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我不要進去!」

「啪!」一個響亮的耳光落在了龍耀的臉上,他立即閉嘴了。

「易烈兄弟,還是我們幾個陪著你下去吧,也好有個照應!」胡剛不放心地說。

「不用了,我沒有其他的意思,別誤會。」易烈微微一笑,指著隊伍說道:「大家都已經習慣了在龍駒馬上的衝殺和戰鬥方式,你看這扇門這麼窄小,下面肯定是樓梯。龍駒馬就算是進去,也無法施展。」

胡剛皺了皺眉頭,易烈的話很多,簡直就無法反駁。

「放心,還有風老幫著我呢,大家等我的消息。」

「……好吧!你自己小心!」胡剛和范統等人依依不捨地說道。

「哈哈,沒事!」易烈朗聲笑道,轉身掠向了那扇小門。

當然,沒有忘記帶上龍耀。

這個傢伙死有餘辜,必要的時候,把他扔過去趟雷也不錯。

進入狹窄的牢門之後,裡面的情形毫無懸念,果然有台階。

只不過台階的數量很少,走下去不到二十步,易烈的面前出現了一排粗大的鐵鏈,鐵鏈上固定著一個升降用的機關。

看來要進入地下,就必須使用這個機關才行了。

「砰!」

龍耀的身體被摔在了上面,發出了巨大的迴音。

看了看並沒有隱藏的機關,易烈才慢悠悠的走了上去,一拉機關,身體開始緩緩的下降。

龍耀的心臟都差點蹦出來,明明知道自己剛才做了一把趟雷的角色,但是也毫無辦法。

越向下,四周的溫度就越低,漆黑的環境中似乎隱藏著無數的眼睛,注視著易烈的一舉一動。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腳下出現了一片光明,原來升降的機關已經到了底部。

一個巨大的油缸上面燃燒著明亮的火焰,地下空間的規模足以和外部的廣場媲美!

「出口只有這一個嗎?看來囚禁在這裡的人,是插翅難飛了!」易烈心中暗想。

「嗖!」

易烈心裡一驚,就在他的雙腳剛剛踏入地面的時候,突然一個影子緊貼著自己飛竄了出去!

這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有誰能夠比他的動作更快!那人簡直就是緊貼著自己!

「白獅將軍,你在嗎?」易烈大喊一聲。他不想浪費時間,在這樣陌生的環境中真有什麼埋伏,勢必會引來一場麻煩。

「咳咳!」一陣劇烈的咳嗽聲傳來,順著聲音走到一個角落,一團鬚髮花白的身影漸漸的舒展開來。

「易烈嗎?」

「是我,白獅將軍!」易烈立即跑過去,一把攥住了白獅的手。這裡竟然沒有牢門,易烈不由得暗暗奇怪,到底是怎麼回事。

白獅抬起自己蒼白的臉,表情顯得很奇怪,或者說很惋惜。

「易烈,你,你中計了!」

「中計了?什麼意思?」

就在這時,一股凌厲的風壓突然從身後襲來,易烈來不及躲避,只好張開雙臂護住白獅。

「御神龍甲!」

「轟!」

強大的衝擊力從轟擊在易烈的後背上,一股噁心的感覺立即湧上了心頭。

「你,你不該來救我的!你看,你看自己的腳下!」白獅痛苦的說道。

腳下?易烈強忍住要嘔吐的感覺低頭一看,也愣住了!

燈火通明的地下空間中,自己竟然沒有了影子!

迷宮的第二層印結!

見到自己的影子消失的一瞬間,易烈的腦海里立即就想到這這一點。

要布置印結,就必須要有一個穩定的環境,否則無論怎樣的密法或者武技都會受到影響,威力也會大大折扣。

更何況迷宮這樣的環境,更需要穩定的環境來施展幻術。

「白獅將軍,你的意思,剛才攻擊的是我的影子?」

「不錯!我,我親眼見到了自己的影子衝過來攻擊我!」白獅激動地說道。

「事不宜遲,我們趕緊離開這裡!」

「離開?沒那麼容易的。」

突然從上空傳來一陣喧鬧的「嘩嘩」聲,粗壯的金屬鎖鏈從天而降,將升降的機關砸的粉碎!

這些東西落入巨大的油缸之中,火焰燃燒的更加猛烈了,但是越明亮的火焰,越是看不到自己的影子,這種詭異的感覺讓人不由得汗毛倒豎。

一陣嘿嘿的笑聲竟然從地上傳來,易烈警惕的看著地面那一團黑影,漸漸的,黑影竟然從地面上站立起來,變成一個黑衣人!

黑衣人的身材和身高都很易烈一模一樣,只是他的面部被黑色的斗篷牢牢的遮擋住。

「這是我的影子?這麼丑!」易烈忍不住說道。

「打架就打架,你的廢話太多了。」黑衣人的冷冷地說道,口音顯得有些模糊不清。

「哇塞,說話的口氣挺像我的!」易烈更加吃驚了。

白獅扶著易烈站起來,這時候易烈才發現他一身的傷痕,非常嚴重。白獅說道:「不要小看自己的影子,一旦動起手來,你們兩個的力量幾乎是一樣的!」

「就好像是我對著鏡子和自己在玩命?」

「遠遠不止!易烈,你要知道影子代表的是人的陰暗面,他比你要狡猾和陰險的多!」

「再厲害,也不過是我的影子而已。」易烈在空間戒指中暗暗搜索了一下,大部分的丹藥和靈草都已經分給了弟兄們,只剩下一粒恢復元氣吸收的丹藥。

偷偷的將丹藥塞給白獅,自己則是走了出去。

白獅結果丹藥猶豫了一下,並沒吞下去。

「首先,我不知道你是什麼玩意兒變得,我也沒興趣知道。現在我只想弄清楚一件事情,我要出去的話,你是不是會阻攔我?」

黑衣人傳來一陣冷笑,沉聲說道:「我同樣對你能不能出去沒有興趣,我只是想幹掉你。」

除了音調不同,兩人的口氣基本上是一模一樣。

易烈的嘴角彎起一絲笑容,當下不再說話,手心卻已經凝聚出一團藍色的火球。

「那要看你的本事了!暗龍勁!」

瘋狂的鬥氣力量立即衝出,帶著一陣虎嘯龍吟的怒吼!力量經過的空氣彷彿也沸騰起來,出現一個個斗大的氣泡!

地下的空間雖然很打,易烈的速度卻更快,況且和對面黑衣人距離也不是很遠。一剎那的功夫,伴隨著拳頭四周縈繞的白色鬥氣,已經轟擊到了黑衣人的身上!

「御神龍甲!」

黑衣人低喝了一聲,張開雙臂,中門大開,竟然將胸膛暴露給易烈,任其轟擊!

「轟!」

暗龍勁的威力已經被提升到了頂級的狀態,這一拳就算是轟擊在山體之上,也足以將一座小山從中間劈開!

但是易烈的眼神一時間竟然迷茫了,尤其是黑衣人似乎嘲弄般的喊出那四個字:御神龍甲!

沉悶的聲音傳入耳朵,易烈立即感覺到手臂一陣疼痛!那疼痛如同一條毒蛇,一口咬著自己的手腕,毒液順著經脈迅速傳遍了上半身!

剛才,就在剛才!暗龍勁竟然轟擊到了御神龍甲上!

易烈的身體快速的向後撤離了幾步,澎湃的鬥氣還沒有來得及散去,只見對面的黑衣人雙手快速的變換著,沉聲脫口而出:「絕世火焰!」

黑色的手臂上纏繞著一股暗紅色的火元素,「嗶嗶啵啵」的爆裂聲傳入耳朵是那麼的攝人心魂!易烈根本就沒有躲開,因為他不相信,對方真的能夠使用這種武技!

但是,眼見為實!

爆裂的火龍兇猛異常,絲毫不亞於自己在使用絕世火焰功法是的能量!

就連其中的鬥氣力量運行軌跡和旋轉方式,也是一模一樣!

「幻步!」

易烈的身體化成一道殘影,瞬間移動到了黑衣人一側,而火龍的攻擊並沒有結束,長尾一卷,一道凌厲的風壓瞬間襲擊了過來!

「轟!」

易烈的身體被狠狠地撞擊在了牆壁上,一陣氣血涌動的感覺,差點從喉嚨中飛出一道血箭!

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被自己的招數攻擊!

「易烈,不用太吃驚,更厲害的還在後面!」

黑衣人冷冷地說,似乎在等待著什麼,儘管看不到他的眼睛,但是從臉上隱約可以感到亮點寒星,已經穿透了自己的身體。

「易烈,不要中計!你越是厲害,他就越厲害!」

白獅勉強支撐起傷痕纍纍的身軀,對著牆邊的易烈吼道。他的聲音剛想起來,只見從地面上又出現了一個身材魁梧的黑衣人。

從外觀輪廓上看,顯然就是白獅!

「怪不得這裡沒有牢門,原來,想出去就要自己幹掉自己,簡直比迷宮還要繞!」

易烈算是徹底明白了,這個陷阱設計的算是天衣無縫!

要出去,就要幹掉自己!幹掉自己,又怎麼可能出去! 繞來繞去,基本上就是死路一條!

想到這裡,易烈的大腦突然有些迷糊了,手不由自主的從身後拔出了自己的血祭刃!

「不要!」白獅痛苦的喊道。

「嗖!」一陣罡風刮過,白獅的影子所形成的黑衣人一腳將白獅本人踢倒在地。

「亮兵器了嗎?哈哈,我還以為你不敢!」影子易烈狂妄的一笑,手臂竟然也像身後摸去!

一柄似刀非刀,似劍非劍的武器從他的背後出現,外形、大笑、材質,竟然和黑色的血祭刃如同是一個模子里鑄造出來的一樣!

易烈現在的心情,也只能用驚駭來形容了。

「好!好的很!不過我不相信,一個影子真的能夠戰勝他的本體!」易烈冷冷地說道,眼神中湧現出淡淡的紅光。

血祭刃是戰天前輩送給自己的,經過長時間的磨合,早已經和自己的身體融為了一體。尤其是在池鐵城與段嘯天的戰鬥中,他也悟道了人與兵器結合的秘密。

不管真是影子,還是其他什麼東西,只要把這裡破壞掉,一切都會消失。

易烈的嘴角露出一絲殘酷的笑容,莫名其妙的邪性從他的腦海里生出!

「風老,你幫忙對付白獅將軍的影子人如何?」

「不用客氣!」

空間戒指嗡鳴了一下,風老的靈魂體已經凝聚出一團幹練精緻的鬥氣。

「殺!」

「來呀!」

「呼……!」

令人心驚膽戰的怒吼聲響起來,四道身影瞬間糾纏在一起!

血祭刃和血祭刃的碰撞也是有生以來第一次,易烈和黑衣人對撞的一瞬間,彼此的力量竟然不相上下,儘管因為強大的力量,身體都在發抖,但是誰也沒有後退。

易烈的心裡,慢慢的相信,這個傢伙就是自己的影子幻化出來的陰暗者。



他的速度力量和心智,和自己絲毫不差,而且完全可以猜到自己下一步要做什麼。廝殺之間,無論自己怎樣變化動作和武技,哪怕差之毫厘,都會被他驚險的躲開。

同樣,對方的攻擊無論怎樣凌厲,自己也可以化險為夷,不過,只要稍稍的慢一步,自己也會受到重創!

真的在和自己戰鬥嗎?易烈不由得內心產生了一絲猶豫。

對自己的影子憐憫,並不會得到同樣的回報!易烈分神的一剎那,影子易烈突然低喝了一聲「暗龍勁!」,手中的血祭刃一收,腳上凝聚著萬鈞之力攻擊而來!

「轟!」


御神龍甲發出一陣沉悶的聲音,易烈的身影再度撞擊到了身後的牆壁上!

「噗!」鮮血再度染紅了胸前的衣服!

「不要再強硬了,不要再強硬了!」白獅痛苦的聲音再度傳來。

易烈被這一腳踹的吐血,大腦里卻突然清醒了起來。

等等!從剛才開始,都是自己先用一種功法或者武技之後,影子易烈才會使用的!

尤其是血祭刃,如果自己不拿出來,對方肯定也不會有這樣的武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