與神魂帝國接壤。

美崙帝國的皇宮之內,丞相一臉愁容的看著自家皇帝,見他久久不語,忍不住的問出聲。

「陛下,都到了這個時候,你還不跟我說實話嗎?」

美倫皇帝一臉無辜,「說什麼實話?是他陳青不講信譽,得了便宜又來反咬一口,我告訴你,這就是實話。」


聽到這話,丞相也急了,高聲叫出聲,「陛下,趙長征已經要侵入邊境,那魏淮然也在調動魔族大軍,陳青還動用了十餘座星空堡壘組成了一支數千艘戰艦的龐大艦隊。在不給他個交代,那個瘋子絕對會徹底開戰,到時候利昂帝國就是我們的前車之鑒啊!」

「額……那吳候用搜刮來的所有財富買命,我這不是也是為了國家好嘛,誰知道那陳青看出來人頭是假的了!」

美倫皇帝終於說出了實話,丞相身子一晃差點摔倒,他之前還有些僥倖之心,可沒想到自己皇帝竟然幹了這麼沒譜的事情。

「現在怎麼辦?大不了把吳候的人頭給他就罷了!」

美倫皇帝的語調還有些不以為然,丞相有點絕望的閉上了眼睛,接著睜開了眼。

「現在就算把人頭給陳青也晚了,必須要死不承認。陳青既然想打,就跟他打一場,但是不能大打,要一戰將他打疼,最好是殲滅了他的前鋒軍,讓他不敢再進犯。」


說到這裡丞相又想了下,接著又出了幾招,「派人重金賄賂蒼穹帝國,讓他們派兵繼續打通與神魂帝國接壤的通道,並作出佯攻的姿勢,讓陳青不能全力進攻。最好也能賄賂了魔鬼軍團的首領,讓他拖住魏淮然的魔族軍隊。趙長征那裡多派小型戰艦和戰機,對付銀線惡屍,密集的炮火比任何高手都有用。」

丞相對神魂帝國的各種兵種有深入了解,做出的決斷也很合理,可美倫皇帝卻沒底氣了,眉頭緊鎖的反問一句。

「要是第一戰就打敗了呢?」

丞相一咬牙,用恨鐵不成鋼的語氣開了口,「送人頭,割地,賠款。不管付出多大代價,絕對不能讓陳青的部隊深入國境,更不能調回咱們在利昂帝國的主力部隊。」

說完丞相就轉身走出去了,去籌謀他的應對計劃。整個美崙帝國也運轉起來。 陳青也在觀測著前線的變化,並且親自坐鎮。

當前鋒軍進入美崙帝國領地,沒有遭到阻攔,但是也得到情報,一支數量龐大的艦隊也在向著前鋒軍趕來。

而這個時候,趙長征那裡已經開戰,那裡的戰場已經成了絞肉機,美崙帝國的策略很實用,用二線甚至三線部隊成員駕駛著小型星艦和戰機,形成密集的火力網,和銀線惡屍打起了消耗戰,使得趙長征的進攻步伐很是緩慢。

還有兩份情報引起了陳青的注意,一是蒼穹帝國繼續攻打臨近神魂帝國的幾個星系,看樣子是想徹底接壤。二是魏淮然的魔族大軍突然變得有些曖昧,遲遲沒有進攻美崙帝國,而是與美崙帝國不多的兵力對峙起來。


看完這兩份情報,陳青露出了個冷笑,蒼穹帝國那邊可以暫時放下,魏淮然這裡不管是什麼原因,竟然敢違抗命令,他魏淮然是找死呢!

………

美崙帝國第七主力艦隊,是美崙帝國王牌中的王牌,統領大將貴為親王,是美倫皇帝的親弟弟。他們肩負著守衛首都星系的重要任務,這次被派出來殲滅神魂帝國的前鋒軍,全體將士充滿了信心,根本不把沒什麼底蘊的神魂帝**隊看在眼裡。

當他們駛入邊境星系與另外一個星系的空白區域,神魂帝國的前鋒軍已經將邊境星系大半領地佔領。可第七艦隊根本不著急,只要打敗了神魂前鋒軍,那些領地自然可以輕易奪回來。

一片稀疏的隕石群出現在前方,第七艦隊根本就不減速也不繞路,領航的重型戰艦直接就撞了過去開路。

「昂……」

突然一聲龍吟傳來,一頭長達數百米的巨龍在一顆隕石背後憑空出現,接著就將一艘重型戰艦撞了個對穿,又是一口比元力炮還恐怖的龍炎,就將另外一艘重型戰艦的裝甲燒成了鐵水,裡面的人也全都烤熟了。襲擊完畢,其他戰艦也反應過來,這條巨龍卻扭動著身軀掉頭就跑。

「艦隊加速,給我抓住它,我要將它扒皮抽筋……」

艦隊指揮官不是因為兩艘重型戰艦被毀而生氣,而是看到巨龍后興奮的,龍族生物在星海中已經極其少見,身上幾乎全是寶,每一頭不論死活都是價值連城,足夠買數十艘巨型戰艦。

第七艦隊一千多艘大小戰艦開始全力加速,兩翼更是迂迴要進行包抄,只要不讓巨龍近身,耗也能耗死它。

隕石群中,上百位身披黑色斗篷,頭戴面具的傢伙躲在裡面,見到艦隊去攻擊巨龍,他們根本就不在乎,其中一個發出怪叫。

「兄弟們,主子可是說了,此戰不留活口,開工啦……」

「切,誰是你的兄弟?姐妹們,殺光他們……」

又是一聲嬌喝傳來,所有人摘掉面具扔掉斗篷,接著身軀就開始暴漲。

「錚……」

一聲鳳啼,一隻身軀百米的藍色鳳凰第一個變身完畢,首先就沖了出去,一口冰冷的火焰就噴中了最近的一艘戰艦,整個戰艦立刻變成了一個大冰坨,徹底被冰封了。冰鳳凰閃動著翅膀又急速飛向另外一艘戰艦。

「臭娘們,不許搶老子的功勞!」

一個背上全是尖刺,樣貌醜陋的地行龍,大叫著沖了出來,一頭就撞碎了擋路的隕石。看到一艘戰艦后,兩眼發光的就沖了出去,對打在身上的炮火根本就不在乎。

「嘎……」

一隻怪鳥閃動著翅膀優雅的躲過炮火,飛臨戰艦上空后,刺耳的尖叫聲響起。聲波震蕩,戰艦的外裝甲劇烈的抖動,接著裂開大縫,怪鳥也不再繼續進攻,而是躲過其他方向射來的炮火,向著體積最大的星空堡壘飛去。

「灌嬰,老子跟你沒完,艹,別搶我的星空堡壘!」

獵物被搶的荊棘大吼著加速沖向星空堡壘,可又是一隻巨鷹故意從他頭頂飛過,還故意嘲諷的大笑一句,振翅加速離去,將荊棘甩在身後。

「嘎……」

又是一聲怪叫,這隻巨鷹躲閃不及被炮火擊中,被打的連續翻騰,羽毛亂飛。

「哈哈,報應啊!」

這次輪到荊棘笑了,立刻超過了巨鷹,巨鷹搖晃了下腦袋,看到身上禿了一塊,立刻發出憤怒的大叫,改變方向沖著擊中自己的戰艦衝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