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趙天馬準備直接說出來.

拓跋野總感覺林天風好像想探聽什麼消息.他打斷了趙天馬的話:「趙團長.我也很想知道.到底是誰有這樣的本領.能夠對付暗魔.」

他給杜御風遞了一個眼色.杜御風頓時明白了他的意思.說道:「團長.那位高手讓我們不要泄露他的身份.我們最好還是不要提起.免得他反悔就麻煩了.」

趙天馬身為團長.自然不傻.他也明白拓跋野不想過早暴露身份.

「對啊.我差點就忘記了.那位隱世的高手再三叮囑.不要暴露他的身份.」

「這麼神秘.趙團長.我建議你還是跟那名隱世的高手聯繫一下.要是大家看不到他.恐怕對此次聯手的事情多有顧忌啊.」林天風說道.

「林島主請放心.等人都到齊了.我自然會為大家介紹.」趙天馬說道.

「那就好.這樣大家才有信心.」林天風說道.

他雖然很想知道神秘強者的身份.還是忍住了.沒有繼續追問下去.

他越是如此.拓跋野對他就越懷疑.

當然.這只是一種感覺.沒有任何證據.

拓跋野一直很相信自己的感覺.這次也不例外.

不過.既然到了天風島.沒有回頭路可走.還是等著其他強者趕來聯手對付暗魔海盜團.

他們到了林天風安排的住處.先住了下來.

趙天馬問道:「樓主.為什麼不告訴林天風.你就是那位對付暗魔的強者.」

「我總感覺林天風有問題.還是小心一點為妙.等人員到齊.我再出現不遲.不用太著急.不管如何.不能讓暗魔海盜團提前得到消息.那樣對我們不利.」拓跋野沉聲道.

「好.我聽樓主的.」趙天馬說道.

拓跋野想了想.說道:「林天風要是問你什麼.最好說假話.或者推脫.要不然就告訴他虛假的情況.反正不能說出我們真實的底牌.另外.你邀請的那些勢力.也要仔細篩選.說不定其中有暗魔海盜團的人.暗魔海盜團名氣那麼臭.還能生存下來.肯定是有你們不知道的底牌.」

「樓主.你真是太謹慎了.不過.我感覺你說得對.說不定有些勢力跟暗魔海盜團眉來眼去的.我們並不知道.」杜御風說道.

「樓主.我邀請的勢力.都是跟暗魔海盜團有血仇的.如何分辨他們.」趙天馬傻眼了.

「血仇.也可以作假的.恰好那些跟暗魔海盜團敵對厲害的勢力.最可能是暗魔海盜團的人.至於那些血海深仇.不過是做做樣子給你們看的.」拓跋野笑道.

他經歷了太多事情.這樣的事情不是沒有.

暗魔海盜團窮凶極惡.得罪了很多人.

他們肯定會布下一些眼線.防止周邊的勢力聯合起來對付他們.

布下的眼線不能讓人懷疑.那麼只能跟暗魔海盜團成為敵人.

拓跋野覺得林天風不對勁.可能也有這方面的因素.因為林天風跟暗魔海盜團勢不兩立.

天風島距離光明島很近.暗魔海盜團為什麼會容許這樣一個仇敵近在眼前.而不滅了天風島的強者.這本身就讓人懷疑.

不過.就算沒有眼線.恐怕他們這麼大的動靜.也無法瞞過暗魔海盜團.

只是.他要防備有人泄露他們真正的實力.底牌泄露.讓暗魔海盜團有了準備.那情況就有些不妙了.

趙天馬和杜御風不傻.他們都非常精明.仔細琢磨一下.頓時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樓主.你真是厲害.跟你為敵.估計會睡不著覺的.」趙天馬笑道.

杜御風佩服無比:「樓主.我自喻智謀過人.可跟您相比.還是差了不少.我在天馬海盜團已經很長時間了.跟暗魔海盜團幾次摩擦.損失不小.可我從來沒有想過.暗魔海盜團會有我們不知道的幫手.那些幫手甚至是我們的『盟友』.」

「那是你們經歷的事情太少.我從三歲開始.就跟人爭鬥.一路走來.不知道滅了多少強敵.這樣的情況我遇到過.所以非常清楚.」拓跋野笑道.

說起來.真是奇妙.

拓跋野能夠有今天.絕對不光是有大氣運那麼簡單.跟他自身的聰慧也有關係.

不止如此.他還有一批厲害的朋友和手下.個個都是獨當一面的人才.

天馬海盜團這些人.偏居一隅.勾心鬥角的情況還是比較少.他們思維肯定被局限.

「好了.你們別拍馬屁.反正你們隨意虛構一個人物出來.先忽悠一陣.實在是沒有辦法了.我再出面.到時候.說不定我不能用軒宇的身份.最好換一個身份.讓他們看不透實力.這樣才比較保險.」拓跋野微笑道.

趙天馬和杜御風離去了.紫玲贊道:「軒宇.我之前真是小看你了.想不到你的智謀如此出眾.」

「這方面我一直不差.不過我很少用到.因為我手下有一批軍師.只是我跟兄弟們分道揚鑣.那些軍師都分給了他們.我不得不自己多想一些了.」拓跋野沒有謙虛.

論計謀.就算是杜正峰.最多跟他相當.


當然.有那些軍師在的時候.拓跋野主要還是聽取他們的意見.他自己表現得很低調.

「軒宇.說實在的.我很想見見你那些兄弟.你如此厲害.他們肯定也不差.」紫玲說道.

「那是自然.他們的實力確實比我差一些.可相差極為有限.只要給他們時間.他們會迅速成長起來.」拓跋野對兄弟們都是讚不絕口.

「軒宇.看來我以後都要跟著你混了.我想恢復美人魚一族的輝煌.光靠我自己是很難做到的.」紫玲說道.

拓跋野笑道:「紫玲.你太看得起我了.你不是跟第一樓關係不錯嘛.他們難道不會幫你.」

「第一樓很神秘.我並不是第一樓的人.只是跟他們有些淵源.想要求他們幫忙.恐怕不太可能.何況.第一樓並不知道.我真實的身份.」紫玲說道:「我也不想讓他們知道.免得出現其他問題.」

要不是拓跋野猜測到了她的身份.她也不會告訴拓跋野的.

至於第一樓方面.也許知道他的身份.也許不知道.她也不清楚.

她不想依靠第一樓.因為她對第一樓並不信任.

其實.壓根談不上信任.她根本就不了解第一樓.

拓跋野就不同了.跟他相處這麼長時間.她對他總算有不少了解.

「小心一些是對的.別的不說.光是美人魚一族的精血.就讓很多海中仙獸眼紅.」拓跋野說道.


「是啊.我以前在飛仙海.一直都小心謹慎行事.生怕被人知道我的底細.」紫玲說道.

「紫玲.以後有需要我幫助的.我肯定全力以赴.你儘管放心.」拓跋野做出了承諾.

對紫玲.他始終有些偏愛.他打心眼裡不能拒絕她.他也不知道為什麼.

估計是紫玲的魅力太強大.能夠讓人不知不覺被她感染.變得相信她.

拓跋野可以肯定.紫玲跟他相處是真誠的.並沒有動神識力量影響他.

以他所修鍊的神念之力.要是紫玲用上神識力量.他第一時間就能夠知道.

「軒宇.謝謝你.」紫玲感激道.

「以我們的關係.還那麼客氣幹什麼.」拓跋野笑道.

「軒宇.我們這次要不要動用仙獸.」紫玲問道.

他們都收服了大量仙獸.要是動用仙獸.完全不需要藉助其他勢力.

不過.拓跋野好不容易收服的仙獸.不希望他們出現傷亡.

所以.他才讓趙天馬聯繫其他勢力.大家合力對付暗魔海盜團.

「不到萬不得已.還是不要動用仙獸.那些仙獸.也是我們的底牌之一.能夠不暴露最好.」拓跋野說道:「我經歷無數戰鬥.還能夠活下來.就是因為我一直保留了底牌.沒有人知道我真正的實力.就算我那些兄弟也不是完全清楚.我不打聽他們的底牌.他們也從不問我的底牌.」 /class-3-1.html第七百四十四章變身奪命

「軒宇.你對我隱藏了多少底牌.」紫玲笑問道.

拓跋野笑道:「當然很多.雖然我們很熟.我還是不能告訴你.你只要記住一點就行.我對你沒有絲毫敵意.」

「傷心啊.看來我們還不夠親近.」紫玲嘆道.

「就算成為我的女人.一樣不清楚我所有底牌.只是比別人知道的多一些罷了.」拓跋野認真道.

「那還是算了吧.我們現在挺好的.」紫玲搖頭道.

拓跋野沒有繼續說下去.他把自己泥足深陷.

接下來幾天.趙天馬忙碌起來.幫助林天風招待趕過來的強者.

這次的事情.是趙天馬領頭的.他必須要親自迎接.

真別說.暗魔海盜團的敵人很多.光是趕過來的強者就已經不下百萬.其中天仙境以上強者超過五十人了.

這是趙天馬統計出來的數據.相對暗魔海盜團來說.已經算是人多勢眾了.

不過.大家都有一個顧慮.那就是由誰來牽制暗魔.

沒有人牽制暗魔.那麼暗魔就能夠肆意殺戮.這些強者都惜命.當然不想丟掉性命.

「趙團長.你所說的高手.是不是應該讓我們見見了.」林天風說道.

有他帶頭.很多人都咋唬起來:「就是啊.趙團長.只有見到高手了.我們才能徹底放心.要不然暗魔太難對付.他要是全力對付我們.我們恐怕沒有人能夠逃脫性命.」

趙天馬大聲道:「諸位請安靜.那位高手很快就到.到時候一定讓他來見見大家.」

「趙團長.只聽你說他很厲害.他的實力到底如何.」林天風問道.

在場的人都很好奇.這事關他們的性命.他們都不敢大意.

「諸位放心.他能夠輕易擊敗我.就算無法擊敗暗魔.牽制住他.給我們贏得時間還是沒有問題的.」趙天馬笑著說道.

拓跋野的真實實力.連他都不知道.他自然不可能暴露底細.

他都這樣說了.在場的強者.很多還是很信服的.

「趙團長實力不錯.能夠輕易擊敗趙團長.那麼牽制暗魔肯定沒問題.」


「對啊.有了這樣的強者加入.看來我們這次能夠滅掉暗魔海盜團了.」

……

趙天馬留了一個心眼.他仔細觀察每個人的表情.希望能夠看出他們誰是暗魔海盜團的人.

不過.在場的都是天仙境強者.老奸巨猾.自然不會表露出來.

唯有林天風.因為拓跋野懷疑他.趙天馬覺得他諸多問題確實有些不對勁.好像是暗魔海盜團的人.但他不敢確定.

「林天風要是繼續追根究底.那麼說明他就是暗魔海盜團的人.要真是如此.該如何對付他呢.」趙天馬已經開始思考起來.

林天風還真繼續追問了:「趙團長.大家都知道.暗魔的速度驚人.不光是實力強大就能夠牽制住他的.你所說的高手.是否有厲害的手段.不讓暗魔的速度發揮出來.」


他雖然問得巧妙.可趙天馬已經懷疑他了.

這個問題一出.趙天馬已經確定他就是暗魔海盜團的人.

對於這樣的問題.拓跋野等人早就思考了應對的辦法.

趙天馬如實說了出來:「我認識的高手有一件至寶.名為禁空珠.一旦被禁空珠罩住.連空間法則都施展不出來.風系法則也一樣不起作用.只要暗魔被困住.除非能夠擊敗那位高手.否則沒辦法脫困而出.那禁空珠很神奇.我親自試驗了一下.被困住之後.我的速度慢了很多.好像陷入泥沼之中.」

「禁空珠.」在場的強者不少驚呼出來.

真正的禁空珠.確實跟趙天馬所說的一樣.厲害無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