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自己不是都看到了嗎?」黑霸煩躁的說,魔祖覺醒,魔域的災難是解決了,但也代表其它災難馬上來臨,他一點也不高興。

黑翼猛地甩開黑霸,怒道,「既然他是魔祖,你為什麼不告訴我?」

「為什麼要告訴你,讓魔祖以現在的身份生活不是更好。」黑霸也怒道,他現在心裡煩死了。

「他本就是魔祖,為什麼要以現在的身份生活,他應該回到魔域的。」黑翼雙手緊握成拳,他一直在等待,等待魔祖的回歸,他不相信那麼強大的魔祖會永遠從天地間消失。

黑霸白他一眼,他懂什麼啊。

其實他早就知道聖輕鴻是魔祖,所以才會出現在他身邊,他一直不想讓他覺醒,沒想到他今天和魔帝對峙,因為魔帝的魔力還是把他喚醒了。

遠處的魔擎宇聽著黑霸和黑翼的談話只感覺晴天霹靂,那個銀瞳男子是創建魔域的遠古魔祖么,這,這怎麼可能?

「主人,主人……」黑霸蹲下身子拍打著聖輕鴻的臉,但是聖輕鴻一點反應也沒有。

「你還站著幹什麼,趕緊扶魔祖回去啊。」黑霸惱怒的瞪黑翼一眼。

黑翼連忙上前去扶聖輕鴻,魔擎宇見狀,淡淡的說,「帶他去魔宮吧!」

黑霸看他一眼,量他現在也不敢傷害聖輕鴻,而且傾狂在魔宮,的確應該帶他去那裡。

傾狂睡得迷迷糊糊,突然有人大力敲門,她剛打開門便看到面色冷酷的魔擎宇站在門口,這讓她迅速打起警惕,他這麼晚來找她做什麼。

「聖輕鴻暈倒了,你跟我來。」魔擎宇說完這句話轉身就走。

傾狂石化,又掐了自己一把,她剛剛聽到的不是幻覺吧!她竟然從魔帝口中聽到聖輕鴻的名字,而且他還是來告訴她聖輕鴻暈倒的事,他腦袋沒抽吧!

看著聖輕鴻躺在床榻上,黑霸和另一個男子在旁邊守著,傾狂快步走上前握緊聖輕鴻的手,他不是離開了么,怎麼會在這裡,又怎麼會暈倒。

「出什麼事了?」她目光犀利的看向黑霸,她要知道全部。 黑霸小心翼翼的看一眼傾狂,最後把原本發生的事全部告訴傾狂,當然聖輕鴻是遠古魔祖的事,他也沒有隱瞞。

傾狂怔了好一會才消化掉這個消息,聖輕鴻竟然是遠古魔祖的轉世?那也就表示魔域是他的,這麼說來,他們就可以在魔域里橫行,因為這個地方就是他們的嘛!

「你為什麼不早些告訴我們?」傾狂冷冷的盯著黑霸,他找打是吧!要是他早說了,他們豈不是可以早些離開這裡。

「哎呀,事情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黑霸踩著腳道。

傾狂抿了抿唇,她相信黑霸不是故意不告訴他們的,難道魔祖的覺醒會帶來大災難,就是傾雪爹娘說的災難嗎?

「好了,你們先出去,我陪著他。」傾狂擺了擺手示意黑霸黑翼魔擎宇三人全部出去。

魔擎宇看一眼躺在床榻上的聖輕鴻,而後快速離開,黑翼不願意走,但還是被黑霸強拉出去了。

「輕鴻,醒醒……」傾狂湊上前,如白玉般的手指輕輕撫摸著聖輕鴻白皙嫩滑的肌膚,過去這麼多年了,他的皮膚還是她當初見他時那麼般白白嫩嫩,真是讓人嫉妒呢。

聖輕鴻依然在沉睡,傾狂最後坐不住了,便鑽進被窩裡和他一起入睡,她知道肯定是因為他剛覺醒才會暈過去,等他消化掉體內突然湧起的魔力肯定會醒來。

翌日,聖輕鴻是在頭痛中醒來的,他剛睜開眼睛便看到趴在他胸口的傾狂,這讓他心裡一陣柔軟,她怎麼會在他身邊?

腦海里的記憶瞬間轉向昨天晚上,他和魔帝大戰,之後他體內有東西蘇醒,他是……

他瞳孔猛地一縮,臉色變得異常難看,他怎麼蘇醒了,他蘇醒也就代表別人也會蘇醒。

「輕鴻,你醒了。」傾狂感覺到他身上湧起的氣息,已經不是什麼黑暗力量,而是濃厚的魔氣,看來他已經完全蘇醒了。

「傾狂,我……」聖輕鴻握著她的手不知道該如何說,他要是魔,她會介意嗎?

傾狂抬頭狠狠吻住他的唇,明媚的眸子里閃著晶瑩的光芒,這個笨蛋。

「不管你是什麼人,你都是我的輕鴻,我的男人,我孩子的爹爹。」傾狂抱著他的脖子強勢的宣布著,她才不管他是什麼身份,她只知道他是聖輕鴻。

神寵醫妃:王妃要上位 ,嘴角浮著幸福的笑意,因為他太愛,所以在乎她的看法。

「我的蘇醒,以後會有很多麻煩的事。」聖輕鴻淡淡的說,當年和他大戰的遠古天帝應該也蘇醒了吧!

他記得他轉世前,他把自己封印了,讓他永遠不覺醒,只做一個全新的人,這次要不是來魔域,要不是魔擎宇的強大魔力,他肯定不會蘇醒。

昊天塔!!!

聖輕鴻雙眸里綻放一抹寒光,難道是昊天塔故意帶他們來這裡的,故意讓他在魔域覺醒,這樣它的主人遠古天帝也就會覺醒。

「傾狂,快將寶貝他們全部從昊天塔里放出來。」聖輕鴻突然摟著傾狂坐起急聲道。 傾狂見他那麼急,下床拿出昊天塔打開將眾人全部從裡面放出來,就連被妖毒控制的玄武和蔚遲曜他們也全部放了出來。

看著混亂的人,聖輕鴻快速用結界將他們全部圈起來,免得他們出來禍害人。

「爹爹,娘親……」三個寶貝看到聖輕鴻和傾狂后興高采烈的叫道。

聖輕鴻蹲下將三個寶貝緊緊抱在懷裡,這麼多天不見,很想念他們。

「咦,我們回家了嗎?為什麼大家都可以出來了?」聖沐心眨巴著大眼睛好奇的問,娘親不是說他們都不能出來的么。

「我們還在魔域,這裡是魔宮。」傾狂淡淡笑道,有聖輕鴻是遠古魔祖的身份,魔域還有誰敢對付他們,除非是吃熊心豹子膽了。

「那我們以後還要進昊天塔嗎?我不想進去。」聖沐睿高高撅著嘴不滿的說。

「我也不樂意。」聖沐言嗯哼道。

傾狂摸了摸他們兄弟倆的頭,溫柔的笑道,「寶貝們以後都不用再進去昊天塔了。」

「真的!」三個萌娃睜大眼睛驚喜的高呼,在看到傾狂和聖輕鴻點頭時,三人手拉手的活蹦亂跳,他們終於不用進去了耶!

赫連離漠盯著聖輕鴻目光里全是疑惑,為什麼他在他身上感應到了強悍的魔氣。

「魔域的人不追殺我們了嗎?」龍馳眨巴著眼睛問道,而且他們還在魔宮哎。

傾狂知道他們都很疑惑,便打算解了他們的疑問,她眨了眨眼,似笑非笑道,「聖輕鴻是魔域遠古魔祖,魔域的人還敢追殺我們嗎?」

這一句話無疑猶如一道閃電劈向眾人,把他們都驚的目瞪口呆,聖輕鴻是遠古魔祖?有沒有人能夠告訴他們,這不是幻覺!

「你,你竟然是遠古魔祖,這,怎麼可能?」赫離連漠很難消化這個事實,這麼說來,他和聖輕鴻以後就是對立的兩方。

「我自己也很意外。」聖輕鴻聳聳肩膀道。

「爹爹是遠古魔祖,那是不是很厲害呀!」聖沐心一臉崇拜的盯著聖輕鴻。


聖輕鴻將聖沐心抱在懷裡,嘴角微勾笑道,「心心覺得呢?」

「在我心裡爹爹是全世界最厲害的。」聖沐心眨巴著如洋娃娃般的大眼睛歡呼道。

狂武神帝 ,聖輕鴻和傾狂抬頭看去,便看到魔擎宇站在那裡,看著這滿屋子的外界人,他有些頭痛,原本他還想解決他們,但現在他們當中有魔祖,他是沒有資格動手的。

「你們先在這裡休息,我和輕鴻出去一下。」傾狂看著眾人笑道。

三個小娃乖巧的點頭,他們不會打擾爹娘處理事情的,反正現在不用再進昊天塔,一會兒有的是時間粘著他們。

傾狂和聖輕鴻出去時,黑霸和黑翼站在門口。

「魔祖……」黑霸笑的比哭還要難看。

「魔祖……」黑翼無比恭敬的叫道。

聖輕鴻微微點頭,而後牽著傾狂朝魔擎宇走去。

「魔祖。」魔擎宇淡淡的叫一聲,他原本是不敢確定聖輕鴻就是魔祖的,等他回去時,魔域的聖物魔珠已經亮了,這是祖上傳下來的,魔珠亮就代表魔祖已經重現。 聖輕鴻淡淡一笑,「還是叫我聖輕鴻吧!」

他現在並不想當什麼魔祖,只想當聖輕鴻,傾狂的夫君,三個孩子的爹爹。

「可你就是魔祖,魔域就是你創建的,難道你打算丟下這裡的一切嗎?」跟在後面的黑翼忍不住出聲,他等了幾千年,總算把魔祖等回來了,他應該繼續帶領魔域,好好整理這裡,讓魔域重現當初的輝煌。

「黑翼,你多嘴什麼,主人自己有想法。」黑霸拍了下黑翼瞪著他道。

聖輕鴻轉身看著魔擎宇,黑霸,黑翼,「我覺醒並不是一件好事,當年我和遠古天帝大戰,最後我們都死了,但是只要我覺醒,他也會醒,到時候天界和魔域的大戰是免不了的。」

「那又怎樣,我們魔域豈是天界好欺負的,當年遠古天帝還不是一樣先敗的。」提到天界,黑翼眼裡閃著寒光還有不屑,以前天界和魔域的戰爭從來沒有斷過,直到魔祖和天帝都死後,戰爭才停下來。

「天界會對付魔域?」魔擎宇狹長的眸子危險的眯起,遠古天帝也會復活?

「沒錯,從現在開始你要好好防守。」聖輕鴻淡淡的說,而後讓傾狂把那顆珠子拿出來,「你知不知道哪裡有這樣的珠子?」

「我好像在魔窟里見過,以前有五顆,但後面有四顆不見了,我找了很多地方都沒有找到。」魔擎宇神情一緊道,祖上交代過他,讓他一定要守好這五顆珠子,不然魔域將會被毀掉,但那四顆不管他如何找,就是找不到,他們手裡怎麼會有這樣的珠子。

聖輕鴻嘴角浮著一抹冷傲的笑,「魔域里已經有天界的人混了進來,而且在很久以前就行動了。」

看來上次死在那個黑洞地底下的人就是天界的人,那八個字也是他有意留下的。

「這珠子和天界有關嗎?」傾狂好奇的問道。

「這是天珠,是天界的寶物,五顆集齊融合它們的力量便可以改變這個空間結構,看來是有人想在遠古天帝復活之前把魔域的空間結構改變,這樣他們進來攻擊,力量就不會受到限制。」聖輕鴻銀瞳里閃著毀滅的光芒,天界的人算計的真好。

幸好在他們找集五顆天珠前,他覺醒了,不然那不過是為天界的人鋪了路。

「它們還有這樣的作用嗎?祖上說讓我一定要看護好這五顆珠子,曾經我問過我的祖先,既然那麼危險,為什麼不毀掉,他們說毀不了。」魔擎宇喃喃的說,魔域里真的早有天界的人混了進來嗎?

傾狂聽得一陣心驚,幸好他們沒有改變這個空間結構,不然……

「這珠子現在怎麼處理?」傾狂眨眼問道,天界的人肯定在找這五顆珠子。

「你煉化掉它。」聖輕鴻似笑非笑道,天界的人想拿到這天珠,他偏不讓他們拿到。

傾狂睜眼,她能煉化掉嗎?

「只有煉化掉,天珠才能消失,我們魔域的人是毀不掉這天珠的,讓寶貝們把那三顆珠子也煉化掉,這樣還能增強他們的天力。」聖輕鴻優雅笑道,這五顆珠子是他當年從遠古天帝那裡搶奪來的。 「好,那我煉化掉它,這樣天界的人就無法得逞。」傾狂勾了勾唇道,魔域的麻煩已經解決,這個空間的結構他們也不需要改變了,更何況這裡還是聖輕鴻以前花費很多心思創建的,自然不能讓別人破壞掉。

聖輕鴻看向魔擎宇,「你暗中去找找天界的人藏在那裡,我想他們可能就在魔都。」

「嗯,我馬上派人暗中去查。」魔擎宇眼裡閃著狂暴的寒光,天界的人早就闖進了他的地盤,他竟然渾然不知,也幸好他們一直沒有集齊五顆天珠,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你們倆個也去。」聖輕鴻命令著黑霸和黑翼,那人藏在魔域,肯定一直把魔域的消息傳回給了天界,這樣的人必須儘早處理掉。


傾狂見他們都走了后,立刻把天珠吞了下去,吐了吐舌頭,「幸好你醒的及時,不然我們豈不是幫了天界,讓他們毀了你的心血。」

聖輕鴻將她摟在懷裡,淡淡的笑,或許這一切都是註定的,畢竟魔域是他當初創造的,他怎麼可能幫敵人毀了這裡。

只不過魔域需要重新整理了,他希望這裡是一個和平的世界,所有人都能安居樂業的生活,這也是他當初創造魔域的初衷。

傾狂快速回屋,而後帶著三個小娃去了另一個房間,她要教他們如何煉化掉體內的天珠。

帶刺的女人花 ?」聖輕鴻看著屋子裡的眾人輕聲尋問道。

「主人在這裡,我當然不走。」醜醜雙手環胸道,他不管什麼魔啊,神啊的,他只知道傾狂是他的主人,他去哪裡,他就在哪裡。

「我也不走。」肥肥答道。

「我也不走。」小龍龍揚著帥氣的下巴堅定道。

「你們都不走,我自然也不走。」小柯眨眼道。

「主人在,我也不會走。」青龍答道,就算聖輕鴻是遠古魔祖,他覺得也沒有什麼。

赫連離漠微微猶豫,按照他的身份來說,他是不應該留在這裡的,但是回混沌界,那裡恐怕早就變成了妖界的地盤,他還能去哪裡?

「如果你不介意,我想先留下來,我不會做出什麼對魔域不好的事。」赫連離漠淡淡的說,清澈的眸子里一片真誠。




聖輕鴻微微點頭,一路走來,他相信赫連離漠。

煉化天珠對傾狂來說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她體內本身就有半神之力,沒一會兒的功夫便將整顆珠子裡面的力量全部融合到自己的身體里,一番修鍊下來,她只感覺全身透著一股清爽,讓她猶如坐在溫泉里一樣,無比愜意。

三個寶貝就比較慢了,他們雖然體內有力量,畢竟沒有傾狂那麼強,他們融合的過程中還是有些痛苦的,但誰都沒有出聲,因為他們不想讓傾狂擔心。

傾狂睜開眼睛便看到三個寶貝臉上是痛苦的神情,這讓她一陣心疼,但她卻沒有打擾他們,想要擁有一些東西,就必須付出一些東西,雖然他們現在還小,但擁有力量始終對他們是一種保護。 他們家的孩子都必須是堅強不畏痛苦的,這樣才能強到堅不可摧。

見他們三個還在煉化中,傾狂悄悄退了出去,「輕鴻,你看著他們,我想去找下燕如嫣。」

她這麼久沒有出現,她一定很擔心。

燕如嫣的確擔心極了,因為一個早上都沒有看到傾狂,她又不敢去找魔擎宇,只能在大殿里走來走去。

「如嫣……」傾狂走進大殿輕聲叫道,臉上帶著開心的笑容。

「啊,你去哪裡了,可把我嚇壞了。」燕如嫣迅速跑過去上下檢查,見她安然無恙,才鬆了口氣。

傾狂沉重道,「發生了一件大事。」

見她臉色那麼凝重,燕如嫣眨了眨眼,小心翼翼的問,「什麼大事,我們的事被魔帝發現了嗎?」

傾狂搖了搖頭,把聖輕鴻是遠古魔祖的事說了。

「啊,這麼說來我逃跑的計劃泡湯了。」燕如嫣炸毛的說,要是聖輕鴻是遠古魔祖,那就說明他們根本不需要改變這個空間結構,也不用再擔心是否會被魔域的人追殺。

「你這麼大聲小心被人聽了去。」傾狂笑著調侃她。

燕如嫣欲哭無淚,好不容易湧起的希望就這樣破滅了嗎?

「你不要這麼悲觀,雖然我們現在不走,但不代表我們不走,我們還是要回去人類的地方。」傾狂淺淺笑,他們還得回去找爹娘呢。

「那你什麼時候走,到時候一定要帶上我。」剛剛失望的燕如嫣再次湧起希望。

「你真的一定要走嗎?離開后你會開心嗎?」

燕如嫣愣住,這個問題她沒有想過,她只是不想留在這魔宮被束縛著。

「我走的時候會告訴你,到時候你再決定要不要走。」傾狂笑道,她想燕如嫣應該是不想走的吧,她只是不喜歡沒有自由,要怪只能魔擎宇太專橫霸道把她困在這座魔宮裡。

雖然輕鴻也很霸道,但他有給她自由,不會只限制她在一個地方生活。

燕如嫣喪氣的點頭,其實她自己都有點怕,自從昨天得知自己心動后,她很怕自己等到能走的那天卻不願意走了,那樣的話她豈不是會很鬱悶的。

以前總是想著逃,突然可以走時,她卻不願意走了,這不是很矛盾的一件事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