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我開什麼玩笑?大巫一族?他們早就不知道滅了多少年了……難道我還能去挖墳掘墓啊?」他哼了一聲。

「我可以幫你。」高小秋眨了眨眼。

「你是大巫一族的人?」 與妖同萌:腹黑學院煉妖傳 樂天嚇了一跳。

高小秋沒說話。

「你不可能是大巫一族!據說大巫一族的人對於任何巫術都是無比的精通,五術對於大巫一族的人來說,簡直是順手拈來的事情,有這樣本事的人怎麼可能在這開一個小賣部?」樂天自顧自的嘟囔。

高小秋對著樂天笑了笑。

「行!這件事就交給你辦吧,盡量快一點。」樂天點點頭。

「我明晚就可以交給你。」高小秋回答。

樂天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哈欠,他點點頭說道:「那樣最好……我這一宿沒睡,累死我了!」

高小秋看著樂天。

「天要亮了,我也要關門了,要不你去我家休息一會?我做好了玉符就可以交給你了。」

樂天有些意外。

「你不會想和我玩仙人跳吧?把我騙到你家,然後你家三十幾條大漢在等著我?」

「不會!」高小秋依舊笑嘻嘻的。

樂天挑了挑眉。

「好吧。」他點點頭。

高小秋提前關了店鋪,她在店鋪中取了一枚玉符,所謂的玉符其實就是用一種特殊的玉石做成的小方塊,有點像是佛牌之類的東西。

高小秋拿著的一枚品質極好。

高小秋住的地方不遠,走了大概十分鐘就到了。

「你一個人住?」樂天奇怪地問。

高小秋點點頭。

這是一個還算比較高檔的小區,高小秋的家住在頂樓。

走進了姑娘的家裡,樂天奇怪的嗅了嗅鼻子,家裡擺放了許多的老物件,有些東西就連樂天都沒見過。

整個屋子裡都有一種古董店裡面的味道。

「你可以隨便休息。」高小秋看了看樂天。

樂天點點頭,他倒是沒客氣的爬上了人家姑娘的床,脫了鞋子就想睡覺。

高小秋眨了眨眼,她瞪著樂天。

「洗腳去!」

樂天睜開眼。

「我又聞不到臭!」他想拒絕。

「我能聞到!」高小秋堅持。

樂天只好去了衛生間,流水的聲音傳來,高小秋長長的吐了口氣,男人……總是臭臭的!

樂天再次走出來,看到高小秋正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低著頭在畫著什麼。

「好了吧?」他伸出腳。

高小秋驚訝的看著自己面前馬上碰到自己鼻尖的腳丫子!

她突然張開嘴狠狠的咬了下去。

「我靠!你屬狗的啊!」樂天嚇了一跳,急忙收回自己的腳。

他本來就是開個玩笑,沒想到這姑娘是張嘴就咬。

高小秋扭頭看了看樂天,有點調皮的笑了笑。

樂天無語,他看了看高小秋的手上,微微一愣。

「你會內雕?」

高小秋點點頭。

「厲害。」樂天豎了個大拇指。

他轉身又爬到人家姑娘的床上去了,時間不長呼嚕聲就出來了。

高小秋扭頭看了看呼呼大睡的樂天,這個場景依稀在自己童年的時候見過,媽媽在家裡忙碌著,疲憊的爸爸回家簡單的洗洗后呼呼大睡……

樂天足足睡了一天,等他再次睜開眼的時候,看著眼前陌生的一切他好一會沒回過神。

「你醒啦?」高小秋的臉出現在樂天的面前。

樂天扭過頭奇怪的看著這個躺在自己身邊的姑娘。

「你怎麼在這裡?」

「只有一張床啊,我還要上夜班呢。」高小秋回答。

樂天眨了眨眼,看了看這個姑娘的小嘴,高小秋的身上有一種淡淡的香味,聞起來很舒服,樂天有點起不來床的感覺。

「東西我給你做好了!」高小秋看著樂天。

樂天點點頭,這才強迫自己爬起來,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已經隱隱擦黑了。

「你不起床嗎?」他問。

「我還能睡一個小時,你走的時候幫我把門帶上。」高小秋回答。

樂天點點頭,他拿起桌子上的小玉符,離開了高小秋的家。

高小秋聽到了關門的聲音,她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甜甜的笑意,再次閉上了眼睛。

這個男人……好奇怪,比自己還要奇怪,這讓高小秋對樂天有了極大的興趣,也許……以後自己有機會好好的研究研究這個男人呢? 離開了高小秋的家,樂天這才仔細地看了看這枚玉符。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這枚玉符的製作精細程度簡直是超出了樂天的意料之外!

首先這是內雕的技術,在玉符的一側有一道細小的縫隙,這道縫隙的寬度不會超過一毫米,現在看起來有些不明顯,這道縫隙被高小秋不知道用什麼東西給糊住了。

玉符的內部清晰地雕刻著一些東西!

從正面看,玉符上寫著非常清晰的三個字。

「鎮死符!」

樂天用鼻子聞了聞這枚玉符,一股淡淡的血腥的味道進入樂天的鼻翼。

很明顯這個東西碰過血。

可是這樣單純的看著,玉符依舊是淡淡的淺綠色,沒有血的痕迹。

樂天咂了咂嘴,就算是個傻子現在都該知道高小秋一定不一般了。

鎮死符中玉符其實只佔五分,無論玉符的製作多精緻,其實它只是一個載體,真正的核心是大巫一族的鮮血。

樂天不能保證這玉符上的血腥味就是大巫一族的鮮血,不過他有辦法實驗。

他抬起頭看了看,不遠處就是一家小型醫院。

樂天馬上走了過去。

已經馬上要到晚上了,這家小醫院看起來也有下班的打算了。

樂天走進去看了看,已經沒有病人了,只有兩個護士站在前台外面不知道在聊著什麼。

「我們要下班了,你要看病嗎?」其中一個護士看了看樂天。

「還有多久下班?」樂天問。

「半個小時。」小護士回答.

「我坐一會行嗎?」樂天看著她。

小護士有些意外,不過還是點了點頭。

其實她同意或者不同意,也是沒用的,這醫院又不是小護士的,她也做不了主。

樂天孤零零地坐在一旁的長椅上,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兩個小護士的身上。

兩個小護士估計也要準備下班了,說了幾句話就離開了大廳。

樂天取出玉符,他又拿出了兩片柳葉。

「魂兮歸來……」

樂天低聲的念叨。

最容易招魂的地方是哪裡?

醫院和墳地啊!

這裡是死人最多的地方。

樂天的眼睛看著手上的玉符,玉符的顏色依稀變了,變得有點發紅。

隨著時間的的延長,玉符居然由淺綠變成了鮮紅色!

樂天滿意的看著這東西,他吹了一口氣,手上的兩片柳葉飛了出去,碎成了粉末。

一個回來的小護士偶然的看到了這奇怪的一幕,她驚訝的瞪大了眼睛。

樂天看了她一眼,轉身離開了。

他直奔警局,一問才知道蘇紫萱和韓妮妮、小助理三個人今天都沒上班!

沒辦法,樂天只好拿著玉符離開了警局。

上了自己的豪車,一腳油門下去,樂天又離開了。

回到了蘇紫萱給自己準備的宿舍,樂天舒服的躺在床上,他本來是不準備回這裡住的,可人家蘇紫萱都給準備了,不住也是浪費,權當是臨時旅館了。

剛要迷迷糊糊的睡著了,電話響了。

樂天看也沒看的接起電話。

「誰?」

「樂天兄弟……我是鄧建輝啊!」電話里傳出鄧建輝的聲音。

「哦……你還活著啊?」樂天問。

鄧建輝無語的看著電話,這貨是小學沒畢業還是怎麼著?說話難聽的要死。

「呃……還沒死,你有沒有時間?來我的夜總會一趟?」他問道。

「行!管晚飯不?」樂天問。

「管!」鄧建輝應了下來。

樂天這才從床上爬了起來,洗了把臉之後又出了門。

車快沒油了,這讓樂天有點束手無策,自己身無分文,要是車沒油了,這玩意就等於一堆廢鐵。

去到了盛世名門夜總會。

李大利早就在口等著樂天了,看到樂天的車,他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

「你有車嗎?」樂天看著李大利。

李大利一愣,什麼意思?剛見面就問自己這種毫無意義的問題?

「有啊。」他點點頭說道。

「我和你換車吧。」樂天問。

「什麼意思?」李大利瞪著眼珠子。

「這車沒油了。」樂天指了指。

李大利無語,這傢伙是在搞笑的吧?沒油你去找加油站啊!你和別人換車你是不是傻?

你的三百多萬的車換我一百多萬的雷克薩斯?

那下一次雷克薩斯沒油了,你是不是還要用它來換夏利?

楚校官–吃完請負責 「你是不是沒錢加油?」李大利看著樂天。

樂天點點頭。

李大力在心裡靠了一聲,還好自己聰明,多問一句。

「喏……這是一千!加油這麼點錢兄弟你隨口說一聲就得了。」

李大利把錢遞了過去,樂天看了看,居然沒接。

「無功不受祿啊……要不我給你算一卦怎麼樣?你想算什麼東西?」他說道。

李大利眨了眨眼,他好不容易擺脫了那些亂七八糟的事,算命這種事他根本就是拒絕的,算出好的東西也就罷了,算出不好的東西,自己又要吃不好睡不著的。

「怎麼了?實在不行我給你測個字?算算你的財運?」樂天問。

李大利想了想,這倒還可以……

他點點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