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霉就倒霉在這個娘們……咳,這段往事是可以直接忽略掉的,食色性也。在這上面栽跟頭也不算太丟人。哼。要不是我耗費了蝕骨妖姬大部分的修為,今天你能這麼順利幹掉她?」

「是啊,前輩,看來是多虧了您了。您能不能給我講講。您是怎麼消耗蝕骨妖姬的修為的,晚輩學習一下成么?」

「住口!小小年紀就不學好。滿腦子都是什麼爐灰渣子啊?我耗費蝕骨妖姬的修為,絕對不是你想象那樣的……咳,也差不多吧,就是你想的那樣。不說了,往事不堪回首,我就告訴你最關鍵的地方吧。」

隱晦的話語雖然讓人覺得可笑,但秦寧也從中讀出了無盡的心酸。看來這個倒霉的傢伙還不是一般的倒霉啊。

老傢伙告訴秦寧,這裡實際上是為監督者準備的陷阱,要是天界之人懷有不可告人的目的降臨修真界的時候,監督者是一大障礙。

可是監督者有刺劍峰的輔助,從天界降臨的人首先要過的監督者這關,就是要命的關卡。所以才會在這裡設下陷阱,吸引監督者過來困住,就能實現自己的目的了。

陰差陽錯,秦寧居然陷落到這裡!

秦寧苦笑了一聲問道:「前輩,那您有沒有想出出去的辦法啊?」

「有!那就是一直往前沖,衝過了八峰十九嶺,就能夠出去了。」

秦寧呸了一聲,正想說些牢騷話,卻見身前不遠處,一道光華閃現。

在光華之中,一個五縷長髯的神駿老者浮現其中。

「秦寧,沒想到在有生之年能夠碰上你這樣的勇敢面對天界的後生,把這一切都告訴你,也算是我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秦寧知道,這是老傢伙最後的迴光返照,他馬上就要魂飛魄散了。

想到這裡,秦寧不由得熱淚長流:「前輩,您……您還有什麼要交代的么?」

到了這個時候,任何的安慰話語都沒有用了,能夠幫助對方實現未了的心愿,才是一件實實在在的巨大安慰。


「哈哈哈,老夫既然做了監督者,就要監督天界不法之事。天界心懷叵測之大能,在我眼皮底下做出這等事情,我來一探究竟也是我職責所在!如此隱秘的布置被我發現,能夠指點你一二,也是冥冥中的定數。老夫盡忠職守,即便是形神俱滅,也毫無遺憾!」

秦寧頓時淚如雨下,哽咽道:「前輩……」

「你也不必傷心,只要你能闖過八峰十九嶺,阻擋天界某些不軌大能的野心,就是對我最好的安慰。秦寧,勇敢點。無數抵抗暴虐天界的前輩在此灑下熱血,你應該踩著勇敢者的熱血,去挑戰見不得光的幕後黑手!」

說完,這個神駿老人的影響慢慢淡化下來,最終化成了陣陣微風,消散在昏暗的空氣中。

秦寧擦乾眼淚,沖著老者消失的地方恭恭敬敬鞠了三個躬。對於不惜生命捍衛指責,捍衛公平正義的人,秦寧會毫不吝惜奉上自己最誠摯的敬意的。

八峰十九嶺,亘古徒戚戚。直往無迴路,強者空嘆息!

秦寧默默念著老者的詩句,冷笑一聲,用通靈霸刀把詩句刻在地上,後面加上兩句:「自從秦寧過,一切成往昔!」

八峰十九嶺,實際上並沒有錯綜複雜的迷宮設計。只要悶著頭往前走,就能到那裡。

秦寧前行了約摸十幾里,就看到了八座連環交錯的山峰。按照老者所說,這應該就是八峰十九嶺中的八峰了。

八峰綿延起伏,縱深極為廣闊,想要從邊上擦過去是不可能的。秦寧還沉浸在對老者逝去的悲傷中,眼見八峰擋道,冷笑一聲,沖著第一個山峰就走了過去。

「嘿嘿嘿嘿……」一陣沙啞的笑聲傳到了秦寧的耳朵里。

這聲音實在讓人難受,就像是用刀在鐵板上刮擦的聲音一樣,讓人渾身起雞皮疙瘩。

秦寧不為所動,還是大步流星往前走。

哧!一道凌厲的勁風,從秦寧的身側打向了秦寧。

秦寧連眼睛都沒眨,一拳轟了過去。

啵!恐怖的拳風迎上了偷襲的勁風,在空氣中散發出一道道漣漪,一記偷襲就這樣被化解了。


陡然間,在秦寧面前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身影,一個身高足有兩丈的虯面大漢掄起手裡的兩個籮筐一樣大的巨錘,向秦寧兜頭砸來。

吼!

秦寧一聲怒吼,啪啪啪三拳,兩拳把兩個大鎚擊得粉碎,最後一拳把虯面大漢也擊得化成一灘海水。

這些都是上古時期的強者魂魄傀儡,被煉製後用海水聚成身體,一般的修者是擋不住這些傀儡的奮力一擊的。

想到這些傀儡有可能是為修真界灑下熱血的前輩,秦寧心中泛起陣陣不安。但沒辦法,要想闖過八峰十九嶺,是必須要把這些傀儡幹掉的。

嗖嗖嗖……

一個個傀儡從山峰躥出,被秦寧一記記重拳給報銷了。

嗤嗤嗤……

一道道勁風接連不斷從背後偷襲秦寧,秦寧用強橫的肉體把這些攻擊一一接下。

「哼,你大概就是玉璞將軍吧?藏頭露尾的,你也就是一個見不得人的傢伙。」

秦寧話音剛落,就覺得有兩個熱乎乎的東西向自己的兩肋卷過來。秦寧側身一看,發現有一個類似於螃蟹的大傢伙,伸出兩根觸角,要纏住自己。

啪啪!

秦寧伸手就抓住了兩根觸角,剛要用力,卻從觸角上面傳來了陣陣麻痹的感覺。

閃電技能!


秦寧驚駭的瞬間,兩根觸手已經脫離了秦寧的手掌。那個螃蟹一樣的傢伙一抖身體,半空中浮現出了無數的眼睛。

頓時,周圍一片黑暗,在黑暗之中,那些眼睛彷彿是一個個無底的黑洞,能把人生生拽進去一樣!

「哼,控制神識的伎倆!」

秦寧暗暗冷笑:「跟我玩這套,真是賊娃子碰上了賊祖宗!」(想知道《萬族王座》更多精彩動態嗎?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選擇添加朋友中添加公眾號,搜索「Qidianzhongwenwang」,關注公眾號,再也不會錯過每次更新!qdread)(未完待續~^~) 秦寧一聲暴喝,把自己的神識爆炸一般散發到周圍的空間里。

一陣猛烈的神識波動,黑暗天空中無數的眼睛化成了碎片,盤旋一下就消失不見了。

秦寧收回神識,拽出通靈霸刀,合身撲向了那個大螃蟹一樣的海妖。

誰知道,看著臃腫無比的海妖,行動起來卻是異常迅速,那傢伙身體一彈,已經飛出了十幾丈遠,秦寧緊追不捨,跟著這個海妖一路跑到了峰頂。

海妖忽然不走直線了,三晃兩晃,陡然間不見了身影。

秦寧正自尋找,忽然覺得腳下一軟,身體迅速往下掉落。

中計了!

剛剛海妖明顯是把自己往這裡引,而自己因為氣憤想要幹掉它,才會到這裡。老者已經交代這裡的陷阱無比危險,可沒有想到還是中了套兒。

「哈哈哈……」沙啞難聽的聲音響了起來,「秦寧,你可以擊殺我的傀儡,但卻是無法擺脫這個陷阱!你以為神識強大就了不起了?本將軍對付你這種自視極高的人最拿手了。」

秦寧努力想要擺脫身體下落的趨勢,但無論怎樣努力都無法實現。

「哼,玉璞,我秦寧什麼樣的陷阱沒有見過?就憑你想要困住我?你還差得遠了!」秦寧一邊努力,一邊跟玉璞說話,如果能把玉璞吸引過來,那是最好的。

「哈哈哈,秦寧,上面早就告知我們,說你非常難對付。讓我們切切不可跟你近身。只要能把你困住就行了。你別痴心妄想把我引過去,我就在這裡看著,看你無望的掙扎,那是一件多麼開心的事情啊。哈哈哈……」

很快。秦寧的整個身體就全部陷入到峰頂的「泥土」中了,秦寧赫然發現,這些泥土實際上並不是泥土,而是有著泥土顏色的海水!

這種海水密度極大。秦寧這樣強橫的肉體沉入其中,都感覺到了來自四面八方的強大壓力。最詭異的是,在這樣的海水中,秦寧的身體不但不能往上浮,而且還一個勁的往下陷落。

弱水!


秦寧馬上想到了這種可能。

弱水是天地之間一種極其反常規的存在,它本身跟普通的水屬性構造完全一樣,但因為弱水內在的特殊構造,導致了弱水跟普通的水迥異的特性。

一個特性就是特別沉。同樣體積的弱水,能比普通水沉上萬倍。另一個特性就是無論什麼東西陷入其中,都會往弱水的下方陷落,有著鵝毛浮不起的經典說法。

秦寧在弱水中陷落,想盡了一切辦法,也無法擺脫下沉的趨勢。

就在秦寧焦急萬分的時候,黃褐色的弱水下面。忽然泛起了陣陣詭異的橘紅色的光芒。

寒徹透骨的弱水,忽然間溫度上來了,而且這溫度越來越高,讓秦寧有種身陷沸水中的感覺。

再往下掉落一段距離,秦寧一下子看清了,原來弱水的下面,竟然是冒著濃煙的滾滾岩漿!

閃爍著橘紅色光芒的岩漿,跟上面的弱水竟然能夠和平相處!弱水與岩漿幾乎是嚴絲合縫,誰也不影響誰。在兩者之間,有一道一指寬窄的細縫。就是這道細縫。把弱水和岩漿分離開來。

但這種分離不是絕對的,有時候弱水會穿過細縫沉下去,但馬上又浮上來,岩漿中的滾滾濃煙一出來就融進了弱水之中。

怪不得弱水是黃褐色的。原來是融進了岩漿散發出的濃煙啊。

秦寧身體急速向岩漿中掉落,百忙之中。秦寧揮起一拳,奔著翻滾的岩漿就是一拳。

拳風帶來的巨大反擊力,讓秦寧停止了掉落的勢頭。但拳風反彈力消盡,秦寧還是止不住身體下落。

無奈之下,秦寧只好一拳拳擊出,利用拳風帶來的反彈力,把身體穩定在弱水和岩漿的分界面上。

「哈哈哈,秦寧,沒想到你還有這樣的好辦法啊。我倒要看看,你能夠堅持到什麼時候?」

玉璞的冷嘲熱諷,讓秦寧火冒三丈,但這時候他是一點辦法沒有,先維持住自己的身體才是最重要的。

忽然,秦寧想到了一個問題,玉璞明明也是在弱水之中,為什麼它不往下掉,而自己卻是往下掉呢?

透過黃褐色的弱水,秦寧仔細觀察玉璞的一舉一動。

真是奇了怪了,玉璞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動作,也就是說,玉璞停留在這裡不是因為某些技能,而是因為本身的原因。

噗!岩漿噴吐出一股巨浪,全部衝擊到弱水當中,可這股岩漿並沒有刺啦啦作響被降低溫度,還是橘紅色的樣子落回到岩漿當中。這個現象,讓秦寧有些難以置信。

水火不容啊,這裡怎麼會出現這樣的水火交融的現象呢?

不對,這裡面肯定是大有文章!

秦寧一邊出拳,穩定住自己的身體,一邊悄悄把神識釋放出來,從身邊的每一寸空間開始向外一點點進行掃視。

在神識的掃視之下,秦寧發現了一個端倪。濃濃的岩漿煙塵往上走的時候,馬上被弱水包裹,但這些煙塵顆粒不是線形往上走,而是成一個陀螺旋轉的方式往上行進。這樣旋轉往上走,煙塵顆粒的後方就補充進來弱水微粒,推動著煙塵顆粒往上走。

而岩漿這樣的直接往上沖,下面是沒有弱水顆粒補充的,所以就被密度極大的弱水給壓下來了。弱水的顆粒肉眼難以觀測到,只有在神識無孔不入的觀察下才能夠被覺察出來。

怪不得弱水這樣沉,原來是所有細小顆粒緊緊抱成團,而造成的結果。這樣弱水顆粒也就不會被熾熱的岩漿分解,所以才會水火交融!

秦寧剎那間明白了,之所以在弱水中所有的東西往下沉,就是因為弱水極大的密度形成的壓力太大,而弱水因為自身的自重很大,都有往下掉的趨勢,所以會有一個往下的墜落之力。

墜落之後,有了岩漿的炙烤,弱水顆粒會隨著加熱的方向沿兩側擠壓,通過山峰的岩體擠壓回到地面上。

秦寧抬頭看時,玉璞正在弱水邊緣的岩體邊愜意的幸災樂禍。

哼,就是這樣的!只要往邊上靠,應該會有往上擠壓提升的力量!

想到這裡,秦寧改變了出拳的方向,這樣秦寧在反覆上下的浮沉中,悄悄改變了方向,往一側靠了過去。

誰知道,就在秦寧快要靠近岩體的時候,陡然間一股強大的亂流讓秦寧身體一栽歪,他頓時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在亂流中極速旋轉。

「哈哈哈,秦寧,看來你還真是個人才,能夠發現弱水的奧秘。你的神識夠強大的了,只可惜你跟我不一樣,我是水中長大的,而你好像不太熟悉水吧?哈哈哈,這回看你還有什麼辦法?」

秦寧閉上眼睛,靠自己的感覺感知周圍的一切,突然,秦寧猛的轉出通靈霸刀,一刀直刺出去!

哆的一聲,通靈霸刀一縷寒光插進岩體,整個刀體直沒入柄!

秦寧兩隻手死死抓住了刀柄,在亂流中穩定住了身體。秦寧略略休息一下,騰出一隻手分離插入岩體當中。

渾身一較勁,秦寧身體馬上拔升一節,然後把通靈霸刀抽出斜著往上插入岩體。這樣一下下生鑿,秦寧順著岩體一點點往上爬。

「秦寧,你想用這樣的方法上來,那簡直就是做夢!」玉璞說著,把兩隻長長的觸角放過來,向秦寧的手臂上捲去。

要說什麼物理傷害,秦寧道是不怕的,關鍵是玉璞的觸角上有電技能,這東西傷不了秦寧,卻是能夠麻痹秦寧的肌體。這樣緊要的關頭被麻痹一下,那可是要命的。

「走!」隨著秦寧的歷喝,刀靈從通靈霸刀中飛出,奔著玉璞的觸角就過去了。

弱水的厲害真讓人嘆為觀止,刀靈衝出去,也被弱水的下陷之力搞得搖搖晃晃。不過秦寧並不是用刀靈斬殺玉璞,只要能夠纏住玉璞的觸角就行了。

饒是玉璞深通水性,兩隻觸角在弱水中異常靈活,但在刀靈面前,卻是不敢越雷池半步。

「嘿嘿嘿嘿!」玉璞收回了觸角,笑聲猛然間變得詭異無比,「秦寧,我就不信你還能分神出來!秦寧,秦寧,秦寧……」

玉璞的叫聲越來越悠長,以至於讓人產生了錯覺,這個聲音是從另外一個世界傳過來的。秦寧知道,玉璞又玩起了神識控制的手段。

儘管秦寧的神識要比玉璞強大不止一個等級,但秦寧現在要對抗弱水,還要控制刀靈預防玉璞的觸角。玉璞說的沒錯,秦寧真的沒法分神對付玉璞的神識攻擊了。

見秦寧臉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玉璞越發感到了變態的快感。

「秦寧……你是不是覺得很困啊?如果覺得困,那就好好睡一覺吧,這一覺,會讓你擺脫所有的痛苦,還會讓你變得無比的舒服……」

刷,刀靈回到了通靈霸刀中,秦寧身體在弱水中不斷搖晃,終於,秦寧鬆開了手,他的身體像石頭一樣沉了下去。

看到這樣的情景,玉璞興奮得整個身體都變成了紅色,只要牢牢控制住秦寧的神識,讓他掉落到岩漿中,一切就都結束了!(想知道《萬族王座》更多精彩動態嗎?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選擇添加朋友中添加公眾號,搜索「Qidianzhongwenwang」,關注公眾號,再也不會錯過每次更新!qdzww)(未完待續~^~) 玉璞對於秦寧強大的神識還是心有餘悸的,他剛才能夠用神識攻擊秦寧,是因為各種特殊原因綜合起來而形成的結果。

秦寧的身體不斷往下沉,讓玉璞有了一絲猶豫。他害怕的是秦寧忽然間的神識反擊,剛剛不久被秦寧神識衝擊波給衝擊了一下,那種震撼感兀自讓玉璞心有餘悸。

可要不繼續用神識控制秦寧,秦寧很快就會醒來。對於秦寧這樣超級強悍的修真者,玉璞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玉璞決定冒一下險,一定要把秦寧送到岩漿當中,那裡的烈焰和火毒,就算是天界大能也只能在那裡飲恨!

想到這裡,玉璞集中起全部的神識,全部鎖定在秦寧的身上。

「沉睡吧,沉睡吧,所有的痛苦,都將在沉睡中消逝……」

秦寧在等待機會,等待著一個或是翻盤,或是死亡的生死一線的機會。

這個機會就在秦寧自己即將沒入岩漿的那一瞬間!

玉璞的神識攻擊給秦寧造成了很大的麻煩,雖然玉璞的神識攻擊控制不了秦寧,可秦寧想要在玉璞的攻擊下一點點爬上弱水深潭上面,那是不可能的。

與其跟對方拼消耗,還不如冒險找個機會一舉定勝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