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事兒了,再多幾個,老公都能養的起。”李毅對着思思說道。

“不是,你說什麼,我說你是不想混了,搞事情啊多什麼呀,多老婆呀。我看你這一天天,沒有訓你,膽肥了是吧?”思思伸手揪住,李毅的耳朵說道。

“你就是不掙錢,也能養的起,大白米飯給他吃,還能餓死他。所以說以後,你不用掙錢了,每天在家裏閒着,都能閒出來,幾個老婆來。”思思對着李毅繼續說道。

這個時候,李毅聽完思思,說的話,才意識到自己說錯了,雙手合十,給思思鞠了一個功,告訴思思自己錯了。

“錯了,如果以後,再說這些,沒頭沒腦的話,你看我怎麼,收拾你,我是絕對不會原諒你的,哼。”思思說完,甩門走出房間。

思思走出房門後?不知道,該上哪裏去,然後走。到李毅奶奶,房門口,擡起手瞧了瞧門?

“進來吧,門沒有鎖。”裏面傳出,李毅奶奶的聲音。

“奶奶是我,馬上就快要,做好飯了,您要出去嗎?”思思對着李毅奶奶說道。

“沒有,就是剛剛I,洗完了一個澡,換了一件衣服而已。沒有,準備要出去。”李毅奶奶對着思思說道。


“奶奶最近身體怎麼樣?有沒有感覺到,哪裏不舒服?如果你有什麼事的話,直接跟我打電話,就可以了,我們立馬回來。”思思對着李毅奶奶說道。

”我沒事嗯,我真是何德何能,纔能有你這樣的孫媳婦兒,這樣時常的惦記我,想着我。比我那個孫子,要好太多了。”李毅奶奶對着思思說道。

“怎麼會呢?其實李毅挺關心,你的身體的,一直在部隊裏面,每天都跟我念叨,什麼時候放假?一起一定要來看看你。其實李毅可孝順吶!”思思爲李毅說着好話。

“你就別爲他,說好話啦,他是什麼樣的人,我都知道的。他其實心裏面,一直都挺孝順,但是就是,沒有時間,以前你們沒有結婚的時候,他很少回家,就現在你們結過婚之後,他回家的次數,比以前明顯多了,這都是多虧了,你的功勞呀!”李毅的奶奶對着思思說道。

“奶奶,你可千萬,別這麼說,你這樣的說,讓我真的無地自容。其實我也,沒照顧到李毅什麼,我也沒有幫上什麼忙,再說了在部隊裏面,我連飯,都不會做。每次都是李毅下廚,我都感覺到很愧疚。”思思對着李毅奶奶說道。

“誰做飯,都是次要的,主要的是,能吃好,吃飽就可以了。既然他喜歡做飯,又會做飯,那就讓他做唄,你現在最主要的是,吃好,喝好,玩兒好,別的什麼都是,次要的,別想那麼多,胡思亂想,對你肚子裏面的寶寶,也不好,聽奶奶的話,別瞎想啊。”李毅奶奶對着思思說道。

“我只是感覺,我自己掉到,福窩裏面了。奶奶你,還有媽媽,都對我很好。我覺得我真的是,一個很有福氣的,能嫁到這個家裏面來。肯定是我上輩子,積了多少福德?”思思對着李毅奶奶說道。

最後李毅的奶奶,又問了,思思在部隊,裏面住的怎麼樣?有沒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思思全部都,一一解答啦,嗯,和軍嫂,相處的也不錯,不在,在裏面住的挺合適的,而且挺方便的。


李毅奶奶聽到,思思這麼說的時候,頭輕輕點了一下,感覺到很滿意。

其實在李毅奶奶的,眼裏,她一直都喜歡,那種文文靜靜,懂禮貌,懂事,的女孩子,剛好思思。I就是性子有點冷,其它的都符合,自己的要求,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孫子,喜歡,所以一開始李易答應,他們結婚,的時候,她沒有阻攔過。李毅的奶奶一開始。就喜歡思思,她當時第一眼,看見思思的時候,就知道孫子肯定和思思能走到老的一對。


“我們,就是出去吧!馬上就要做好飯了,到時候讓媽媽來叫。怎麼說,都有點不合適。”思思對着李毅的奶奶說道。

這個時候思思,和李毅的奶奶。走出房間,來到客廳,這個時候李毅,的媽媽,都已經,炒了幾個菜了,馬上就做好了,一桌菜就準備好,吃晚飯吧!

思思走進,廚房一個個,的把菜,擺在餐桌上,然後又去端。電飯煲裏面,蒸的米飯,一個碗,一碗的盛着。這個時候李毅的媽媽,也煲好了排骨湯,什麼的,也都已經做好了,準備喊人吃飯了。

思思把所有的碗筷,都已經擺好了,之後,轉身走向房間,喊着李毅和李毅爸爸和爺爺,吃飯。

當李毅一家人,全部圍在,餐桌上,坐在一起吃飯的時候。

“思思你還喜歡,吃什麼,告訴我,下次等你們回來的時候,我幫你們做好,等着你回來吃飯。”李毅的媽媽擡頭對着思思說道。

“嗯好的,媽媽,其實我最喜歡的,還是可樂雞翅,但是可樂裏面。嗯,含有二氧化碳,好像對孩子不好,所以沒辦法吃。”思思對着李毅媽媽說道。

“ 還喜歡吃什麼,喜歡吃甜餅嗎?我可以到時候,給你捏南瓜餅,給你吃。”李毅對着思思說道。

“嗯,喜歡,媽媽,你到時候,就看着做吧,你做什麼,我吃什麼。其實我對飯菜,不怎麼挑的。”思思對着婆婆說道。

“好嘞,到時候,我就看着,做幾樣,我拿手的好菜,到時候,讓你嚐嚐,我的手藝。”李毅媽媽開心的說着。

思思看見開心的婆婆,就心裏面知道,婆婆是多麼的想讓自己和李毅平時,兩個人經常回家,他故意的,這樣緩解家庭,其實讓家人,一起和睦睦的,在一起吃個飯,說着話,拉着呱。這樣纔是正常的家庭相處模式。

這個時候,李毅聽到,母親和思思,兩個人的對話,只是默默的聽完,也沒有說話,他相信思思,會處理好,這一切的,自己的母親,也不是個不講理的當。人,所以現在看來,她的擔心是多餘的,思思和自己的,母親相處的很好,這也讓自己省了一份心。

“思思多吃一點,嗯趕快吃飯吧,待會兒還要趕時間,就待會走的時候,到了部隊裏面,估計也得一個多小時的路程。到時候別人都已經黑了。”李毅的奶奶對着思思說道。

“沒事,現在才,五點多,然後吃完飯之後,在家玩一會兒,八九點鐘在出發,到11點鐘到部隊那裏,正合適,因爲白天睡得太多了,所以晚上不困了已經。”思思對着李毅的家人們說道。

“那怎麼行呢?這樣的會,有影響寶寶的身體,健康的,所以該睡覺的時候,還得睡覺,該運動的時候,適當的,運動一點。”李毅的媽媽對着思思說道。

“是母親說的極是,所以以後,我一定會注意的,不要白天,當成晚上,晚上當成白天。”思思對着婆婆說道。

大家不一會兒,就全部,都吃完飯,思思又想幫婆婆,收拾完快,但是婆婆不讓,說是讓她回房間,裏面,收拾自己回部隊,裏面,要用的東西,別落下什麼東西,忘記在家裏了,畢竟路程遠,嗯家裏人送過去,也有點不現實。

這個時候,思思走進房間裏面,其實他也沒有什麼東西,可收拾的,但是婆婆,非讓自己進來。他就簡單的,拿自己的兩件,換洗了衣服和李毅的衣服,簡單的收拾了一個包。

因爲畢竟不是,走的都很久,一個星期就回來,所以換了兩件衣服,應該差不多了,再說了,部隊裏面,都是他們的東西。I樣樣俱全,所以也用不着的,帶那麼多東西了。

這個時候思思啊!完全沒有想到,自己婆婆。可以這準備去部隊裏,待收拾的,那些摘的,那些菜就放在角落裏,思思都沒有想到要拿走。

都已經快走的時候,還是自己的婆婆,提着那些摘好的菜,去跑到樓下。追上思思和李毅。幫他們把這些摘好的菜,放在車子的,後備箱裏面,才讓他們。拿走的。

李毅開着車,他們緩緩地,走出樓下車庫。就是告別了自己的父母,和家裏的爺爺奶奶。踏上了去部隊的路程

“媽媽給我們帶了,好多豆角,和空心菜,你會做嗎?”思思坐在副駕駛座上,對着李毅說道。

“開玩笑,不要小看你的老公,你老公是幹嗎的,專業的廚師。不過只爲思思你一個人做飯。”李毅對着思思說道。

“老公,我發現你變了。”思思對着李毅說道。

“ 哪裏變啦?”李毅對着思思說道。

“變得,總會說一些甜言蜜語,油腔滑調的。”思思對着李毅說道。


“好了,算我錯了,你就當這句話,我沒有問過你。”李毅對着思思說道。

“那怎麼行呢,男子漢大丈夫,說過的話,潑出去的水,怎麼可以說。問過了,當做沒問過呢?思思對着李毅說道。

“其實我是想着,老婆你肯定,會誇我兩句,沒想到你又損我兩句,還說我是油腔滑調,所以。我就心裏很鬱悶,不知道我又做錯了什麼?”李毅對着思思說道。

“老公,你最帥,是宇宙第一帥,也是宇宙第一好。可以了吧!”思思馬上改口對着李毅說道。 李毅和思思兩個人,有說有笑的,開車也不覺得路程遠,感覺到坐車是一種枯燥。感覺沒有用太久,就開車來到了部隊院裏,。李易在樓下停着車,思思則在,旁邊,等着李毅,兩個人手牽手來到,樓上,自己的小屋兒裏。

思思和李毅,兩個人來到房間,第一件事就,是走進浴室裏面。且洗澡,因爲今天晚上到,現在已經11點鐘了,思思,真的感覺到累了,再加上,又懷孕,所以思思來到。浴室裏面,都特別小心翼翼的,生怕滑倒。因爲好幾天,沒有在家裏面,住了,所以李毅哪裏都打掃乾淨,生怕這些灰塵,細菌進入,思思的呼吸道里。如果導致思思生病,那就非常不好了。

只見李毅,拿着吸塵器,把地上的垃圾,全都洗了一遍,又拿了溼毛巾,把桌子還有電視櫃,上面的所有的東西,都打掃。了一遍,這樣看起來,比較整整齊齊,乾乾淨淨的。

這個時候,思思,洗澡已經洗到,已經半個小時了,外面的李毅,打掃衛生,打掃的也,快已經結束了。這個時候思思,穿着浴袍走了出來。

“老公,你真的辛苦了,我今天感到,覺得,有點累,我想早點休息了。”思思對着打掃衛生的李毅說道。

“ 嗯,沒事兒,你已經,洗好澡了。既然感到累,那就趕快去休息吧,沒事兒,這一切都有我,別太有的壓力。”李毅對着思思說道。

這個時候,思思的感覺。李毅,此時非長的,溫柔體貼,就連自己,想的什麼,她都能想得到,她自己也感覺到,有壓力,並不是因爲懷孕,或者是。身體健康,是怎麼樣的,只不過是感覺,只要離開了父母,他都沒有把李毅,給照顧好。真的,在部隊裏面一切,都是李毅打掃,做飯,洗衣的還是,李毅,思思此時感覺,對李毅感到特別的愧疚。

此時思思是,本來想說,想自己等着裏默默的到那利益的,但是沒有想到好自己單眼皮,上眼皮和下眼皮都在打架,實在困得受不了了,轉身走到房間裏面,不一會就睡着了。

這個時候,李毅在外面,已經打掃的,差不多了,這個時候李毅放下抹布?李毅又直接,走在房間。看見裏面,睡着的思思,李毅嘴裏頭,寵溺着說了句,小傻瓜。李毅轉身,就走進了浴室。

李毅在浴室裏面,慢慢的把,自己,洗的乾淨,前腳剛走。後腳緊跟着,來到臥室。

其實李毅要感覺思思好像是要樂觀一點啦,結婚之後你吃冷麪有點變了,活潑開朗一點了,最起碼不像以前那樣中的。你有個跟他說話,她都是有一句沒一句,從來不主動跟別人搭話。

現在的思思,能變成這樣。李毅心裏別提多開心了。現在這個天氣,慢慢的就變冷了,李毅突然有個想法,等到自己。嘿咻息的時候,可以帶着思思,去泡溫泉,畢竟思思現在,已經懷孕,快四個月了。嗯,差不多,可以去I泡溫泉,做一些有益身體的事情。

李毅覺得,思思和自己,在一起,那就是上天,賜給自己最好,的禮物,自己第一次,喜歡的女孩兒,居然和自己。成爲一對,並且結成伴侶。也願意嫁給自己

這樣的話,讓自己非常的開心,心裏有。溢於言表的激動,所以自從,結婚後,李毅都好好的,守護,這一份得來不易愛情。他不知道,如果思思和他分手了,他會變成什麼樣子。

李易走出浴室之後,在思思那牀頭,坐了一會兒,想到了這些事情。嗯在看了一下表,現在已經晚上12點多了,李毅這個時候才上牀。摟着思思睡着了。

清晨一縷陽光,照射在房間裏,當思思醒來的時候,自己的牀邊已經沒有人啦,摸着牀旁邊的,溫度,都已經涼啦,想着,李毅應該早就,已經起來啦。

不知道,昨天她自己睡的太早了,不知道了李毅是,什麼時候入睡的?這個時候的思思,這個時候,李毅就已經起來,過了,難道他不用休息嗎?你能休息過來嗎?思思擔心的要命,於是思思,穿上拖鞋,進到浴室裏面裏面,洗漱好之後出來。正看見李毅,已經在擺早餐的碗筷了。

這個時候,思思從李毅的背後。把李毅擺碗筷的手,抱住,思思摟着李毅的腰。嗯因爲此時思思抱着李毅,所以李毅的手,只能慢慢,輕輕的把碗筷擺在桌面上,立馬扭頭看向思思。

“ 怎麼了,老婆。”李毅看着思思問道。

“沒事,我就覺得你,太辛苦了,昨天晚上,你一定要睡的很晚,今天早上,又起的那麼早,以後這種活有我來做就可以了。”思思對着李毅說道。

”什麼活啊?早餐嗎?如果要叫你,起來買早餐,或者是做早餐的話,我估計我得被餓死。”李毅對着思思說道。

這個時候思思,如同遭雷劈一樣,嗯,彷彿不敢,相信這是,李易說出來的話,什麼叫做。嗯,他起來做早餐的時候。李毅會被餓死,這不是擺明說自己懶嗎?

“你什麼意思?你是說我懶了,我原本對你,剛剛還感覺很心疼你,對你有愧疚呢?每天起的那麼早,現在,是一點好感,都沒有啦!真是討厭。”思思嘟着嘴對着李毅說道。

“ 我已經習慣了,起來的那麼早,你不應該,對我感到愧疚,因爲本來你就貪睡嘛。不然的話,你怎麼養成一頭小豬呢?”李毅對着思思說道。

“好啊,你個李毅,你混膽大了,你居然敢說我是一頭小豬。我看你纔是豬呢!還是一隻大公豬。”思思對着李毅說道。

“ 生氣啦?”李毅對着思思說道。

“我纔沒有生氣呢,我哪有你,想象中的那麼小氣。”思思對着李毅說道。

“ 我想想也是,想我堂堂中校的老婆,怎麼可能會因爲這一點點,小事就生氣呢!再說軍嫂的內心,承受能力都是比較大的,對吧。”李毅對着思思說道。

“ 對呀,恭喜你又答對了,現在都能猜準我內心的。想法與活動了。”思思咬牙切齒的對着李毅說道。

“ 我沒有猜啊!我剛剛只是隨口一說,你那點小心思都已經,擺在臉上了,還需要猜嗎?”李毅對着思思說道。

“你,你,你,你天生就是出來克我呢?”思思對着李毅說道。

“今天我買了小龍包,還有煎包,灌湯包,你看你想吃什麼。”李毅對着思思溫柔的問道。

“俗話說的好,拿人手軟。吃人嘴短,我纔不要吃你買的東西呢?”思思對着李毅說道。

“你真不吃啊?過了這個村,可沒那個店了。”李毅對着思思說道。

“不吃,堅決不吃。”思思對着李毅說道。

“那好吧,親愛的,既然你不吃,那我就自己一個人全部消滅掉,剛好。昨天晚上,睡得太晚了,今天太餓了。”李毅說完拿起筷子,就吃了起來。

這個時候的思思,有點尷尬感覺。自己說了不吃了,難道就真的不吃了嗎?李毅?怎麼也不知道勸勸自己呀,自己看着李毅在那裏,吃的那麼香,思思覺得肚子裏面更餓了。

此時的思思,感覺到自己。餓的都能吃下一頭牛,但是仍裝着矜持,坐在那裏等待着李毅,再次邀請自己吃飯的時候,可是李毅那邊,卻一點動靜都沒有了。這個時候的思思真的很生氣。

“還說什麼愛人家,海枯石爛,天崩地裂,愛到老都不分手。嗯全部都是騙人的。”思思在那裏自言自語的說道。

李毅聽完思思的自言自語,碎碎念之後,嘴角上揚,已經開始笑了,本來想再讓思思。來吃飯的,但是沒有動作,還是繼續喝着自己的粥,他就想看看思思急了,是什麼樣,隨思思說。自己就在那裏裝作,聽不見的樣子該幹嘛!幹嘛好了。

“現在是什麼鬼?誰買早餐,誰吃嗎?買了早餐,也不讓老婆吃飯,自己在那裏吃的那麼香,你怎麼能吃的下去呢?”思思對着李毅說道。

“ 我怎麼吃不下去啊,不是你。剛剛,你說你不吃了嗎?你也不餓?所以我餓了,我準備,我自己全部吃光呀!”李毅對着思思說道。

“我是說我不吃,我不餓,但是寶寶要吃啊,寶寶說他餓了,我有什麼辦法呀!”思思對着李毅說道。

“ 那你現在是怎麼樣?是,現在是吃,我這剩下的還是自己一個人,出去買嗎?李毅對着思思說道。


“喂李易我說,你到底是,什麼意思呀,我都說啦。寶寶餓了,我過來,要吃飯呢,難道讓我自己一個人去買嗎?”思思有點着急的,對着李毅說道。

“不然那?嗯,那還能怎麼辦?”李毅明知故問的說道。

“你問我怎麼辦?應該問你自己吧,你作爲一個老公。自己在那裏,吃飯,讓自己的老婆,我,在那裏餓着。還好意思說,讓我自己一個人,出去買,我現在是兩個人,不是一個人唉!你結婚之前說的好聽,結婚之後這麼快,就開始變了。你說我怎麼相信你,把我自己的後半生,都交到你手裏呀!我看你現在就是什麼。得得不到的時候,拿我是一個寶,得到的時候,你就當我是一棵草。這纔剛剛多久啊!你就開始,變成這個樣子裏也,我真是看錯你了。”思思一連說了那麼多話。

“是你說你不餓的,我剛剛有叫你吃飯呀!這怎麼全部,都是我的錯啦,你們女人就是不可理喻。”李毅對着思思說道。

“不是你說什麼?你說誰不可理喻。”思思擡頭問道李毅。

思思,剛剛聽到李易,說自己不可理喻,簡直不敢相信,這是從李毅嘴裏面說出來的。現在是怎樣?惡魔啊,把自己的狐狸尾巴,都露出來了,難道以前都是裝的嗎?思思越想越生氣,感覺自己掉了進了一個狼窩兒。

這個時候的李毅,看着思思的,臉色已經不好了。李毅,立馬慫了,怕思思,再胡思亂想的,想出來什麼事的。李毅,再也不敢挑逗思思了,這個時候轉身走過思思的身邊,從廚房裏面掂出了,自己燉的一夜的雞湯還有思思最愛吃的點心,讓思思坐下。




Leave a comment