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復活了!」陸含也吃了一驚,問道:「你找到了他的內丹?」

「是,內丹就是老張給我的,只是他並不知道我內丹換給了它的主人。」唐浩覺得自己這件事做的有些對不住老張。

陸含微微點頭,說道:「你對運氣很好,他的運氣也很好。」

「但是那個老張的運氣就不太好了。」奚問問在旁邊接著說道。 唐浩也無奈的笑道:「是,我這件事做的對不住老張對我的信任。」

「但是如果能為老張報仇了,他應該不會怪你的。」奚問問對老張的事情也知道一些。

「是啊!老張在意的不是內丹,而是他的仇恨。」陸含也安慰唐浩。

「嗯。」唐浩也是這樣想的,殺桂宗,現在是他必須做的事情。

「巨龍需要的丹藥,更難煉製。」陸含說道。

「如果太難,那就算了。」唐浩剛才離開的時候感覺到了,巨龍可不像老張那麼友好。

「小子,你這是什麼意思?你可是答應了老四的。」紫雲突然說話了。

「我答應了又怎麼樣?我想想反悔,不可以嗎?」唐浩很無賴的說道。

「丫頭,不要理他,想辦法幫幫老四。」紫雲這話是對陸含說道。

「我會儘力的。」唐浩說著看了唐浩一眼。

「小子,聽見了吧,還是丫頭善良。」紫雲鄙視唐浩。

「不要惹我,否則就算陸含煉製了丹藥,也到不了巨龍的嘴裡。」唐浩不客氣的威脅道。

「小子,那還指望著老四幫你對付仙宮呢。」紫雲提醒唐浩。

「他如果想幫我,那就幫,不想幫,那就當我救了一條沒良心的龍。」唐浩霸氣的說道。

聽到唐浩用「沒良心的龍」這個詞,奚問問偷偷的笑了。

「好了,你們不要吵了。」陸含突然說話制止唐浩和紫雲吵架。

唐浩笑了笑,不再鬥嘴了。紫雲也立刻不說話了。

奚問問笑著說道:「還是陸含本事大。」

陸含則對唐浩說道:「要想煉製能夠讓巨龍恢復的丹藥,我需要更多藥材,你讓妖獸和妖禽去多采一些珍貴的藥材。」

「什麼藥材,我這就讓他們去采。」唐浩立刻說道。

「嗯。」陸含很隨意寫了一張單子,遞給了唐浩,說道:「這些藥材都很稀少,讓他們仔細找找,越多越好。」

「好。」唐浩拿著單子,轉身出去。

不一會兒,唐浩就回來了,他對陸含說道:「風行空已經安排妖禽和妖獸去采了。」

「嗯。」陸含看著唐浩說道:「你去看看夏教授吧。」

「嗯。」唐浩也不推遲,轉身離開了。

陸含對奚問問說道:「開始煉藥吧。」

「你認識那條巨龍嗎?」奚問問低聲問道。

「他是四大妖帝之一的蓋世妖龍震傲。」陸含答道。

「他性格怎麼樣,我看唐浩的意思,好像對他不是太滿意。」奚問問試探著說道。

陸含稍微一頓,說道:「他是四大妖帝之一,天生傲骨,唐浩也是天生傲骨,有摩擦是必然的。」

「不會打起來吧?」奚問問有些擔心的問道。

「有紫雲在,應該不會吧。」陸含說道。

「紫雲能降服跟蓋世妖龍震傲嗎?」奚問問又問道。

「當然不能,不過震傲會給紫雲面子。」陸含答道。

「那就好。」奚問問放心了。

「工作吧。」陸含說道。

「好,開工了。」奚問問笑呵呵的起身,來到了試驗台旁邊。

兩個女孩,又開始了無聊的煉藥工作。

在距離陸含和奚問問房間不遠處的落月的房間里,唐浩坐在椅子上,落月則站在窗前,背對著唐浩。

唐浩剛剛把得到巨龍內丹的事情告訴了落月,落月聽了之後,也感到十分驚奇。

「不過巨龍復活之後,他的霸氣也就顯現了出來。」唐浩平靜的說道。

「他既然是妖帝,霸氣和驕傲是難免的。」落月說道。

「現在想想,我倒是覺得很對不住老張。」

「你對巨龍失望了?」落月覺得唐浩似乎有些後悔讓巨龍復活了。

唐浩搖了搖頭,說道:「他霸氣,他驕傲,我也遲早能讓他聽話。我只是覺得也許應該提前告訴老張我拿著內丹的用處。」

「如果老張知道你拿走內丹的真正目的,他未必會把內丹給你。」落月說道。

「也許吧。」

「不要想了,只要你把桂宗殺了,老張自然也就開心了。」落月說道。

「我也是這樣想的。」唐浩淡然一笑。

「其實我倒是覺得如果老張能堅持,還是不要讓他服用陸含的丹藥為好。」落月突然回身,看著唐浩。

唐浩聞言,稍微一頓,也默默點頭,說道:「是啊!如果讓桂宗發現老張的身體有了變化,他也許會懷疑。」

「我們現在缺少的是時間,所以在我們沒有殺桂宗的能力之前,不能讓桂宗感覺到老張的變化,更不能讓桂宗感覺到有人針對他。」落月說道。

「等我見到老張之後,再問問他吧。」唐浩說道。

「他一定會同意的。」落月說道。

「嗯。」唐浩也覺得老張為了報仇,他什麼都能忍受,即使是死,他也會同意。

「巨龍能幫老張報仇嗎?」落月問道。

「他只是靈魂和骸骨復活了,但是血肉還沒有恢復,骨髓中的毒也沒有完全清除,他現在還不能離開萬年湖隨便走。」

「這麼說要想讓他為老張報仇,還是要把桂宗引到萬年湖?」

「不過我已經讓陸含幫忙煉製丹藥了,也許丹藥能幫助他早些徹底恢復。」

落月眉頭一皺,說道:「你又勞煩陸含了。」

「是。」

「如果有一天陸含不在你身邊了,你還能行嗎?」落月看著唐浩說道。

「能行自然是能行,但是不會走的這麼順。」唐浩說道。

「那就好好對她。」落月那冷酷的臉上透著凝重。

「我對她還算不錯吧。」唐浩覺得落月好像話裡有話。

「也許吧。」

「我對她不好嗎?」唐浩覺得落月認為自己對陸含不算好。

「你能一直這樣……對待她嗎?」落月問道。

「為什麼不能?」

「能就好。」落月說著又背過身去,望著窗外了。

唐浩感覺到了,落月似乎有什麼隱瞞的事情,不過他頁沒有追問。她想說的時候,自然會說,她不想說,問了也是沒用。

「有大家照顧,我恢復得很好,十天之內,我就能徹底恢復了。」落月突然改變了話題。

「嗯。」唐浩現在更加的確定了自己的反角,落月有事情瞞著自己。

「紫霄宮的人應該已經在盛安城了吧?」落月問道。

「是。」

「你見到他了嗎?」

「沒有。」

「若是謫仙境界,你殺不了他。」

「嗯。」

「你就先別走了,等我恢復了,我們去殺他。」落月說道。

「嗯。」唐浩覺得這樣也可以,等著落月恢復了,兩人聯手,再加上追魂十字劍陣的協助,他們應該能夠殺一個謫仙境界的仙人。

「我累了,你去陪陸含吧。」落月說著走到了床邊,靜靜的躺下了。

唐浩也沒有繼續多留,起身離開了房間。

門外,靈兒和肖大小姐正在等著唐浩,她們是聽說了唐浩回來,便過來等著的。

「姐夫,你回來了。」靈兒笑著跟唐浩打招呼。

「嗯。」

「你這次沒有受傷吧?」肖大小姐也問道。

「我很好。」唐浩平靜的說道。

「姐夫,你正事都辦完了嗎?」靈兒問道。

「有事嗎?」唐浩覺得靈兒有話要說。

靈兒看看肖夢雯,試探著說道:「姐夫,我和肖大小姐想出去玩玩。」

「不行。」唐浩的回答很乾脆。

「姐夫,我們不走遠,就是到山谷外去走走。」靈兒又試探著說道。

「那也不行。」唐浩依然乾脆的拒絕。

「為什麼不行?」肖大小姐不服氣的問道。

「沒有為什麼,就是不行。」唐浩說著向陸含和奚問問的房間走去。

「唐浩,你不能總是這麼霸道,我們就是出去走走,也不惹事,這有什麼不行的?」肖夢雯追著唐浩,繼續辯解。

「不行就是不行。」

靈兒則一把拉住了肖夢雯,低聲說道:「肖大小姐,不要說了。」

「他太霸道了,連個解釋都不給。」肖夢雯一臉恨意的看著唐浩的背影。

靈兒低聲說道:「我想姐夫一定有他的道理,以後再說吧。」

「靈兒,你剛才還說一定要出去走走的,怎麼現在就不堅持了?」

「姐夫拒絕得太果斷了,這就說明沒有商量。」靈兒低聲說道。

「他根本就沒有跟我們商量,他根本就是替我們決定了。」肖夢雯看著唐浩的背影走進了陸含和奚問問的房間。

靈兒眉頭一皺,說道;「姐夫就是這個性格,你不要再這麼大聲了,大家都聽見了。」

「聽見就聽見,我不怕。」肖夢雯心裡憋氣。

「肖大小姐,走吧走吧。」靈兒拖著肖夢雯,向杜莎的房間走去。

這個時候,杜莎已經出來了,正看著她們兩個。她其實早就知道靈兒想出去走走的事情,她認為唐浩不會答應,讓靈兒不要開口。但是沒想到靈兒竟然聯合了肖大小姐去找唐浩。

等靈兒走到了面前,杜莎橫了靈兒一眼,靈兒不好意思的皺了皺眉頭,拖著肖夢雯走進了杜莎的房間。

杜莎也走進了房間,給肖大小姐到了一杯茶。

肖夢雯喝了口茶,對杜莎說道:「杜總裁,你說唐浩,他為什麼這麼霸道,連解釋都懶得跟我們解釋。」

杜莎笑道:「他就是這個性格,你別生氣了。」

「我快受不了他了。」肖夢雯怒道。

「別說氣話了。」杜莎其實也挺同情肖夢雯的,但是她也知道,沒有人能跟唐浩用強。 三天後,陸含給老張煉製的丹藥成功了。

唐浩本來已經決定先不把丹藥給老張了,但是他覺得有必要去看看老張,順便看看老張對內丹消失的反應。

於是,唐浩便帶著丹藥,直奔盛安山。

十個時辰之後,深夜十分。唐浩到了半山湖邊,看見湖面上的那艘小舟,看見了那個佝僂的身影。

老張也看見了唐浩,他的臉上立刻露出了笑容,跟唐浩擺手。

唐浩也跟老張擺手,站在岸邊等著老張。

不一會兒,老張收了網,把船划到岸邊。

唐浩也立刻上前幫忙,接過了老張手中的魚和鐵鍋,把鐵鍋支起來,開始生火燒水。

老張把魚收拾乾淨,放進了鍋里。

「你不該來。」老張走到旁邊的石頭上坐下。

「你看見我不是很高興嗎?」唐浩笑道。

「你已經來了,我難不成把你趕走嗎?就算把你趕走了,應該也有人知道你來過了。」老張無奈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