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榜》石碑下方的那些武者,全部都以憐憫的目光,看着黃煙塵,不停的搖頭嘆息。

在他們看來,黃煙塵招惹到了黃神異,就如同是招惹到了一尊死神。

「我就不信,他真的就是黃神異。」

陳天然冷哼了一聲,提着鬼王槍,大步向前,騰躍而起,以雷霆之勢,一槍向黃衣男子刺了過去。

他乃是東域聖王府年輕一代排名第十二位的高手,實力自然不弱。他與張若塵戰過一次,卻被張若塵一招擊敗,所以,他對張若塵的實力,也是相當佩服。

這一次,他是主動要求與黃煙塵一起趕來混沌萬界山,準備助張若塵一臂之力。

現在,他就是要代替黃煙塵,去試探黃衣男子的實力。

萬一此人只是虛張聲勢,根本不就不是黃神異呢?

看到提槍刺來的陳天然,黃衣男子的眼角微微動了動,譏誚的笑道:「東域聖王府陳家的一流天才,就只有這個水平嗎?」

黃衣男子的五指,在虛空旋轉了一圈,以手掌為中心,形成一道碗口粗細的龍捲風。

龍捲風不斷延伸出去,變得十數丈長,就像變成一根風棍,向陳天然揮了過去。

「嘭!」

龍捲風棍擊在陳天然的身上,瞬間就將陳天然身上的護體天罡擊碎,將他打得橫飛了出去。

陳天然的身體,撞在一根石柱上面,將石柱撞斷,重重的摔在地上,又將地面上的石板砸得粉碎,一直向後滑行了數十丈遠,才停了下去。

「哇!」

陳天然的嘴裏,吐出一口鮮血,隨後,就暈死了過去。

「六哥!」

黃煙塵和陳天書立即沖了過去,將陳天然從地上扶起來。

直到此時,眾人才看見,陳天然的胸口被風力給打得血肉模糊,就連血肉都被捲走了一層,可以清晰看到一排排白森森的肋骨,甚至還有肋骨裏面的臟器。

太嚇人了!

「還有呼吸,沒有死。」

陳天書的臉色凝重,立即將一枚療傷丹藥白骨生肌丹,服進陳天然的嘴裏,幫助他咽了下去。

隨後,他運轉真氣,將掌印按在陳天然的頭頂,輔助陳天然煉化療傷丹藥。

遠處的那些武者,全部都看得目瞪口呆。

「不愧是黃神異,果真是厲害得嚇人,居然可以將風力控制到如此精妙的程度。」

「直接將風力,凝聚成一根虛無的棍子。而且,擊在對方的身上之後,卻只捲走對方胸口的血肉,並沒有將對方殺死。這等手段,比殺死敵人,更加了不得。」

黃神異只是隨手一擊,就已經如此厲害,讓人眾人感到不寒而慄。

而且,眾人也知道,黃神異並不是不想殺死陳天然,而是因為,混沌萬界山有兵部制定的法令,不能殘殺同胞。

誰若是敢明目張膽的殺人,兵部也敢派遣墟界大軍,將他給處死。

當然,登上天極境戰台的武者除外,因為,在登上天級戰台之前,雙方會簽署生死契約,就算一不小心將對方殺死,也不會遭受處罰。

以黃神異對風力控制的精妙程度,可以想像,只要他願意,完全可以控制風力,將一個人身上的血肉全部捲走,只剩下骨骼,對方也依舊不會馬上死去。

這是一種相當高明,相當可怕的手段,對力量的細微控制,恐怕都已經可以和半聖相提並論。

「能夠成為《天榜》第一,黃神異果然是一個非凡的人物,讓人不佩服都不行。」

「他能夠積累一千萬點軍功值,就已經說明了他的強大。「

黃煙塵看到陳天然被傷得如此重,一股寒氣,從經脈中涌了出來,讓她腳下的地面,蒙上了一層厚厚的寒霜。

「唰!」

劍光一閃,黃煙塵的劍,瞬間離鞘刺了出去。

黃煙塵開啟的是風屬性的神武印記,修鍊出來的真氣,自然也帶有颶風的力量。

隨着她的劍招一出,霎時間,就捲起了一股強大的勁風,形成一個渦旋,向黃神異罩了過去。

「黃神異那麼厲害,她居然還敢和黃神異交手,膽子也太大了吧!」

「就算黃神異忌諱兵部的法令,不敢殺她,但是,要廢掉她的修為,或者是將她毀容,也是輕而易舉的事。」

見識到黃神異的強大之後,大家都很清楚,與黃神異交手,無異於送死。就算那些《天榜》排名靠前的人物,也沒有幾個敢主動和黃神異過招。

當然,先不論那一個女子的實力到底如何,就憑她敢向黃神異出劍,就已經相當有魄力,值得讓人佩服。

「不知天高地厚,真以為你的未婚夫是張若塵,就沒人敢殺你。在我眼中,張若塵也不過只是螻蟻。」

黃神異的眼中,閃過一道殺光,隨後,他的身形一晃。

原本,他是坐在石凳上面,下一刻,化為一道殘影,出現在了四丈之外,雙手的手臂在虛空緩慢的運行,像是在畫太極圖。

既然黃煙塵主動來送死,他自然不會留手。

殺死黃煙塵,必定會逼張若塵現身。

同時,還能影響張若塵的心境,對他和張若塵的決戰,必定會有很大的幫助。

他要施展的掌法,頗為玄妙,名叫「太陰碎骨掌」,就算黃煙塵被擊中,也不會馬上死去,而是要等到三天之後,才會全身骨骼碎裂而亡。

黃神異的雙臂,看似緩慢,實際上卻快到了極點。

雖然,黃神異的手掌,還沒有打下去,但是,在場所有人,幾乎都能預料結果。

那一個女子,死定了!

就在黃神異的手掌,即將擊在黃煙塵的身上的時候,黃煙塵的身後,先一步衝出來兩道人

影。

「唰!」

「唰!」

「黃神異,我們來會你。」

這兩道人影的速度都快到極點,施展出的身法相當玄妙。而且,她們身材纖細,身上散發出淡淡的香風,竟是兩個異常美貌的女子。

左邊的那一個女子,正是端木星靈。

她將真氣調動至掌心,凝聚成一個寶瓶印記,一掌擊出,與黃神異的右掌碰撞在一起。

右邊的那一個女子,卻是洛水寒。

洛水寒全身散發出金色的光芒,聖潔而又優雅,五根雪白的玉指捏在一起。

她輕描淡寫的打出了一招洛水拳法,那一股拳勁,猶如是和天道的某種規則合在一起,爆發出排山倒海的強大力量,與黃神異的左掌碰撞。

「轟!」

她們兩人與黃神異硬拼了一擊,發出一聲石破天驚的巨響。

一股強大的能量漣漪,以他們三人為中心傳遞了出去,將周圍的年輕武者,全部打得東倒西歪。

「哧哧!」

黃神異的身形向後急速倒退,一直滑行到了十丈之外,才雙腿一沉,穩住了腳步。

洛水寒和端木星靈也向後倒飛了出去,隨後,緩緩的落到地面。

端木星靈挺著飽滿渾圓的胸.脯,看了看自己的那一隻雪白的小手,驚嘆了一聲:「不愧是《天榜》第一,果然很厲害,若是單打獨鬥,我現在似乎還不是你的對手。但是,今天,你面對的卻不是我一個人,而是我們西院三大女魔頭。怎麼樣,你這個《天榜》第一,敢不敢迎戰?哏哏!」

(飛天魚的微信公眾號:feitianyu5)

p十來步的距離一蹴而就,樓成停在了擂台邊緣,正好與「一拳無敵」金濤隔著比賽的兩位武者相望。

金濤身材高大,體格健壯,寸頭劍眉,英俊陽剛,一身較為寬鬆的武道學院校服被他穿出了緊身衣的感覺。

老實說,混跡論壇的這幾個月里,自己是頗為羨慕「一拳無敵」的,他長得還算不錯,實力又在職業邊緣,性子也較為活絡,在武道論壇混得風生水起,正好具備了自己彼時所短缺所嚮往的一切,每當看到他出沒,總有點難以啟齒……

《重生都市大妖孽》545章虎形風雲主城,一家偏僻的客棧之中。

二樓,天字型大小房。

床榻之上,納蘭婉兒秀眉微微動彈,隨即睜開了那雙美麗的眼睛,露出黑寶石般的明亮眸子。

她感到腦袋有些昏沉,呢喃道:「我不是已經死了嗎……」

唰!

一隻白色肥貓竄到了床榻邊緣,黑色的爪子搭在納蘭婉兒如玉的

《龍血神帝尊》第六百三十二章血殺衛 滅神弩、專滅殺修者神魂,哪怕是煉魂強者被擊中,也會很痛苦,更何況是凝元境以及引元境的修者?

這狹長的甬道,黃褐色的光芒交織成網,那是滅神弩的光彩,帶來死亡的味道,諸人皆在各展所長,儘力抵抗,但依舊有太多人倒下。

林凡似沒有實體了般,總在虛實之間變換,那是他隱藏的手段之一,曾在青雲梯擊殺一個天驕,從而知曉這門武技,后修鍊成功。

他表情驚惶,似在躲避,但內心冷笑,逼迫他?

憑這些人,也配?

特別是那些與他無仇怨者,竟然也對他步步緊逼,心存殺機,肆意的嘲弄與逼迫!

簡直不可饒恕!

終於,滅神弩風波過去,這甬道之中,血腥味撲鼻,屍骸遍地,多是引元境修者的遺體,當然也有不好彩的凝元境強者死去,死不瞑目,眼睛睜大大大的。

這些死者,怎麼都想不到,為何看似平靜的甬道會突然之間爆發出絕世殺機。

「嚇死我了,幸好我躲得快,不然我也死了。」

林凡擦冷汗,貌似很是恐懼與害怕,但若是仔細看去,就能看見,他漆黑眼球中,一片平靜。

「林凡,你敢坑我等!找死!」

摩耀怒吼著,他也被滅神弩劃破了臂膀,看似不重的傷,卻是讓他的神魂一陣刺痛。

「媽的,滅了這小雜碎!」大衍聖地的煉魂強者也怒火連連,這場風波,他大衍聖地損失最是慘重。

「熊!」

「熊!」

兩股迫人的氣勢從二人身上爆發,雄渾的魂力讓所有人都是感到一陣窒息。

其他人也都目光閃爍,哪裡有這麼巧的事?

林凡剛說了前方估計有危機,就爆發了這等大殺機,最主要他走在最前面,竟然是一點事都沒有,而身後卻是死了一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