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懂什麼,自力更生,不可恥!」

李淳搖了搖頭,想起那時候的努力,就是為了跟火兒相依為命,現在什麼都有了,火兒卻不知道在萬象天界的哪一個遙遠角落,不由得也是嘆了口氣。

「別說了,趕緊向前,看看有什麼秘笈**,千萬不要白來一趟!」

從鳳鳴山出來的人,有滿載而歸,也有一無所獲。

李淳可不想做一個一無所獲之人。

他快走幾步,轉過一個山腳,面前卻出現了一片清澈的池塘,水面波紋不興,宛若一塊巨大的琥珀。

要不是因為有游魚在水中嬉戲,遠看真不像是水域。

「每個人進入鳳鳴山中,看到的情景都不一樣。」

李淳微微皺了皺眉頭,鳳鳴山看似不過一座山的大小,但其中內蘊,卻不知道有多少風景。

總之以往的記載都亂七八糟,幾乎沒有人看到的東西,遇到的狀況是一樣的。

這突兀出現的水池,說不定就有什麼古怪之處。

李淳小心翼翼,放慢了腳步向前走去。

在水池之上,有一座九曲金橋,通往上山的道路。

李淳用腳尖在橋面上輕輕點了一點,確認並不是幻相,這才緩緩地踏上了橋,向前走去。

嗖!

誰知道剛剛走到橋的中央,他腰間的莫毒劍突然自動離鞘飛出,在空中盤旋了兩圈,啪地墜落湖心!

浮生爲息 啊?」

李淳一愕,眼睜睜地瞧著莫毒劍直沉湖底,伸手想用擒龍功吸回來,卻竟然吸之不動。

「果然有古怪!」

他眉頭皺得更緊,腳尖一點,貼著湖面飛騰,伸手探入水中——

——卻倏的縮了回來,有如被火燙一般!

一見南少總薄情 ,竟然觸之讓人渾身刺痛!

「年輕人,弱湖之水可不是能夠隨便碰的……」


從湖底傳來一個老人的聲音,一個白鬍子老頭笑**地從水中鑽了出來,踞坐在水面之上,眼珠骨碌碌的亂轉。

李淳一個倒翻,穩穩地落在金橋之上,瞧見那老頭的相貌,倒是吃了一驚。

「廢老頭?」

這老頭跟廢老頭長得還真有點像,尤其是眉眼之間那種賊忒嘻嘻的表情,讓人一看就想打的**模樣。

——要不是可以確定廢老頭進不了鳳鳴山,他幾乎要誤認了。

老頭依舊是笑**地瞧著他,「年輕人,你是不是掉了東西啊?」

廢話……

李淳心道你一直躲在水裡,當然能夠看見我的劍掉落水中,還要明知故問。

不過心裡雖這麼想,嘴上還是得客氣的。

「前輩,在下剛剛不慎把寶劍失落在湖中……」

這件事兒就透著古怪,明明是這湖水把自己的劍給吸了下去。

「哦哦哦!」

老頭兒連連點頭,「這裡就叫做失劍湖,凡是經過這裡都會失劍的。」

「這什麼名字……」

李淳滿頭黑線。

「……不過呢,看你小夥子這麼客氣,老頭兒倒是可以幫你撈起來!」

「真的?」

李淳有點迷糊,還是趕緊道謝,「那就要多謝前輩了。」

「噗通!」

老頭兒倒也爽快,一頭鑽進了湖水之中,沒過一會兒,就捧著一柄金燦燦的長劍浮了上來,推到李淳的面前。

「年輕人,這柄劍是你的么?」

「金劍?」

李淳愣了愣,正要搖頭,卻聽吉祥失聲驚呼。

「金劍書生的萬金不易之劍!怎麼會在這裡?」

金劍書生在百多年前可是大大有名,他的萬金不易之劍從不輕出,出必見血。

這一口劍,作為魔教的重要輔助人物,吉祥當然是要認得的。

「金劍書生成名之時已經是十七八級的劍客,沒可能還會再來鳳鳴山啊?」

李淳隱隱約約也聽過這名字。

但是此人聲名鵲起之時年紀也大了,沒有他來過鳳鳴山的記錄啊,怎麼會有他的金劍?

「對不起,前輩,這劍不是我的……」

本能的覺得有古怪,雖然這萬金不易之劍貴重,但他也不想佔為己有。

老頭笑了一笑,再一次噗通一聲鑽入水中,很快又浮了上來。

這一次,他手裡拿了一把銀光燦爛的銀劍。

——李淳轉頭瞧向吉祥,吉祥搖了搖頭,表示她也不認識。

不過從劍的材質和氣勢來說,一點兒不遜色於那柄萬金不易之劍。

李淳還是搖了搖頭。

金劍我不要難道我還要銀劍不成?

「前輩,不好意思,這柄劍,也不是我的……」

「哈哈哈哈哈!」

老頭兒放聲大笑,再次潛入水中,這一次,倒是捧出了李淳的長劍。

莫毒劍與金劍銀劍相比,確實是少了那麼點光彩。

「多謝前輩,這就是我的劍!」

李淳苦笑,覺得這就像是他小時候看過的一個童話故事,也不知道這世界是怎麼回事,居然有如此相似的情節。


只是不知道結局會不會也相似。(未完待續。) 「果然是個老實又愚蠢的年輕人呀!」

老頭笑了。

他伸手一推,將手中的莫毒劍平平地送到李淳的面前。

「看在你這麼誠實的份上,就送你一份劍訣吧!」

只見那老頭手指一彈,彈出一份銀丸,滴溜溜地滾到李淳的面前,李淳不敢怠慢,伸手接住,只見那銀丸陡然化成一片煙霧,在空中飄蕩不已,演示出一招精妙的劍法。

「飛仙九轉,第一轉,猿搏!」

這一劍刺出的姿勢古古怪怪,倒像是長臂猿在出劍一樣,也正是因為如此,角度和力量都刁鑽已極,配合修者境界的劍氣,能夠發揮出極其特殊的作用。

「妙啊!」

李淳牢牢地將劍招記住,他如今武學之中,正缺類似的怪招,可以在僵持的局面之下出奇制勝,這飛仙九轉,正彌補了他一個漏洞。

等他再抬起頭來的時候,再向湖心看去,卻見那老者已經行蹤渺渺,不知去向。

他心中甚是欣慰,嘿嘿而笑。

「幸好我是個誠實君子啊!不然哪兒能夠得到這樣的劍招?」

吉祥扁嘴而笑,顯然是不認同他的說法。

「哈哈哈!」

老頭的笑聲又從不知哪裡傳來。

「如果你選擇金劍,就可以得到金劍書生的萬乘劍法,如果你選擇銀劍,就可以得到素手仙娥的織女劍訣……」

「啊?」

素手仙娥和織女劍訣李淳是不知道,但金劍書生的萬乘劍法,卻是大大的有名,那可是留在史書上的,就連白輕衣等輩都感慨過這劍法的失傳。

——早知道選哪個都是一樣,倒不如要萬金不易之劍了,好歹還入手一柄寶劍啊!

「老先生老先生……現在換行不行啊!」

他對著湖面高聲呼喊,卻是再也沒有了回應。

吉祥捂著嘴,撲哧笑著。

李淳搖了搖頭,握緊了莫毒劍。

「沒關係,我這劍也挺好的,好歹是城主送的,有紀念意義……」


「而且這飛仙九轉奧妙無窮,我看這一招也未必比萬乘劍法差,要是能弄到全套,更是爽歪歪了!」

李淳必須得安慰自己。

「好了,反正有所得就是好事,我們繼續往前吧!」

總算他也豁達,在這鳳鳴山中到處都是寶藏,慢慢尋找也來得及,再說這次也實在也不算吃虧。

***

與此同時。

武寒煙的行進速度遠遠超過其他人。

她幾乎沒有停頓,一路向著鳳鳴山的巔峰走去。

路上何物,一劍斬之。

有些人,從生出來就是註定要走向巔峰的。

她並不是為了平凡和庸碌而生,而是為了改變一切的結果。

「這位姑娘,請留步一下……」

在她面前出現了一尊土地神的塑像,圓滾滾地擋在路當中。

快穿:惡毒女配要逆襲 **的,看上去甚為和藹。

武寒煙頓住了腳步,只是冷冷地瞧了瞧他。

「什麼事?」

她的語氣殊無尊敬之意,一點都不像是對待一位神祗。

——在鳳鳴山可不像是在紅沙世界這種世界碎片裡面,那些看起來的神祗,或許也只是投影,但卻擁有著強大的力量。

土地神大概也沒有遇到過這樣的人,苦著臉抓了抓腦袋,「這位姑娘,前面這片徒弟有狐妖作祟,欺壓地方,能不能請您行俠仗義,為我們除去狐妖……」

「我沒空!」

武寒煙搖了搖頭,不再停留,繞過土地神,直直地往前走去。

「可是……」

土地神費力地轉過圓滾滾的身軀,想要用力抓住武寒煙。

武寒煙冷哼一聲,身子一側,避開了土地神的拉扯,反手一劍!

唰!

只聽一聲輕響,土地神的腦袋已經滾落在地,眼中兀自閃著不敢置信的神色。

武寒煙收劍入鞘,就像是什麼都沒發生一般向前走去。

在她身前,野草萋萋,樹木參天,遮蔽了曰光,天色也變得更加迷離起來。

她毫無絲毫猶豫地向前走著。

「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