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莎酒店。」木白說道。

「啊!伊莉莎酒店,那可是高等貴族才有資格進去的啊。」火狼吃驚道。他在學院里呆了一個月,對皇城內的建築或多或少從同學口中聽說過一些,還是有些了解的。


「別問那麼多了,快走吧。」木白催促道。

火狼搖了搖頭,只好催動胯下的風狼朝伊莉莎酒店的方向飛速跑去。

一會兒的時間。

火狼幾人便到達了伊莉莎酒店那奢華的大門前。

此時已是傍晚,只見伊莉莎酒店門前的那口噴泉,那八道高高噴出的水柱,在七彩魔法燈光的映襯下,顯得各位絢爛,每一道噴起的水柱看上去就如彩虹般美麗。

「木白,你確定要在這裡請我們吃飯嗎?」丹尼望著身前那建築恢宏的酒店,吞了口口水,對後方的木白問道。

木白點了點頭,微笑道:「別懷疑了,我們進去吧。」說著,便從風狼的背上跳下了地面。 丹尼幾人面面相覷,只好跟在木白後頭,從風狼的脊背上跳了下來。

火狼將風狼收入他的魔法球中,幾人便跟著木白朝伊莉莎酒店走去。

就在四人剛剛登上石階,來到就酒店門口處的時候,忽然遇上了兩個熟悉的身影。

「木白,你看那不是奧萊斯嗎?他身邊跟著的那個女孩兒是誰?好漂亮啊。」丹尼指了指身前的奧萊斯對木白小聲說道。

「他們怎麼也來這裡了?」木白臉上頓時閃過一絲驚訝之色,目光凝望在奧萊斯身邊,那名穿著一襲清爽綠衣的女孩兒身上。


此時,酒店門口的兩名侍者正在檢查奧萊斯的貴族徽章,奧萊斯也發現了身後走來的木白幾人,特別當他見到木白的目光一直望著滄夢時,他心裡便非常不爽,臉色不覺沉了下來。

「真巧啊,你們也來這裡吃飯嗎?」奧萊斯對木白拔出斬龍刀的映像十分深刻,此刻似乎有意想羞辱木白,好在滄夢眼前體現自己的地位,便主動對木白打招呼道。

滄夢聽到奧萊斯的話,一臉疑惑的轉過身,望著身前的木白四人,她只是微微皺起了眉頭,沒有說話,不過心裡很奇怪,聽奧萊斯的語氣,他好像認識木白似的。

「是啊,真巧,不如今晚我請客,大家一起吃吧。」木白一臉微笑道。

「這小子今天難道發神經了?」丹尼幾人聽了木白和奧萊斯的對話,臉色別提多納悶了,要不是把木白當兄弟的話,他們當時就想轉身離開了,畢竟這裡是平民做夢都不敢進來的地方,他們可丟不起這個人。

「你請客?」奧萊斯頗覺得好笑道:「我剛才已經訂了一個高級包廂,還是我來請吧……啊……我差點望了,你們只是平民,這裡只接待貴族和社會上流人士,真是太遺憾了。」

「奧萊斯我們走吧。」滄夢似乎也看出了奧萊斯在羞辱木白的意思,心裡對奧萊斯這種做法很反感,主動腕上奧萊斯的手臂說道。 木白見到他們兩人如此親昵的動作時,不知為何,心裡猛地刺痛了一下。

到現在,他還無法分辨清楚,自己到底是愛著滄夢還是更加喜歡寒煙,兩個女孩兒在他心裡都擁有者無可替代的地位,一個是不能忘懷的初戀情人,而另一個則是令自己不敢去愛想努力忘記的人。

「伯爵大人,這是您的徽章,祝您在本店消費愉快。」一名青年侍者將手裡的一塊做工極為精細的龍型徽章交給奧萊斯,恭敬的說道。

這便是天龍帝國,標著貴族身份的貴族徽章。它是用最上品的純金打造而成,正面刻印著天龍帝國的國旗圖案,背面則是標誌著貴族等級的圖案。奧萊斯是三等伯爵,他的貴族徽章擁有三顆金星等級。

奧萊斯接過徽章,朝木白笑了笑,臉色中那股鄙夷之情顯露無遺。

「先生,請出示您的徽章好嗎。」青年侍者不冷不熱的對木白講道。

「好的。」木白點了點頭,右手銀光一閃,只見一張純金卡片便出現在了他手上。

「至……至尊會員卡!」那名侍者見到木白拿出的卡片時,臉色頓時呆住了。

「至尊會員卡!」一旁的奧萊斯正準備帶著滄夢進入酒店的時候,忽然聽到侍者口中說出的這幾個字,臉色頓時一變。他停下腳步,回頭望著侍者手中拿著的那張金卡,幾乎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伊莉莎酒店的頂級會員標誌,至尊會員卡,擁有它可以免費享受酒店內所有最高等的服務,傳說中整個帝國中擁有這種至尊會員卡的人絕對不會超過五人,這種卡片就連帝國十二侯爵都不夠資格擁有。

雖然只是一張薄薄地精美卡片,但是那名侍者握在手中卻感覺猶如有千金重一般,雙手都在止不住地顫抖著,臉上不禁冒出了一絲冷汗。

侍者的語氣頓時變得無比尊重道:「先生,這是至尊會員卡,我無權驗證,必須請經理親自驗證過才行,您和您的朋友請先進入酒店裡稍等片刻吧。」說著,他朝木白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道。 木白笑著點了點頭,對身後目瞪口呆的丹尼三人道:「還愣著幹什麼,進去吧。」

「伊莉莎酒店!我丹尼竟然能夠進入伊莉莎酒店!要是回去告訴我那群同學,他們肯定羨慕死了!」丹尼回過神來,當時就有種想親吻木白的衝動,便大大咧咧地走入了就酒店中。

劍無悔和火狼倒是要顯得鎮定不少,便跟著木白走了進去。

原地,只剩下奧萊斯還站在那裡望著木白等人的背影發獃。

「不……不可能!他只是一個平民,怎麼可能擁有至尊會員卡!那一定是假冒的!」奧萊斯咬著牙說道。他原本想好好羞辱一番木白的,卻沒想到,反過來被這小子給比了下去,心裡如何接受的了這個事實。

滄夢秀美輕蹙,她還是第一次見到奧萊斯如此失態的樣子,心裡對他有些失望。木白只是一個平民,哪裡有這個能力偽造出至尊會員卡,他和酒店的老闆因該有著非同一般的關係。看來奧萊斯的反應確實是有些過激了,連最基本的分析都不會。

木白四人坐在大廳里那奢華的獸皮沙發上,嘴裡愜意的喝著服務員殷勤送來的紅酒,他們一輩子恐怕做夢都沒想過能夠享受到如此高級的待遇。

「老大,你真是深藏不漏啊,什麼時候弄到的至尊會員卡?也不告訴兄弟一聲。」丹尼一口將杯中的紅酒喝了大半以後,對木白嬉笑的問道。

木白搖了搖頭,微笑道:「以後再告訴你們吧,今晚我們兄弟四人只吃飯喝酒,不談其它的事情。」

說完,木白這時只見奧萊斯和滄夢也走入了大廳,他立即站起身子對奧萊斯熱情的招呼道:「奧萊斯學長,我剛才已經訂下了一間豪華包廂,你們也一起來吧。」

奧萊斯一聽到木白這話,臉色頓時顯得更加難堪了,氣得直咬牙,不冷不熱的說道:「不用了,滄夢小姐喜歡安靜點的地方,你們自己慢慢享用吧。」 「那好吧。」木白聽后,只好無奈的坐下了身子,目光一直注視在滄夢的身上。

「木白,你是不是看上那個女孩兒了?從你進來的時候就一直在望著她發獃。」火狼從木白的神色中似乎察覺到了一絲什麼,對木白問道。

丹尼也湊了過來笑嘻嘻的說道:「老大,咱們都是兄弟了,你那點兒秘密也用不著隱瞞我們吧。」

木白笑了笑,輕輕喝了一口杯中的紅酒,說道:「也沒什麼,她是我在見習斗魂師學院的時候所喜歡上的一個女孩兒,叫滄夢,只是她心目中只喜歡英雄,根本就看不上我。」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的內心依然在隱隱作痛,有些傷就算時間過得再久,它在心裡依然是如此深刻,永遠無法忘懷。

「難怪她會和那個奧萊斯在一起,人家是龍星騎將,光是這身份也足夠迷倒無數女孩子了。」火狼道。

丹尼笑道:「老大,你也不用失望,她不喜歡你,咱帝國的公主心裡可是一直惦記著你啊,寒煙公主都離開學院這麼久了,也不知道她最近過得怎麼樣。」

「寒煙?」木白苦笑一聲道:「還是不要提她了,我和她之間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火狼問道:「這個兩個女孩兒在你心裡,你到底喜歡誰要多一點?」

這個問題讓木白一時陷入了茫然,他搖頭道:「感情上的事真的很難分得清楚。」

劍無悔道:「你要是真心喜歡一個人的話,就勇敢去追求吧,別讓自己後悔一輩子,無論你最後選擇誰,我們兄弟都會支持你。」

火狼道:「你感情上的問題,我們做兄弟的也不好給你太多建議,總之憑你自己的感覺勇敢去愛吧,就像無悔說的那樣,別讓自己後悔一輩子,我們兄弟會支持你的!」

木白點了點頭,微笑道:「不談這些了,難得來一次伊莉莎酒店,今晚我們兄弟一定要不醉不歸!」

「好!不醉不歸!乾杯!」劍無悔舉起了手中的酒杯說道。

PS:本來是12點前更新好這最後四章的,進度慢了一點兒,寫到現在2點半,總算是寫完了,抱歉。 「嘭!」四人的酒杯輕輕碰撞在一起,發出一陣清脆的響聲,便見木白四人仰頭將杯中的紅酒一口喝光了。

「木白。」這時,一道驚喜的叫聲從旁傳來。

木白四人放下酒杯望去,只見穿著一套整潔西裝的『佛蘭』,在青年侍者的陪同下快步走了過來。

「艾……」木白亦是一臉微笑的站起身子,正想喊出艾利的名字,忽然反應過來,改口道:「啊!是佛蘭經理,你最近還好嗎?」

艾利走到木白身前,熱情的擁抱了一下木白后,拍著他的肩膀笑道:「我還不錯,你呢?怎麼過了這麼久才想著過來見我。」

木白微笑道:「學院今天才結束軍訓,所以我就帶著幾位兄弟來你這裡喝幾杯。」

「哈哈哈,你可千萬不要跟我客氣,包廂早就給你們準備好了,走吧。」艾利說著,便帶著木白等人朝酒店的四樓走去。

「老大,你……你和酒店的經理是朋友嗎?」路上,丹尼對木白小聲的問道。

木白輕輕點了一下頭。

「你是什麼時候認識他的?」丹尼吃驚道。


木白微笑道:「半個月前就已經認識了,說來也是一種巧合吧,以後有機會再仔細講給你聽。」

說著,一行人跟著艾利來到了酒店的第四層大樓,這裡是專門為至尊會員打造的一層用餐大樓,大約有數千平米,總共有五間超豪華包廂,就是是高等貴族也沒有資格進入這裡用餐。

進入裝飾豪華的包廂內,大約有兩百平米,金碧輝煌,擺放了多種價高昂貴的油畫、收藏品等是無。

房間中央,有一個巨大的長條桌,上面點滿了白蠟燭,就連裝載蠟燭的器具和桌上刀叉、盤子等物品都是用金銀打造而成,可見其奢華程度。


丹尼和火狼可是看傻了眼,這個包廂內的東西,隨便拿一件出去拍賣,都足夠普通人吃喝一輩子。

「請坐吧。」

艾利走到桌前,禮貌的對木白幾人說道。 眾人入座以後,有一名年輕美貌的服務員拿著菜單上來讓木白等人點菜。

菜單上,光是酒類就有不下三十種,各種菜肴、拼盤等食物至少幾百道,讓人眼花繚亂。

「你們在這先點菜,我和佛蘭經理出去有些話要談。」木白對丹尼幾人說道。

「那你快點回來。」火狼道。

丹尼和劍無悔知道木白要跟的事情可能不太方便讓他們知道,他們也沒多問什麼,繼續望著手中的菜單點菜。

木白朝他們點了點頭,便和艾利一起走出了包廂。

兩人離開包廂后,艾利將木白帶入他的經理辦公室,笑著問道:「我看你今天過來不會光是吃飯這麼簡單吧?」

木白道:「我準備明天去魔獸領域歷練,我想找你借一頭飛行魔獸。」

「哦?」艾利聽言一笑道:「我還以為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兒呢,這事兒包在我身上。」

要知道,木白現在是精靈女王的契約夥伴,木白的話就等於精靈女王的話,所以艾利幾乎不會拒絕木白的任何要求。

只聽艾利口中緩緩念動了那古老的精靈咒語。

木白對面的牆壁上,忽然閃現出一道閃爍著翠綠光芒的六芒星魔法陣,這是屬於精靈族的魔法陣,而人類的魔法陣只有五芒星。

六芒星魔法陣內,憑空出現了兩扇緊閉的大門,此刻正緩緩打開了。

木白一臉震撼的望著門內的情景,裡面赫然是一片濃密的遠古森林,一顆顆巨大的參天古樹挺拔在地面,雖然現在已是傍晚,但森林內卻是晨光明媚。

「很驚訝是嗎?」艾利望了一眼木白的臉色,頗有些得意的笑道:「這是貝琳達長老用自然魔法製造出的領域,我們部分族人就生活在這片領域中,我們進去吧。」

「這就是魔法的力量嗎,居然可以製造出如此強大的領域。」木白心裡震驚無比的說道,便跟著艾利進入了遠古森林內。

兩人的身影進入木門內以後,牆壁上的六芒星魔法陣便消失了,就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 呼吸著森林內的清晰空氣,木白內心感到一陣前所未有的輕鬆、愉快。

森林裡很安靜,只聽得到兩人那細微的腳步聲。

木白也不知道這領域空間到底有多大,放眼望去,視線盡頭全是那參天大樹。

走了不久,便見前方忽然有一道靚麗的身影快步跑了過來。

木白看清了那人影的樣貌后,一眼就認出了這人影正是自己那天救出的精靈少女雅菲。

「艾利!」雅菲一臉興奮地跑到艾利身邊,此時才發現了艾利身後的木白,驚訝的問道:「木白,你怎麼也來了?」

木白微笑道:「我是有事找艾利幫忙。」

雅菲道:「上次的事情我還沒好好感謝你呢,有什麼需要我幫助的地方儘管開口。」

艾利笑道:「也不是什麼大事,長老還樹屋裡嗎?」

雅菲點了點頭,露出一抹迷人的笑容道:「我帶你們去找長老吧。」

……

隨後不久,木白跟著雅菲和艾利來到一棵森林中最為高大的遠古之樹下,抬頭望去,那巨樹之高,就似要將這天捅破一樣。

在這個巨樹的樹冠上,建立著十幾棟獨立的小木屋,這便是精靈們平時居住的樹屋。

巨樹的樹桿上,有一層盤繞向上的木梯,木白幾人順著木梯緩緩走上了這棵巨樹。

木白的到來,引得不少精靈在樹屋內偷偷打量他,這些精靈幾乎是從伊莉莎酒店建立的時候就住在這裡了,從來沒有離開過這個領域內,此時見到有人類到訪,既好奇又有些害怕,這幾千年來精靈族沒少受到人類的壓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